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牛很忙的
    查蓉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扭过头不让杨根硕发现,强笑道:“大牛,你能这么讲,姐已经很开心了,姐没事儿,你去忙吧!”

    孰料,杨根硕一步跨过来,就抱起了她。

    “大牛,你干嘛!”她惊魂未定。

    “我要忙了。”不由分说,他抱着她,大踏步朝着卧室走去。

    “不要啦,这大早上的。”查蓉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其实刚刚那浅浅一吻,身体都不能自已了。

    “忙完了,给你买新衣服,还有新年礼物,之后,再去看看咱爸咱妈。”

    “咱爸咱妈?”查蓉重复一句,一下子瞪圆了美眸,然后双臂猛然用力,樱唇狠狠地堵住杨根硕的嘴。

    这是个运动过度的早晨。

    查蓉嗓子都喊哑了,但是,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蜜水。

    生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心理上也是。

    大牛虽然不能跟自己朝朝暮暮,却是个善解人意的男人呢。

    在淋浴间,两人又折腾了半天,最后,查蓉一脸幽怨,连换衣服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杨根硕代劳。

    包括在电梯里,身体重量的三分之二,都在杨根硕身上。

    令人奇怪的是,抵达商场之后,查蓉瞬间满血。

    杨根硕顿时一阵心慌,只怕一会儿,自己就得疲于奔命。

    果不其然,偌大的商业街,查蓉越走越兴奋,越逛越来劲。

    不论是即将下架的冬装,还是已然上市的春装,查蓉都hold得住,杨根硕觉得每一件都配,每一件都好,一直大呼小叫,搞得查蓉白眼直翻。

    在最后一家香奈儿店里,依然如此。

    查蓉将看得上眼的衣服鞋帽试了个遍,杨根硕每一件都说好,一直吵吵着要埋单。

    店员们对此羡慕不已,反复说“女士,您男朋友兴致很高呢”。

    结果,查蓉没好气的说:“他是我弟弟,小屁孩一个,懂个屁呀!”

    说完,还挑衅的觑了杨根硕一眼。对他早上的在她公寓行为多少有些意见。

    暴饮暴食,真的好吗?

    店员们顿时瞪圆了眼睛。

    没错,看起来,这小子年纪不大,还真有可能是这位女士的弟弟,可是两人在五官外貌上没什么相似之处。

    下一刻,店员们大跌眼镜。

    “妞儿,挑事是吗?”杨根硕一步跨到查蓉面前,左手兜住后脑勺,右手托起下巴,霸道的吻了上去。

    查蓉又羞又急,却怎么也推不开他,慢慢的,身体软化,双手轻轻的环着他的腰。

    天哪!霸道总裁范儿!

    年轻的店员们,一个个双手合十,双腿夹紧,一双双贴着假睫毛戴着美瞳的眼里,充满了小星星。

    杨根硕接下来的一句话,再次让店里发出集体的尖叫。

    “刚刚,我女朋友试过的,全部打包。”

    直到两人携手走出香奈儿店,那些年轻的店员依然一个个哭丧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仿佛暴风雨摧残过的小花。

    实则上,是被这波喜糖加狗粮暴击到了,承受一百万点的伤害。

    ……

    正午时分,九骢山公墓。

    杨根硕将鲜花、水果、点心一样一样摆在两座墓碑的面前。

    查蓉摘下眼镜:“爸,妈,要过年了,大牛和我来看看你们。你们放心,女儿现在很幸福。”

    说着说着,查蓉便流下了泪水。

    自己幸福了,可爸妈看不到。

    杨根硕将她的脑袋按在肩头,嗅着她的发香,说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会替你们好好照顾蓉姐,让她永远幸福。”

    祭拜完毕,杨根硕拥着查蓉前脚刚走,萧米米就露出身形,旁边是萧丁丁。

    姐弟俩是来祭拜故去的爷爷的。

    “杨根硕?”萧丁丁说。

    这当然不是个疑问句。

    原本没有注意到,但因为姐姐表情不对,循着她目光看过去,就发现了。

    萧米米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萧丁丁嘴巴动了动,没有吭声。

    毕竟是亲姐弟,萧丁丁还是关心姐姐的。

    在姐姐这段感情上,他同爸爸萧阳一个态度,并不看好。

    但有些话,姐姐已经听烦了,他也没法说。

    而萧丁丁以为姐姐生气了,其实不然。

    要不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呢?

    萧米米只是认为必须表现成这样。

    要是看到男友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自己却无动于衷,那才叫咄咄怪事。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新闻,清明时节,丈夫带小三扫墓,被原配撞见,原配揪住丈夫,让他跟他的祖宗十八代讲清楚。

    可是,萧米米却发现自己并不怎么生气,的确,不是自欺欺人。

    那个女人她认识,叫查蓉,身世遭遇都挺可怜,大牛并没有对自己隐瞒。

    这会儿,萧米米想的却是:大牛这也算是见查蓉的家长了吧,那么,是不是也给带回去,给老爸见见?

    虽说老爸和他并不陌生,甚至还很亲热,但今时不同往日,这次登门的身份,跟以往完全不同。

    若是跟老爸挑明两人的关系,也不知道老爸的脸是什么颜色。

    想到老爸变绿的脸蛋,萧米米禁不住想笑。

    “姐,你……”

    “我……”萧米米深吸一口,“我没事。在爷爷面前,我必须严肃。”

    “如果你想哭,弟弟借你个肩膀。”

    “嗬,弟弟,没想到你还是个暖男呢!”萧米米笑嘻嘻道,“但是姐姐我为什么要哭,我又没病,这多好的天气,这多好的日子。”

    总以为姐姐是强颜欢笑,萧丁丁忍不住一声叹息。

    ……

    离开墓地,陪查蓉吃火锅,席间杨根硕一个劲儿看表。

    查蓉发现了这一点,咬了咬樱唇,微笑着说:“大牛,一会吃完饭,我要去公司一趟,就没空陪你了。”

    杨根硕眉头皱了皱,抓住查蓉的手:“蓉姐,我说过了,咱们一起过年,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去接你。”

    “嗯。”查蓉捂住嘴,点了下头,眼泪却无声滑落。

    “别哭,我会内疚。”

    “不用,你对我已经够好了。”

    “不,远远不够。”

    这时候,服务员将锅子和涮菜送了上来。

    锅底是鸭掌和虾,先吃干锅,最后加汤涮菜。

    杨根硕端起雪碧跟查蓉碰了一下,“蓉姐,大牛提前祝你嗨皮牛一尔。”

    “嗨皮牛一尔。”查蓉笑了,笑出满脸泪花。

    ……

    “珊珊,干嘛呢?”

    下午两点,目送载着查蓉的出租车离去,杨根硕拨通了苏灵珊的电话。

    “你猜。”

    “没上班吧!”

    “没有,轮休呢!在爸爸这儿,一起做丸子和年糕。”

    “租的房子,有那个条件?”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咱们创造条件也要上。”

    “呵呵,这话很有气势。”

    “那当然,又不是我说的。”苏灵珊咯咯笑道,“其实也没啥,这么多租户,大家都在准备过年,有钱没钱都得过年啊!再说了,大家都不愁温饱了吧!”

    “咱不做了。”杨根硕突然说道。

    “什么?”苏灵珊诧异道。

    “咱搬家,要做,到新家再做。”

    “大牛,不用那样,没什么的。”

    “我已经在路上,你们收拾一下,一会儿咱就搬。”

    “大牛,喂!喂!”

    杨根硕已经挂断,苏灵珊拿着手机直翻白眼。

    苏红盖一下子关掉了煤气,“女儿,咱们赶紧收拾东西。”

    “啊?你都听见了?”

    “就听见一句,大牛让咱搬家。”

    “你……你起码婉拒一下吧!”

    “跟女婿客气个啥,太见外了不是。”

    苏灵珊一拍脑袋,跌坐在床上。

    杨根硕的长城停在房东门口,房东太太先是对这车鄙视了一番,当看到里面走出一人,立刻满脸堆笑,脂粉直掉,“硕哥,那阵风把您吹来了。”

    若不是认识包租婆,杨根硕还以为自己来了丽春院。

    “那个,我给珊珊她爸搬家。”

    “搬家呀,好的好的,珊珊爸住这儿,是有点委屈他了,这样,我上楼给您帮忙。”

    “这怎么好意思?”

    “没啥不好意思的。”

    “儿子在里面还行吧。”

    “行,还行,儿子自己上进,学了门机床的手艺,还在自学,准备参加成考。”

    “瞧瞧,进去还真是上大学去了。”

    “多亏了硕哥您啊!”

    “别这么说,我没帮什么忙。”

    杨根硕正发愁如何摆脱包租婆,苏灵珊就出现在楼梯口,叉着腰,一脸不快。

    “珊珊,着急了?”杨根硕赔笑道。

    “上来,有话跟你讲。”说罢,扭着翘臀走了。

    “房东太太,我先上去了。”

    “去吧去吧,女孩子要哄的。”

    “多谢赐教。”

    快步来到苏红盖租的那间房门口,只见苏红盖热情的打招呼,“女婿,你来了?”

    “嗯,珊珊呢?”杨根硕没有否认。

    苏红盖指了指门帘背后。

    杨根硕摇头苦笑,挑起门帘走了进去。

    苏红盖刚刚凑近,杨根硕却将房门也关上了。

    搞得苏红盖差点碰在门上。

    房里,苏灵珊解掉了围裙,侧身坐着,气鼓鼓的模样。

    “珊珊,”刚在她旁边坐下,苏灵珊转了个方向,给他一个背影。

    “珊珊!”杨根硕换了位置,苏灵珊又转一个方向。

    杨根硕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猛地一把将其抱起,放在自己大腿上。

    “哎呀,你干嘛,放开我!”苏灵珊大叫。

    “嘘!”杨根硕自然不放,促狭地笑道,“不想让你爸误会,就叫吧!”

    苏红盖刚刚竖起耳朵。

    “你要干嘛?”苏灵珊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道。

    “我要干。”杨根硕一脸殷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