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家的样子
    “滚。”苏灵珊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啊!拿开。”一把推开他的手,脸更红了。

    “为什么生气?”杨根硕笑问。

    “你跟那个势利的大妈有什么好说的。”

    “你说包租婆?”

    “是啊!她是不是又求你办事,你别看她可怜,她已经度过了黑暗时期,早就恢复了,现在神气的很呢!”

    “这个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嗯。”苏灵珊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解释,“那么第二个,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就擅做主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难道那个了之后,我什么事都要听从你的安排?”

    说到最后,苏灵珊眼圈都红了。

    杨根硕感叹一声:女人啊!现在跟你谈女权谈尊重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想只是沟通不够。”杨根硕手臂紧了紧。

    “放开我!”苏灵珊又是一阵挣扎。

    “好啦!只是我手里正好有间房子空着,所以才想到让你们搬过去,这里的环境实在是……”

    “别人能住我们也能住,我们都是穷苦人,这没什么了不起。”

    “丫头,我又不是让你住,你还是跟你那个好闺蜜荣若住吧!我是让叔叔搬过去,我必须对他好点。”

    “对他好点?为什么?”苏灵珊不自在了,目光有些闪烁。

    “因为我跟叔叔已经不清不楚了。”

    噗嗤!苏灵珊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只是看到杨根硕咧开嘴,立刻又正色道:“我不同意,虽然咱们关系进了一步,可是我们不需要依附你而生活。同样,你也无需为我们的生活而提供任何便利。”

    “丫头,你还较上劲了,看来,你是逼我。”

    “我就是逼你,怎么了?”

    “别怪我用非常手段。”

    “什么……非常手段。”苏灵珊仿佛想到了什么,刚刚泛白的脸蛋又红了。

    “有个哲人说过,没有什么事是一炮解决不了的。”

    苏灵珊大笑:“你胡扯,哪有这样粗俗的哲人?”

    杨根硕一本正经:“哲人还说,如果一炮解决不了,那就再来一炮。”

    “你就是那个哲人吧!”苏灵珊捶他的肩膀。

    “那个哲人姓黄,全名黄哲人。”

    苏灵珊被逗得格格直笑,此时她可是坐在杨根硕怀里,这样一阵前合后仰花枝乱颤,杨根硕哪里还能淡定。

    直接丢在床上,压上去。

    “啊,你干嘛!疯了!”苏灵珊推着他的胸口,花容失色,“我爸还在外边!”

    杨根硕亲吻她嘴唇,双手也没闲着。

    很快,苏灵珊便剧烈的喘息起来,眼中柔媚欲滴。

    就在杨根硕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双手被她死死抓住。

    苏灵珊尚有一分残存的理智。

    “你赢了,都听你的。”苏灵珊闭上了眼睛。

    “真乖。”杨根硕又亲了她一口,这才将其她扶起来。

    苏灵珊背着身子整理凌乱的衣衫,红着眼圈嘟囔:“你欺负我。”

    杨根硕扑哧一笑,“我就喜欢在床上欺负你。”

    苏灵珊瞪了他一眼,然后一口要在他的肩膀上。

    杨根硕只吸凉气。

    末了,却又用双臂抱着杨根硕的脖颈,两人紧紧相拥,在他耳边低低絮语,“大牛,我只希望我们的感情简单纯粹,不掺杂任何杂质,你明白吗?”

    “明白。”杨根硕沉声说道。

    最终,还是搬了家。

    就是惠园小区,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之前租的房子。

    杨根硕也没对苏灵珊隐瞒什么。

    小区有些年头,不免老旧,房子装修的风格也早已过时,不过,房主当年用材比较考究,所以,看上去还是蛮有逼格的。

    苏灵珊倒还罢了,苏红盖对房子满意极了,直言没住过这么豪华的房子。

    “大牛,爸以后就跟着你享福了。”苏红盖高兴的合不拢嘴。

    杨根硕尴尬地笑了笑,未置可否。

    苏灵珊死死瞪着父亲,真是太让她没面子了。

    因为苏红盖身无长物两袖清风,所以也没叫搬家公司,杨根硕的长城都拉完了。

    让爷俩收拾东西,杨根硕说自己出去一下。

    “女婿,你忙你忙。”说着,苏红盖就喜滋滋地参观房间去了。

    苏灵珊追出来,拉住他:“你干嘛去?”

    “给咱爸买点东西。”杨根硕一把兜住她的后腰,将她拉进怀里,使得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说道。

    “什么东西?”苏灵珊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美眸瞪得滚圆,因为那句“咱爸”脸又红了。

    “这不要过节了,当然是女婿孝敬老丈人的东西。”杨根硕嘿嘿笑道。

    苏灵珊咬了咬樱唇,说:“随便买点,他审美能力一般,价值观也不咋的。”

    杨根硕扑哧一笑,苏灵珊对他爸的评价真是精确而中肯。

    “听你的,我去去就回,你先收拾,对了,晚上我就在这儿吃饭,跟咱爸喝点。”

    “好。”苏灵珊低声说。看着杨根硕离去的背影,心头暖暖的,甜甜的。

    小区门口就有超市,杨根硕大略看了一番,先去买了菜,荤素肉蛋、鸡鱼海鲜,生的熟的,来了一筐。

    然后,拿了一盒子虫草,一盒法式点心,两条软中华,还有两瓶落满灰尘的茅台。

    结账的时候,感觉背后有人看他。

    一回头,果不其然,就发现了凌洋。

    而凌洋躲避不及,脸有些红。

    杨根硕走上前去,“你也买菜?”

    凌洋手里提着菜篮子,低着头看着脚尖,“嗯。”

    杨根硕笑了出来:“我让珊珊他爸搬过来了,就是野姬他们之前的房子。”

    “哦。应该的。”顺口说完,凌洋心中苦笑,都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下一刻,脸蛋就被人捏住了。

    “啊!”她一声轻呼,瞪大了水眸。

    “洋洋,过两天,去给阿姨拜年。”

    凌洋摇头:“没事的,你忙先。”

    “你买好了吗?”

    “还没。”

    “那我先结了?”

    “好。”凌洋走向了货架深处。

    超市规模不大,两瓶茅台都称得上镇店之宝。

    如今茅台酒价格一涨再涨,高达两千多一瓶。有人打过一比方,说是二两茅台就相当于一克黄金。

    是以,不用来送礼公关,一般没人买。

    是以,杨根硕这样的大手笔,就成了焦点。

    店主殷勤的表示,可以给杨根硕送货上门。

    杨根硕一看东西不多,装进袋子后,两只手就能提走,便拒绝了店主的美意。

    不过,在付账后,还是丢下了一句狠话。

    “要是烟酒是假货,哼哼……”

    店主胸口拍的棒棒响,声称他是十几年的老店,自从有了惠园小区,他就在这开超市,信誉第一,假一罚十,童叟无欺。

    苏红盖爷俩效率很高,杨根硕回去就发现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

    看到杨根硕提着不少东西,苏红盖连忙接一部分过来,打开黑色塑料袋一看,先是目瞪口呆,继而两眼放光,又过了片刻,方才说道:“女婿,太破费了!”

    目光却不曾离开袋子里的烟酒补品。

    苏灵珊走到旁边,瞄了一眼,秀眉微蹙。

    “可以退掉的。”杨根硕笑着说。

    “那……那多不好。”苏红盖闹了个大红脸。

    苏灵珊从杨根硕手里夺过蔬菜,一头扎进了厨房。

    “叔叔,来,你开酒,我们整点儿。”

    “好。”苏红盖拿出茅台,喜滋滋的打开了包装盒。

    杨根硕则是提着熟食走进厨房装盘。

    苏灵珊正系着围裙撅着屁股在那儿洗菜。

    杨根硕进来,她也没有理会。

    “怎么,又生气了?”杨根硕从背后贴上去,手也覆住一侧高耸。

    苏灵珊倒吸一口凉气,咬着唇边,心说这家伙越来越随便,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知道挣扎无果,还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起码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回头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干嘛买那么高档的烟酒,你把他惯坏了咋办?”

    “原来是这事儿,那就一直惯着呗。”杨根硕手上捏了捏,几乎没什么海绵,手感一级棒,“好啦,这么多气,你都快成气包了,高兴点,大过年的。”

    苏灵珊皱了皱鼻子,柔柔的笑了。

    其实苏灵珊很清楚,杨根硕这么对待老爸,还不是因为爱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灵珊见不到杨根硕对她太好。仿佛会给她带来负担。

    “你弄完先出去,我很快就炒好了。”

    “嗯?我们爷俩边喝边等。”

    红油耳丝,卤豆干,五香花生米,葱油金针菇,酸辣海带丝,炝莲菜,豆芽面筋。

    一盘又一盘被杨根硕端上了桌子,苏红盖直呼太丰盛。

    “没啥,这不是过节嘛!”

    杨根硕笑着坐下来,给苏红盖发了一双筷子。

    但很快,他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苏老头开个茅台,都能搞得满头大汗。

    莫不是没有开过这么高档的酒,所以很紧张。

    但是,苏红盖的老脸上似乎还有几分尴尬。

    拿着茅台酒瓶翻来覆去。

    “叔,你这是……”杨根硕试探着问。

    苏红盖满脸通红:“女婿,这酒咋就倒不出来呢?还有什么机关?”

    杨根硕不大厚道的笑了,他喝茅台次数不多,但是,却知道里面有个弹珠,摇一摇,酒才能下来。

    也不知道茅台酒瓶的设计师,出于什么考虑。

    杨根硕笑着接过来,拿在手上,一阵摇晃,然后倒过来,酒水倾泻而下,不快,但注满两杯,也是眨眼工夫。

    “大牛,这是……”

    “没啥,摇一摇就好,一会儿你试试,或许是茅台为了彰显自己的逼格。”

    “原来是这样,长见识了。”苏红盖拿着酒瓶翻来覆去的看。

    “叔,大牛敬你一杯,提前给你拜个早年。”杨根硕端起酒杯,一本正经说。

    苏红盖双手端起杯子,嘴唇微微颤抖:“大牛,谢谢。”

    酒杯一碰,苏红盖一口闷了。

    下一刻,眼眶泛红。

    杨根硕给他满上,又给自己满上,招呼苏红盖:“来,边吃边喝。”

    苏红盖捂住脸,哽咽道:“珊珊是个苦命孩子,我犯浑,她妈也死得早,大牛啊,以后对她好点。”

    “我也无父无母,我懂,叔,你放心。”

    苏红盖端起酒杯:“大牛啊,是你让叔走回了正道,是你让叔重新获得了女儿,获得了亲情,叔感激你。先干为敬。”

    苏红盖又闷了一杯。

    杨根硕当然陪了,笑着说:“叔,一克四个九的黄金已经下你肚子了。”

    “啊?这……这……”

    杨根硕笑道:“别呀,再贵也是让人喝的不是,来满上满上。”

    从厨房看出去,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相对而坐,交杯换盏,言谈正欢。

    一道暖流淌过心间,苏灵珊喃喃道:这才是家的样子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