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头顶有耳
    “各位江湖上的朋友,鄙人第五定海,因大哥身体抱恙,暂代家主之位,也正是因为大哥的身体问题,今年的族比一拖再拖。”

    “今天大家能够于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实在是给了我们第五家族莫大的面子,在此,我第五定海代表整个家族感谢大家。”

    第五定海说罢,分别对着主席台和看台鞠了一躬。

    “我们家的族比延续了的数百年,发掘出一批批资质天赋俱佳的子弟,之后家族资源会对他们进行倾斜,他们很多人都会迅速成长起来,日后成为家族栋梁。”

    “虽然时代在进步,但是这种传承,我们还不想丢。”

    “废话有些多,大家只怕早已不耐。老规矩,主要是我们第五家族的子弟上台比试,点到即止,决不可下狠手,一个家族首要团结,若是不顾念兄弟情义,迟早分崩离析。”

    “待第五家族的子弟比试完毕,其他家族优秀的弟子也可登台挑战。”

    “老夫言尽于此,开始吧!”说罢,走到一旁,拿起缠着红绸布的棒槌,在用红绸拴起来的铜锣上敲了一记。

    “当”的一声脆鸣,标志着第五家族的族比正式拉开帷幕。

    前面,都是一些家族旁支在台上活跃气氛。

    资质平平,功夫一般,就跟舞台上小丑似的。

    其实比赛大多如此,就跟表演节目差不多,观众都在等着最后的压轴戏。

    不到两个小时,数十场比试过去。

    三甲就出来了,分别是第五旻,第五阔乐,第五分答。

    一切都在大家意料之中。

    接着抓阄,第五阔乐竟然轮空,直接进入决赛。

    也就是说,第五旻首先要跟第五分答打半决赛,坐稳亚军的位置,再同第五阔乐争夺第一把交椅。

    没人相信这是巧合,但是,竟然没一个同第五定海身份相当的人站出来说话。

    接下来,有一段中场休息时间。毕竟,三人都下过场,有一定的体力消耗。

    雷震看不下去了,嘀咕道:“不公平,有黑幕。家主分明有私心。”

    “幼稚。”雷霆鄙视的眼神看了儿子一眼。

    “你……”雷震很激动。

    杨根硕目光淡淡一扫,看到了第五阔乐的得意,看到了第五旻的义愤,还有第五轻柔的担心。

    拍拍她的手,给第五旻使了个眼色,起身离去。

    “他……是在安慰我吗?”第五轻柔抚摸着手背,刚刚被杨根硕触碰过的地方,还有一丝属于他的温度。

    见弟弟跟在杨根硕身后,第五轻柔就没那么担心了。

    ……

    师徒俩在一座假山的背后停下。

    杨根硕回身开门见山道:“紧张不紧张?”

    第五旻咬咬牙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是,我还没将第五分答放在眼里。”

    杨根硕点点头,“知道自己最终的敌人就好,那么,接下来的一场就要适当保留实力。”

    见第五旻有些不解,杨根硕解释道:“因为,对方这样安排,不单单是用第五分答来消耗你的体力,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第五阔乐看出你的路数。”

    “师父,我明白了。”

    “对于这种安排有没有情绪?”

    “说没有情绪也是假的。”第五旻昂起头,“但师父说过,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想要公平,首先你得有扞卫公平的实力。”

    说到最后,第五旻已是双拳紧握。

    “好。”杨根硕在他肩头拍了拍,“好样的,等你击败第五分答后,我还在这里等你。”

    “嗯。”尽管第五旻有些疑惑,最后还是重重点头。

    ……

    “爷爷,您带我来这里干嘛?”

    杨根硕刚要离开,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于是,他窜上假山,屏住呼吸。

    下一刻,第五定海和第五阔乐就出现了。

    爷孙俩刚好走到杨根硕的眼皮子底下,停了下来。

    第五定海一瞬不瞬望着孙子。

    第五阔乐咽了口吐沫:“爷爷,你……”

    “有几成把握?”第五定海也不拐弯抹角。

    第五阔乐一脸不屑:“那个仆街,也就比分答高明一点点,单打独斗都未必是我对手,何况还要跟分答打一场,我有十成把握。”

    第五定海摇头:“话不可说满。我要你有十二成的把握。”

    “爷爷……”第五阔乐瞪大了眼睛。

    “你是我的长孙,我自然向着你,你大爷爷命在旦夕,不日,我便会名正言顺的接任家主,然而,若是你不能在这次族比中力压众人,要想做着三代首席,只怕旁人不服!”

    “我一定……”

    第五定海抬手打断孙子,“有信心和勇气是好的,但做事还要注重方法。”

    在第五阔乐诧异的目光中,第五定海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瓶子递过去,“登台之前把它喝了,可助你一臂之力。”

    “谢谢爷爷厚赐。”第五阔乐大喜,双手接过小瓶子,郑重其事。

    望着孙子离去的背影,第五定海喃喃自语:“阔乐,爷爷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顿了顿,他又摇头叹道:“大哥啊,都这样了,你为何迟迟不去?看在兄弟的情分上,就让弟弟送你一程吧。”

    摇摇头,第五定海走向了练武场。

    下一刻,杨根硕狸猫一般,蹿下了假山,眼中阴晴不定。

    就这会儿,信息量好大。

    突然间冒出一个念头,就是去看看第五旻的亲爷爷。

    不过,与此同时,他还有个促狭的计划。

    ……

    来到主席台坐下,练武场上,第五旻和第五分答早已动起手来。

    第五轻柔诧异地看他一眼,心说有这样的师父吗?徒弟都出战了,他半天不见人。

    杨根硕哪里知道第五轻柔的埋怨,目光投向台上。

    “这场比试总算有些看头了。”一边的雷震淡淡道,“不过,仅此而已。”

    杨根硕笑笑道:“当然不能跟少帮主同日而语。”

    “看到你笑,就想揍你。”雷震牙根痒痒的,“可是,我又打不过你。”

    杨根硕揽着雷震的肩膀,呵呵直笑:“打是亲骂是爱,你别太介意。”

    雷霆看到两个后辈如此亲热,却是打心底高兴。

    此时,台上陷入胶着,难分难解。

    只见第五分答一拳砸在第五旻的胸口,第五旻还以一脚,同样踹中对方肚子。

    两人乍一分开,又再次扑上。

    拳脚相交,记记到肉。

    貌似旗鼓相当,看上去两败俱伤。

    第五轻柔咬住手指,满脸不忍。

    雷震微微摇头:“大牛,你徒弟就这点水准,那顶多也就拿下榜眼了。”

    杨根硕面色看上去有些沉重。

    而另一边,第五阔乐趾高气昂不可一世,仿佛自己已经赢了。

    一些狐朋狗友,纷纷向他道贺。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打架是极其耗费体力的。

    人家拳击比赛,打上三分钟,还要休息一分钟。

    这会儿,台上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都是气喘如牛,汗如雨下。

    但同时,还都用通红的眼珠看着对方。

    族比,没有中场休息的惯例。

    正常情况下,没有暂停,只有认输。

    明明就差一点,第五旻就要败了,可是,第五分答就是不给力。

    第五阔乐按耐不住,喊道:“分答,你特么没吃早饭吗?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滚下来,让我上。”

    第五分答肺管子都要炸了,幽怨地看着第五阔乐。

    第五分答有自知之明。

    他很清楚,两人名为兄弟,实则主仆,自己没个好爷爷,日后必须仰人鼻息,才能获得滋润,而这个人,就是第五阔乐。

    如今,说得好听一点,自己就是马前卒,说的难听,就是一根枪,一个棋子。

    自己的使命就是极大的消耗第五旻的体力。

    通过这场比试,第五分答发现,第五旻似乎只比自己高明那么一点点,可是,这一点犹如天堑。

    好吧,发挥最后一点余热,为第三代首席弟子第五阔乐扫平道路吧!

    第五分答直起腰身,一阵壮怀激烈,大叫着冲向第五旻。

    第五旻瞳孔微缩,只见第五分答脚步散落,冷冷一笑。

    第五分答冲到跟前,一拳打来。

    第五旻后退一步,抓住拳头。

    第五分答另一只拳头打来。

    第五旻再次后退,抓住另一只拳头。

    “啊!”第五分答大叫一声,将第五旻逼向高台边缘。

    第五旻果然抵挡不住,一步一步后退。

    眼看着边缘已近在咫尺。

    “分答,好样的!”第五阔乐哈哈大笑,聒噪道:“第五旻,你就认输吧,若是跌下台来,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台上,两人角力。

    第五旻的双脚还在一寸一寸滑向台边。

    “第五旻,你输了。”第五分答一脸疯狂的笑意。

    “那又如何?起码我为自己战斗过!而你呢,不过是人家一条狗。”

    “混蛋,我是阔乐的兄弟。”

    “自欺欺人。”

    “给我下去。”终于,第五分答成功的将第五旻推到了台边,发出最后的嘶吼。

    “唉!你徒弟要输了。”雷震叹息。

    “啊!”第五轻柔紧张莫名,一下子捂住小嘴。

    只是她猛然发现,大腿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掌。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思轻薄自己?她瞪圆了眼眸,从手掌到手臂,再到那张古井不波的侧脸。

    “你看。”杨根硕笑了笑。

    第五轻柔扭过头去,然后,半张的小嘴再也没能合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