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血战到底
    第五旻一不小心放了个屁,还是升调。一瞬间满脸涨红。

    第五阔乐脸都绿了。

    看台上,无数人顿足捶胸,笑得停不下来。

    主席台上,也有不少人忍俊不禁。

    “第五贤弟,这个小胖子挺有趣。”南门雄摇摇头道。

    “简直是家族耻辱,有辱门庭。”第五定海咬牙切齿,“想必若干年后,各位来宾唯一记得的,就是这一个屁。”

    南门雄微微皱眉,这个第五定海的气度,比他大哥可是差远了。

    “第五代家主,”杨根硕笑着出声,“你的话,我并不苟同。”

    “杨小兄弟,你叫我什么?还有,何出此言?”

    “哦,抱歉,我应该这么叫,第五家的代家主。”

    第五定海深吸一口气,冷冷一笑:“愿闻其详。”

    “我想,大家印象最深的,必定是你赛前赠药,您还真是公正无私,对您的亲孙子真好。”

    “呵呵……杨兄弟何必含沙射影?你是第五旻的师父,你这样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那瓶药不算什么?就像氨基酸饮料一样,在国际比赛中,也是允许使用的东西。”

    杨根硕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代家主老爷子还是一位诡辩天才。”

    “哼!”第五定海袍袖一挥,真是不想再理会这小子。

    但杨根硕哪能轻易饶他,尤其在得知其龌龊的心思之后。

    “其实,也可能是这样的,若干年后,今天在场所有人都记住了一件事,那就是,家主第五旻在决定成为新一代家主的族比赛场上,放了个屁。”

    “放不放屁,他都不可能成为家主!”第五定海激动的浑身发抖。

    “是啊,某些人弑兄的念头都有了,我还真是替我的傻徒弟担心呢!”杨根硕摇了摇头。

    “你胡说什么?”第五定海心头巨震脸色大变,“休要含血喷人!”

    杨根硕的轻飘飘的话语,却不啻一声惊雷,非但第五定海被炸得焦头烂额,便是另外一些大小家族和帮派的当家人,也是吃惊不小。

    于是乎,这会儿,主席台的目光全部汇聚在第五定海脸上。

    “我有没有胡说,代家主要不要……”杨根硕举起手机,晃了晃。

    口口声声“代家主”,第五定海早已忍无可忍。

    只是看到他摇晃手机,再联系他刚刚说的那些话,第五定海忍不住一个踉跄,指着他:“你……”

    杨根硕目光阴冷,晃荡着手机:“明人不说暗话,我只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

    “现在,就是公平对决。”第五定海颓然坐下,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

    杨根硕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第五轻柔和雷震都诧异的看他。

    还是第五轻柔忍不住,低声问道:“大牛,你跟二爷爷都说了什么?”

    “没什么,随便聊聊。”

    “鬼才信。”雷震撇嘴,“不想说就算了。”

    “激将法也没用,我就是不说。”末了,笑着挑衅,“你咬我啊!”

    雷震咬牙切齿:“你怎么知道,我还真想咬你。其实,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杨根硕耸了耸肩,未置可否。

    “依我看,你八成是抓住了他的什么把柄,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仿佛精气神一下子被抽光了的样子。”

    “了不起,我怎么看不出来。”杨根硕竖起大拇指。

    “杨根硕,你是不是逼我跟你决斗!”雷震就要爬起来,却被他老爹按住了,“先看人家斗,你们要打,一会儿我亲自主持。”

    “懒得跟他计较。”雷震嘟囔。

    场中,激战正酣。

    杨根硕能够看出,这一次第五旻毫无保留。

    自己虽然给他做了按摩、推拿,可是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都不好说。

    此时,两人都是以伤换伤,以命搏命的打法。

    除了肢体打击,嘴上也没闲着。

    “第五旻,你个废柴,看我打爆你的头。”

    “第五阔乐,你个混蛋,看我踢爆你的卵。”

    嘭!

    通!

    第五旻抱着脑壳,弓着腰身,呈现防御的姿态,有血从指缝中渗出。

    第五阔乐抱住裤裆,又蹦又跳,不停吸凉气,五官因为痛苦,纠结在一处。

    “住手!”

    一声断喝,维持正常比试秩序的家族长老站起身来,“不可以攻击敏感部位。第五旻,如若再犯,判你出局。”

    说罢,冲第五阔乐道:“你怎么样,可以要求比赛暂停。”

    “我没事,继续。”第五阔乐狂吼一声,举起拳头冲向第五旻。

    第五旻不甘示弱,以同样的招数,迎战第五阔乐。

    双方的拳头都是结结实实砸在对方的胸膛。

    咚的一声,如同击鼓。

    两人同时向后倒去。

    然后坐起来,一阵猛咳。

    紧跟着又是同时一声嘶吼,跳起来,继续对战。

    这是一种荷尔蒙爆棚的打法。

    看台上的年轻人一个个热血沸腾。

    主席台上,德高望重的人物开始摇头。

    一些女眷更是面露不忍。

    第五轻柔双眼通红。

    雷震瞟了杨根硕一眼,“你这个徒弟,倒有几分血性……”

    话没说完,只见杨根硕再次起身,走到了第五定海面前。

    “代家主,这就是你们家族比的规矩,你说的点到即止呢?这样真不会出人命?”杨根硕看着第五定海,一脸冰冷的笑意。

    “正如杨先生所说,第三代家主,将会在他们二人之中产生,所以,他们必须要分出一个胜负。”

    “他们虽然不是亲兄弟,可是,这样你死我活的血战到底,难道真的不会留下仇恨、嫌隙?将来不会在兄弟背后捅刀子?兄弟阋墙,导致家族分崩离析?”

    “杨兄弟,你一个外人,你来观礼,我们家欢迎,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置喙我们家的传统,那就抱歉了,请你离开了。”

    “第五定海,即便我离开,我的徒弟也不会输,但是,你这个代家主前面的代字,或许就要去掉了。”

    “我没有弑兄,没错,我的确动过那样的念头。”第五定海激动起来,“你怎么知道大哥的痛苦,除了我,还有谁可以送他一程?杨小兄弟,等你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你就会懂的,有时候,死反而是一种解脱。”

    第五定海的话,杨根硕无法反驳。

    一切,都要等到看过第五瀚海,才有定论。

    第五定海这么一个态度,比赛只能继续。

    场中,第五阔乐助跑,然后一记直拳。

    脸上的疯狂,让人联想到斯巴达勇士。

    第五旻一记鞭腿,化解掉对方的攻击。紧跟着一记直拳打去。

    第五阔乐举拳相迎。

    啪!

    两个拳头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两人同时表现出极大的痛苦,整个右臂耷拉下来,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再来。”第五旻举起左拳。

    第五阔乐同样左拳打来,第五旻举臂格挡,不料,第五阔乐挥动右拳,砸中了第五旻的眼眶。

    第五旻被这一拳砸的连退三步,头脑一阵眩晕。

    得亏第五阔乐右手还疼,否则,第五旻就不会只是眩晕。

    第五阔乐也不好过,右手伤上加伤,这会儿疼得直抽抽。

    可是说,这个声东击西的打法,虽然成功了,但依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第五旻的一只眼睛被鲜血糊住,喘着粗气,面目显得有些狰狞。

    第五阔乐也不例外,气喘吁吁道:“第五旻,你个废柴,还不认输吗?我真的会打死你的!”

    “我不会。”第五旻摇头,“我不会打死你,因为你姓第五,但我一定会打倒你。”

    “看看谁先倒下!”第五阔乐狂吼一声,跳起来左拳轰出。

    第五旻曲臂封挡。

    右臂受震,疼痛蔓延,再次连退三步。

    得势不饶人,第五阔乐落地后,一记鞭腿抽向第五旻的右脸。

    第五旻不得已,再次抬起右臂封挡。

    右手和脸上二次受伤,脑袋也有些发蒙,他一边后退,一边甩头,想要尽快回复清醒的头脑。

    “弟弟小心。”第五轻柔起身大叫。

    第五旻连连后退,直到右脚踩空,方才回头一看,骇然失色,原来,已经退无可退。

    这一刻,下盘扎实的功底再次拯救了他。

    哪怕是单脚站立,只要他愿意,依然能够做出铁板桥的动作。

    第五阔乐岂会放过这个取胜的机会,凌空一记刚猛绝伦的飞踹,心想,该结束了吧!

    第五旻瞅准时机,右脚在台边一蹬,向前扑去,一把抱住对方大腿,朝地上掼去。

    看台上,很多人站了起来。

    只因为,这场比试打到现在,越发紧张、激烈。

    第五阔乐并没惶然无措,他一把抓住第五旻的右手,在第五旻发出惨呼之际,双腿盘住他的脖子,借助腰力,上身直起,继而带着第五旻的身子向左猛甩。

    下一刻,纠缠一处的二人,就在擂台上翻滚起来。

    不知砸出多少拳踢出多少脚之后,“抱团”的两人终于分开了。

    一样的鼻青脸肿,一样的气喘如牛,连坐起身来的力气都没了。

    观众们纷纷落座,之前屏住呼吸的人,也喘开了大气。

    “这个第五阔乐功夫还可以,就是脑子不大好。”雷震客观的评价道。

    “做人做事,品德最重要。”

    “嗬,你以为带了几个徒弟,就一代宗师了,我最讨厌人的说教。”雷震不满道:“但是,不会是平手吧!”

    “不会。”杨根硕摇头,一脸笃定。

    “你们男人就非要用这种打打杀杀的方式证明自己吗?”第五轻柔红着眼睛说。

    杨根硕轻叹:“这就是丛林法则。”

    兼做裁判的那名长老起身,去征求了第五定海的意见,然后上台,走到两人中间,“我现在开始数数,从一到十,谁先站起来,就算赢。”

    “一,二,三……”一个个数字从长老的嘴里往外蹦。

    第五阔乐和第五旻对视着,都用手肘支起上半身,只是下一刻,又一起重重的倒了下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