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波三折
    “六,七,八……”长老继续数数。

    “弟弟,加油,你可以的。”第五轻柔圈起嘴巴疾呼。

    杨根硕却是一言不发。

    “阔乐,我的孙子,给我起来。”第五定海也忍不住,给孙子打气。

    “阔乐哥,你行的,我们挺你。”以第五分答为首的一帮年轻子弟为第五阔乐加油鼓劲儿。

    杨根硕轻叹一声,即便将第五旻送上家主之位,日后,在人际关系方面,也需要加强啊!

    “九。”长老故意慢了下来。

    主要是两人分不出胜负,还得择日再战,忒麻烦。

    突然,两人同时翻身,趴在地上,继而曲起腿,跪了起来,再然后,单手拄地,一寸寸往起站。

    没想到两人同时站了起来,观众们很激动,战斗还没结束。

    长老有些为难,看向第五定海。

    第五定海并没给他过多的指示。

    “你们两个同时站了起来,那么,比还是不比?”长老只得征求两位少爷的意见。

    “打。”第五阔乐喝道。

    第五旻看到对方跟自己一球样,都到了站立都很困难的地步。

    既然对方要打,自己哪有退缩的道理。

    “奉陪。”他丢出两个字。

    “第五,你冷静的想想,为师都教了你什么?过刚易折,寸有所短。”

    在这个节骨眼上,杨根硕起身说道。

    这当然是师父在临场提点徒弟。

    第一句话,所有人都听得懂。过刚易折,那就教徒弟以柔克刚呗。

    两人现如今都没什么力气了,其实都很柔,攻击都像慢动作。

    所以,到了最后,这个战术作用不大。

    可是“寸有所短”四个字,很多人就没法理解了。

    然而,杨根硕分明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很多人觉得他是在装逼。

    但是,第五旻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师父的意思是避实就虚,刚柔相济。

    但更重要的,还是后面,寸劲,师父点拨过自己寸劲,这是一直没有掀开的底牌。

    一时间,第五旻信心大增。

    当然,这种信心只是表现在精气神上面,他的体力能不能支撑,还是两说。

    第五旻的变化,第五阔乐首当其中,当然看出来一些,不过他却是不惧。

    有句话说得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起投机取巧都是虚妄的。

    现在这个情况呢?两人连站立都困难,有什么技巧,也没什么力气施展了吧!

    “喂,能打就打,不打了就说一声,这都到饭点了。”有人催促。

    杨根硕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人家肚子饿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五定海站起来,朗声道:“各位来宾受累了。现在我宣布一个决定,第五阔乐和第五旻无疑是三代子弟中最优秀的两个,我给他们五分钟,若是还分不出胜负,只能择日再战。”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他。

    杨根硕冷冷一笑:“代家主想要走保守路线了。”

    “五分钟,快点啊!”之前那个说过了饭点肚子饿了的家伙再次催促。

    第五旻冲第五阔乐道:“你可以要求择日再战。”

    “你怎么不要求?”第五阔乐回道。

    “你爷爷担心你输。”第五旻冷笑。

    “我现在就要击败你。”

    第五阔乐恼羞成怒,晃晃悠悠上前,艰难的举起右拳,砸向第五旻的侧脸。

    第五旻一动不动,直到最后一刻,方才侧身、歪头,避过一拳,与此同时,钻进第五阔乐的怀中,左肩顶在他的腋下。

    噔噔噔。

    第五阔乐一个不防,连续退了七八步。

    而第五旻却是紧随其后,走出的步子像在打醉拳。

    第五阔乐刚刚站稳,第五旻又是合身撞来。

    第五阔乐腹部一收,身体一侧,避开了对方的撞击。

    第五旻有些急功近利,所以一时间脚下收不住势头。

    结果,受伤的右手又被第五阔乐抓住。

    “啊!”第五旻一声惨呼,左拳挥出,却被第五阔乐抬起膝盖挡住了。

    第五旻挣扎不脱,对方还在往死里攥,不得已,他蹦起来,肘部砸向对方的侧脸。

    第五阔乐终究还是松开了,同时避开了这一击。

    第五旻伏低身子,浑身颤抖,粗促的喘息,如同一只受伤的野狗。

    “卑鄙。”第五轻柔忍无可忍,愤怒的呵斥。

    她在指责第五阔乐的打法。

    这一点,其实大家还是比较认同的,因为,目前为止,都是第五阔乐有意识的往人家痛处招呼。

    但是,更多的人却是不以为意。

    原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难道还要讲究什么绅士风度?

    第五旻扭头看了眼杨根硕,发现师父面无表情。他很内疚,忍不住反省,主动进攻,便是急躁冒进,刚刚积累的微弱优势,就这样消耗殆尽。

    这还不止,这一回合,自己消耗极大。

    “第五旻,来呀。”第五阔乐身体摇晃着,冲他勾勾手。

    “你来。”第五旻喘着气说。

    “你们再不来,我们就走啦!”观众席上,又一个年轻人不耐烦道:“看你们打架,太特么耽误时间了。”

    “还有九十秒。”那名长老裁判说道。

    这是个令人激动的时间。

    “第五,攻。”杨根硕厉喝。

    “是。”第五旻精神一震,双腿画着圈圈走了上去,慢悠悠的模样,仿佛随时都要跌倒。

    到了跟前,左拳打出,右腿别住对方左腿。

    第五阔乐抓住第五旻的拳头,两人推过来拉过去。

    如此三番五次之后,都是摇摇欲坠。

    终于,第五旻将对方的手掌推到了胸口处,然后大喝一声。

    第五旻猛然将拳头收回数寸,然后击出。

    这一拳先是打在第五阔乐的手掌上,然后经由手掌,砸在对方的胸口,竟然发出“通”的一声。

    第五阔乐猝不及防,被这一拳打得往后退去,结果小腿被绊,身体便向后倒去。

    哼哧一声,结结实实躺在了地上,还弹了两弹。

    第五旻伏低身子,拳头停在他的鼻尖,问道:“服不服?”

    第五轻柔一下子蹦起来,惊喜交加:“弟弟赢了!”

    第五旻扭头,朝着堂姐和师父露出一抹憨憨的微笑。

    “小心!”第五轻柔惊呼。

    但已经晚了。

    第五阔乐一拳砸在第五旻的左太阳穴上,第五旻一头栽倒。

    “呵呵呵……现在你服不服?”第五阔乐翻身坐起,一脸狞笑。

    “卑鄙,太卑鄙了!”第五轻柔大叫。

    “唉,竟然发展到这一步,真是一波三折呢!”

    “所以说,落水狗必须痛打,不然反咬一口,你也受不了。”

    “如果没人质疑,第五旻输定了。”

    众人七嘴八舌,那名长老为难的看着第五定海。

    第五定海竖起一只手。

    长老会意,朗声道:“比试继续,加时五分钟。”

    话音方落,便有人讥笑:“还加时,搞得跟球赛似的,真是活久见啊!”

    这样的风凉话对于第五定海没有任何影响。

    那些大家族的当家人也一言不发,继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在他们眼中,世界是残酷的,你要讲绅士风度,就要有维持绅士风度的实力。

    君不见多少大人物折在小瘪三手中,影视剧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

    所以,今天这一幕,倒是可以给家族子弟好好上上一课。

    “大牛,你不是第五的师父吗?你怎么不说话?”第五轻柔有些气愤地看着杨根硕。

    “说什么?”

    “当然说不公平。”

    “一开始就不公平吧!”

    “可是第五明明赢了。”

    “如果他输了,也与人无尤。”

    “你们怎么都这么冷血!”

    “摔摔打打才能成长,这些东西,师父教不了。”

    第五轻柔红着眼睛,却似乎没法反驳。

    第五阔乐往后滚了几圈,然后艰难的跪起来,看着倒在地上默默盯着他的第五旻。

    “第五旻,你输了。”第五阔乐冷笑。

    第五旻一下子握紧了拳头,脖子上的大筋都爆了起来,

    “还有三分钟。”长老喊道。

    “亲爱的,加油,不管胜败,你都是我的英雄!”

    就在这时,庞嘟嘟冲到台边,泪流满面,旁边跟着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

    “嘟嘟!”

    第五旻瞬间满血,身子竟然弹了起来,右拳砸向第五阔乐的脸蛋。

    “哈……想死,我送你一程。”

    第五阔乐举起左拳迎敌。

    在他看来,两人右手都受了重伤,此刻第五旻不是找死,也是找残。

    第五阔乐笑了,仿佛看到了对手痛不欲生,再无还手之力的模样。

    只是很遗憾,第五阔乐没能如愿。

    因为第五旻的右拳生生的停住,左手出击。

    意识到只是虚招的时候,第五阔乐直接懵了。

    到了这个地步,对方还能思考,还能做出声东击西的动作?

    不过,只是懵,却并不害怕。

    第五阔乐很清楚,以两人目前的攻击力,只有攻击彼此受伤的或者极其敏感的部位,否则,都无法造成伤害。

    第五旻一记下勾拳,打向了第五阔乐的心口。

    就是拳头挨着衣服的时候,第五阔乐还在笑。

    这个部位,他可以承受九十公斤级拳手的奋力一击。

    所以,打中了也没啥。

    突然,第五阔乐瞳孔一缩。

    因为,他发现第五旻的拳头有些不同,中指成锥,然后,不怎么有力的一拳果然砸中的他的心口。

    “没什么感……”第五阔乐一句话没有说完,面色大变,一连退了七八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

    第五旻走出一套怪异的步伐,似慢实快,几乎是对方刚刚坐在地上,他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又是一拳悬停在他的鼻尖处。

    第五阔乐呼吸一窒,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滴汗从下巴滴下。

    “服不服?”第五旻又一次问。

    “你废了我?”第五阔乐颤声道,因为,他发现此刻是自己竟然集聚不起来一丝气力。

    “我功力不够,只是暂时的。”

    第五阔乐闭上眼睛,“你赢了。”之后,仰面倒下。

    “第五旻,好样的。”庞嘟嘟一下子蹦起来。泪如泉涌,歇斯底里。

    第五旻回过头,血头血脸的他,对着庞嘟嘟笑,对着第五轻柔笑,对着杨根硕笑。

    “弟弟,小心……”第五轻柔忍不住示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