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公德心
    第五家族的族比落下帷幕,昔日废柴少爷第五旻披荆斩棘,终于拿下年度第一名。

    这算是近来上流社会一个小小的新闻。

    但是,相对而言,还有一则更加轰动广为流传的消息——杨根硕竟然是杨柱国的外孙。

    杨根硕并不知道,如今,自己的头上已经戴上了光环,打上了标签——西京八大家杨家子弟。

    从第五家出来后,杨根硕马不停蹄去买了东西,然后给萧米米挂了个电话。

    “米米,在班上还是家里?”

    “在奶奶这里包包子呢!”

    “萧局呢?”

    “你干嘛?”

    “我觉得有必要拜访一下萧局。”

    “你……为什么?”

    “你懂得。”

    萧米米沉默片刻,说道:“他在呢,你来吧。”

    “那我得多买一份礼物。”

    萧米米没有吭声。

    “咱弟弟呢?”

    “咱弟弟?你说丁丁?”

    “除了他还有谁?”

    “他在帮忙。”

    “好,我很快就到,包包子是我的强项,我捏的花,跟卖的一样。”

    “你就吹吧。”

    “等我,牛在飞。”

    杨根硕挂了电话。萧米米略一回味,扑哧一笑,最近正流行一首网络歌曲,名字就叫《牛在飞》。

    “姐,是杨根硕?”萧丁丁眉头微皱,有些不快。

    “弟弟……”明明是杨根硕夺走了凌洋的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萧米米面对着弟弟却有些内疚。

    萧丁丁眉头一展,笑道:“姐,想让我原谅他可以,想让我接收他也行,但是有个条件。”

    “如果是‘让他放弃凌洋’的话,就不用说了。”

    “让他教我功夫。”萧丁丁眼中一阵狂热。

    “为什么?”萧米米胡思乱想,“不是想学好功夫然后找大牛决斗吧!”

    “呵呵……我只是觉得有了功夫很酷,还可以伸张正义维护和平,保护重要的人。”

    萧米米笑着摇头:“我试试,问题不大,其实姐可以先教你。”

    “我才不要。”

    “你小子。”萧米米摇头,“当初姐可是求着大牛教功夫,过程中,可是没少吃苦。”

    想想那一次次暧昧的教学,萧米米的脸就有些泛红。

    “我看不光吃苦,还被吃了不少豆腐吧!”

    “臭小子!”萧米米笑骂,心里却有些开心,若是萧丁丁能够接受大牛,自己就不用夹在中间难以做人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少说话多干活,知道吗?”萧奶奶端着一盆包子馅出来,笑着说道。

    自上次儿孙过来帮她过生日之后,儿子、孙子、孙女就轮流过来看她,陪她,还在电话里嘘寒问暖。

    老太太过得很舒心,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许多。

    “奶奶,你还嫌我们效率低吗?就这么几个人,又吃不了多少。”萧米米想当然地说。

    “我们吃不了多少,可是有几个老邻居,他们年纪大了,儿女都在外地回不来,等包子蒸好了,咱们给送一些过去。”

    “奶奶……”萧米米眼眶一热。

    过年的时候,那些空巢老人的心情,或许只有奶奶,才能体会一二吧!

    “丁丁,去,叫你爸也来包,都回来家了,还就知道工作。”萧奶奶没好气道。

    萧丁丁摇头笑道:“我爸不是工作,他是在忙着找人孝顺你。”

    “哦,那就不管他了,这么些年,他也不容易。”

    “奶奶,你好煽情。”萧米米撅着嘴说。

    “煽情是什么?”萧奶奶问。

    “没什么。”萧米米笑着摇头。

    “妈,一会儿小梅过来给你拜年。”萧阳从房里走出来,面露喜色。

    “小梅?”萧米米笑道。

    “小梅姐姐?”萧丁丁也跟着打趣。

    “没大没小的,你们要叫罗小梅阿姨,明白吗?”萧阳白眼直翻。

    “好,好。”萧奶奶高兴的点头,“要是人好,你们就趁热打铁把事儿办了,孩子大了,你也老大不小,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女人,不行。”

    “妈……”萧阳吸了吸鼻子,走到八仙桌旁,“来,看看我的手艺,当年我在部队里,还当过炊事兵。”

    ……

    杨根硕驾驶长城,轻车熟路,停在了萧奶奶家所在的单元楼下。

    下车后,从座位上提起礼物,四个人的礼物,两只手差点提不下。

    与此同时,看到旁边一辆红色的小沃尔沃上下来一位白领丽人。三十多的样子,身子极其修长,穿着咖啡色长款呢大衣,看着就很有气质。

    同样,她也从后备箱拿出一堆手提袋,看看好像拿不下,撅起嘴叹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亲爱的,下来帮个忙,东西有点多。”

    说完,就挂了。

    杨根硕耸耸肩,他有心帮忙,可惜没有三头六臂。

    还没走进单元门,身后传来女人的惊叫。

    “站住,还我包包,抢劫啦!”

    杨根硕回头看去,那是一个矮个子,手里拿着一只女人的挎包,一路飞奔。

    杨根硕二话不说,丢掉礼品袋,追了过去。

    白领丽人目瞪口呆,第一次发现,有人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时,萧阳刚好走出门来,一个不注意踩在了礼品袋子上,一个趔趄好险摔倒。

    “哎吆我去,谁这么没有公德心。”萧阳抱怨道,只是看到一地袋子崭新的手提袋,露出一丝疑惑。

    “小心点,岁数也不小了,走路防跌呀!”白领丽人白了萧阳一眼,“有人抢我包,这人帮我追小偷去了。”

    “什么?”萧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岂有此理,什么贼这么大胆,局长夫人的包也敢抢!”

    “人家不是不知道嘛!”白领丽人露出一抹娇羞。

    “这位大姐,你的包,呃……”

    杨根硕走回来,手里拿着一只女包,只是看到同白领丽人并排站着的萧阳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哎呀,太谢谢你,也没什么钱,主要是一堆证件,丢了会很麻烦,现在像你这么热心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大姐真不知道怎么谢你。”

    白领丽人一路走一路说,来到杨根硕面前,从他手里接过坤包,打开后,找到钱夹子,抽出一沓,也没数,目测厚度大概三千左右。

    杨根硕默默看着她。

    “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千万别见外。”

    杨根硕按着女人的手背,笑呵呵看着萧阳:“萧局长,这个钱我是收还是不收啊!”

    这次轮到女人意外了:“亲爱的,你们认识?”

    好亲昵的称呼,杨根硕夸张的一哆嗦。

    萧阳瞪大眼睛,掏枪的心思都有了:“小梅,别给他,这小子其他东西没有,就是钱多!”

    “啊?”女人瞪圆了美眸,充满好奇的上下打量杨根硕一番。

    “嘿嘿……那还是算了吧!美女贵姓?”杨根硕拉着人家的手晃了晃。

    “免贵姓罗,罗小梅。”

    “我该喊你大姐呢,还是阿姨呢?”杨根硕挠挠头,一脸为难。

    罗小梅觉得这小子相当有趣,而且跟萧阳也不见外,于是笑道:“叫阿姨也可以,但是,我更喜欢你叫我大姐,女人嘛!谁不喜欢被人叫得年轻些。”

    “就怕萧局不乐意。”杨根硕冲萧阳眨眨眼睛。

    “为什么?”罗小梅扭头看向萧阳。

    “小梅,来,咱们上楼,不理这小子。”萧阳拉着罗小梅的胳膊,就进了单元门。

    当然,是跨过了一堆购物袋。

    “天哪!谁这么没有公德心,明明不是垃圾,也下得去脚。”杨根硕看到一个袋子上有个大大的脚印,忍不住嘟囔。

    正在上楼的萧阳突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罗小梅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噗嗤一声笑开了。

    “亲爱的,你小心点。”萧阳拎着东西,罗小梅挽着他的胳膊,“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吧!”

    “什么为什么?”

    “你不乐意人家喊我大姐?也不让我感谢人家?”

    “你没看到他看你的样子,色眯眯的。”

    “不是吧!你跟个小孩子吃醋?不过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萧阳摇头,“其实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那小子不是好东西,我恨他。”

    罗小梅看到萧阳咬牙切齿的模样,又一次忍不住笑开了。

    萧米米、萧丁丁姐弟俩并排站在门口,萧奶奶坐在桌边。

    萧米米还给你奶奶换了套干净衣服,梳了头发。

    罗小梅和萧阳并排走到门口的时候,萧奶奶就站了起来。

    “罗阿姨,您比照片上还要漂亮。”萧米米拉着她的手,一点儿也不见外。

    “真是的,漂亮的让人嫉妒。”萧丁丁也憋出这么一句。

    “呵呵,两个孩子真会说话,米米,你才叫青春靓丽,阿姨老了。”

    然后分开姐弟俩,含笑来到萧奶奶面前,鞠躬道:“阿姨,小梅给您拜个早年。”

    “好,好。”萧奶奶激动的热泪盈眶。

    孩子再大,在母亲眼中也还是孩子,母亲总是对子女有着操不完的心。

    今天看到儿子将女朋友领回来,萧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

    “罗阿姨,我知道你跟我爸早就把证给领了,咱们也不用麻烦,你直接改口叫妈得了!”

    “啊?”罗小梅有些措手不及,脸红润起来。

    “不着急不着急。”萧奶奶大度的说。

    “罗阿姨,你改口,我跟弟弟也会改口,怎么样,你一声妈,可以换到两声妈?”萧米米挑着柳眉,一副奸商模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