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送礼
    罗小梅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孩子夭折,跟前夫也成了仇人。

    她打心底渴望一段美满的婚姻,一个和睦的家庭。

    看到萧米米,她就打心底喜欢。之前一直忐忑,如今的孩子都有思想,会不会排斥这个挤入人家家庭的后妈,没想到……

    一瞬间,她泪水盈眶,拉着萧奶奶的手,哽咽着喊了一声“妈”。

    萧奶奶瞪大眼睛,点头应道:“嗳。”也流下喜悦的泪水。

    “呵呵……”萧米米一阵娇笑,拉着弟弟的手,来到罗小梅的旁边,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脆生生道:“我说话算数,妈。”

    “嗳!”

    说完,拿肩膀撞了撞弟弟,萧丁丁抿了抿嘴,低低的喊了一声“妈”。

    “嗳!都是好孩子。”

    说罢,张开双臂,将姐弟俩拥入怀中。

    看到如此和谐的一幕,萧阳的眼眶也红润了。

    慈祥的母亲,懂事的儿女,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妻子,上天待自己真是不薄。

    “哦,我给你们带了礼物。妈,还有您的。”罗小梅松开姐弟俩,“萧阳,拿来。”

    萧阳赶紧将礼物袋递给罗小梅,这时候,只见萧奶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布包,打开来,里面竟然是一沓钱。

    “闺女,这里是五千块,是妈给你的见面礼,像你这么好的,那是万里挑一,所以,别嫌少。”

    “妈,我不能要。”罗小梅连连摇头。

    “小梅,妈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萧阳说。

    “谢谢妈。”罗小梅哽咽道。

    “嘿嘿,现在好了。”萧米米笑道,“奶奶再也不用操心她儿子,我这个做女儿的,也不用操心萧阳同志,以后,萧阳同志就拜托给罗小梅女士啦!”

    “米米,你真可爱。”罗小梅深吸一口气,正色道:“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大家都笑了。

    罗小梅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融入了这个家庭。

    “那个,我可以进来吗?”

    杨根硕两只手提满了东西,推门进来。

    “你来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萧阳没好气的质问。

    “大牛,你自己上来啦!”萧米米扑了过去。

    罗小梅眯起眼眸,似乎明白了什么。

    “咦,大牛,这个袋子上的脚印……”

    “嗨,不知道哪个太没公德心,我搁在门口,他就踩一脚。”

    罗小梅扑哧一笑。

    萧阳的脸都绿了。

    “你搁在门口干嘛呀!”萧米米下意识的问道。

    “帮人抓小偷……哎,大姐,你在这里?”杨根硕仿佛刚看到罗小梅。

    “酗子,你叫大牛吗?没想到你跟米米……呵呵,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帮我抢回了包包。”

    萧米米瞪圆了眼睛:“天底下竟有这么巧的事儿。”

    “是啊,还有更巧的。”罗小梅忍着笑指着手提袋说,“那个脚印是你爸的。”

    “啊?”这次萧米米和杨根硕都是瞠目结舌。

    萧阳理直气壮,还义愤填膺:“还好意思说我没公德心,不知道是谁没公德心,将一堆东西搁在单元门口,我都差点绊倒了,要是老头老太太,你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杨根硕哈哈大笑,“萧局,原来是你呀!那就无所谓了,反正那个正好是送你的礼物。”

    “什么,我看看。”萧阳连忙从萧米米手中接过去。

    杨根硕走到老太太面前:“萧奶奶,还记得我吗?大牛给你拜年了。”

    说着,拿出一只碧绿的玉镯,就套在了萧奶奶的手腕上。

    “你是……”老太太记性不大好,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上次揍你孙子来的。您再想想,就是您生日那天,把你孙子从摩托上揪下来的那个。”

    杨根硕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段糗事,萧丁丁当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会儿听杨根硕为了启发奶奶的记忆,居然提起来,他气得直翻白眼,脸都绿了。

    “哦,我终于想起来,原来你小子。”萧奶奶拉着他的手,笑问:“原来你是米米的男朋友?”

    “奶奶……”萧米米有些害羞,椅着奶奶的胳膊。

    “奶奶,就那回事呗。”杨根硕挠了挠头,嘿嘿直笑。

    “酗子不错的。”萧奶奶说,“懂得孝敬老人的人,都坏不到哪儿去。”

    “嗳,奶奶说的在理。”

    “小样儿,”萧米米咬着他的耳朵,“奶奶叫得很顺溜嘛!真会哄老人家开心。”

    “一般般啦。”杨根硕反过来对她耳语。

    “你好像叫大牛?”萧奶奶突然说道。

    “嗳,您老喊我大牛就成。”杨根硕笑容可掬。

    “这个名字好,虽然俗了点,但是接地气。”

    “您老说的真是在理儿。”

    “大牛啊!我们家米米从小没妈,性格大大咧咧的,日后你多担待。”萧奶奶说。

    “当然,日后一定多多担待。”

    萧米米推了他一把,眼眶通红,娇嗔:“奶奶您的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呀!您就不担心他欺负您孙女?”

    “不会的,老婆子看人错不了。”萧奶奶笑着说。

    “好好,您老高兴就好,赶紧坐下吧!”萧米米扶着奶奶坐下了,回头瞪着杨根硕,“大牛,我的礼物呢?”

    “你稍等。”杨根硕看着萧丁丁道:“咱们以后做朋友好不好?”

    除了萧米米,谁也不知道两个年轻人之间的过节。

    萧丁丁看了看杨根硕,又看了看姐姐,没有吭声。

    “别看你姐,这是咱爷们间的事儿。”说着,杨根硕摸出一把折叠钥匙,“在4s店定了一辆大黄蜂,这是我送你的新年礼物。”

    “天啊,萧阳,你可算是说对了,大牛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一辆大黄蜂得四五十万吧!你这件范思哲的衬衣,官网上四千多,还有咱妈那只玉镯,周生生出品,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罗小梅忍不住说道。

    萧阳怪异地看了罗小梅一眼。

    萧丁丁跟很多男孩子一样,喜欢机车跑车,其实,他有这个天然优势,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给他送。

    但萧阳家教较严,所以,他只有一辆极其普通的摩托跑车。

    没想到竟然得到一辆梦寐以求的大黄蜂,可是,这一刻,他却有些抗拒。

    “我不要礼物,如果你想让我接受你,我只有一个要求。”

    杨根硕眉头皱了皱:“说说看。”心说,但愿这小子不要不识抬举,还心存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萧米米很紧张。

    “教我,教我功夫。”

    “什么?”杨根硕一愣,“泡妞功夫吗?”

    “不是!”萧丁鹅着脸说:“你不是功夫很好吗?我要跟你学功夫。”

    杨根硕眯起眼睛,看看萧阳,看看萧米米,最终目光又回到萧丁丁脸上,“为什么?”

    “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我要考警校。”

    “这个可以有,我保证,你可以超过你姐。”

    “嗯!”

    “但是,你姐当初可是行了拜师大礼的,这个不可以省略。”杨根硕想要看看这小子决心大不大。

    萧丁丁诧异地看向姐姐。

    萧米米无奈地闭上了眼睛,那是一段黑暗的屈辱岁月,想一想都是眼泪。

    但是,在萧丁丁看来,姐姐是默认了。

    “好,姐姐能行,我也能行。”

    “好。”杨根硕笑着点头,将钥匙刚在他的手心,“一码归一码,新年快乐。”

    “丁丁,这个不能要,你是我儿子,难免有人说闲话。”萧阳不可置疑地说道。

    “几十万而已,要不放到我的名下,你甭担心。”杨根硕浑不在意的摆摆手。

    “也是哦。”萧阳冷笑,“杨家大公子,说话语气都不同了。”

    杨根硕眉头紧皱,今天萧阳是生理期吗?说话阴阳怪气的,好像对自己有意见。

    至于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一点并不奇怪,毕竟,萧阳也算是西京上流社会的人物。

    萧阳可以这么对自己,但杨根硕不能,中间夹着萧米米呢!

    萧米米诧异道:“爸,你说什么杨家大公子?”

    萧丁丁也一脸狐疑地看着老爸。

    “你们还不知道吧!”萧阳摇头道,“咱们眼前这位,现在可是西京杨家的公子哥。”

    “大牛,你不是孤……怎么就成了杨公子?”

    萧米米一向心直口快,而且脑洞很大,刚刚差点想说杨根硕是杨家哪位风流公子在民间的风流种。

    “米米,下来再跟你细说。”杨根硕微笑道。

    “哦。”

    杨根硕一脸真诚:“萧局,您对我有意见就直说嘛!我一定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不敢,我想过了,现在解聘你刑警队教官一职,同时收回枪和本。”

    “你这不符合劳动法。”

    “嗬,还跟老子提劳动法?”

    “那两季常服呢?”

    “呃……那个送你了。”

    “萧局,今天我是来给奶奶拜年的。”杨根硕上前一步,分别揽住萧米米和萧奶奶的肩膀,“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老母亲和闺女绝对是自己的软肋,居然被这小子全拿住了。

    “唉!”萧阳长叹一声,朝房间走去。

    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不成想,他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一把将那件范思哲的衬衫拿走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