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家宴
    萧米米苦笑,场面有些冷。

    “米米,你爸咋了?”萧奶奶问。

    罗小梅笑着说:“人家不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还是老爸上辈子的情人,小棉袄和情人都要被抢走了,当爸爸的怎么高兴的起来。”

    萧米米咬紧了嘴唇:“要是我没人要,他又该着急了吧!”

    “呵呵……米米,你这么漂亮可爱,怎么会没人要,追求的队伍够一个加强排了吧!”她摇摇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父母干涉不了儿女的爱情和婚姻,别担心,我劝劝他去。”

    “谢谢……妈。”萧米米有些不快。

    “奶奶,我们继续包包子吧!”萧丁丁提议。

    “好好,耽误了好久,一会儿天都黑了,一笼包子都出不来咋办?”

    说着,奶孙俩又将包子皮包子馅端了出来。

    萧米米刚要过去帮忙,杨根硕拉住她耳语:“你跟你爸坦白了?”

    “什么?”

    “咱们那啥。”

    萧米米脸上一红:“没呀!我怎么可能!”

    “八成是看出来了,不然不至于对我这么大的成见,横挑鼻子竖挑眼,球长毛短的。”

    “啊?那怎么办?”

    “还能咋办?安抚呗!”

    “嗯,这还像句人话,别刺激我爸,他一个人把我和弟弟拉扯大也不容易,而且身份还摆在那儿呢!”

    “明白。”杨根硕点点头,一脸歉疚,“我想你爸一定介意我不能给你一个名分。”

    萧米米默然看着他,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诚然,恋爱的时候可以不考虑将来。

    但是,总有一天,这些问题都将成为现实。

    想想就烦。

    “先不考虑这个,你得负责将咱爸哄开心。”

    “那必须的,要不,我也改口。”

    “还是慢慢来吧,别火上浇油。”萧米米甩甩头,“不说了,先帮奶奶包包子,晚上你再跟他整两杯,说点掏心窝子话,我觉得,你挺能说。”

    “遵命。”杨根硕笑道。

    萧米米伸出手:“我的礼物呢!”

    “没有。”

    “什么?为什么单单我没有?”

    “姐,我看大牛八成是要给你准备个特别的,或者,要让你自己亲自去选。”

    “不要没大没小的,不叫师父,起码喊姐夫,否则,休想我教你功夫。”

    “姐夫。”萧丁丁叫得很干脆。

    萧米米一拍脑袋:“你姐就这么不值钱,为了学功夫,就把你姐给卖了。”

    “萧米米,我喊这一声,你心里不定多高兴了吧!”萧丁丁一脸鄙视。

    “你小子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萧米米拽着杨根硕坐下,“让我看看你捏的花。”

    ……

    罗小梅推开房门,就皱起了眉头。

    “亲爱的,不是让你少抽烟。”

    她关上门,却开了窗,同时将萧阳嘴上的半支烟按在了烟灰缸。

    萧阳看了罗小梅一眼,捂着脸,长叹一声。

    “怎么,舍不得闺女?”罗小梅坐在他的面前,拉下他的手,柔声问道。

    “你不明白。”萧阳摇头。

    “因为他对你隐瞒了身份?”

    萧阳依旧摇头。

    “亲爱的,不要让我瞎猜了,快告诉人家。”罗小梅椅着萧阳的大腿。

    萧阳点点头:“因为他跟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听了萧阳的话,罗小梅慢慢睁大了眼睛。

    “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心情,没有一个父母能够接受这种情况,但是,”罗小梅问萧阳道:“米米已经不是孝子了,这些顾虑,你跟她讲了吗?她又是什么态度?”

    “那丫头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这种事,不能强压,要顺势而为,否则必然起到反效果。”

    “可是,我不想看到米米越陷越深,这辈子,我只怕看不到那小子娶米米过门。”

    “孩子还年小,爱情也不等于婚姻。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还有,这马上过年了,不要惹得大家不开心,还让老人担心,一切等过了年再说。”

    萧阳点点头:“小梅,有你真好,跟你说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呵呵,萧大局长,你这么大的领导,应该很善于给人做思想工作啊,所以,别笑话我了。”

    萧阳正色道:“小梅,谢谢你这么快就接受了我的母亲,我的孩子,这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庭,谢谢。”

    “其实我也没想到,咱妈是个很好很好的妈妈,米米和丁丁也都聪明懂事可爱。”

    “好了,咱们也出去帮忙包包子吧,不然,晚饭都不知道弄到几点去了。”

    “好。”

    看到老爸和新妈手拉手出来,萧米米微微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没话找话说道:“爸,你看看大牛的手艺,比你强。”

    “是啊,你有了男朋友,老爸在你眼里一无是处。”

    “奶奶,你看我爸!”萧米米嘟囔着搬出救兵。

    萧奶奶不高兴道:“阳阳,你是怎么回事,今天咱家多了两口人,看看你那样子,谁欠你钱没还是吗?米米说的不错,亏你还好意思说在炊事班待过,瞧瞧大牛包的的包子。”

    “咦,还真是不错。”罗小梅托起一只包子,一脸惊讶,然后,目光转移到杨根硕身上,“大牛,看不出来,你还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杨根硕笑了笑没搭腔,今天一开口,萧阳就怼,索性来个沉默是金。

    人多力量大,不多会儿三十斤面粉就变成了包子。

    厨房里蒸汽弥漫,抽油烟机根本抽不及。

    虽然场面比较大,但是老太太喜欢,说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气氛。

    第一笼包子出来了,萧奶奶高兴的让大家品尝。

    雪白的大肉包,握在手里又热又软,跟什么似的,萝卜大肉馅,咬一口喷香流油。

    杨根硕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想起了白寡妇的味道。

    包子好不好吃,皮薄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功夫还在馅儿上面。

    这个包子馅都是萧奶奶一个人搞定的,令人佩服。

    此时,她用手揪着包子,放进嘴里,用没牙的瘪嘴磨着,看着儿孙满堂,脸上笑开了花。

    “阳阳,你跟小梅继续上笼蒸,我带几个小辈去给老街坊送包子去。”

    “您悠着点。”萧阳看到母亲眼睛眯着一道缝,不忍拂她心意,“米米和你弟弟一起,看好奶奶。”

    “放心,有我在。”杨根硕举手道。

    萧阳理都没理,转过屁股就走,搞得杨根硕好不尴尬。

    接下来,萧奶奶拿出一堆食品袋,显然是早有准备。

    按照萧奶奶的要求,将包子装好,老少四人就浩浩荡荡出门了。

    挨家挨户敲开门,那些老人全都感动的热泪盈眶。

    尤其是看到萧奶奶身边跟着孙子孙女,更是悲从中来。

    于是乎,萧奶奶按个谈心安慰。

    可哪里又是三言两语安慰得了的。

    若不是看在几个包子的份上,有人都要说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

    这一圈下来,耗去了两个钟头。

    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

    回到萧奶奶家中,罗小梅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饭菜,让萧奶奶老怀大慰,这孩子果然是贤妻良母型的。

    “妈,累坏了吧!”罗小梅越发上道,上前亲热地搀扶着老太太,“街坊也感动坏了吧!”

    “那是。”老太太呵呵笑道。

    “你们赶紧洗手,准备开饭啦!”罗小梅对杨根硕等人说道。

    萧奶奶兴致不减:“他们一个个热泪盈眶,看着真是有些可怜,我就安慰他们,可他们显然听不进去,眼神怪怪地看着米米他们,我想,他们该在心里说我显摆了,站着说话不腰疼。”

    “呵呵……”罗小梅笑道:“不会的,人家怎么会这么想呢!”

    萧奶奶狡黠一笑:“其实啊,不瞒你说,送包子是真,显摆也是真。让他们羡慕去吧。”

    说罢,老太太也去厨房洗手去了。

    罗小梅同萧阳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哭笑不得。还真是个老孝。

    大家落座后,杨根硕屁颠屁颠提了两瓶飞天茅台,打开了,就要给萧阳倒上。

    萧阳用手掌盖着杯口:“我晚上值班,不喝。”似乎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大家都看着萧阳和杨根硕两个。

    罗小梅无奈地笑了笑。

    萧米米露出一丝淡淡的幽怨。

    杨根硕的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就要坐下。

    “阳阳,你要值班啊?”萧奶奶淡淡地问了句。

    “哦,嗯。”萧阳头也不抬,他可不愿意对着母亲撒谎。

    “大牛,来,给老婆子倒上,我替米米他爸陪你喝点。”老太太举起口杯。

    “那我给您来一点点。”杨根硕是越发喜欢这个直爽的老太婆了。

    “就一点!”萧阳强调道,然后无奈的摇摇头,“来,给我倒满。”

    萧奶奶冷冷一笑,“阳阳,你都那么大的领导了,做人要有气度。”

    “嗳嗳!”萧阳无言以对,不知情的老妈总跟着瞎掺和,可是米米的情况,他又如何向老母亲开口?

    其他人都满上了,包括萧米米。

    “奶奶,你是家长,值此全家团圆之际,你给大家整两句呗。”

    杨根硕一本正经,还没说完,萧米米就笑开了。

    罗小梅摇摇头,这小子真是讨老人欢心。

    “好,那我就说两句。”老太太开始忆苦思甜,这不,还没开口,先抹上了眼泪。

    “妈,这么高兴的日子,你这是咋了?”萧阳赶紧给母亲抽纸。

    “是啊奶奶,日子这么好……”萧米米说。

    “是啊,日子好,你们都孝顺,所以,这是高兴的泪水。”萧奶奶举起酒杯,“好多年了,这是老婆子最高兴的一年,感谢小梅,感谢大牛。”

    罗小梅和杨根硕齐齐摇头。

    “干杯。”

    咣当声中,所有人的杯子碰在一起,一同祝福老太太健康长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