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母慈子孝
    敬了萧奶奶一杯,敬了萧阳两口子一杯,气氛逐渐活跃起来。

    然后杨根硕突然建议萧阳跟罗小梅生一个。

    “胡扯,我都是可以做爷爷的人了,还生什么生?”萧阳激动地说。

    罗小梅原本有些害羞,听了萧阳的话,脸上就白了几分。

    这个微不可察的变化,没几个人注意到。

    萧米米忍俊不禁。

    萧丁丁目瞪口呆。

    萧奶奶说:“我看行。”

    “妈,我们的年龄不小了,再说,米米和丁丁都这么大……”

    “阳阳跟我讲了,没个孩子,那还能叫女人吗?这件事,我就能做主,今天咱们几个就开个家庭会议定下来。”

    “妈……”罗小梅一脸为难。

    萧阳无奈地直摇头,还狠狠地瞪了杨根硕一眼,心说都是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大过年的团圆宴,说这话题合适吗?

    萧阳不是没有考虑过,娶了罗小梅,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要孩子是人家的权力,自己只有配合的义务。

    萧阳也不是绝对不行,只是担心这个话题会激起儿女们的强烈反弹。

    还好不是自己提出来的。

    萧奶奶看着萧米米和萧丁丁,“说说吧,你们爸爸主要是顾虑你们有想法。”

    “嘿嘿,我没意见。”萧米米举起手笑道,“二胎早就放开了,现在这种情况很多,婆婆跟儿媳妇一起备孕也是屡见不鲜。”

    “丁丁,你呢?”萧奶奶问。

    “我就是觉得怪怪的,不过,我想很快就能习惯吧!小时候没少被我姐欺负,有个小东西让我欺负欺负,可能感觉也不错。”萧丁丁笑道。

    姐弟俩话音方落,罗小梅就捂住了嘴。

    萧阳则是一口闷了一杯,点点头:“米米,丁丁,爸谢谢你们,这事儿日后再说吧!”

    杨根硕点点头,这话还真是没毛病。

    接下来,就餐的气氛没有那么热烈,但明显温馨了许多,萧阳也不再一味的针对杨根硕,杨根硕给他敬酒,他也不拒。

    一顿饭就这样吃完了,罗小梅没让萧奶奶起身,当仁不让的收拾碗筷,萧米米和萧丁丁都前去帮忙。

    看到这一幕,萧奶奶愈发开心,笑眯了眼,合不拢嘴。

    “阳阳,小梅真心不错。”萧奶奶挑起大拇指。

    “萧局,怎么找到的?”杨根硕也竖起大拇指。

    “去去。”萧阳瞪了杨根硕一眼,冲老太太道:“妈,你折腾了一天,累了吧!”

    “哎,你这一说,我还真是有点。”萧奶奶说着,就打了个呵欠。

    “我陪您下去转转,溜溜食。”萧阳说。

    “好。”萧奶奶笑了笑。

    萧阳考虑很是细致全面,老太太一高兴吃的有点多,要不是消消食就这么睡下,消化能力不足的她很容易积食,然后就会生病。

    贾宝玉总是跟林黛玉讲:刚吃完不要躺下,要消消食。

    到了门口,萧阳给老太太穿上鞋子,又给她戴上帽子口罩,就搀着她的手出了门。

    杨根硕默默看着这一切,突然萧阳回过头来说道:“你小子先别走,一会儿回来咱再喝点。”

    他点点头。

    门关上了。

    杨根硕走到窗台边,朝外看去,有些惊讶的发现,窗外夜空中竟然飘起了雪花。

    今冬的雪,比往年明显多了一些。

    昏黄的路灯下,萧阳搀扶着母亲,慢慢的走着,母子俩不时面对面,仿佛说着什么,两人的脸上都挂着笑。

    看着看着,杨根硕的眼眶就湿润了。

    这极其平凡的一幕,可有些人就是拥有不了。

    比如他,只能对着一张照片。

    “大牛,看什么?”萧米米突然惊呼,“哇,下雪了耶。”

    杨根硕连忙刮了一下眼角。

    萧米米又摇头,“但愿不要像上次那么大,意思一下就好。”

    上一次,萧米米也是除雪大军的一份子。

    “你看。”杨根硕指着窗外楼下。

    萧米米看出去,她的眼眶也瞬间红了。

    轻轻靠在杨根硕的肩头,她喃喃道:“儿子陪着妈妈散步,很普通的画面,却很感人。”

    “是啊,你爸真孝顺。”

    “嗯。”

    “你爸说要跟我聊天,不知道要聊些什么?”

    “啊?他说啦?”

    “不让我走,不然我都溜了。”

    萧米米拉着他面对着自己,笑问:“你怕我?”

    “我怕你吃了我。”杨根硕看着脸上有些红晕的萧米米,舔了舔唇皮。

    “我有那么可怕?”

    “你喝了酒,我怕你控制不住。”

    “试试?”萧米米眨眨眼睛。

    “怎么试?”

    “进房。”

    “不好吧!”

    “来啊,又不是外人,别扭扭捏捏的。”

    就这样被萧米米拖进了房间。

    左右看了看,好多小孩子的东西,摆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但明显陈旧过时了。

    萧米米的声音悠然响起:“妈妈走得早,这是我和弟弟之前住过的房间,这些小东西,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都没有丢掉。”

    “挺好。”

    “你陪查蓉上过坟?”萧米米突然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

    “我有天眼。”

    杨根硕苦笑:“蓉姐挺可怜的。”

    “瞧你,我又没怪你呀!”萧米米大度的笑道:“我的意思是,你也应该陪我去看看我妈妈。毕竟,你把人家女儿给那啥了。”

    说到最后,萧米米满脸通红,声如蚊呐。

    “应该的,你选个时间。”

    “你真好。”萧米米莲步轻移,上前轻拥他,切切的望着他,然后踮起脚尖,送上樱唇。

    慢慢的,两人就坐在了床边,越发的难解难分。

    杨根硕手也从高领毛衫下面探了进去,将人家的罩罩推到了天上。

    手感比下午握着大肉包好一百倍。

    萧米米紧皱着眉头,扭动着身子,唇舌同杨根硕反复纠缠,喘气也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杨根硕准备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时候,家门开了,又“砰”地一声关上了,他们的“苟且”戛然而止。

    杨根硕恋恋不舍抽出手,带有余温和余香,然后一个深吸欢呼,某个部位便臣服下去。

    萧米米急急忙忙整理好衣服,红着脸推开他。

    杨根硕会意,自己先开门出去。

    迎面就看到了萧阳,萧阳忍不住瞪他一眼,端着一盆热水,蹲在了老太太的面前,给老太太脱鞋,将那双不大的脚放入水中。

    一边泡一边还说:“妈,你年纪大了,每天晚上泡一泡,对身体好。”

    “好啊,你每天晚上过来给我泡。”

    “我争取。”萧阳看着母亲,说道。

    身后房门开了,萧米米急急忙忙走向卫生间。

    看到她有些别扭的走路姿势,杨根硕忍不住想笑。

    老太太终于被伺候着睡下了。

    罗小梅坐在沙发上,拉着萧米米聊天,萧丁丁有些无聊,在玩手机。

    “大牛,来,我们唠唠。”萧阳叫他。

    这房子只有两室一厅,所以,还是进了之前萧米米拉他进去的那个房间。

    多亏了刚刚没有拉开战场,否则,以萧阳“久经沙场”的经验,一下子就能感觉出来。

    他从床下拉出一箱百威啤酒,打开了,丢给杨根硕一罐,“边喝边聊。”

    “好。”

    萧阳打开灌了一口,哈出一口气,问道:“你明白一个男人拉扯两个孩子的难处吗?”

    “能明白一点。”他感到话题有些沉重。

    “米米从小身体不好,经常感冒发烧,吃药不管用,还要打点滴。小孩子懂什么呀,她头上插着针,不舒服,就一直哭闹。你得抱着她,一边哄,还要防止碰了针,直到她哭累了睡着。”

    萧阳的眼眶一分一分泛红,“那时候,我还是个片警,米米的妈妈生病走了,她奶奶只能看一个,于是我就跟同事调班。”

    “多少个夜晚,我就这样抱着米米,坐在医院急诊室的椅子上度过。我自己手脚麻木了,没什么了不起,针管插在孩子头上,就好像插在我的心上……没妈的孩子,也可怜啊!”

    “那时候,我就觉得吧,这生活好难啊,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可是,只要低头看看孩子纯净无邪的小脸,你就会明白了活着的意义。孩子不就是自己的未来?我就是要为了他们而活着啊!”

    “当米米退烧了,睁开黑漆漆的大眼,冲着笑的时候,我真的潸然泪下。生活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苦难,可是,同那片刻的温馨比起来,再苦再难,也是值得的。”

    “慢慢的,我升职了,有些一些权力,想嫁给我的女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优秀的,可是,我宁愿找个临时的……我担心孩子受委屈。”

    不知不觉,地上已经摆满了啤酒罐。

    萧阳翻口袋,杨根硕立刻从兜里摸出一包软中华拆了,对方竟然没接,终于掏出一包九五之尊,还给杨根硕派了一根。

    杨根硕拿出镀金的zippo给他点了,他接过去,给杨根硕点,杨根硕还蛮感动,有些诚惶诚恐的。

    烟点着后,萧阳将火机放进了兜里。

    杨根硕直翻白眼,刚刚因为萧阳一番话,对他挺敬重,可是这会儿淡了许多。

    这老爷们儿,先在烟上压自己一头,有意思吗?

    接着,又一声不吭,拿走了自己的火机。

    你要可以说嘛!你说了,我会给你的,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你想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