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兄弟之情
    “也就这么个味儿。”萧阳深吸一口,鼻孔里喷出两道烟柱,摇摇头,“一个战友求我办事送的,不收,他心里不踏实。”

    “……”

    杨根硕笑了笑,没有吭声,不管怎么说,萧阳能够对自己解释一句,殊为不易。

    “至于打火机,你不会那么小气吧!”萧阳笑了笑。

    “当然!”杨根硕心情舒畅的笑了,“你要,我很开心。”

    萧阳又深吸一口气,面容沉静地看着杨根硕道:“米米没妈,答应我,别让他受委屈。”

    “嗯。”杨根硕点了点头,这一刻,任何表态都是苍白的,他只是忍不住羡慕道:“米米有你这样的爸爸,真好。”

    “如果你表现好,我也可以认你这个儿子。”

    “你不是准备生一个?”杨根硕随口说道,突然眼睛一亮。

    萧阳年纪不小,还是领导,男人那方面估计走了下坡路,刚刚找了如花似玉又如狼似虎的老婆,只怕不大吃得消。

    终于来到了杨根硕专精的领域。

    “萧叔叔,”杨根硕眨眨眼睛,露出男人特有的猥琐笑容,“听说过大久丸么?”

    “听过啊,价格高还买不到。”萧阳望洋兴叹。

    “人家怎么评价的?”

    “好啊!我那战友手里有钱,找了个二十出头的嫩模,那小女朋友天天都要,你说我们这把岁数怎么吃得消,我战友试过五湖四海各种药,万艾可都是几万几万从国外买,自从服用了大久丸,再也不信别的了。”

    “好在哪里?”

    “过程中雄风大振,事后还不累,长期服用,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是他自己说的,还是你亲眼见证的?”

    “当然是我亲眼见证。”萧阳感叹,“东西是好东西,就是价格贵,一颗顶一盒子万艾可。哎,大牛,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萧叔叔要不要试试?”

    “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嘛!有价无市。哎,难道你有路子?”

    杨根硕笑着摇头:“没想到卖得这么好,堂堂市局长都买不到吗?不过也没办法,原材料不好搞,产量太低。”

    “大牛……”萧阳仿佛捕捉到了什么。

    “萧叔叔,包在我身上了。”

    “不用麻烦,我也不是必须的,廉颇老矣尚有余力。”萧阳笑嘻嘻地拍了拍自己的腰子。

    “哈哈……不麻烦,大久丸三个字就是我取的。”

    “你是幕后老板?”萧阳眼睛大亮。

    “严格来讲,是未来科技的一个秘密武器,而我是这个项目的大股东。”

    “你小子不得了。”萧阳忍不住感叹,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都讲究个生活质量,万艾可一年的销售恩,敢算吗?

    “等我消息,尽管送到你手上。”

    “不急不急。”萧阳假意客气道。哪个男人会拒绝在男人专属的战场上大展雄风?

    “对了,你跟阿姨要办喜酒吧,有没有计划?”

    “不急吧,等大家把年过了再说。”

    “好。”

    离开的时候,萧米米送他上车,因为接到了庞嘟嘟的电话,第五旻醒了。

    上车后,萧米米也钻了进来,“喂,跟我爸都聊了什么,要那么久?”

    杨根硕拉着她的手,摸着她的脸,“米米,我不能给你幸福怎么办?我让你受了委屈怎么办?”

    萧米米笑着,按着杨根硕的手,眼中含着泪光。

    “我不怕对不起你,我怕咱爸伤心。”

    望着那辆白色的长城suv慢慢消失在视野尽头,萧米米心里甜丝丝的。

    ……

    前往第五家族的路上,杨根硕开始反省。

    目前为止。查蓉、萧米米、苏灵珊、苍雪野姬、百合、花小蛮已经名副其实,成为自己的女人。

    苍雪野姬国情不同。

    百合、花小蛮三观不同。

    这三个暂且另当别论。

    但是,查蓉、苏灵珊、萧米米,这都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都市女性,有着大众思维。

    她们应该有着一个朴素的愿望。

    守一城终老,得一人白首。

    自己能给她们想要的吗?

    还有悠悠、小萌、凌洋……

    一把方向,将车子停在路边,双手几乎将转向盘捏的变形。

    自己是孤儿,自小缺少爱,所以想得到全部的爱。

    “哈哈,老子就是这么贪心,这么自私,她们爱我,我也爱她们,我可以给她们一切,哪怕是我的命,我相信,离开我,她们不会幸福,只有我才能给她们想要的幸福!”

    想通之后,杨根硕哈哈大笑。

    风雪渐大,他猛踩油门,一骑绝尘。

    ……

    “师父。”

    “大牛,你来了。”

    房间里温和如春,第五旻靠在床头,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第五轻柔迎了上来。

    庞嘟嘟坐在床沿,给第五旻喂粥。

    看到这小子这么享福,杨根硕都有些羡慕。

    “别动,我看看。”杨根硕坐在床头,制止了要起身的第五旻,为其把脉一番,点点头:“不错。”

    又拿起他的右手,第五旻疼得龇牙咧嘴。

    “大牛,你轻点,没看到他疼的样子?”庞嘟嘟责怪道。

    杨根硕呵呵直笑:“没大没小的,怎么跟师父讲话呢!”

    “你只是第五的师父,不是我的。”庞嘟嘟瞪圆了眼眸,寸步不让。

    杨根硕摇摇头,不想再跟她计较。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这样一段话:跟疯子争执的是傻子,跟傻子争执的是疯子,跟女人争执,那是又疯又傻。

    女人天生就具备胡搅蛮缠的特权。

    目光回到第五旻脸上。这会儿他没戴近视镜,虽然有些地方的肿胀消掉一些,但看起来还是鼻青脸肿的样子。

    杨根硕忍不住撇撇嘴,不忍直视的模样。

    “师父,我是不是毁容了?”第五旻一脸苦楚。

    “我觉得是整容了。嘟嘟,你觉得呢?”

    “噗嗤!”庞嘟嘟没忍住笑,推了杨根硕一把,“有你这样当师父的吗?徒弟都成这熊样儿了,你还取笑他。”

    “看吧,嘟嘟都说你现在就是一副熊样。”

    第五旻耷拉下脑壳,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好了,不开玩笑了,能下床吗?”杨根硕突然正色问道。

    “可以!”第五旻抬起头来,认真地回答。

    “去看看你爷爷。”

    “真的?”第五旻眼睛一亮。

    师父的医术,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想起爷爷已经将近百岁的高龄,而且卧床那么久,眼神马上又黯淡下去。

    ……

    古色古香的房里,床上躺着一个面白肌瘦的老人,胳臂上打着点滴,鼻孔里插着氧气。

    他是第五旻的爷爷第五瀚海,同时也是现任家主。

    哪怕在病榻了躺了一年,他依然是。

    第五定海只是个代的。

    “怀特医生,我来吧。”第五定海说。

    这个怀特是个歪果仁,拥有世界顶级按|摩师的资格证。

    第五瀚海这种情况,身上的肌肉若是得不到刺激,便会萎缩。

    于是,第五定海花了大价钱请来了怀特。

    毕竟,怀特的技术加上长相,有无数的贵妇名媛都愿意做他生意。

    当然,人家怀特出卖的还是手上的技术,其他项目可以看做赠送。

    看了眼第五定海,怀特让出了位置。

    第五定海坐下后,给兄长按起胳膊,似模似样。

    “怀特,你先出去,我跟大哥哥说说话。”

    “ok。”怀特轻手轻脚出门,刚刚将门带上,瞪大了眼睛。

    杨根硕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怀特绅士的笑了。

    这时候,房间里响起的第五定海的声音。

    “大哥,族比过去了,很圆满,来宾前所未有的多。你的孙子第五旻力拔头筹,你高兴吧!”

    “你躺了快一年了,弟弟我想了很多办法,因为你岁数太大,没有一家医院敢给你开颅。”

    “这样活着,你也很辛苦,对吧!唯一能够这么做的,也只有我。弟弟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这么做!”

    “我是你带大的,功夫和做人都是你教的,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亲孙子。”

    “上路吧,大哥!”第五定海哽咽起来。

    嘭!

    第五旻一脚将门踹开,厉声质问:“二爷爷,你要做什么!”

    第五定海将手从氧气瓶截止阀上拿开,缓缓起身,目光在四个年轻人脸上一一扫过,最终回到了第五旻脸上,只有他最为激动。

    “杨兄弟,听说你医术不错,你觉得我这样做,对与不对?”

    杨根硕笑了笑说:“客观来讲,你的做法可以理解。”

    “但不能接受!”第五旻大声补充。

    杨根硕眉头微皱:“第五,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师父!”第五旻抗议。

    “第五……老先生,”杨根硕终于改了口,他拱手道:“刚刚我们就在外面,你的话我们都听到了,我相信,你对兄长还是有感情的。”

    “我们兄弟的感情,你们这些外人根本无法理解,包括第五旻,你小子也是。”

    杨根硕点点头:“第五先生,我想看看老爷子,假如能救过来呢!”

    “你要是能救过来,你就是我们第五家族天大的恩人,以后但有差遣绝无二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唯独没有提钱啊。”杨根硕捻着手指笑道。

    “钱绝不会少。”第五定海目光炯炯,“我只希望你不要让老头子再度失望。”

    “老爷子的病情我大概了解过,所以我只说试试,至于其他的,有第五这层关系在,都无所谓。”

    说罢,杨根硕就走到了病榻旁边。

    五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