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检验实力
    杨根硕道:“因为,曹正荣肯定是偷偷记账的,那些受贿的官员,截至目前为止,没人知道有这份账单的存在。”

    “所以呢?”罗小梅看着他问。

    “所以,要让相关人等知道有这份账单的存在。”

    “怎么才能让他们知道?”甄庭强问。

    “借助曹正荣之口。”

    罗小梅、甄庭强同时瞪大了眼睛。

    这时,屋外响起摩托的轰鸣声。

    罗小梅、甄庭强又同时看向他。

    杨根硕抿了抿嘴。

    然后有人敲门:“杨先生,我回来了。”

    杨根硕点点头:“阿姨,强哥,你们俩早些休息,我出去一趟。”

    “大牛,感谢你为了阿姨的事情奔走,辛苦了。”罗小梅眼眶一红说道。

    自从家庭破裂,倾心于工作,机关里终日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早已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原本以为这一生就这样了。

    后来萧阳闯进了生活。

    再后来是萧阳那温馨的家庭。

    现在又是这么一个名以上的准女婿。

    这个春节前后,她收获了太多的感动。

    杨根硕笑了笑,退了出去。

    “杨先生。”铁柱见杨根硕出来,连忙拱手。

    “暂且,喊我大牛吧。”杨根硕有些为难地说,叫“杨先生”有些别扭,叫大牛,似乎又有些亲昵。

    “大牛兄弟。”铁柱一阵激动。

    “我想看看你的真实实力。”

    “那铁柱就班门弄斧了。”

    杨根硕摇摇头,铁柱脸上露出一抹讶色,杨根硕方才喊道:“大熊。”

    “大牛哥,我在茅房。”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屋后传来。

    “靠,懒熊上场屎尿多。”杨根硕笑骂一句,“这样吧,你留守在此,一方面,同大熊一起,负责罗乡长的安全,另一方面,你可以向大熊挑战。”

    “明白。”铁柱点头。

    “曹正荣在什么地方?”

    “派出所的小黑屋,王大锤亲自看押。”

    “他的党羽呢?”

    “全部关了起来,切断了联系。”

    “罪名呢?”

    “打架斗殴。”

    “这个罪名,能关住曹正荣?”

    “曹正荣的家属已经开始闹了,朱乡长也在施压,王所长就快撑不住了,所以让我来请示罗乡长还有您。”

    “这是你的?”看到一辆挎斗摩托,杨根硕的眼睛都亮了。

    “现在归我开。”见杨根硕突然就转移了话题,铁柱有些不适应的笑了笑。

    “钥匙拿来。”杨根硕伸手。

    铁柱马上双手奉上。

    “拜拜。”穿上皮衣,戴上头盔,一轰油门,杨根硕绝尘而去。

    “还真是个孩子!”铁柱摇头。

    “你看不起大牛哥?”又是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铁柱猛然回头,都不知道这个叫大熊的比自己还高还壮实孩子,什么时候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么大的块头,居然能够悄无声息!

    “大熊啊。”铁柱笑道。

    “跟你不熟。”大熊抱着手臂昂着头,不屑一顾。

    “大熊兄弟,不要这样嘛!咱们都是给大牛做事的。”铁柱想方设法拉近彼此的关系。

    这个大熊身高体壮,天赋异禀,自己打他一拳,人家仓促之间的防御,居然震麻了自己的手。这中间的差距还用说吗?

    当然,相比杨根硕打出的那一拳,又差了不止一点点。

    杨根硕拳头还没挨着自己,自己居然就倒飞出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拳风拳劲啊!

    若不是人家手下留情,自己绝对非死即伤啊!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让一把年纪的自己情何以堪!

    “铁柱是吧!你说的不对。”大熊趾高气昂道。

    “怎么不对,愿闻其详。”铁柱拱手。

    “我跟大牛哥是一块长大的,我们是兄弟,你喊一声大牛哥,就是兄弟了?”

    “嗨,大熊,你的思路很清晰嘛!”铁柱笑道,“当然当然,我跟大牛肯定没有你们亲。”

    大熊满意的点点头:“大牛哥怎么安排你的?”

    “让我跟你一起,保护罗乡长的安全。”

    “还有吗?”

    “大牛想要知道我的确切实力,所以,他说我可以挑战你。”

    “这还有点意思。”

    “请赐教。”

    “你来。”

    “也好,我知道大熊你是防守型人才。看招。”

    说罢,腾身而起,打出一记炮拳。

    一上来便是泰山压顶之势。

    大熊跟铁柱有过一个回合的交手经历,但这一次,居然感受到了些许压力,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蒲扇大的手掌探出,封住对方的拳路。

    却见铁柱微微偏向,一拳砸在大熊的手掌尾部,并不石破天惊,但是,紧随而来的一脚,却砸向了大熊颈侧。

    大熊眼中浮现一抹戏谑。

    只因为,他功夫大成,身上弱点屈指可数,脖颈恰恰不是。

    大熊不是来不及反应,只是懒得去封挡。

    砰地一声。

    脚背砸在大熊的左耳之上,大熊纹丝不动,铁柱却是反弹了回去。

    铁柱伏低身子,瞪大眼睛,就像一只随时都能暴起的猎豹,但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这家伙的防御力如此变态,自己还怎么打!

    这小子看是五大三粗,实则大智若愚,就跟郭靖似的,心思单纯,为人踏实,为学练武,都能有不错的成就。

    仿佛看透了铁柱的心思,大熊说道:“我不可能没有弱点,就看你能不能发现,能不能找到,如果你现在就心生怯意,只怕对大牛哥也没什么用处。”

    “得罪了!”铁柱大喝一声,因为大熊的话,他现在要不择手段,用江湖上人所不齿的下三滥的招数,攻击对方。

    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这些防御力变态的功夫,同样也是有罩门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铁柱想当然,一记撩阴腿。

    大熊一拳砸向他的小腿。

    他慌忙撤腿,换双龙取珠。

    双龙取珠说法文雅,实则就是插眼睛。

    大熊探手一抓,自然是落空了。

    铁柱两个手指若是落入大熊手中,这架也不用再打。

    “双风贯耳!”铁柱大喝一声,再次跃起,双拳合击大熊太阳穴。

    大熊微微摇头,抬起四十五码鞋底,朝着铁柱的胸口蹬去。

    一寸长一寸强。

    铁柱也有一米八几的高度,可是在大熊面前就跟个孩子似的。

    大熊胳臂长腿长,防御力还强。

    铁柱很清楚,自己若不撤招,不但砸不到人家的脑袋,还会被一脚踹飞。

    身在空中,铁柱无奈变招,变拳为掌,在对方鞋底上一按,身子向后飞去。

    落地处在七八米外,他大口喘息。

    这架真是没法打,虽尚有一战之力,却是毫无头绪。

    “不要想着三拳两脚就打倒我,要打持久战,不要急躁冒进,用你最拿手的。”大熊文质彬彬地说道。

    “好!”铁柱拱手,一股敬意油然而生,“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大熊你虽然年纪不大,但功夫精深,请允许我喊一声大熊兄弟。”

    “随你。”大熊憨笑。

    “我最擅长的是军体拳,献丑。”

    说罢,一套刚猛绝伦的军体拳打了出来。

    这一套拳法经过军中精英一次又一次的改良,变得简单直接粗暴,很多招式都是有去无回,有死无生。

    这就是一套你死我活的拳法,要么击倒对方,要么同归于尽。

    铁柱终于打出了感觉,打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哪怕打得手臂发麻,骨骼呻|吟,依然毫不退缩。

    大熊终于退后了几步,露出一抹欣赏,突然转守为攻,变拳为爪。

    铁柱猝不及防,手臂就被抓了个正着。他大惊失色,另一只手慌忙抓住大熊的手腕。

    然而,大熊的手腕粗过很多人的大臂,根本抓不牢。

    大熊含笑,大喝一声“起”,就将铁柱甩飞出去。

    铁柱刚一落地,脚下一蹬,再次冲向对方。

    然后,他眼睛一花,却是大熊以同体型不相匹配的速度对冲过来。

    铁柱有种错觉,似乎撞上了一头狂奔的野牛,他倒飞出去。

    只有寂寥的星辰,记录下这场对战。

    ……

    午夜时分,杨根硕赶到了派出所门口。

    远远地,就看到门外聚集着一帮人。

    男女老少都有,穿着厚厚的棉衣,举着横幅。

    小院的铁栅栏门,派出所的玻璃门,两道门都上了锁,院子里还安排了一帮全副武装的联防队员。

    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从哪儿调集过来的防暴警察。

    但杨根硕分明看到他的老同学陶旺三,拿着橡胶辊,战战兢兢。

    杨根硕从外墙的滴水管爬上去,警容严整的王大锤站在小黑屋门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笃笃!

    杨根硕敲响玻璃窗。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王大锤吓了一跳。

    当发现推拉窗外的杨根硕时,他激动地差点哭出来。

    三步并作两步,打开推拉窗,将杨根硕拉进来。

    “大牛啊,你要是再不来,哥哥我真的是撑不住了。”王大锤急切地说道,“罗乡长什么指示啊?”

    杨根硕笑了笑,不答反问,“都有谁给你施压?”

    “曹正荣的家属,还有朱乡长。”

    “外面那些?”

    “是啊!”

    “家属怎么说?”

    “因为我现在给的拘捕理由就是打架斗殴,家属要求见面,要求保释。”

    “朱乡长怎么说?”

    “朱乡长说曹正荣身份尊贵,是对全乡乃至全县有贡献的人,不能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以派出所受上级政法部门直管为由拒绝配合,他让我三思而行,不要后悔。”

    杨根硕冷笑:“我看是对他朱胖子有贡献吧!朱胖子蹦跶的欢实,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曹正荣丢了什么?否则,杀他的心都有。”

    “曹正荣丢了什么?”

    “知道了,可能会掉脑袋。”

    “算了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王大锤脑袋摇成拨浪鼓。

    杨根硕道:“开门,我进去跟曹总谈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