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五柳祠
    杨根硕同曹正荣,两个人的谈话相当平静。

    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包括将耳朵贴在铁门上的王大锤。

    只是,等到杨根硕出来,曹家的人很快就散去了。

    与此同时,一则消息在武陵县官场的朋友圈流传起来。

    内容很简单:正荣集团曹总丢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现在,电脑在罗小梅手中。而曹正荣目前因为聚众斗殴受到羁押,斗殴的原因却是因为女人。

    老百姓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是,体制内已经传疯了。

    看似一个很私人的事情,却搅得很多人寝食难安。

    男人们开始盗汗、起夜,夜尿频多。

    女人们开始内分泌失调,大姨妈紊乱。

    一日后,朱洪志被允许探视了曹正荣。

    依然没人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但是有人发现,朱洪志连夜去了县里。

    第三日,县里的相关领导,职能部门负责人,乡里的部门领导,仿佛很默契的排了一个次序,络绎不绝造访白寡妇家的小院。

    如此多大人物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桃源村这个小山村的宁静。

    村民们只看到一个个挺胸叠肚的男人,或者衣着华贵的女人走进小院,进进出出都由杨根硕陪着,还都以为这小子出息了,这么多的大人物是来拜访这小子的。

    这伙人,来得快去得快,也就一天工夫,小院再次恢复了宁静。

    当晚,杨根硕、甄庭强再次来到罗小梅的房间。

    三人依旧吞云吐雾。

    这几天小住,罗小梅变得满面红光,光彩照人,好像让谁滋润了似的。

    杨根硕却知道,那是人家心情好。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心情好,百病消。

    这两天的很多事,甄庭强看在眼里,却蒙在鼓里。

    很多人他不认识,很多会晤的内容,他也是不得而知。

    但杨根硕却是全程陪同。

    并非杨根硕主动,而是被罗小梅“绑架”的。

    杨根硕不得不再一次佩服罗小梅,这是个拥有政治天赋的女人。

    此时,罗小梅看着杨根硕,眉眼带笑,有些春情荡漾的样子。

    杨根硕咽了口吐沫:“阿姨,天也不早了,有事说事。”

    罗小梅深吸一口烟,扬起颀长的脖颈,摆出了一个慵懒的造型,一口气吐出次第变小的三个烟圈。

    美丽而梦幻,两位男士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大牛,阿姨明天就去乡政府上班了。”罗小梅静静的说,“真是舍不得这里呢!”

    “好啊,你这尊大佛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庙里去,我也该回西京了。”

    杨根硕倒是没有骗人。

    林家老小已经登上了返程的飞机,这次厉害了,因为,随行的,还有露西父女俩,以及杰克。

    “你这么迫不及待,不担心阿姨?要知道,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你惹出来的呀!”

    罗小梅无疑是这次事件最大的利益既得者,她的话语里只有得意,哪有半分责怪的意思?

    杨根硕说话不客气,也非常随便,“某些人,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才好。”

    “你小子,怎么跟你丈母娘说话呢?”

    “我认为你是,你就是。”

    “作为女婿,难道你没有该尽的义务?”

    “我……我有什么义务?”杨根硕咽了口唾沫,一把年纪的,还有外人在场,说这种带有歧义的话,合适吗?

    所以说中年妇女什么话都能说,因为神马都见过,神马事儿都经过。

    这不,两人的对话,再一次让甄庭强生不如死。

    在杨根硕听来只是歧义,在甄庭强听来,却有些撩拨的意味。

    罗小梅娇笑着说:“当然是保护我的义务。”

    “你决定回去上班,我想,你已经做好了研判。”杨根硕笑了笑,“你首先让他们知道你手里有东西,跟他们的交易时,还让我在场,你背后还有萧局长,你的安全,基本可以保证。”

    “你小子脑袋真够灵光,而且善于权谋,若是进入官场,将来一定比阿姨出息。”

    “当官又能如何?”

    “为民做主,光耀门庭。”

    “这种光荣而神圣的使命,还是交给阿姨这种蕙质兰心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吧!”

    “你个臭小子!”

    杨根硕正色道:“为保卫万无一失,我会让铁柱留在你的身边,暂且就给你开车吧!若是还不够,大熊随时待命。”

    “大牛,阿姨再次谢谢你。”罗小梅眼波流转。

    “曹正荣怎么处置?”杨根硕有些受不了这个女人的目光。

    “聚众斗殴,私藏枪械,他得坐牢,不过……”罗小梅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沉默了一晚上的甄庭强脱口而出。

    看到局长夫人笑意盈盈,甄庭强小脸煞白,知道自己多嘴了。

    ……

    是夜。

    澄澈的夜空,出现一弯上弦月。

    杨根硕左拥右抱,躺在玻璃房子里。

    看着天上的月亮星星,平静的内心,有着几分不舍。

    大熊暂时无法离开。

    他提出带大丫二丫进城,受到了白寡妇的严词拒绝。

    白寡妇意思是,两丫头年龄还小,不能跟杨根硕朝朝暮暮。

    杨根硕信誓旦旦,自己绝对可以做到柳下惠。

    白寡妇摇头,直言不讳,她对一双女儿没有信心。

    杨根硕无语,离别的前夜,再陪着两个丫头数一次星星吧!

    “大牛哥,我想快点长大。”二丫往他怀里挤了挤。

    “我也是。”大丫喃喃自语。

    杨根硕同两个丫头十指相扣,“不着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两个死丫头,看看什么时辰了,赶紧给我滚回屋!”

    白寡妇大煞风景的吼道,两丫头兔子一样,爬起来就跑。

    杨根硕再次成了孤家寡人。

    ……

    翌日清晨。

    白寡妇早早起床做饭。

    然后,几个人团成一桌子吃饭。

    呀无心依然缺席。

    “大姐,一会儿吃完饭,我就上班去了,这次承蒙照顾,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罗小梅起身,冲着白寡妇鞠了一躬。

    “千万别……”白寡妇连忙起身还礼,无比局促,双手在身上反复擦拭。

    杨根硕拉住她的手:“大娘,您坐,阿姨她谢了,你就接受得了,否则让来让去,还让不让人吃饭?”

    “好,好,乡长,多吃点,吃饱了去上班。”白寡妇坐下来,点点头,给罗小梅拿了馒头,夹了腌肉和咸菜。

    饭后,罗小梅抢着洗碗,白寡妇哪能跟同意,杨根硕再一次拉住了她,“让你干点,不然她过意不去。”

    “可是,可是人家是乡长。”白寡妇一脸过意不去。

    “嫂子,我来。”甄庭强不由分说,夺走了一摞碗碟。

    “大娘,您看吧,有人代劳。”

    话音未落,锅屋里传来一阵“坑里哐啷”的脆响。

    几人都是目瞪口呆。

    不多时,甄庭强走回来,满脸通红,如同犯了便秘,“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多少钱,我赔。”

    罗小梅哭笑不得。

    倒没数落甄庭强,万一给人家心里留下什么阴影咋办?

    ……

    原本,杨根硕准备同罗小梅一起去乡政府看看,然后就从那里启程,向着西京进发。

    没想到,呀无心幽灵一样冒出来:“小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呃……”杨根硕一拍脑袋,他终于想起来了。

    于是乎,他就让铁柱载走了罗小梅。

    正要跟着呀无心走,屋里手机响了。

    “稍等一下。”杨根硕不好意思地笑道。

    “事儿真多,一会儿绝不留情。”呀无心一甩衣袖,“五柳祠见。”

    说罢,大步流星,一路远去。

    杨根硕摇摇头,去屋里接起了电话。

    “大牛,我们已经落地,下一个落脚点是林家,你什么时候回来,爸爸的时间非常宝贵。”露西娇声说道。

    “那是你认为的吧!”杨根硕笑着摇头,“难得有个机会,他就不想跟女儿多待几天,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哈哈,知我者,大牛也。”布莱特爽朗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普通话字正腔圆,令杨根硕汗颜。

    “不过,你是资本家,惦记你的腰包,就得尊重你的规矩,所以,我会很快的。”

    “呵呵,不急,不急于一时,你忙完回来就是。”

    “好。我今天就往回赶,给我向林老爷子说一声。”

    “好。”露西道,“我会告诉小君小萌的。”

    通话结束,杨根硕出门,朝着呀无心离去的方向走去。

    走了进步,停下来回过头,因为甄庭强跟着。

    “抱歉啊强哥,除了大熊,谁也不能来,你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我们就上路。”杨根硕对甄庭强说道。

    甄庭强点了点头。

    ……

    杨根硕、大熊,一前一后,越往山里走,温度越高。

    这条路,他们小时候走了很多次,闭上眼睛,都不会磕着碰着。

    树身上的刻痕,石头上的印记,甚至小路上石板缝隙里的青苔,都承载着几人儿时的回忆。

    杨根硕眼眶红了,大熊嘿嘿傻笑。

    一条小路蜿蜒而上,五棵千年柳树若隐若现,半山腰处,一座古观,悠然见南山。

    五柳祠,是杨根硕长大的地方。

    越过五柳祠,是一处断崖,断崖平台极其光滑,形如鸟喙,让人不得不感叹造化神奇。

    而当年,杨根硕便是在这断崖之下,无意间获得乾坤造化诀。

    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杨根硕还在缅怀往事,呀无心早已不耐烦了。

    “大熊,你站一边看着。臭小子,不是要跟我打一架吗?出招吧,让我看看你到底多大长进。”

    “好,一定会亮瞎你的……眼。”好险说成了“狗眼”,杨根硕脚步一错,冲了上去。

    呀无心的老脸上露出一抹讶色。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