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机智解救
    回去的路上,是杨根硕开车。

    甄庭强有些不好意思。

    他老家也是农村的,刚毕业两年,虽然也算是一名公务员,收入却并不高。

    很多人,都不会随时准备着手纸,只因为担心自己随时要大解。

    同理,甄庭强暂时没有购车的计划,实则是,是没那个经济实力,所以,暂时也没有考那个本。

    严格说起来,考本也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

    杨根硕并没觉得自己开车有什么不妥,完全没注意到甄庭强的情绪,他觉得理所应当,毕竟自己年龄小嘛!

    更主要的,是在回味临别时同老不死的那场大战。

    足可用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来形容。

    然后,手机响了。

    没想到是姜瑶打过来的。

    今天初七了。

    杨根硕不由自主就想,莫不是姜瑶催他去她家里拜年?

    “瑶瑶,新春快乐。”

    “去去,这都神马时候了,你早干嘛去了?”

    “回来太忙,忘记了。”面对女人,不管有没有理由,你都得找一个。

    女人要的不是一个理由,而是一个态度,哪怕明知欺骗,有时候也会开心。

    当她发现你连编个理由哄哄她都懒得的时候,她的心也就死了。

    “呵呵,我等你回来去我家当面跟我讲。”

    “好吧!”杨根硕哭笑不得,“我现在就在回去的路上,不出意外,晚上就到。”

    “呸呸!你在开车,不要乱讲话!”

    “哈哈,没想到你还是个唯心的小女人。”

    “小孩子,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瑶瑶,你干嘛呢!”

    “你猜?”

    “刚刚吃过饭,在床上午休,没穿衣服。”

    “滚蛋,你才没穿衣服,你凭什么说我还午休,还躺在床上?”

    “你的声音透着慵懒,你们那边相当安静。”

    “我哪有你舒服,我都在班上好不好,午后的时间,顾客比较少。哎呀,不说了,有人办业务,你回来了,给我来电话。”

    “好的,没问题,你辛苦了。”

    姜瑶笑了笑,放下了手机,冲着刚刚进银行的三个年轻人点点头。

    中间一个一米六模样,大饼脸,脸上是密密麻麻的痘痕,戴着近视镜,也就三十岁的样子,但头上已经有了几根白发。

    如今年轻人压力大,这种情况较为常见。

    他似乎有些迟疑。

    身后两人个子都在一米七左右,一胖一瘦,略显年轻。他们先是目光左右一扫,然后在大饼脸肩头重重拍了拍。

    这会儿大厅里没有其他顾客。

    大饼脸幽怨地看了两人一眼,这才踟蹰着,朝着姜瑶的窗口走去。

    姜瑶秀眉微微蹙了蹙。

    大饼脸在她面前坐下,后面两个年轻人也要过来。

    “请自觉排队,在黄线外面等。”姜瑶面无表情地说。

    两人只好停下。

    近距离,姜瑶更是发现了大饼脸急剧变化的面部表情。

    大饼脸一会儿咬紧嘴唇,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紧紧的抿住嘴。

    姜瑶意识到有些不妥。

    “请问你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姜瑶问道。

    “我要取钱。”大饼脸迟疑着,递进一张卡片。

    “身份证带了吗?”姜瑶问。

    “还需要身份证?”大饼脸面上一喜。

    “当然需要,请出示。”姜瑶板着脸说。

    “身份证给我。”大饼脸扭头冲着稍胖的家伙说。

    微胖的家伙咬了一下牙齿,还是从口袋里摸出大饼脸的身份证丢了过去。

    “你们是一起的?”姜瑶眉头皱的更紧了,小声问道。

    同时,大饼脸的身份证也拿到了手上,大饼脸的名字叫荆崇岭。姜瑶核对了一下,应该是本人无误。

    只是,荆崇岭并没回答她的问题,脸上还是愁云惨雾。

    “取多少?”姜瑶问道。

    “取多少啊?”荆崇岭回头问身后两人。

    瘦一点的家伙咬牙切齿,压低声音:“不是说了吗?有多少取多少!”

    荆崇岭回头,苦着脸:“五千块,取完吧!”

    “你先填单子。”姜瑶丢出来一张取款单。

    荆崇岭拿着单子,开始填写。

    身后两人又凑了过来。

    “就算你们是一起的,也不可以这样,这是窥探别人**。”姜瑶不客气的呵斥道。

    两人气鼓鼓的退了回去。

    荆崇岭看着漂亮的姜瑶,眼圈一红。

    “写吧,别写错了哦。”姜瑶温柔地说。

    荆崇岭点点头,继续填。

    填到一半,又回头看了眼两人,两人俱是凶巴巴的点头,就连姜瑶都看出来了。

    荆崇岭很快就填好了单子,推了进去。

    姜瑶接过来一看,面色微变,蹙眉道:“让你不要填错,怎么会填错呢!重填一张。”

    说着,丢出来一张新表,就起身离开了。

    “小子,不要耍花样!”瘦子上前威胁。

    “小心你的皮。”胖子同样威胁。

    “我没啊!”荆崇岭苦着脸说。

    “那怎么会写错?”胖子叉腰。

    “我看你是故意的。”瘦子咬牙。

    “我紧张,我太紧张了。”荆崇岭脸色煞白,“我这一次一定写对,一定。”

    “好自为之。”两人异口同声。

    “喂,你们干什么,不是让你们站在黄线以外吗?怎么回事?”姜瑶走过来,怒形于色。

    两人识相的退了回去。

    荆崇岭殷切地望着姜瑶,姜瑶露出一抹温暖安心的笑容。让荆崇岭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因为这个笑容,他不再害怕,不再彷徨,终于有了同敌人斗智斗勇,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决心。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因为,这世上还是有着大把的好人。

    哗啦一声,保安拉下卷闸门。

    “干什么!”瘦子一惊,冲保安道。

    “现在才几点?”胖子也问。

    荆崇岭眼里火光一跳,看向姜瑶,姜瑶微微点头。

    保安大叔说道:“今天是节后上班第一天,等办完你们这一单,我们就下班盘点,现在只出不进。”

    为了让人相信,保安大叔将卷闸门降到人弯腰能过为止。

    见荆崇岭回头看来,瘦子怒喝:“你好了没!”

    “好了,马上就好。”荆崇岭唯唯诺诺,连忙将取款单递进去。

    姜瑶接在手里,呵斥瘦子:“你干嘛!”

    “小姐,你不觉得他占用了太多的时间,这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呀!”瘦子一本正经道。

    “你们取钱吗?”姜瑶问道。

    两人同时摇头。

    “那就跟你们没关系,这是最后一单,不乐意,可以出去等。”末了,姜瑶轻飘飘地嘀咕一句,“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对朋友大呼小叫。”

    两人差点就跟姜瑶急了。

    姜瑶拿着取款单,面带微笑,一会儿刷卡,一会儿刷身份证,然后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其实早已心急如焚。警察怎么还不来。

    银行门口,一辆110的巡逻车停下来,萧米米从车上跳下。

    迎面又是一辆派出所的普桑,上面坐着她的老熟人老宋。

    “老宋,下来。”萧米米挡住普桑。

    “哎呀,这不是萧警督。”老宋推门下车,打趣道。

    “去你的,咱们是老搭档了,不许取笑我。”萧米米轻轻地推了老宋一把。

    “怎么又有抢银行的?”老宋随口道。

    萧米米摇头,亮出武装带:“我都没带枪。”然后对老宋一阵耳语。

    老宋眼睛一瞪,“岂有此理,算我一个。”

    “咱俩就够了。”萧米米笑了笑。

    接着两人对随从一番交代,意思是让他们守住门口。

    交代完毕,双双从卷闸门下方钻了进去。

    “警官,你们来了。”见到警察,保安很开心。

    胖瘦二人看到两名警察,头皮顿时一炸,弯腰就要往外钻。

    萧米米、老宋两个谈不上身经百战,但绝非新丁,见二人撅着屁股逃跑,毫不犹豫,一人给了一脚。

    噗通噗通。

    两人相继扑倒,嘴里发出呻|吟和抗议。

    “你们干什么?”

    “我们是好人。”

    荆崇岭站起身子,热泪盈眶。

    卷闸门缓缓升起。

    只见胖瘦二人都是一脸血,在民警手中拼命挣扎。

    老宋、萧米米走了出去,姜瑶从后台出来,拉着荆崇岭,也走出了银行,与此同时,值班经理和保安也凑了过来。

    老宋冷笑:“好人看到我们跑什么?还不是做贼心虚?”

    两人咬着嘴唇不吭声了。

    “喂,你说呀。”姜瑶撞了下荆崇岭。

    荆崇岭托起近视镜,抹了把眼泪。

    姜瑶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面纸,打开来,给他抽了两张。

    “谢谢。”嗅着点着香气和姜瑶体温的面纸,荆崇岭点头说道。

    “快说,让警界之花给你做主。”姜瑶笑道。

    “喂,姜瑶,不要取笑我。”萧米米攥拳威胁道。

    荆崇岭这才发现,这个警花也是那么的漂亮,跟银行妹子不分伯仲。

    “他们是传销组织成员,逼着我来取钱,要不是这位……这位同志,他们就得逞了。”荆崇岭一下子撩起衣服,露出后背,“他们是北派传销,会体罚,他们用皮带抽我。”

    银行的人和现场警察,在看到荆崇岭后背上的一道道皮带印的刹那,都忍不住倒吸凉气,同时心头升腾起一团强烈的愤慨。

    “禽兽,人渣!”老宋义愤填膺,“你们几个给我们领路,我们现在就去捣毁这个传销团伙。”

    “我给你们带路!”荆崇岭激动地说,只是回头看到姜瑶的一刻,眼中充满不舍,上前拉起她的手,恳切地说:“谢谢你救了我,我必须知道你的名字,如果可能,给我一个电话。”

    姜瑶笑着摇头:“怎么?要报答救命之恩吗?不用啦!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后会有期。”

    说罢,姜瑶抽出手,走进了银行。

    做了这么一件正义感爆棚的事情,姜瑶心里美滋滋的。

    眼前浮现出杨根硕伟岸的身影,每一次都是他救自己,这一次,自己也拯救了别人呢!

    “等大牛回来,告诉他,他一定会翘起大拇指。”姜瑶挥舞一下拳头,“姜大小姐,你真棒。”

    “喂!”萧米米拽了把荆崇岭的胳膊,“魂儿丢了吧!怎么,现在不想给我们带路,想泡妞?”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