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上车看
    “大牛,有事儿?”甄庭强听了个大概。

    “强哥,要不你先下去。”杨根硕看了他一眼。

    “别忘了,我是个警察。”甄庭强握了下拳头。

    “好吧,坐稳了。”

    车子发动机猛然咆哮起来,甄庭强有种强烈的推背感,他慌忙靠在椅背上,同时,双手抓住拉环。

    在市区,杨根硕的车速依然很高。他的嘴上也没停。

    原本想着姜瑶问,他来答,可姜瑶不吭声。

    急切间,实在想不到什么内涵段子。

    “一天,老公在家里照顾老婆的小表弟。”杨根硕勉为其难地开了个头。

    “然后呢?”姜瑶用梦幻般的声音问道。

    “小表弟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老公给小孩子洗澡的时候,老婆打来电话:亲爱的,干嘛呢?”

    “大牛!这个我看过的。”姜瑶说。

    “什么,你听过了,我的前半生都指着这个段子活了的。”

    “骗人!”姜瑶被杨根硕夸张的说法逗笑了,想了想道:“我们不说话,也不挂电话,就这样,我等你。”

    “好!”

    杨根硕眉头紧皱开得飞快,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闯过一个又一个红灯。

    甄庭强默不作声,可是心里却充满了好奇,杨根硕说的是什么段子,自己好像没听过。

    同时,心里不免嘀咕,萧米米的对手,还真是不少。

    ……

    “啊!”

    姜瑶抱着手机,享受着这个静谧的时刻,然后,一个突兀的声音,吓了姜瑶一跳。

    她看到矮个子翻了个身,平躺在路面上。

    脸上血肉模糊,肿成香肠的嘴里呻|吟道:“娘希匹,疼,疼死我啦!”

    姜瑶咬住樱唇,心里直打鼓,矮个子不会起来发难吧!

    “啊!”

    这时又是一声尖叫,姜瑶芳心又是一颤。

    高个子一下子坐了起来,抚摸着脖子,同姜瑶大眼瞪小眼。

    然后,两人同时“啊”了一声。

    “你怎么还在?”高个子问。

    “你没死!”姜瑶诧异。

    “那个人呢?”高个子挣扎着站起身,捂着脖颈,东张西望。

    姜瑶连忙拿着包爬起来,随时准备逃跑。

    “小艾!”高个子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小伙伴。小伙伴面目全非,实在是惨不忍睹。

    “小高,我还以为你死了,我好疼!”矮个子哭着说,睁开眼睛都是一种痛苦。

    “都是这女人害得!”高个子怒视姜瑶,咬牙切齿,“守护你的人走了吗?”

    “你……你猜。”姜瑶脸上浮现惶恐,憋出两个字。

    这时,远处响起警笛声。

    “小艾,警察来了。我们逃。”刚刚准备孤注一掷的高个子,立刻扶起矮个伙伴,就要夺路而逃。

    “站住!休想逃!”姜瑶不知哪来的勇气,蹦过去,挡住两人去路。

    “死开,贱女人,这是你自找的。”高个子再一次踹向姜瑶。

    这时,一道强光射来,高个子迫不得已,闭上了眼睛。

    “大牛!”姜瑶回过头,看到疾驰而来的长城suv,喜极而泣。

    杨根硕一把方向,车子上了人行道,尚未停稳,杨根硕就跳了下去。

    他奔向姜瑶的时候,一辆香槟金的宝马z4缓缓而去,两人有那么一刻的眼神交汇。

    “闪开。”高个子猛地推一把姜瑶,颇有些慌不择路的意味。

    “啊!”姜瑶看着跑来的杨根硕,完全没注意对方这一下,立足不稳,就要同冰冷坚硬的人行道来个亲密接触。

    身体同地面成三十度的时候,腰身被一只手抄住,止住了下落的势头。

    姜瑶瞪大了惊魂未定的双眼,看到了一张刻骨铭心的笑脸。

    她开心地笑了,柳腰一拧,显示出极佳的腰力,双手圈住了杨根硕的脖颈,身体站直了。

    这时,杨根硕却是眉头一拧,“倒!”,屈指弹了两下。

    仓皇逃窜的两人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至此,宝马方才缓缓离去。

    与此同时,两辆警车抵达。

    “姜瑶,你没事吧!”萧米米跳下车,一眼看到杨根硕,“咦,大牛,你来的挺快。”

    姜瑶没有放手的意思,萧米米微不可察的撇撇嘴。

    “看上去不像有事哦。”萧米米摇摇头,“大牛,这两个人是你控制住的?”

    “是的是的。”姜瑶不住点头。

    “师姐。”甄庭强从车上下来,笑着打招呼。

    “你是?”萧米米挠挠头,显然不认识。

    甄庭强一阵失望,但这个难得的机会,势必要混个脸熟的,“师姐,我是……”

    萧米米抬起手,“来人,把这两个家伙铐回去,大牛、姜瑶,你们也一起去局里把经过说一下。”

    “好的,我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姜瑶拿着手机走到一旁。

    萧米米看了眼面目全非的矮个子,揶揄道:“大牛,护花心切,下手挺狠。”

    杨根硕眉头微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萧米米惊讶地看着杨根硕,过了一会儿说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样,一会儿让姜瑶跟你讲。”

    “师姐,我是市局信……”趁着空档,甄庭强又一次自我介绍。

    萧米米再次抬手打断,看着杨根硕笑嘻嘻道:“话说真是好巧,没想到我的新妈居然是你们老家的父母官。听老爸说,这次你回家大闹一场,帮了她不小的忙。”

    “我在高速上的时候,你爸就打电话,让我一回来先去见他。没想到遇上这事儿。”

    “好啊,待会一起。”萧米米笑了笑,看了眼打电话的姜瑶,这才将目光投向甄庭强。

    两次被打断,甄庭强已经没有开口的勇气了。

    “你是?”

    “我是甄庭强,市局信息科的。”

    “原来是同事啊!”萧米米笑道,“你一定比我大,不要叫我师姐,把我都叫老了。”

    “那我叫你萧警官吧!反正你级别比我高。”

    “好吧!哎,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甄……庭强。”

    “真挺强?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

    “没事,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强。”甄庭强面现落寞。爸妈取这个名字,寓意是好的,可自己没少被人笑话。

    他这样子,萧米米更加内疚了。

    一高一矮两个家伙被送上了囚车。

    姜瑶拿着手机走过来。

    “你爸怎么说?”杨根硕看着她问。

    “什么怎么说?”姜瑶反问。

    “他不担心?”杨根硕皱眉,宝贝女儿遇险,姜琴应该插上翅膀飞过来的呀。

    “我没告诉他。”姜瑶嘻嘻一笑。

    “那你……”

    “我说跟你在一起,他说让我早些回去,就这样。”姜瑶摊摊手。

    “你遇上危险,都不告诉家里的?”

    “不能告诉,否则以后就没有自由了。”

    姜瑶说得浑不在意,杨根硕却有些动容。

    她遇到危险,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自己。

    还好有惊无险,否则自己还不内疚死?

    “你有没有受伤?”杨根硕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没……哎吆!”姜瑶捂住了腰侧。

    “我看看。”杨根硕急切的就要上车。

    “别,上车。”姜瑶红着脸,弱弱地按住他的手。

    萧米米摇头,叹了口气:“你们慢慢来,我在分局恭候二位。”

    说罢,就上了自己的车。

    然后,两辆警车就开走了。

    “强哥,你怎么办?”杨根硕问道。

    “我……”人家的意思很明显,不方便搭载自己,甄庭强知道自己被双方抛弃了,“现在是下班时间,不打搅了,我自己走。”

    “好。”杨根硕搀着姜瑶就朝车子走去,边走边问,“可以自己走吗?”

    姜瑶双眸弯成月牙,然后轻轻摇头。

    杨根硕一下子打横抱起,上了车。

    直到长城离去,甄庭强的一颗心还沉没在冰冷的醋酸里。

    但是想想,萧米米估计也不舒服吧!

    这家伙不是萧米米的男朋友吗?当着萧米米的面,跟其他女人打情骂俏,萧米米居然无动于衷?

    摇摇头,甄庭强觉得自己想多了。

    现在自己面临的问题是,怎么回去。

    公交停了,舍不得打车,好不容易捡了一辆摩拜,带着一颗冰冷的心,往回骑。

    ……

    杨根硕载着姜瑶,找了个人少、路灯亮的地方,停了下来。

    “就这里吧,我看看。”杨根硕轻声说,还眨了眨眼睛。

    姜瑶没有动作。

    “干嘛!”杨根硕笑道,“我只是看伤,你别胡思乱想。”

    “人家才没有。”姜瑶俏脸泛红,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仿佛鼓起了勇气,缓缓地拉下拉链。

    “要不要这么紧张,跟洞房似的。”

    “去你的!”

    “在哪里?”

    “左腰。”

    杨根硕挠挠头,打开顶灯,“身子歪一下。”

    姜瑶依言做了。

    杨根硕小心翼翼撩起人家红毛衣,露出了少女系列文胸的下边沿。

    “喂!你干嘛,在腰上。”姜瑶将毛衣往下拉一拉,娇羞不胜地说。

    原本,杨根硕想将自己当成一个医生,可是,姜瑶的反应有点大,弄得他也有些紧张。

    当目光落在姜瑶盈盈一握的细腰上时,他怔住了。

    这是一道华丽而且夸张的曲线。

    正儿八经的肤如凝脂。

    难怪楚王好细腰,是个男人,都有这种爱好的吧!

    鬼斧神工的美,让杨根硕说不出话来。

    但是,却有着一小片清淤,还好没有破皮。

    暴殄天物呀,杨根硕出离愤怒了。后悔刚刚没有暴揍二人一顿。

    这会儿,他倒是忘了问,那个矮个子是怎么受伤的。

    “很疼吗?”他柔声道,同时手掌覆盖上去。

    姜瑶的身子明显一颤,同时,杨根硕的手下,也明显感到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给你摸摸,哦不,是按按,活血化瘀。”杨根硕老脸一红。

    “嗯!”姜瑶靠在车窗上,闭上了眼睛,嗓子眼似乎堵着什么,身体也在升温。

    杨根硕哭笑不得,真是个未经人事的丫头,要不要这么大反应?

    杨根硕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姜瑶的身子,有点入迷,手上也不敢用力。

    上一次姜瑶中了五毒的毒烟,杨根硕只是用手伸进她衣服里解毒。

    这次可是视觉触觉的双重冲击,不对,还有嗅觉上,姜瑶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芬芳怡人,沁人心脾。

    不知何时,一辆凯迪拉克同长城并排停下,接着,侧窗降落,露出一张阴郁的老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