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情敌
    姜瑶俏脸贴在车窗上,闭着眼睛,咬着樱唇,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也有些欢愉,说不清道不明,但过来人都能清楚。

    姜瑶真的有些受不了杨根硕这种程度的触碰,而且还是在车子里,在这么一个暧昧的空间。

    突然心有所感,慢慢睁开眼睛,一下子张大嘴巴,再也合不拢。

    只见一米之外,老爸姜琴一张脸严肃的就要滴出水来。

    “爸……爸爸!”姜瑶结巴着叫道,一把拍开杨根硕的手,用最短的时间整理好衣服,开门跳下车,解释道:“爸爸,我们什么也没干……那个,你怎么来了?”

    姜瑶面沉如水,一言不发,也没下车的意思。

    “叔叔好。”杨根硕下来打招呼,面不改色心不跳。

    “杨根硕,你难道没什么对我讲的?”姜琴看着他道。

    生个女儿就有操不完的心,姜琴同普天之下每一个准老丈人是一样一样的。

    “哦,瑶瑶闪了一下腰,我刚刚给她按按而已。”杨根硕说的轻描淡写,然后啊的一声叫道:“叔叔,你不是以为我们那个……嘿嘿,瑶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而且你应该没有看到车子震动吧!还有还有,要是我们有那种想法,不可能在这么亮堂的地方啊!”

    “大牛,住口,别说了。”姜瑶抓住他的胳膊,又拧又掐,羞得直跺脚。

    姜琴目瞪口呆,这小子有理有据,自己似乎被说服了,搞得好像自己的心理很阴暗。

    但是,说什么“瑶瑶闪了一下腰”的屁话,分明是信口开河。

    “瑶瑶,你还不跟我回去?”姜琴恼羞成怒。

    “我们要……”

    “大牛!”姜瑶打断他。

    杨根硕差点说漏嘴,说他们要去趟警察局,那样一来,姜瑶一片苦心都要付之东流了。

    “哦,我们要去个地方,晚一点给你送回去,保证完璧归赵。”杨根硕一本正经道。

    姜琴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

    “大牛,你讨厌!”姜瑶捂住脸上了长城。

    杨根硕一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也真是,当着人家老爸的面说什么“完璧不完璧”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去什么地方,很重要吗?非要晚上去!”姜琴显然没这么好糊弄,更主要的,是对自己闺女没信心,对杨根硕这个禽兽不放心。

    很显然,闺女对这头大牛芳心暗许,自己若是不看的紧一点,迟早要被这家伙吃的骨头都不剩。

    姜琴膝下就这么一个闺女,岂能让旁人随意下嘴?

    看到姜琴这么激动的样子,杨根硕知道,除非使用暴力,否则想要带走姜瑶只怕不容易。

    “瑶瑶,跟你爸回家吧,剩下的我来处理。腰上不舒服的话,回去用冰块和热毛巾交替敷一下,要是还不行,给我打电话。”

    “哦。”姜瑶不情愿的哼了一声,下了长城,上了凯迪拉克,始终撅着小嘴。

    “嘶——”姜琴有些搞不懂了,看样子,女儿的腰上真的有伤?

    “叔叔,走吧,再见。瑶瑶再见。”杨根硕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

    姜琴尽管心头疑惑,还是驱车离去。

    杨根硕摇摇头,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得亏了自己定力过人,没有在车上跟姜瑶震一震,否则,被人家老爸撞见,得有多难为情啊!

    杨根硕一个人走进分局。

    “咦,姜瑶呢?”看到他形单影只,萧米米一脸好奇。

    “嗨,老爸带走了。”

    “姜瑶的爸爸?”

    “是啊!”

    “哈哈,人家对你不放心吧!”萧米米笑道。

    杨根硕抿着嘴点点头:“何止不放心,简直是严防死守。对了,那两个人呢?”

    “说起来真是气人!”萧米米拧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这帮传销团伙太狡猾了,脚底抹油的功夫绝对一流,又让他们跑掉了。”

    “什么传销组织?”杨根硕惊诧不已。

    “你跟姜瑶在一起这么久,难道就没空问问?”

    “什么叫没空问问?”杨根硕怪眼一翻,然后促狭的笑道:“米米,我跟姜瑶还是清白的,对你,对她爸,我都这么说,我刚刚忙着给姜瑶治伤来着,没想到被她爸爸撞见,还误会了。”

    “姜瑶伤哪儿了?”

    “腰上。”

    “你怎么治?”

    “揉揉呗。”

    “哈哈,我见了也得误会。”

    杨根硕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喂,姜瑶的皮肤好,还是我的?”萧米米认真地问道。

    杨根硕抿抿嘴,不吭声。

    “过分!”

    “什么?”

    “我风吹日晒,怎么能跟人家坐在温室里的银行职员比?”

    “也是哦。”

    “你……竟然敢附和!”萧米米攥紧拳头,即将暴走。

    “呵呵……按照常理,你说的没错,可是,你是个例外。”

    “什么意思?”

    “你们的肌肤不分伯仲,都跟特级粉一样白皙,都跟丝绸一样光滑,都跟果冻一样有弹性。”

    “滚蛋!”萧米米总算笑了。

    杨根硕松了口气:“现在可以带我去看看那两个犯人了吧!”

    “跟着本警官。”萧米米昂着脑袋,在前面带路。

    进入一间审讯室,看到两个垂头丧气的家伙。

    其中一个,脸上经过了简单处理,也就是清理一下伤口,涂抹一些消毒药水。变得越发的五彩斑斓。

    “警官,什么时候放了我们啊,我要去医院。”矮个说。

    “就是啊,就算是嫌犯,在没有定罪之前,也是有人|权的!也是可以要求看医生的呀!”高个儿说。

    “嗬,懂的还挺多!”萧米米冷笑,“但是,你们知不知道,我有羁押你们四十八小时的权力。”

    “我们能说的都说了,那女的,我就踹了一脚,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吧!还有组织的位置,我也没有说谎啊,是你们反应太慢。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高个子说道。

    “哎!”萧米米突然看着杨根硕笑道,“大牛,你有情敌了。”

    “什么意思?”杨根硕不解道。

    “他们交代,姜瑶有个守护神,就是那个人阻止了他们,身手非常厉害。”

    “哦?”杨根硕眯起了眼睛。

    “哈哈,是不是很有危机感?”萧米米幸灾乐祸。

    杨根硕默不作声,刚刚在现场就有所怀疑,姜瑶不可能重伤对方,原来还另有其人。

    不过,一个疑问解开了,却又生出一个新的疑问,这个人是谁,显然不是姜家的人。

    “你们谁能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守护神是什么意思?是姜瑶亲口承认的?”

    “呵呵,有人心里不痛快了。”萧米米笑道。

    “米米,你先出去。”

    “这不合适吧!”

    “把监控关掉,我可以给你多问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注意分寸。”萧米米想了想说,说完就往外走。

    “警官,留步啊!他是什么人?分明要屈打成招,我们抗议!”高个子急切地喊道。

    杨根硕身影一闪,便来到了两人身后,同时伸出双手,在两人的脖子上一点,二人立刻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这个发现差点吓死他们。

    “好好配合我。”杨根硕人畜无害地笑道,“还记得刚刚逃跑的时候,突然腿软吗?”

    两人说不出话,却是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他。原来是他做的手脚。

    “我还有很多手段。”杨根硕坦承道,“你们居然骚扰瑶瑶,我杀人的心都有。”

    见高个子想要说话,杨根硕解开他的哑穴。

    “那个男人差点杀了我!”高个子说。

    矮个子着急地点头。

    于是,他又解开了他的穴道。

    矮个子急切地说:“我的脸,也是他弄得,他从后面攻击我。”

    “现在,心平气和的告诉我整个事情的经过。”

    两人开始竹筒倒豆子。

    高个子陈述,低个子补充,很快,杨根硕弄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面前两人来自一个传销组织,属于头目的心腹,下午的时候,他们安排两人“陪”着一人去银行取钱,结果,那个人很幸运,被充满正义感的姜瑶解救了。

    组织头目看到了报道,觉得姜瑶多管闲事,要给她一点教训。

    于是就有了高低个子两人路上拦截这一出。

    没想到姜瑶还会一点防狼术,矮个子就在她手里吃了亏。

    但姜瑶毕竟是个女孩,终究还是被两个男人制服了,就在他们准备“拍片”的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差点捏断高个子的喉咙,也搞晕了矮个子。

    这个“程咬金”自称是守护姜瑶的人,他到底是谁?

    杨根硕眉头紧皱,这时候,有人敲门。

    上前打开,萧米米站在门口,“怎么样,知道对方是谁吗?”

    “瑶瑶对我有所隐瞒,我问问她。”

    萧米米耸耸肩,“这两个,我带走啦。”

    “警官,我们只是传销分子,我们也是被逼的,放了我们吧!”高个子苦苦哀求。

    萧米米笑道:“如果你们只是传销,我早就放了你们,现在你们拦路行凶,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已经触犯了刑罚,等着坐牢吧!”

    说着,萧米米就将两人带走了。

    然后,杨根硕拨通了姜瑶的电话。

    “大牛?”

    “怎么样?腰还疼吗?”

    “按你说的方法,好一些了。”

    “如果方便的话,告诉我。”

    “什……什么?”

    “救你的人。”

    姜瑶沉默。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