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上还是不上
    姜瑶沉默了片刻,道:“大牛,你别多想,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主要是答应过人家,害怕警方找到他。”

    “你认识?”杨根硕更惊讶了。

    “嗯,”这一次,姜瑶倒是没有隐瞒,“好奇怪哦,那是个神秘的人,下午正是我解救了他,没想到他身手那么好,而且,还挺有钱,按说这种人,是不可能进入传销组织的呀。”

    “他说他是守护你的人?”杨根硕转述道。

    “他瞎说!”

    “早点休息吧!”

    “大牛,你生气啦?”姜瑶怯怯地问。

    “没有。”

    “我就知道大牛不会那么小气。嗯,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在萧米米面前不要提他,人家毕竟救了我,万一行为过当,就不好了。”

    杨根硕不得不承认,这会儿心里有点酸,不过,如实说道:“我没说,但是那两个家伙招供了。”

    “这样啊!”

    “别担心,萧米米没打算找出这个人。”

    “我才没有担心!大牛……”

    “我知道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就这样,挂了啊!”

    “大牛……唉——”姜瑶发现杨根硕已经挂断,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牛。”杨根硕这边刚刚挂断电话,萧米米就走了过来,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问:“怎么样,你家瑶瑶跟你坦白从宽了没?”

    “这件事有点诡异,我必须弄清对方的动机。”杨根硕攥紧拳头。

    “嗯?”萧米米有些不解,蹙起秀气的眉头。

    “她说,是那个今天下午你们联合解救的那个人。”

    “什么!”

    萧米米因为太过震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就是那个叫做荆崇岭的家伙。”杨根硕进一步说道。

    “不是吧!”萧米米俏脸的写满了不可思议,“那个人一看就是个死宅,长的挫,也没钱。姜瑶没有搞错,真的是他?”

    “没错,他摇身一变,开着跑车,穿着名牌,还身手过人。”杨根硕眯着眼睛,“这个人心机太过深沉,我必须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哪怕只是对瑶瑶负责。”

    “呵呵……你放心啦!要我说,他的竞争力比你差远了,所以呢,姜瑶这墙根,是没那么容易被掘倒的。”

    “这是个故弄玄虚的家伙。你能不能以行为过当拘捕他?”杨根硕目光灼灼地望着萧米米。

    “哈哈……大牛,你还真是不择手段,你不怕你的瑶瑶生气?”

    “我要看看对方的反应。”

    “这个恐怕有些难。”萧米米实事求是,“尽管我们可以通过调取录像,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可是,不可能大张旗鼓去找他,万一他躲在哪个角落里,我们一时半会还真找不着。”

    杨根硕点了点头。

    “但是呢!”萧米米笑道,“我看那家伙对你家瑶瑶是相当的感兴趣,所以,我就成人之美,决定帮他追求你家瑶瑶。”

    “什么!”

    “我把我和瑶瑶的手机号都给了他,我想,他会忍不住给你家瑶瑶打电话的。”

    杨根硕哭笑不得,“萧米米,你一定是故意的。”

    “呵呵,你应该说我很有诚意。”

    杨根硕左右一看,似乎没人注意,一把将萧米米抱在怀里,去挠她的腋窝。

    “不要,饶命!”萧米米立刻蜷缩起来格格直笑,同时一个劲儿求饶。

    杨根硕没有停手,“要是瑶瑶有事,我饶不了你。”

    萧米米喘息着,星眸迷离,“大牛,你准备怎么对待人家。”

    靠!杨根硕一拍脑袋,警花这样都能来电。

    不得不说,他也有点感觉。

    这里是警局,一个特殊的地方。

    杨根硕嘴巴就要亲过去,萧米米一把推开,“你疯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公然调戏警花。”

    说完,自己先笑了。

    “没什么事了,走吧,跟我回去见爸爸。”

    两人一起出了分局,王凯从角落里出来,面容冻结如冰霜。

    回去的路上,萧米米开杨根硕的长城suv,杨根硕则是一言不发。

    “怎么,还在担心你家瑶瑶遇人不淑?”

    “唉!不得不说,人都是自私的,也很贪心,听到有人追求姜瑶,我心里酸酸的。”

    “这是句人话,嘶——”萧米米话没说完,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杨根硕在她大腿上抓了一把,不疼,还有些痒。

    “怎么说呢?如果这个人只是单纯的喜欢瑶瑶,正儿八经的追求她,我不会反对,也不会妨碍人家。”

    萧米米只是笑。

    “我必须尽快见到这个人。”杨根硕自言自语,然后看着萧米米,“你帮我查一下他的老底。”

    来到萧米米家里,见到了萧阳,萧丁丁没在。

    “爸,弟弟呢?”萧米米随口问道。

    萧阳接过杨根硕敬的烟,就着他的火点着了,抽了一口,方才说道:“那小子八成听见我给大牛打电话,知道大牛要过来,所以就背着书包出去了。”

    “萧局,你儿子用功去了,干嘛扯上我?”杨根硕一脸委屈。

    萧米米呵呵直笑:“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丁丁能够接受你就不错了。”

    “他不乐意见我,我怎么教他功夫?”

    “是哦,”萧米米敲了敲脑袋,“这是个问题。”

    杨根硕哈哈笑道:“我倒是乐得轻松。”

    “不说他了,大牛喝茶。”萧阳招呼杨根硕。

    见老爸迟迟不说话,萧米米摇摇头,“你们聊,我去洗个澡。”

    说着,就上楼去,不过,在楼梯上的一回眸,足以颠倒众生。

    可惜,萧阳看到了,杨根硕却没看到。

    作为一名老刑警,萧阳岂能看不明白女儿目光中所包含的意思?

    心头多少有些不爽,还不免胡思乱想,女儿不会嫌自己碍事吧!

    楼上传出哗哗水声,说明萧米米已经洗开了。

    发现杨根硕心不在焉的样子,萧阳再一次以为自己想对了。

    于是决定长话短说。

    “大牛,这次喊你过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一个就是感谢。”

    “萧局,客气了。”

    “还叫萧局?”萧阳苦笑,“叫叔叔吧!”

    杨根硕笑了笑:“听您的。”

    “你阿姨不容易,不听我的话,一个女人非要在政治里扑腾……这次得亏是你,我去了都未必搞的定。”

    “萧叔叔,这件事咱们不说了。”

    “不得不说,你很有实力,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好,常言道,打蛇打七寸,你误打误撞,一下子就捏住了一大帮人的七寸。因为是你杨根硕,他们黑白手段统统行不通,可以说,你已经把控住了武陵县的权力场。”

    “不是吧!”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萧叔叔,你没有危言耸听?”

    “可惜你无心政治,将这一切交给了小梅。”萧阳轻叹一声,道:“这样的处理,也非常巧妙,哪怕没有我的存在,他们也不敢轻动小梅的。”

    “我就不信武陵县没有好官?”

    “当然有,绝大部分还是好的,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对得起党和人民,对得起那份薪水的,我们也不能苛求太多,小节不拘,大节不愧,就行。”

    “萧叔叔,你适合干纪委工作。”

    “去你的,别开我玩笑,纪委,那是个得罪人的工作。”萧阳拍拍屁股起身,“我出去转悠转悠,你走不走?”

    “我……”

    “那你就再待会儿。”

    萧阳就这么出门了,杨根硕从窗子注视着他。

    听到萧米米洗澡的声音,心里有些毛躁。

    上还是不上,楼呢?这是个问题。

    万一萧阳突然回来,岂不是搞得大家都难堪。

    就在杨根硕进退维谷的时候,萧丁丁推门进来了。

    “咦,你一个?”

    “嗯,你爸出去遛弯了,你姐在洗澡。”

    “哦。”萧丁丁做恍然状,“要不我也出去遛遛?”

    杨根硕笑了笑:“你小子,不是要让我教你两招?”

    “你终于肯教我了吗?不枉我回心转意,回来见你。”

    “这么说,你的确是在躲我?”

    “总之,对着你心里不爽。”

    “呵呵,你小子倒是坦白。”

    “什么小子,咱俩指不定谁大?”

    “我再小也是你姐夫。”

    “你……”

    “走啦,出去。”杨根硕摘下他的书包丢在沙发上,揽着他的肩头朝外走。

    “干嘛?”

    “出去教你呀!”杨根硕边走边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宝剑锋之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打住,差不多了。”萧丁丁不耐烦道。

    杨根硕摇摇头:“连师父的唠叨都不愿意听,你这个徒弟,我实在不稀罕。”

    “除非你不想让我接受你,除非你不爱我姐,想让她夹在中间难受。”

    “你行!”杨根硕挑起大拇指,“想学真功夫,首先就要吃得苦中苦,你应该听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吧!这都六九了,所以,你必须只争朝夕。”

    “怎么争啊!”

    “这样!”杨根硕扶住他的肩头,用脚分开他的双腿,“蹲马步站桩,先坚持一小时吧!”

    “这样就能成为高手?”

    “这只是基本功,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功夫,都要求扎实的下盘功底,称之为根,根扎得稳,再谈其他。”杨根硕瞥了眼萧丁丁,“一个小时没问题吧!”

    “虽然姿势有点怪,但一个小时应该没问题吧!”

    “挺胸收腹,屁股不要翘。”杨根硕对其纠正一番,然后说道:“坚持啊,我会看着你的。”

    说罢,就进了屋。

    萧丁丁小看了这个蹲马步,严格规范动作后,没一会儿,就腰酸腿麻。

    但毕竟年轻,被一股不服输的少年血性支撑着。

    杨根硕来到露台,伸出脑袋,动用乾坤造化诀,将视觉和听觉提升到了极致,似乎没有感觉到萧阳回来。

    再看一眼楼下草坪里用功的萧丁丁,杨根硕有些后悔,是不是应该说两个小时。

    接着,他走向萧米米的房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