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父亲的期望
    闯进房中,萧米米正背着身子,用浴巾擦拭,反复拨拉湿漉漉的头发,头也不回:“哪里来的登徒子,好大的狗胆。”

    杨根硕悄悄关上门,贴了上去,“我来帮你。”

    萧米米扭过头,战栗着说:“你疯了,爸爸和弟弟都在。”

    “所以我们得速战速决。”

    “我不是白洗了?”她无力地趴在梳妆台上。

    “萧局长善解人意,出去遛弯了,你弟弟正在外面蹲马步。”

    “你太坏了。”

    “你的皮肤真好。”

    “又不是第一次见。”

    突然,她一只手兜住杨根硕的屁股,同时,一口咬住杨根硕的中指。

    杨根硕本能发出痛呼。

    萧米米忙不迭扭头,艳丽的湿唇堵住他的嘴。

    “我好了。”萧米米咬着他的耳朵说。

    “可是……”望着蹒跚而去,再度走向洗手间的萧米米,杨根硕苦着脸争取。

    “炼精化气吧!我爸要回来了。”萧米米说完,就进了洗手间。

    杨根硕定了定心神,果然听到了萧丁丁呼吸声,萧阳的脚步声,还有呜呜的风声,以及……

    他快步走向窗口,原来,夜空中飘起来细细的雪粒子,就说听到一阵沙沙声。

    杨根硕整理好衣物,萧米米就出来了,这一次,她穿戴整齐,头发都吹了一下,半干状态。

    看到杨根硕临窗而立,她摇头笑笑,同时有些内疚,让这家话憋着,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主要是时间有限,他整起来没完没了。

    “大牛,你没事吧!”萧米米从背后抱住他,“大不了,一会儿送你。”

    “下雪了呢!”杨根硕喃喃道。

    “咦,还真是。”萧米米惊喜道,“今年的雪还真是多。”

    “雪不大,气温高,不会有积雪。”

    “让弟弟回来吧!”看到萧丁丁蹲着马步,在风雪中瑟瑟发抖,萧米米有些不忍。

    她先入为主的认为,杨根硕故意让弟弟这么练,主要是为了给他们两个创造时间。

    因此,除了不忍,还有些内疚。

    “这算得了什么?你一个女孩子,练功过程中,吃得苦也不比他少吧。”

    “那倒是。”

    “看看他能不能坚持一个小时。”杨根硕摇摇头,“原本,我还担心一小时不够。”

    萧米米摸着他的皮带扣,格格直笑:“你的确不够,我只要十分钟。”

    杨根硕回头看去,近在咫尺的俏脸上依然残红浅留,双眸中水波荡漾,湿唇鲜艳欲滴,林林总总都是美艳不可方物。

    就在杨根硕准备亲一口的时候,门口响起萧阳的声音。

    “丁丁,下雪了,你在外面做什么?小心感冒。”

    “爸,我在练功,是大牛……大牛师父教我的。”萧丁丁已经蹲出一身汗,倒是一点也不觉着冷,不过,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同时,“师父”两个字,他叫得极其勉强。

    “大牛人呢?走了?”

    “萧叔叔,我在这里!”杨根硕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后,只是向前走了两步。

    萧家三口人,感受到一阵不小的震撼。

    “师父,我要学这个!”萧丁丁激动地说。

    “不会走就想跑?一步步来吧!嗯,刚刚半个小时,毅力还是不错的,加油吧!”

    “嗯!”萧丁丁重重点头。

    “挺胸收腹提臀,屁股不要撅,虽然很累,但是事半功倍,如果偷奸耍滑,效果会很差。”

    “明白,我坚持。”萧丁丁咬牙叫道。

    “不要说话了,容易泄气。”杨根硕提点道。

    萧丁丁果然不吭声了,只是抿着嘴点头。

    萧阳诧异地看了两个年轻人半天,然后,揽着杨根硕的肩头,走进了屋子。

    “大牛,你行啊!”萧阳感叹道:“我的儿子是相当顽劣的,没想到现在这么听话。”

    萧米米给两人沏了茶,递给杨根硕的时候,风情万种的一笑,其中饱含着浓浓的爱意。

    萧阳没有注意,喝了口茶,道:“大牛,你看那小子根骨如何,是不是学功夫的料子?”

    “还行吧,跟他姐差不多。”杨根硕看了萧米米一眼,微笑道。

    “喂,大牛,你什么意思?”萧米米不乐意了,“你那轻描淡写的口吻,我们的根骨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中不溜吧!”杨根硕实事求是道,“绝大部分人都是中不溜。”

    “就你是金字塔尖!”萧米米气呼呼道。

    “当然不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萧阳若有所思道:“我想让那小子考军校或者警校,你什么意见?”

    “我……”杨根硕嘿嘿笑道,“好像轮不到我提意见吧。”

    “你也不是外人,何况还有了师徒之名,你可以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那您要先听听儿子的意见。”

    “他没意见,他希望从军或者从警。”

    “你呢?”

    “其实我希望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娶妻生子,平平安安度过一生。”顿了顿,萧阳看着女儿道:“米米,这也是爸爸对你的期望。”

    “爸爸……”萧米米眼眶一红。

    萧阳摇头道:“所以,相对而言,还不如让他当个警察,放在我眼皮子底下,也好有个照应。”

    杨根硕点头笑道:“萧叔叔护犊子情深,无可厚非,不过还是尊重丁丁的意见吧!”

    萧阳点点头,表示认同。

    杨根硕看了下腕表:“不早了,我也该走了,米米,等他坚持到时间,就让他休息。我先走。”

    说着,就拿了外套。

    “大牛,等等,我送你。”萧米米急忙穿鞋。

    “米米,老爸肩膀疼,给我捏捏。”萧阳活动一下肩颈,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哦。”刚刚准备出去的萧米米不情愿地点了下头。

    目送杨根硕离去之后,萧阳这才摇头,指着萧米米道:“你呀,真是有了男人忘了爹。”

    “爸!说什么呢!”萧米米满脸通红。

    “唉,谁没有年轻过呢!”萧阳一声喟叹,看着院子里的儿子,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有人说父母是自己的过去,孩子是自己的未来,萧阳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知足了。

    上天待自己真的不薄,不可以苛求太多。

    ……

    路上,杨根硕还在考虑那个“荆崇岭”的事儿,然后,露西打来电话。

    “大牛,怎么还没回来?”

    “回来,就回来。”

    “哦,那好,我等你。”

    “等我干什么,又不能陪你睡。”杨根硕促狭的笑道。

    “咱又不是没有睡过。”露西咯咯笑着,“我爸不介意。”

    “你爸太大度了!”杨根硕道,“咱们那不叫睡,那是陪你治病。”

    “人家是个顶传统的女人,你都把人家看光了,还这么见外?”

    “这不是见外的问题!”杨根硕坚持道,“当时我就是个医生,你就是个病人,病人在医生面前,还能有什么**?”

    “强词夺理!”露西笑了笑,“小心开车,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杨根硕摇摇头。

    原本考虑去姜瑶那里再仔细了解一下情况,或者去查蓉那里彻底释放一下,刚刚在萧米米那里搞得不上不下。

    现在,这两个想法全部夭折。

    ……

    林家别墅。

    布莱特敲了敲女儿的房门,听了一声“进来”,方才推门进去。

    却见女儿“当户理红妆”,描眉,画眼线,涂唇,施粉黛,床上丢着几套衣服,忙的不可开交。

    老爸进来,都顾不上打声招呼。

    “露西,你这是……”布莱特莫名惊诧。

    “大牛马上到家,戴迪你帮看看哪套衣服合适。”

    “露西,你打算怎么样呢?”布莱特哭笑不得,“还有,这是人家家里,你是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我要给大牛做一份爱心晚餐。”

    “下厨做饭啊!那还穿衣服化妆?”

    “当然!”

    “老爸就没这待遇。”

    “下次给你做。”

    “每一件都很好,都能彰显我女儿的美丽。”

    “不是等于没说。”

    “既然要下厨,就要选一套挥洒得开的,礼服不考虑,这套猎装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不知道大牛喜欢英武的还是婉约的。”

    “他要是喜欢你,怎么样都会喜欢。”

    “爸爸,你先回房睡吧。”露西起身,将老爸推出了房间。

    布莱特摇头苦笑不止。

    “女生向外啊!”林中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布莱特先生,陪我喝一杯。”

    “好。”

    厨房里响起了煎炸和抽油烟机的声音。

    书房里,林中天摇摇头,“不瞒阁下说,我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什么意思?”布莱特忍不住笑道,隐隐猜到了什么。

    “你知道大牛帮了我,帮了这个家很多,我也愿意将全部家产给他,但是,他却连我两个宝贝孙女的心都给偷走了。”

    “不是吧,不是一个吗?”据布莱特所知,就是妹妹林晓萌跟杨根硕要好。

    “唉!”林中天长叹一声,“开始是小萌,后来因为一些事,我能看出来,小君对那小子也是外冷内热,大有情意。”

    布莱特笑了笑:“林老先生不会因此而困扰吧!”

    “还好还好。”

    “这就对了,咱们都不是普通人,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做屁股决定思维,所处的层次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同,上层社会难道就更加文明吗?其实不然,相反,上层,更加遵从丛林法则,一切以实力说话。”

    “请继续。”林中天举了举酒杯。

    “所以,我不介意女儿喜欢大牛,但是,他必须给我女儿一场婚礼。”

    “你就不担心,那小子一口气娶一堆女人。”

    “那是他的本事。”

    “你倒是看得淡。”林中天摇摇头,“听,有本事的大牛回来了。”

    “咱们就不下去了吧!省的年轻人嫌咱们碍眼。”

    “也罢,咱们就喝喝酒,聊聊天,这种机会弥足珍贵呀!”

    “林老爷子,过誉了,您也相当不凡。”

    “呵呵,咱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省的旁人笑话。”

    ……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