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身陷魔窟
    “我也是自我催眠,现在睡觉,我就当是抱着一床被子。”

    “有这么凹凸有致的被子吗?”露西嘻嘻笑道,“那,我就当抱着玩偶。”

    “有我这么完美的玩偶么?”

    “这个玩偶有点变态。”露西笑了笑,翻了个身,将后背对着杨根硕。

    杨根硕双手终于放到了理想的位置,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想起……”

    “你先。”

    连续两句话,两人都同时开口。

    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露西道:“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此情此景,让我情不自禁回到了南疆那几日,在蒸床上,你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陪伴着我……”

    “我也想到了那段时光,回忆起来是满满的温馨,其实当时很灰暗呢!不过,我觉得好棒,无论付出了什么,我拯救了一条生命,一个精灵。”

    “大牛,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睡吧,不早了。”

    “我要你表态。”

    “好吧,这对大白兔,我决不允许他人染指。”

    “呵呵……”露西又往他的怀里挤了挤,不多时,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真是心大的丫头啊!”杨根硕在心中说道,这样都能睡着,自己还得一遍遍使用《冰心诀》,一遍遍默念《清心咒》。

    或许,这还是个锻炼心智和内功的好办法。

    起初,他还有些蠢蠢欲动,比如点了露西的昏睡穴,然后溜出去,去找蓉姐。

    后来想想还是作罢了,就让露西看看自己的定力。

    哼哼。

    ……

    半夜。十二点三十分。

    虢闪闪依约来到酒店,按响了房间的门铃。

    “请进。”一个瘦瘦高高的黄毛开了门,客客气气。

    “谢谢。”虢闪闪也客气了句,走进去,四下打量一番。

    还是个套间。

    到底是星级酒店,档次就是高,很多人性化的设计。

    这时候,身后的门关上了。

    刚才一脸和气的黄毛,上前一步,扭住了她的胳膊。

    “先生,你急什么?弄疼我了。”虢闪闪想当然的以为对方猴急。

    “你要那么多钱,我能不急,**一刻值千金,分分钟都是钱啊!”

    虢闪闪笑了笑,谈不上妩媚,但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放心,我会让你花的值。”

    “那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黄毛说。

    “老师来了?”里间走出一个光头。

    虢闪闪没明白“老师”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只是摇摇头,质问黄毛,“怎么还有一个人?”

    光头摸着脑袋:“不止一个,还有一个。”

    说话声中,一个红发青年走了出来,他先鞠了个躬,貌似有些腼腆,“老师好。”

    虢闪闪的不快表现在脸上,“你们三个人,必须加钱。”

    “那要看老师的水平。”红毛说。

    “就是,我们满意,钱不是问题,我们还可以长期合作。”光头摸着脑壳,双眼放光,“怎么那么多有钱人喜欢初中生,我看还是成熟的女人有味道。”

    虢闪闪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这三个人一口一个“老师”称呼她。

    而且,她还发现一个情况,三人年纪不大,都是二十左右的模样,衣服鞋子看上去都是地摊货,显然不是出公差,他们为什么要住这么高档的酒店,难道仅仅是开房为了找人“娱乐”?

    无论如何,这是一单不愉快的生意。

    虢闪闪摇摇头,看着黄毛三人:“咱们先说说价钱,然后你们商量一下谁先。”

    三人同时逼近她,她忍不住退后一步。虽然自己是职业女性,可是也有些担心,三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他们可以轮流不用歇呀!自己吃得消吗?

    现在走显然是不可能了,只能以技巧取胜。

    红发青年道:“我们三兄弟有肉同吃,有酒同喝,有女人同干,向来不分先后。”

    黄毛道:“没错,只要你让我们满意,钱不是问题,我们还可以长期合作。”

    光头咽了口唾沫,一只手就塞进了虢闪闪的衣服里。

    “别弄坏我衣服,我自己脱。”很快,就脱得剩下内衣。

    黄毛摇摇头:“身材一般,但愿技术过硬。”说罢,抓住她的手腕,“洗手间有请。”

    虢闪闪眉头微皱,心说不但人多,事儿也挺多,但自己就是从事这种服务的,客人满意了,才能愉快的掏腰包,自己才会愉快。

    这点小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

    只是,这个黄毛的动作,总是有些粗鲁,不止一次弄疼了她。

    站在洗手间门口,虢闪闪再次提起价格的问题,说因为对方是三个人,价格至少翻一倍。

    “钱钱钱,贱人,眼里就只有钱!”黄毛态度一变,一把扯住虢闪闪的头发,疼得她掉下泪来。

    然后,几个人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很大,足有八个平方。

    但虢闪闪一步跨进去,再也合不拢嘴。

    甚至都忘了头皮上的痛。

    透明的玻璃淋浴间内,三个穿着内衣的小女生挤在一起,都是十三四岁年纪,也就初二初三的样子。

    一个个小脸煞白,瑟瑟发抖,透过披下的头发看人。

    光头道:“都给老子老实点,这是我给你们高价请回来的老师,好好学,否则,老子皮带……呵呵……”

    虢闪闪脑袋嗡的一下,身子一个踉跄,脸上更是血色尽退。

    原来是这个老师,她一下子全明白了。

    “禽兽,他们还是孩子啊!”虢闪闪红着眼睛冲三人怒喝。

    “呵呵……”黄毛又一次扯住她的长发,她“啊”的一声痛呼,脑袋也不由自主扬起来。

    “没想到你这么有正义感,正因为她们是孩子,所以,我们才请来你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呀。”黄毛说道。

    光头“嘿嘿”道:“兄弟们,咱们开始上课吧!小晶、小洁、小玉,一会儿认真学习,下来哥哥要单独考核,学的不好,皮带伺候,哈哈……”

    难怪很多姐妹不肯出来,哪怕再多钱。

    虢闪闪做梦也没想到,一次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出钟,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她竟然被迫传授未成年少女取悦男人的技巧。

    三个年轻人毫无顾忌,使尽浑身解数招呼她,极尽凌|虐之能事。

    但有不从,扇耳光、抽皮带、拽头发、烫烟头,又拧又掐,都是家常便饭。

    虢闪闪经受着来自身心的双重折磨,迎来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被折磨的怀疑人生的时候,看到了三双恐惧绝望的眼睛,虢闪闪知道自己不能沉沦,她必须鼓起勇气,坚强的活下去,同三个禽兽周旋到底,将三个小女孩救出魔窟。

    ……

    一觉醒来,杨根硕感到腰酸背痛胳膊麻,简直比在药族那一夜还要累。

    睁开眼睛,露西没在,枕畔萦绕着她的芬芳。

    坐起身,牵拉一下双臂,发出一阵嘎巴声。

    怀里有个娇俏的美人,还是个洋妞,就这么抱着,一整夜什么都没干,说出去,谁信哪!

    虽然她家亲戚来串门,可是,还有很多种办法让男人满足啊!

    竟然什么都没做!

    杨根硕苦笑摇头,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意志力,堪称变态。

    突然,一张便笺闯入眼帘。

    杨根硕拿过来,首先闻到一股喷香的气息,接着,两行娟秀的蝇头小楷映入眼帘。

    第一行:大牛,人家好佩服好崇拜你,你果然能够控制住自己,果然不是普通人。

    第二行:大牛,放着我这么一个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女孩都不动,你要不是有问题,就是禽兽不如。

    两行留言,两个意思,杨根硕看得哭笑不得。

    吃完早饭,林中天还有公务需要处理,向布莱特告罪后,就带走了林芷君。

    林晓萌顿时变得无所事事。

    杨根硕就安排她帮着招呼布莱特父女,因为他也要出去一趟。

    林晓萌还是颇识大体的,其实,她更想跟着杨根硕溜达,可是,布莱特父女怎么说也是客人,她只好留下来陪陪人家。

    上午的时候,杨根硕跟萧米米联系过去,去了分局。

    萧米米办公室,两人一见面,萧米米先盯着他的下三路看。

    “干嘛!”杨根硕连忙用手遮挡起来,动作相当夸张。

    “哈哈,释放了没?还憋着?”

    “原来是这个啊!”杨根硕拿开了手,“我来找你有正经事。”

    “子曰:食色性也,这也是了不得的正经事呢!”

    杨根硕转身将门反锁,搓着手逼近萧米米:“米米,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别过来!”萧米米蹦起来,还将转椅挡在面前,“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不准胡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还不是你逗我。”杨根硕摇摇头。

    萧米米嘻嘻笑道:“大牛,你猜我弟弟现在在干什么?”

    “那我先了解一下,他昨晚的一个小时坚持下来没有?”

    “嗯。”

    杨根硕下意识看了眼腕表:“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床上吧!”

    萧米米呵呵笑了。

    “怎么,难道我猜错了?”

    “是啊,大错特错,你怎么对自己的徒弟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怎么说?”

    “弟弟五点就起床了,早上居然也在寒风中坚持了一个小时。”

    “真的?”

    “当然!”

    “难道我看走眼了?”

    “我爸很开心,说儿子像他,铁骨铮铮。”

    杨根硕忍俊不禁扑哧笑道,“你怎么说?”

    “你猜。”

    “你一定驳斥,他当初顽劣的时候,老爸你怎么不说像你?”

    “哈哈哈……”萧米米豪放地大笑,“知我者,大牛也。”

    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是啊是啊,它比我了解你。”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