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姜琴的偏见
    一盒康师傅丢了进来。光头顶着两个黑眼圈,那是昨夜在虢闪闪身上折腾过度的下场。

    “吃完饭,开始上课。”光头说。

    “我们四个人,一盒怎么够!”虢闪闪据理力争,“我无所谓,可是她们正在长身体!”

    光头看着高昂头颅的虢闪闪,摸着光头笑了:“那种事,果然男人比女人付出要多,我们三个都被掏空了,你好像精神还不错。”

    “如果你们不是那么变态,老娘精神更好。”虢闪闪一摆手,“想要马儿快跑,总得让马儿吃饱,一人一桶泡面,这是最低要求。”

    “还敢跟老子提要求!”光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来昨晚上我们手下留情了。”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想让我当老师带学生,老师和学生都得吃饱,否则,我没力气教,她们也没力气学。”

    光头用手指了她半天,没能说出一个字,最终,轰的一声带上了门。

    虢闪闪不卑不亢,据理力争,三个小女孩看她的目光更加不同了,充满了崇拜和敬佩。

    不多时,红毛推门进来,又丢进来一桶泡面。

    “只有这么多了。”红毛说,“我们也不想这样,等我们赚到第一笔钱,就给你们改善伙食,前提是,你们休想逃跑。”

    说完,红毛就带上门走了。

    “欧耶!”三个女孩一起抱住虢闪闪。她们觉得这是取得了一次胜利。

    两桶泡面,三个女孩狼吞虎咽,不知道饿了多久,虢闪闪温柔的看着她们,捂住嘴,心痛难忍。

    “姐姐,你也吃。”小洁挑起方便面,送到虢闪闪的嘴边。

    “姐姐不饿,你们吃。”虢闪闪摇摇头。

    小晶、小玉也停了下来。

    “姐姐不吃,我们也不吃。”小晶道。

    “嗯。”小玉附和。

    虢闪闪泪如泉涌,“好,姐姐吃,我们一起吃,你们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跟坏人战斗!”

    三个小女孩都是含泪点头。

    “吃好了吧!”黄毛推门进来,看到三个小丫头都给虢闪闪喂泡面,笑了笑,“难姐难妹,感情不错,哦,不对,也可以说成是师生情重。”

    “人渣、禽兽,不得好死!”虢闪闪骂道。

    “你……”黄毛高高扬起右臂。

    “来呀,打死我。”虢闪闪高仰着头,绝不屈服。

    “哈哈,我怎么舍得?打坏了,还要再去请人,我们现在可是囊中羞涩一贫如洗。”

    接着,他脱光了自己,“虢老师,今天我就是教材,吃完了,记得刷牙,然后,咱就开始上课。”

    说罢,往地上一躺,催促:“抓紧点啊!”

    ……

    对于杨根硕的不期而至,姜琴颇感诧异。

    尤其是看到这厮提了不少礼盒,就不由自主展开了联想,然后脸就有些黑了。

    “大牛啊,瑶瑶虽然比你大点,但我觉得还是没到婚配的年龄,再说了,她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家里的意见,她也是需要考虑的。”

    姜琴也不拐弯抹角。

    “姜叔叔,你想说什么?”杨根硕面带微笑看着他。

    “非要我把话讲明白吗?”姜琴吹胡子瞪眼,“也好,若是你以瑶瑶的男朋友登门拜访,我们家不欢迎你。”

    “抱歉,还真不是。”杨根硕哈哈笑道。

    “嗯?那你是……”

    “不请我进去坐坐?”

    “请!”姜琴硬邦邦丢下一句,在前头领路。

    杨根硕就觉着好笑,“姜叔叔,你能干涉瑶瑶的感情?”

    “总要试试?”姜琴停下脚步,“你这是在向我挑衅?或者是下战书?”

    “没有没有。”杨根硕连连摆手,“那天晚上车上的事,真是个误会。”

    “哼。”姜琴一甩衣袖,不多时,将杨根硕带进了会客厅。

    也不让座倒茶,只是站在那儿硬邦邦地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姜琴也是豁出去了,言语间毫不留情。

    姜琴也清楚,这小子要真对自家女儿有心思,只怕自己是螳臂当车,否则,当初也不至于被他敲了那么大一笔竹杠。

    这小子今非昔比,已经成了杨柱国的亲外孙,按照身份地位,那倒是配得上瑶瑶,只是这小子女人太多。他姜琴可不愿意自己的闺女嫁过去就成了妾事。

    令姜琴郁闷的是,自己这么对他,那小子还笑意盈盈,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跟瑶瑶也是朋友,这一次过来,也是之前约好了的,只是有些晚了。”

    “是啊,真够晚的,而且瑶瑶也不在,上班去了,所以,你不用费心。”

    “这是给老爷子的,这个是给二爷的,这是三爷您的,这是玉郞兄弟的。”

    杨根硕将几件礼盒向前推去。

    “你到底想要怎样?”姜琴有些激动。

    “老三,你这是做什么!”

    呵斥声中,老爷子姜诚大步进来。

    “父亲!”姜琴拱手。

    “老爷子,大牛给你拜个晚年。”杨根硕拱手笑道。

    “大牛啊,你太客气了!”姜诚呵呵笑道,“那我就不客气,笑纳了啊。”

    “应该的应该的。”

    “大牛啊,我收了你的礼物,你呢,也答应老头子一件事儿。”

    “老爷子,但说无妨。”

    “中午留下来吃个便饭。”

    “这……”

    “老三,给瑶瑶打电话,就说大牛来了,中午让她回来作陪。”

    “父亲……”姜琴不大情愿。

    “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姜诚瞪大了眼睛。

    “您是。”姜琴嘴巴动了动,没再说什么,却是狠狠地瞪了杨根硕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都是你小子惹出来的事儿。

    杨根硕哭笑不得:“老爷子,不用麻烦了,今天过来,是有点小事跟姜三爷商量一下,至于中午,我已经说好了要去杨家的,所以,下次,下次一定叨扰。”

    “可是,你这么费心,我们家总得有些表示。”

    “来日方长。”

    姜诚点点头:“也罢,年轻人事情多,这样吧,咱们再约。那个老三,既然大牛有话跟你说,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说着,同杨根硕握手,“大牛啊!下一次老头子亲自约你,必须赏脸。”

    “必须。”杨根硕握着老头的手晃了晃。

    “老三,说话注意态度,一把年纪,注意风度。”

    “是,父亲。”

    老爹离去,姜琴收回目光,看着杨根硕,尽可能心平气和道:“说吧,什么事,跟瑶瑶有关?”

    杨根硕点点头。

    “长话短说。”

    “好。”杨根硕皱了皱眉,组织一下语言,道:“我突然要离开两天,但是有一件事我不大放心,所以向您通报一个情况。”

    “说。”姜琴皱眉,语气不大耐烦,显然是觉得他罗里吧嗦。

    “你们没有看到新闻吗?瑶瑶解救了一个深陷传销组织的人,同时协助警方捣毁了一个团伙。”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不知道?正直善良是好的,可是新闻媒体也不动动脑子,万一有人怀恨在心咋办?”

    杨根硕看了眼姜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姜瑶并没有向父亲家人透露她路遇拦截的事儿。

    “您的考虑是很有必要的,不过,现在我要说的是个新情况。姜瑶解救的人叫荆崇岭,他对瑶瑶很有兴趣。”

    “什么,我没听错吧,一个被骗入传销的人,也有胆追求我女儿?”

    虽然比不上八大家,但怎么说也是几百年的世家望族,姜琴这点傲气还是有的。

    “瑶瑶脸上没有标签吧!别人谁知道她是姜家大小姐呀!”

    “或许是感恩呢!我们家瑶瑶是个传统的女孩。”

    “我从特殊渠道了解到,这个人很神秘,有点钱,还有功夫,我担心他对瑶瑶不利。”

    “这死丫头,什么事都不跟我这个爸爸讲。”姜琴眉头微皱,“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再说了,人家欣赏我女儿,就是别有用心,你就没有。”

    “那是您对我有偏见,这样容易影响你的正常判断,您想啊,一个有钱又有功夫的人怎么会身陷传销,怎么可能还需要人来解救?”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儿道理。”

    “谢天谢地,您终于听进去了一点。”杨根硕举手表态,“如果他是真心追求瑶瑶,我绝不阻挠,如果他别有企图,希望咱们能够早日发现。”

    见姜琴沉默,杨根硕点点头:“我今天过来就是这么个意思,告辞。”

    “大牛,请留步。”姜诚大步走来,身后跟着姜玉郎和姜华。

    仇人相见,姜玉郎除了羞愧,却是没一点儿脾气。

    姜华走路已经利索了,姜玉郎还有点跛,不过,独立行走已经没有问题。

    “玉郎兄,”杨根硕笑着抱拳。

    姜玉郎翻了个白眼。

    姜华对杨根硕却是没有丝毫的恨意,反而还有些感激,毕竟杨根硕给他治好了腿,而当初,也的确是姜家盛气凌人,自己作。

    虽然杨根硕没安好心,但若非他当日挤兑,姜家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下人拿出三千万的诊疗费。

    “杨先生好。”姜华抱拳道。

    杨根硕冲他点点头,上前围着姜玉郎上下打量一番,微笑道:“恢复的不错,可喜可贺,那个,我也给玉郎兄准备了礼物。”

    “玉郞,还不谢谢杨兄弟?”

    听到爷爷的催促,姜玉郎一颗心酸楚无比……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