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推心置腹
    饭桌上,杨家几个人都顾不得吃饭,几双眼睛都看着他,包括侍立在侧的医药费,让他吃得也相当不自在。

    除了杨柱国,其他人,杨根硕暂时没叫,他也叫不出口。

    临走的时候,给杨莲霆检查一番,调整了药方和食谱。

    杨柱国舍不得他走,一路将其送上车,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放。

    杨根硕只能微笑地安慰老人:“外公,这两天我要出趟远门,等回来再来家里吃饭,我估计,到时候,就该给……给您儿子治疗了。”

    “好,好,外公翘首以盼。”对于杨根硕的称呼,杨柱国也不强求,看了眼杨根硕的长城,“对了大牛,这辆车似乎跟你的身份不匹配,以后,开外公的车吧!”

    “您什么车啊?”杨根硕笑问。

    “劳斯莱斯幻影。”

    “那还得带个司机。”杨根硕开玩笑道。

    但这是事实上,谁买那样的豪车,还会亲自开呀!

    “这个当然不是问题。”

    “算了,我不自在,外公也不用操心了,林家车库里的车,我还不是随便开?”

    “哦,外公差点忘了。”

    “这辆车于我而言,有些特殊的意义。”

    杨根硕声音低沉,眼前浮现出宫本凉子那带着异域风情的绝美容颜。

    音容犹在,佳人已逝。

    心头不禁黯然。

    “外公明白了。”杨柱国点点头,“我的外孙那是有真本事,本身已是光芒万丈,哪怕开着最廉价的车,穿着最廉价的衣服,也遮不住你的光华。”

    “呵呵……外公,有您这么夸自己人的吗?王婆卖瓜,谁信哪!”杨根硕深吸一口气,展颜一笑,“好了,我走了,您留步。”

    “慢点开。”杨柱国叮嘱。

    “嗯。”

    车子缓缓驶出,杨柱国在后面一直挥手。

    看着后视镜不断变小的年迈身影,杨根硕眼眶微热,他知道,从今往后,彼此心中都多了一份牵挂。

    父母子女缘分一场,不就是看着彼此的背影渐行渐远?

    ……

    从杨家离开之后,杨根硕先后去了艾悠悠家、凌洋家、苏灵珊家。

    都是送上礼物,喝杯水就走。

    只因为,他跟南门彩云约好,晚上要去给南门老爷子拜年。

    大牛很忙的。

    ……

    萧米米去了姜瑶上班的地方,她想要亲自调查荆崇岭的底细。

    然而,首先第一条,那就是要确认杨根硕说过的话的准确性,而他的那些话,是从姜瑶那里听来的。

    于是,萧米米找姜瑶求证。

    年底了,很多老年人过来换新钞,大概是准备给后辈发压岁钱用的。

    姜瑶早就看到了萧米米,只是冲她点头示意,却是顾不上招呼她。

    萧米米也不着急,坐在铁椅子上等。

    一方面,守株待兔,看看那个叫荆崇岭的会不会过来,或者给姜瑶打电话。

    另一方面,也忙着跟进阮小玉失踪的案子。

    打开手机,登录市局官网,关于阮小玉的寻人启事已经上传。

    如今是咨询时代,萧米米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西京都会人尽皆知。

    但是,一个清秀的初中女孩,失联四十八小时,意味着什么?萧米米不敢想,她只祈祷,人性还没有坏到彻底。

    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姜瑶面前总算没有客户了,她将“正在办理”的牌子掉了个个儿,就变成了“请去其他窗口办理”,这才端了两杯咖啡出来。

    “挺忙的。”萧米米迎上去,接过一杯,“谢谢。”

    “谢什么!”姜瑶摇头,“有机会请你喝咖啡。”

    “好啊。”萧米米说。

    跟着姜瑶,来到客户接待区,落座后,姜瑶这才看着她道:“萧警官,你来找我有事?”

    “荆崇岭……”萧米米话说一半,就发现姜瑶眉毛一颤,于是,萧米米笑了。

    姜瑶有些脸红:“这个大牛,什么都跟你讲了吗?”

    “你这支红杏眼看着就要翻过墙头,他能不急?”

    “什么红杏,什么墙头?萧米米,你说的话好难听!”姜瑶满脸通红,“大牛真的紧张?”

    “哈哈,我就说你没那么容易被撬走,他还不信,那个荆崇岭怎么看,竞争力都是一般的样子。”

    “萧米米,能不能好好说话,要是没事,我进去了!”

    “别呀!”萧米米拉住她,“我长话短说,你没骗大牛,大牛也没骗我?救你的人真的是荆崇岭?”

    姜瑶点头:“嗯。”

    “穿着名牌,开着跑车,身手不凡?”

    “嗯。”

    “天啊,他不会是个导演吧!导演了这场戏,只是为了接近你。”见姜瑶瞪圆了眼眸,萧米米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干嘛这么看我?”

    “萧警官,虽然你是一名刑警,但是,破案真的需要这么大的脑洞吗?”

    萧米米脸一红:“这件事还真跟大牛说的一样,透着一股诡异。喂,他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你还说,都是因为你!”姜瑶突然变得很气愤,“萧米米,我也要帮他追求你。”

    “他没戏,我已经是大牛的人了。”

    “什么?”姜瑶瞳孔一缩。

    “我说……”萧米米猛然捂住嘴,好像刚刚说漏了什么。

    “还有什么事吗?”姜瑶撇过脸去,平静地问。

    “大牛出远门了,不放心这个荆崇岭,种种迹象表明,他很神秘,如果有什么企图,会让人猝不及防,所以你……”

    “我自己会小心的。”姜瑶突然眉头一皱。

    “怎么了?”萧米米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我们家的下人,功夫不错,不知道……”

    “我知道了,大牛去过你家,应该是……”

    “他怎么能这样,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什么!”说罢,拂袖而去。

    “瑶瑶!”萧米米追过去,姜瑶却已经关上了铁门。

    萧米米无奈,只得掏出证件,要求经理开门。

    经理认识是昨天的警官,很顺从的打开了。

    “萧米米,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要工作,没空跟你闲扯。”姜瑶真的生气了,语气相当冲。

    萧米米耸耸肩,“姜大小姐,这次还真不是找你。”

    “那你进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能进来的!”

    萧米米笑了笑:“我现在跟你经理谈,你忙你的吧!”

    “你……”姜瑶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上。

    “经理你好,我要调取一下昨天的录像。”萧米米提出这个要求。

    “没问题,跟我来。”

    来到办公室,经理授权登入系统,萧米米亲自操作,设置时段,刷新之后,居然一片雪花。

    不只是姜瑶这个窗口,整个分理处的所有监控,在同一个时段,都出现了雪花。

    这一次,不光萧米米觉得不可思议,就连经理也目瞪口呆,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跟灵异事件似的。”

    “我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萧米米冷笑,“经理,方便的话,请您的职员姜瑶亲自过来看一下。”

    “当然。”经理马上出去叫人了。

    不多时,姜瑶走进来,嘴里嘟囔:“经理,看什么?”

    一眼看到端坐的萧米米,姜瑶小嘴马上撅了起来。

    “瑶瑶,出现一件怪事,昨天你救那个人的时候,咱们的监控应该是正常的呀,可是,你看看。”经理指着显示器。

    萧米米配合经理的话,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九个画面,这是分理处的所有监控,同一时段,都是一片雪花。

    姜瑶慢慢瞪大了眼睛,看看经理,又回到了萧米米的脸上,“萧警官,你做了手脚?”

    “你……”萧米米一拍脑袋:“我闲的蛋疼?”

    说完,俏脸一红,吐了下小舌头,似乎这样的粗话不适合一个女孩子讲,更加有损人民女警的形象。

    “瑶瑶,你误会了,不是萧警官,刚刚是用我的权限进入系统的,一开始就这样?”

    “这又能说明什么?”姜瑶心里有些犯嘀咕,嘴上却不想屈服。

    “说明什么?”经理不解,扭头看着萧米米,“萧警官,你觉得呢?”

    萧米米心平气和道:“经理,如果方便的,请让我跟瑶瑶谈谈。”

    “当然,当然方便,瑶瑶,你不着急,我出去给你顶班。”经理说道。

    “谢谢经理。”姜瑶点了下头。

    门带上了,只剩下萧米米和姜瑶。

    “你怎么样,冷静下来了吗?”萧米米笑问。

    “我没什么不冷静的。”姜瑶硬邦邦道。

    萧米米摇头:“知道我在警官大学的专业是什么?”

    “不知道,也没兴趣。”

    萧米米叹了口气:“犯罪心理学。”

    “我又没犯罪。”

    “学问是相通的,我想说的是,其实你的心里对那个人的动机也产生了怀疑。”

    “说完了吗?好吧,我承认,你说对了,可以了吗?”

    “你还不耐烦上了?怎么?对大牛的安排有意见?”萧米米有些不忿,这丫头怎么不识好歹呢!

    “我一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女孩,我只想靠自己的双手过简单的生活。”姜瑶红着眼圈说道。

    “姜瑶,我还真不稀罕给你解释,为大牛开脱。站在我的立场,我巴不得你生大牛的气,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你的明白我的意思?”

    姜瑶瞪大美眸看萧米米,没想到她如此直白。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