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三句不离师父
    虢闪闪没吭声,但不得不承认,三人当中,就这个红毛还算顺眼,一来他说话客气,二来,偶尔还会露出一丝不忍。

    但感激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厮疯狂起来,一样不是人,比牲口还不如。

    虢闪闪不感激,可是,单纯的小玉却忍不住说了声“谢谢小朱哥”。

    刚说完就被小晶拉住,“小玉你傻啊,他们把你骗过来,把你日了,还让你当小姐,一顿有荤腥的饱饭,你就感激了?”

    小玉一听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不由得怒从心头起,红着眼圈蹬过去。

    小朱呵呵笑道:“人要想活得快乐,就得常怀感恩之心,你们说是吗?”

    没人回答,只有怒目相向。

    “我们没钱了,怎么办呢?还好,你们吃饱了,所以,今晚正式开张。”

    虢闪闪四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小朱微微一笑,点着小玉,“那就从懂得感恩的小玉开始。”

    言罢,转身离去。

    “姐姐!”小玉一下子扑进虢闪闪的怀里。

    四人一下子从天堂又跌回了地狱。

    ……

    半小时后,红毛进来。

    “客人来了,小玉,走吧。”

    “姐,我不去,救我。”小玉躲在虢闪闪的背后。

    “让我去!”虢闪闪咬牙,挺身而出。

    “不行,你年纪太大。”红毛眼睛一瞪,拿手点着几人,“都给我老实点。”

    然后,一把就小玉拽了出去。

    “姐,救我,姐。”小玉哭喊。

    “再喊,再喊我把你嘴巴缝起来。”红毛威胁。

    小玉身子一颤,再也不敢喊了。

    ……

    一小时后,小玉失魂落魄地回来,不言不语,珠泪暗垂。

    小洁含着泪上前,将那只抱熊放进了她怀里:“给。”

    小玉紧紧抱着抱熊,浑身颤抖,一言不发。

    “虢老师,安慰安慰小玉吧!”小朱叹道,“都是钱闹的,如果有钱,我也不让别的臭男人糟蹋咱妹子。”

    “滚!”虢闪闪怒喝,然后冲着小玉张开怀抱,“小玉,别怕,到姐姐怀里来。”

    小玉越是瑟缩着,退到了床角。

    “小玉,可怜的孩子。”虢闪闪上前,强行将其抱在怀里,“小玉,哭出来,不要憋着,那样会憋坏你的,哭出来就好了。”

    “姐!啊!啊!”小玉终于打开了情感宣泄的闸门。

    ……

    “小玉!”

    刘菊云几宿没合眼,一直在微博、微信、qq,各种平台转发关于女儿的寻人启事。

    刚刚只是打了个盹,就做了个噩梦,梦到女儿。

    萧米米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睁开有些朦胧的睡眼,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接通了问道:“哪位?”

    “萧警官吗?我们白天见过的,我是阮小玉的妈妈刘菊花。”

    “哦,你好。”

    “请你帮帮我,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刚刚做梦,梦见女儿被坏人欺负,我……”

    “刘姐,你不要激动,梦,梦通常是反的,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帮你找回女儿,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线索,总之,没有消息,就不是最坏的消息。”

    刘菊云身子一晃荡,“萧警官,谢谢你,打扰了。”

    接了这个电话,萧米米再也睡不着,而时间才是凌晨一点。

    穿上衣服,简单洗漱一下,就下楼了。

    听到脚步声,萧阳打开书房的门,摘下老花镜,“米米,你这是……这么晚了,还有案子?”

    萧米米叹了口气:“一个幼女失踪案,她妈妈就要崩溃了。”

    “有没有什么线索?”

    “暂时还没有。”

    “那你是……”

    “睡不着,去分局呆着。”

    “找到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最后一次接触的人。”萧阳提点。

    萧米米点头:“已经安排了。”

    “好,你去吧,注意身体。”萧阳抿了抿嘴唇。

    “爸,你也早点休息。”萧米米强笑着敬了个礼。

    萧阳摇摇头,“咱们家都是夜猫子,你看外面。”

    萧米米朝窗外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看,还是一样。

    路灯下,身穿军绿色羽绒服的萧丁丁,居然在蹲马步。

    “这都几点了,这样练下去不要紧吗?会不会走火入魔?”萧米米皱着眉头说道。

    “倒还不至于,不过,你可以去关心一下,鼓励一下,让他劳逸结合。”萧阳道。

    “嗯!”

    萧米米来到萧丁丁面前,拍了几巴掌,“弟弟,没想到你能坚持下来,还真是让姐姐我刮目相看,不错不错。”

    萧丁丁看了姐姐一眼,没吭声。

    “咦,你这是什么意思?”萧米米有些不开心,“姐姐我没惹你吧!老爸说了,让你注意劳逸结合,你这会儿还在蹲马步,白天能起来了,能正常学习吗?”

    “姐,你真烦。”

    “啊?”萧米米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师父说,练功的时候不能说话,容易泄气。”

    “啊?”萧米米又是一愣。

    “师父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现在都开春了,我必须只争朝夕。”

    “啊?”萧米米

    “师父说因为我起步晚,给我注入了一股气,我开始不信,现在信了,丹田里真的有一股气流,它支撑着我,别看我起早贪黑,我白天依然很精神。”

    萧米米一言不发,上前摸了摸弟弟的脑门,“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了呢?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姐,你才说胡话了呢!”

    “你说一股气,什么气?”

    “很玄妙的感觉,总之就是有,你不信,等我小有所成,咱们比划比划。”

    “我只怕要等到猴年马月。”

    “师父说了,坚持一个月,萧米米将奈何不了你。”

    “呵呵……”萧米米冷笑,“萧丁丁,你可以呀,三句不离师父,师父比你姐还亲,一个月,你师父吹了吧!我堂堂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擒拿格斗样样都行,你一个月就想赶上我,那还有没有天理?”

    “师父说……”

    “打住!”萧米米挖着耳孔,“我不想再听你说话,我还有事,先去局里了,你差不多就去睡觉,不要让咱爸操心。”

    “嗳,我再蹲一小时。”

    萧米米翻了个白眼:“你师父有没有提醒你这样容易得痔疮?”

    “会吗?”萧丁丁挠头。

    萧米米摆摆手,大步离去。

    ……

    日暮时分,杨根硕一行四人抵达了云岚镇,都是风尘仆仆的。

    杨根硕带着几人直接来到龙门客栈,只见生意兴隆、人声鼎沸,张旺财一个人在前台,忙得不可开交。

    一眼看到杨根硕,张旺财脸上浮现出浓烈的恐惧。

    杨根硕眉头微皱,来到了他的面前:“你醒了?”

    “是的先生。”张旺财不敢隐瞒,“但我永远是先生的狗。”

    杨根硕冷笑:“为什么不跑?”

    “我怕死。”张旺财说。

    这个理由正确而且充分,杨根硕满意的点点头:“生意不错嘛!忙不过来,怎么不再找几个人?”

    “原本还行,因为一个伙计上山了,所以,我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什么时候离开的,还没回来吗?”

    张旺财一拍脑袋:“哎呀,这都多久了,不会又让野兽给吃了吧!”

    杨根硕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教会他们使用电台互通消息。对讲机的覆盖距离还是不够。

    “点菜下单端盘子是吧,我来帮忙!”杨根硕放下行李了,撩起袖子。

    “先生,使不得!”张旺财诚惶诚恐。

    “为什么使不得,这是我的产业呀!”杨根硕笑了笑,“你就安心当你掌柜的。”

    转身,将露西三人安顿在一张桌子上。

    显然,露西已经给布莱特和杰克讲了,所以二人并不奇怪。

    布莱特笑道:“大牛,行啊,万里之遥的化外之地,也能拥有一份自己的产业,这里鱼龙混杂,可生意似乎真的不错。”

    “露西有没有告诉你,手段不大光彩?”杨根硕对他耳语。

    布莱特笑着摇头。

    “稍等,一会儿尝尝这里的特色。”

    说罢,杨根硕就去招呼客人了。

    “大牛,我也帮忙。”露西追了过去。

    布莱特哭笑不得:“杰克,要不你也搭把手。”

    “好的,老师。”杰克起身去找杨根硕,让他安排。

    “那就有劳杰克兄和露西了。”杨根硕开心地说。

    将一本菜单给了露西,让她帮忙下单,杰克则负责端盘子。

    露西的美貌,一下子引起了客人的关注。

    事实再次证明了一条真理,那就是红颜祸水。

    尤其是在这遵循丛林法则的化外之地。

    一个露着胸毛的彪形大汉目露淫光,抓向露西的屁股。

    所幸,露西也是练过的,一下子蹦开了,菜谱挡在胸前,叫道:“你要干什么?”

    大汉瓮声瓮气地笑道:“还挺灵活,大爷我喜欢。”

    “别过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露西不甘示弱。

    “你倒是不客气一个,让大爷看看。”大汉越发有兴趣。

    “图老三,上啊,我们看好你。”

    “图老三,你特么到底行不行?”

    不少食客开始起哄。

    图老三越发得意,直接冲着露西扑过去。

    啪!

    一声脆响。

    众人都没看清。

    图老三向后两步,脸上出现一只不完整的三叶草鞋印。红彤彤的鞋印,煞是醒目。

    “哈哈……”

    一帮食客哈哈大笑。

    图老三恼羞成怒,立刻返回座位,从行囊里拿出一把锯短的猎枪。

    然而,他还没抬起枪口,脸上先吃了一拳,他扭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还没做出反应,对方又是一拳,砸在他拿枪的手腕上。

    “啪”的一声,猎枪落地。

    图老三吃痛,这才看向对面男人的,金发碧眼,身材高挑。

    敢于欺负露西的人,都是杰克的敌人,他没有手下留情,面带残忍的微笑,一套组合西洋拳,将图老三打成猪头,跌坐在地,目光呆滞,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b。

    “你,给我妹妹道歉!”杰克指着他,蹩脚的华语说到一半,突然身子一挺,因为腰上顶着一个东西,通过质感判断,应该是枪管。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