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祸水东引
    “我只是个开车的,最值钱的就是这车,我是去机场接这位杨先生的。”黎泓俊看了眼杨根硕,对光头匪首说道。

    “老大,这家伙看来身份不一般,我们就从他下手。”一名小喽啰盯着杨根硕,向老大提建议。

    听见这话,黎泓俊马上忍俊不禁,终于祸水东引。偏偏这一幕落在杨根硕的眼中,杨根硕瞳孔缩了缩,有些奇怪。

    这个黎泓俊显然没安好心,可是,这个匪首似乎也是真打。

    难道不是串通好了的?这就有点奇怪了。

    匪首点点头,“有道理。但是这年头生意不好做,所以,不能浪费,蚊子腿也是肉呀!所以呢,咱们从小到大,一个也不放过。”

    一听这话,黎泓俊更加疑惑了。

    黎旌辰激动起来:“我真没钱。”

    “你是什么身份?”匪首问。

    “我是他弟弟。”黎旌辰看着黎泓俊。

    “嗯?司机还能带着弟弟开车?”匪首有些诧异。

    “我们兄弟相依为命,所以……”黎泓俊苦着脸说。

    黎旌辰眉头皱的紧紧的,他也发现哥哥今天的表现有些奇怪。

    “真是感人!我都不忍心下手了,不过……”光头匪首一声令下,“来人,给我往死里揍,揍到他们交钱为止。”

    “放肆!敢为难我们哥俩,你们……”

    话没说完,就被黎泓俊捂住嘴,“老大,年轻人不懂事,我把我身上的钱全都给你,请你放过我们兄弟俩。”

    说着,黎泓俊就脱下了百达翡丽。

    “哥哥,你怎么……”黎旌辰的话被哥哥摇头阻止了。

    杨根硕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赶时髦跟潮流,自从有了点钱之后,也研究过奢侈品。百达翡丽也是认识的,甚至,能够看出黎泓俊的那款百达翡丽,并非普通款,而是工厂那个特殊的车间生产的。

    于是,确定其身份非富即贵。

    然而,杨根硕认识,这帮劫匪未必认识。

    这不,匪首拿着手表打量了半天,“哇靠,这什么鸟牌子,都不认识,想糊弄老子,起码拿一个上海牌。”

    黎泓俊兄弟俩差点栽倒。

    杨根硕也是好不容易憋住笑。

    黎泓俊哭丧着脸,自己是个司机,不应该拥有比较高档的腕表,所以,这时候,也不好说多么值钱了。

    “老大,我这个表是外国的牌子,你可能不认识,但比上海表还是能贵上那么一点点的。”黎泓俊说,一副吃了便便的表情。

    匪首将嵌满了钻石的手表戴在手腕上,让大家瞻仰,喽啰们都说好,匪首顿时觉得自己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好吧好吧!”匪首摇摇头,“看你也不容易,给人家当马夫,上班还带着弟弟,都是下苦的人,就这样吧,不为难你了。”

    一听这话,黎泓俊差点感动的哭出来。

    堂堂京都大少,居然被人给同情了。

    不过还好,终于将炮口对准了杨根硕。

    光头匪首看着杨根硕道:“你呢!要钱还是要命?”

    “当然要命。”杨根硕道,“我长得这么帅,这花花世界,我还没玩够呢!”

    “那就拿钱换吧!”

    “但是我没钱。”杨根硕很光棍地说。

    “什么?”匪首七窍生烟,头皮都红了,“你没钱?没钱你能坐这么好的车?没钱还想要命?”

    “我——”杨根硕拖长了音,看了眼一旁看戏的黎泓俊,“老大,我真是没钱没地位,也不知道哪个脑残的,用这么好的车接我,做人要低调吗?这不是存心让贼惦记?”

    “知道就好。”匪首附和一句,突然反应过来,“臭小子,你说老子是贼?老子是强盗啊!你还真有死的觉悟,很好,很好。”

    匪首猛然扬起手,一棍子砸过来。

    杨根硕眼疾手快,哧溜一下,躲到了黎泓俊背后。

    “给我上,让他说咱们是贼,贼简直是对俺们的一种侮辱。”

    喽啰们果然前赴后继,冲向杨根硕。

    “你放开我!”黎泓俊拼命想要甩掉杨根硕。

    “别呀!兄弟,你是来接我的,难道没有义务保证我的安全?”杨根硕理所当然地说道。

    说话间,不少镀锌管砸下,杨根硕将黎泓俊当成了挡箭牌,黎泓俊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尽数挡下。

    黎旌辰一直为哥哥担惊受怕,目前倒是没人攻击他。

    “兄弟,身手不错,好样的。来,擒贼先擒王,咱们于群匪之中取匪首之首级。”

    杨根硕显得很兴奋,很得意,很嚣张。其实,那是他看出了黎泓俊的实力,对付这帮路霸那是绰绰有余。

    所以,杨根硕感觉,个中缘由,越来越接近了自己的猜测。

    然而,他这么讲,黎泓俊骂娘的心都有。

    这帮强盗真不是他安排的,真敢对他下手,或许,他能够搞定他们,但是,自己金娇玉贵,哪怕是擦破一块皮,也不值当啊!

    “哈哈,好啊!来取老子。”听了杨根硕的豪言壮语,匪首哈哈大笑。

    “鸿俊兄,来吧,看好你哦。”杨根硕也是哈哈大笑,“光头,你真是瞎了眼,碰到鸿俊兄,你死定了。”

    黎泓俊浑身发抖,自己真是被这厮一步步挤到墙角,送上绝境。

    “哇呀呀!”匪首果然被激怒了,“看我不打出你的绿屎。”

    “放手,你放手啊!”黎泓俊想要推开杨根硕,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光头匪首一对镀锌管舞动起来,虎虎生风。

    但是,单打独斗,黎泓俊依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他的双臂吃了不少棍子,火辣辣的疼。

    “小辰,报警。”黎泓俊突然喊道。

    “哦哦。”黎旌辰点了下头,刚要去车上取手机,被两名喽啰拦住了。

    黎旌辰无可奈何,只能冲着哥哥投去一抹歉意的苦笑。

    与此同时,对杨根硕鄙视到了极点,一个成年人,还要哥哥保护,胆色都不如自己。

    黎泓俊是有苦自知,今天原本是要给这小子一个见面礼的,没想到弄假成真,现在,自己居然成了攻击的目标。

    为了迷惑这些路霸以及杨根硕,他一直隐藏实力,导致的结果却是,自己成了挨打的对象。

    堂堂黎家大少爷,居然被一帮路霸打得抱头鼠窜,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这个杨根硕,真不知道那一点出色,年龄小、没武功,或许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医术了。

    就这样的角色,表妹龙慕云和妹妹黎落居然都对他刮目相看。

    今天这个设计,原本是万无一失的,给杨根硕一个下马威,那也是绰绰有余。

    即便前不久发现弄假成真,黎泓俊依然是这么想的。

    将杨根硕推到前面,让路霸将其揍成猪头,然后自己出手救人,借口很好找,比如说自己小宇宙爆发。

    但现在显然不行了,自己首当其冲,成了挨揍的对象。

    “呀!”黎泓俊怒了,决定动手惩戒这些不开眼的路霸,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岂有此理。

    黎泓俊大吼一声,拽着他裤腰带的杨根硕都能感觉到一丝不同。气场不同。

    果不其然,自此以后,黎泓俊的双臂再也不害怕同镀锌管相碰。

    “硬气功吗?”杨根硕微微一笑,在黎泓俊举起胳膊去阻挡对方的镀锌管时,用力扯了一把他的腰带,与此同时大叫一声“救命”。

    黎泓俊的防御被破坏了,俊俏的脸蛋又吃了一棍子。

    “杨根硕,给老子放手,否则,咱们全都玩完。”黎泓俊怒形于色,一把拍开杨根硕的手。

    “好凶哦,人家害怕嘛!”杨根硕苦着脸说。

    “杨根硕,不要影响我哥,没有你这个累赘,他一个人就能打倒一片。”黎旌辰叫道。

    “是不是?”杨根硕乐了,仿佛打心底的欢喜:“原来鸿俊兄这么能打,那真是太好了,我放心了,我不影响他。”

    顿了顿,冲那帮路霸道:“听到没,你们对手是他,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们,你们也没成就感啊!原来他一个人就能放倒你们,只是他心地善良,秉承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不忍心痛下杀手。”

    “杨根硕,你给我闭嘴!”黎泓俊喝道,同时,郁闷的看了眼弟弟,弟弟毕竟年幼,虽然这话不错,但不应该讲出来啊!现在多被动!

    “一人打倒一片,哈哈,那脸上是怎么回事?”匪首大声嘲笑。

    “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匪首戳中了黎泓俊的痛处,他一咬牙,冲向了对方。

    黎泓俊速度还是不错的,在匪首猝不及防之下,挥出一记勾拳。

    嘭!

    匪首中拳,脑袋一懵。

    下一秒,手上一轻,却是镀锌管被夺。

    紧跟着,又是砰地一声,却是脸上吃了一棍。

    这两下子相当结实,也非常之快。

    匪首脸蛋肿起,下面喽啰方才反应过来。

    “呀,来人,给我弄死他。”匪首恼羞成怒。

    不待命令,一众喽啰就挥舞棍棒发起群攻。

    黎泓俊如同虎入羊群,三拳两脚就打倒五个。

    抽空,还向杨根硕挥一挥拳头,亮一亮肌肉。

    “哥哥,好样的!”哥哥大杀四方,黎旌辰与有荣焉,激动的拍手。

    黎泓俊挥拳砸向第六个喽啰的面门时,那名喽啰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黎泓俊却没有收手,今天,黎大少算是动了真怒,可是,拳头尚未接触道对方的面部,肘关节突然一麻,胳膊落了下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