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萧阳的纠结
    “你们三个人控制着五个人质,其中还包括我们一名同志?”刘震霆终于大致确认了对方手中的人质数量。

    “呵呵,警察同志,你道了也无所谓,这样吧,我还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有一把枪,几把刀……”

    “千万冷静,”刘震霆叫道:“我们虽然包围了你们,但是,并没有进攻,同时,还答应了你们的要求,紧急调运了车辆。”

    “紧急个屁,你们分明是在拖延时间!”红毛反驳。

    “不可以伤害人质,有什么要求,还可以提。”刘震霆叫道。

    “再给你十五分钟,车子不到,我先砍下你们同志的一只手。”红毛恶狠狠地威胁。

    “你敢!”刘震霆没说完,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于是,满头大汗的刘震霆又赶紧给萧阳拨过去。

    “萧局,我是刘震霆。”

    “讲。”萧阳如同吃了枪药。

    但刘震霆倒是能够理解领导,“嫌犯一共三人,包括米米在内,共五名人质,米米的警枪在他们手中。”

    “五名人质,至少三名未成年,这场仗不好打呀!”萧阳沉吟。

    “萧局,还有个新情况。”刘震霆道:“嫌犯下了最后通牒,若是我们的车子不能在十分钟之内抵达,他们就要……”

    “就要怎样?”见刘震霆停下,萧阳着急的问道。

    “就要砍掉人质一只手。”

    “丧心病狂!这是示威,这是挑衅,这帮犯罪分子太猖狂了。”萧阳大骂,“我们人民的卫士决不妥协,绝对要同这样的犯罪分子作斗争。”

    刘震霆弱弱地说:“他们选定的人质是萧米米同志。”

    萧阳脑袋“嗡”的一声响,半天答不上话。

    “萧局,萧局,我认为,你暂时不适合出现,很显然,匪徒还不知道米米的真实身份,否则他们必然更加有恃无恐,我方也必然更加被动。”

    萧阳沉默了,这个案子,因为女儿成了人质,自己真的不适合指挥,同时,也很难理智的做出判断,可是,难道要将自己女儿的生命交给一帮政客来裁决吗?

    萧阳眼圈变得通红,泪水眼看着就要溢出。

    “杨市长您好,我是萧局的秘书小黄。”黄秘书恭敬的说,因为对方是西京市政府一把手杨开福。

    “小黄,你们老板的电话很难打啊!”杨开福抱怨一句,这才说道:“萧局长是不是正在前往案发地点的路上。”

    “杨市长稍等,我这就让我们萧局听电话。”黄秘书说。

    “不用了,我只提一点要求,他去主持这个案子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做到公正、公开。”

    说完,杨开福直接挂了电话。

    “杨开福那个老匹夫说什么?”萧阳没好气的问秘书。

    黄秘书为难地说道:“老板,他说您可以主持这个案子,但必须做到公正公开。”

    “这个老东西,八成已经知道我的女儿成了人质。这帮人,一个个就知道落井下石,看你跌倒,恨不得再踩上一脚,这就是名利场啊!”

    萧阳刚刚感慨完毕,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还是刘震霆打来的,直接下了他一跳。

    “讲。”他说。

    “萧局,还有八分钟。”刘震霆道。

    “我是赶不过去了。”萧阳长叹一声,并作出批示,“提前两分钟部署,提前一分钟强攻。”

    “是。”

    “停车。”萧阳对司机说。

    “萧局,我不明白……”

    “我让你停车。”萧阳怒吼。

    司机停下车,他不等秘书开门,自己下了车,再次拨打杨根硕的电话,依然没通,气得差点摔了手机,大骂道:“杨根硕,你个王八蛋,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毙了你!”

    正在开车的杨根硕耳朵突然有些发烫,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在骂自己。

    然而,这一次,他却是猜错了。他满以为是后排的衰仔黎泓俊。

    摸出手机准备给龙慕云汇报一下,没想到竟然自动关机,打开后,不到一秒,再次电量低到自动关机。

    摇摇头:“鸿俊兄,你接到我了,是不是应该跟龙校长复个命,同时,让慕云给我接风洗尘。”

    “让表姐给你接风洗尘,你算老几,等着吧!”黎旌辰毫不留情的怼他。

    “表姐?你们姓黎,难道跟黎落有关系?”杨根硕随口问道。

    “那是我姐。”黎旌辰直言不讳。

    “你是她哥?”杨根硕扭头看了黎泓俊一眼。

    “正是舍妹。”黎泓俊冷冷点头,面颊还是火辣辣的疼。

    “那岂不是亲上加亲?”杨根硕笑道。

    “什么?谁跟你亲上加亲?”黎泓俊心里一突突,差点跳起来,若是这混蛋成了自己妹夫,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

    还好,杨根硕接下来的话,让两人都松了口气。

    杨根硕说:“我跟那个刁蛮任性波不大且无脑丫头很熟吖。”

    “这就叫亲上加亲?”黎旌辰直翻白眼,“你的表达能力很差啊!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呵呵,小弟弟,你真逗。”杨根硕笑了笑,回过头去,专心开车。

    ……

    王屠户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

    警察都在五十米外,同时,打开车门遮住身体。

    更加外围的地方,是围观的群众。

    刘震霆作为总指挥,一脑门的汗水。

    歹徒手里有枪,萧米米也是人质啊!

    而且,对方还要拿萧米米开刀。

    这时,萧米米的号码又一次打了进来。

    “刘队长,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还有五分钟。”

    “我明白,按你们的要求,没有动过手脚,并且加满了油的特种车辆已经出发,马上就到。”

    “还有三分半钟。”黄毛提醒。

    “人必须讲信用,你们说的时间不可以提前!”

    “放心,我们会跟火车飞机一样,只有准点和晚点,绝不提前。”黄毛幽默了一个。

    刘震霆挂断电话,一名下属跑过来,耳语:“刘队长,萧局让你相机行事。”

    刘震霆长叹一声,这一天,真是没法让人愉快。

    萧米米的身份,目前为止,应该只有刑警队的人知道,但是,瞒不过有心人,刘震霆理解萧阳的难处。

    ……

    民居内。

    三人都是满头大汗。

    “徐哥,看来警方不会妥协了。”红毛咽了口吐沫道。

    “是啊徐哥,怎么办,我不想死。”大头哭丧着脸。

    “瞧瞧你们这德性,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死扛到底。我们手里这么多人质,其中还有一名警察,我们是可以赌一赌的,只要警方没有攻进来,我们就有机会。”黄毛怒气冲冲。

    “怕了吗?你们没退路了,你们伤害人质,只能坚定我们警方发起进攻的决心。”萧米米不断打击三人。

    “大头,这个臭女人交给你!”黄毛吼道。

    “徐哥,这个时候,我无心享用啊!”大头苦着脸说。

    “滚蛋!”黄毛在大头后脑勺削了一记,恶狠狠道:“老子是交给你下刀子,咱们说了一旦时间到,就砍下警花一只手,必须讲诚信啊!”

    大头倒提匕首,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一步步逼近萧米米。

    萧米米一点点瞪大了眼睛,但有种感觉,这个大头比她还紧张。

    萧米米不怕是假的,但是,作为警界之花的她,就是要在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时候,彰显一种大无畏的精神。

    没想到,几个人都不知道她是堂堂的警界之花。实在是有些遗憾。

    也害怕,害怕自己万一成了残疾,势必会对以后的职业和爱情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

    这一刻,她想到了杨根硕。

    想起他那句“你的警界之花,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自己真的没有独立的办案能力呀,这种单枪匹马的勇敢,还不如说是莽撞。

    对于父亲任何的处理方式,她倒是都可以平静的接受。

    因为父亲不是普通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看着。

    看到敌人的屠刀一步步逼近,萧米米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与此同时,还有个人跟萧米米一样紧张,那就是刘震霆。

    各单位已经准备就绪。

    他已经在心里读秒。

    总攻的命令一旦下达,一切都将无可挽回。

    这时候,黄毛同萧米米的手机同刘震霆接通了视频。

    刘震霆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只见画面中,一个大光头劫匪,拿着匕首对着萧米米的手臂反复比划着。

    “刘队长,不要管我,攻进来,解救人质!”萧米米喊道。

    “呵呵……”黄毛笑道:“咦?怎么听起来有点像那些英勇就义的烈士最后的声音。”

    “萧米米同志,我……我……”刘震霆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刘队长,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不怪你,因为,这是我的职业,这是我神圣的职责。”

    刘震霆身后,一帮认识萧米米的刑警队员,个个都是热泪盈眶。

    刘震霆看着手表指针一秒一秒逼近了总攻时间,身体都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起来。

    摸出来一看,却是萧阳打来的电话。

    “萧局,请指示。”刘震霆激动的说。

    “让嫌犯稍安勿躁,我去跟他们谈。”萧阳说。

    “萧局……”刘震霆压低声音道:“匪徒正在跟我视频。”

    “好,让我跟他对话。”萧阳说。

    “好的。”刘震霆说了句,然后冲着视频道:“你们听着,我们萧局有话跟你们讲。”

    “我是萧阳,是西京市局一把手,同时也是这个案子的总指挥,你们听着,我可以答应你们的任何要求,但是,必须等我抵达现场。”

    “萧……萧局,您不要来。”萧米米含泪道。

    “米米,你是个优秀的同志。”萧阳说道。

    听了萧阳的话,萧米米立刻泣不成声。

    黄毛哈哈大笑:“萧局,您是讲究人,好,我们等你,但是,请不要让我们等得太久。”

    说着,直接切断了视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