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刚好路过
    萧阳的话,让萧米米泪流满面,也让黄毛三人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萧米米暂时也没有了被伤害的危险。

    黄秘书不知道萧阳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要赶去现场,亲自主持,为此,他询问了萧阳。

    因为,这同萧阳一向谨小慎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作风不符。

    萧阳没有回答。

    十分钟后,萧阳抵达了现场。

    一路都有人敬礼和问候。

    只因为萧阳值得尊敬,或者说崇拜。

    从一名普通民警,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如今是西京市警务系统当之无愧一把手,同时也是政法委一把手,同时还是副市长的内定人选。

    固然,拥有这样的地位和成就,同他个人的努力付出分不开。

    但同时,也让广大干警看到了希望,只要自己好好干,将来某一天,也能够达到萧阳这样的高度。

    如此,大家都有了奔头。

    人活着,总要有点理想。

    否则,跟咸鱼又有什么分别。

    但是,今天的萧阳,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一路通行无阻,直接深入到最前沿。

    刘震霆等人,看到萧阳来到,立刻簇拥过来。

    也只有刘震霆在内的一小部分人知道萧阳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

    “我是萧阳,我到了,你们可以跟我对话,合理的要求,我们都可以考虑,唯有一条,绝不可以伤害到人质的安全。”

    到位后,萧阳立刻拿起喇叭喊话。

    民房里,黄毛眉头紧皱,“萧阳,萧米米,都姓萧,你们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你说呢?”萧米米心头震惊,表面却若无其事。

    黄毛摇头,“喊话没有那么大的嗓门,还是用手机吧!”

    黄毛翻看萧米米手机的通讯录,一下子看到了萧阳的名字,“咦,你一个普通小民警,居然有市局一把手的电话,不简单啊!”

    “萧局的联系方式是公开的,西京市警务系统的任何人都可以在官网上查到。”萧米米有些激动地说。

    “是吗?”黄毛呵呵一笑,拿手机拨了过去。

    电话一通,萧阳情不自禁的喊道:“米米!”

    “哈哈,萧局长,我不是米米,我是在用这种方式跟你对话。不过,这个米米在萧局心中的地位很重要啊,从你的语气就能听出来。”

    通过对方的话语,萧阳判断,嫌犯还是不知道自己同萧米米的关系。

    “我们每一个同志,都是为了扞卫老百姓的权益而存在的,他们首先也是别人的父母或者儿女,作为他们的领导,我不希望他们遭受任何的损伤。”

    “好一个会作秀的领导。”黄毛撇嘴。

    “你们现如今的罪名,还没到万劫不复的地步,所以,还是用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劝你们回头是岸,就算你们今天逃掉了,你们能逃到哪儿去,又能逃多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住口!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不用萧局操心。”黄毛喝道,“我们先说今天,先说眼下吧,萧局有没有想过怎么送我们离开?”

    “没有,想不到,你说说看。”萧阳硬邦邦道。

    “萧局,这就没意思了,让您给我们准备的特种车辆呢?”黄毛笑问。

    这时候,王凯过来一番耳语:“萧局,嫌犯的身份依然无法确定。”

    萧阳轻叹一声,“准备好了。不过,我就想不通,那么招摇的一辆车,你们又能开到哪里去?”

    “所以,我们会带上几个护身符。”

    “你们要带上人质?”

    “人质太多,我们没法都带走。”

    “带谁留下谁?”

    “带上这名警花和三个未成年少女。”

    “放了他们,我来做你们人质,这样,你们可以逃得更远。”

    “萧局,不可以。”

    萧阳刚刚说完,刘震霆等人就激烈反对。

    “不行的,我不同意。”萧米米也不赞成。

    黄毛哈哈笑道:“萧局长,你这个提议倒是可以考虑,稍待片刻,我们兄弟几个合计合计。”

    几名嫌犯合计的工夫,萧阳的秘书再次接到市长来电。

    “黄秘书,让你们老板听电话。”杨开福语气不善道。

    黄秘书立刻将手机送到了萧阳手中,萧阳眉头微皱,还是送到了耳边。

    “萧局长,我希望你清楚地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市长杨开福质问道。

    “杨市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听说你已经向犯罪分子妥协,并且自愿成为人质。”

    “没错,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我知道你的女儿落入了嫌犯手中,沦为人质,你救女心切,我可以理解,但是,请萧局长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这样彻底的妥协,我们整个西京警务系统的威严必将荡然无存,日后,犯罪分子会更加猖狂,更加肆无忌惮。”

    “杨市长的意见呢?”萧阳淡淡地问道。

    “我……你是负责人,我只是提意见,若是你有什么不能决断的,咱们可以召集临时常委会讨论。”

    “杨市长,我是一名警察,但也是一个父亲,如果我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又何谈保护千家万户平安。如果是那样,我根本不配做一名警察。您放心,我会对我今天的行为全权负责。”

    “你……”杨开福气得浑身发抖,“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谢谢杨市长的提点,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刘震霆一帮人,都被萧阳这一番慷慨陈词,震撼的热泪盈眶。

    终于,萧阳的手机再一次响了。

    黄毛道:“萧局,我相信你,你上车吧,把车子发动起来,不可以带枪哦,一会儿我们带着人质上车,等到我确认无误之后,会履行承诺的。”

    “好。”萧阳挂断电话。

    “萧局,”刘震霆动情地说:“您不可以冒险啊,要不再考虑考虑。”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这一刻,我只是一个父亲。”萧阳说。

    刘震霆点点头,虎目含泪,就要往萧阳身上安装设备,以及隐藏枪械。

    “什么都不要做,对方并非训练有素的江洋大盗,哪怕他手里有枪,哪怕他们有三个人,我一个老刑警又有何惧。”

    萧阳洒然一笑,眯眼看向远处的天空,仿佛回到了往日的峥嵘岁月。

    “领导,我们以您为荣。”刘震霆大声说道。

    “萧局长,我们以您为荣。”一帮刑警和特警大声说道,整齐划一。

    “老板,车子准备好了。”黄秘书小跑过来,在他耳边说道。

    萧阳看到了那辆停在门口没有熄火的特警专用车,在刘震霆的肩头用力拍了拍,深吸一口气,便朝着车子走去。

    萧阳说了,在确保所有人质安全之前,刘震霆等人不可轻举妄动,那么也就是说,剩下的很多情况,都需要萧阳一个人应对。

    刘震霆等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杨根硕驾车路过,然后发现道路封锁,此路不通。

    “去去,正在办案。”维持秩序的民警不耐烦道。

    他就是高新派出所的民警宋伟江,他没想到这个王屠户家真的是藏污纳垢。

    杨大妈三番五次报案,自己没当回事,他为自己的失职感到深深的羞愧。

    得亏杨大妈失忆了,要是这件事被领导自己,自己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杨根硕推门跳下车,冲宋伟江眨眨眼睛,“看看车牌。”

    宋伟江目光落在大奔的车牌上,黑底白字,如此霸气的车子,加一个这么霸气的车牌,他哪里敢拦?

    “刘震霆,你过来。”杨根硕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大声喊道。

    宋伟江的身子马上就是一震。

    突然听到这个声音,刘震霆差点激动的跳起来。

    “杨教官,真的是你!”刘震霆按着钢盔,小跑过来,都喜极而泣了。

    “刘队长,你喊他什么?”宋伟江脑袋一晕,刚刚以为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富二代,没想到……

    刘震霆顾不上理他:“杨教官,你来的太及时了,这栋房子里有三名丧心病狂的罪犯,还有四名女性人质,不对,刚刚进去的萧警官也被控制了。”

    “哪个萧警官?”杨根硕猛地瞪大眼睛:“米米?”

    “可不就是,我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萧局长亲自交换人质去了。”

    杨根硕眯了眯眼,问道:“到底什么案子?”

    “这里是一处卖|淫|窝点,拐带胁迫未成年少女卖|淫,没想到里面的人那么不要命,居然挟持了萧警官。”

    “那就说明身上还背着其他重罪。”杨根硕眯了眯眼睛,“我来吧!”

    “那敢情好,我不,”刘震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来人,给杨教官穿上防弹衣,准备枪械。”

    “不用。”杨根硕摇摇头。

    宋伟江当即就是一愣。

    “也好。”刘震霆笑道。

    宋伟江又是一愣。

    “杨教官,萧局已经上车,正在跟嫌犯对话,如无意外,不一会儿,嫌犯就会押着人质出来上车。”

    “行,我去了。”

    杨根硕说走就走,一晃眼,宋伟江已经找不到杨根硕的身影。

    “刘队长,这家伙是你们教官?不就是个大孩子?”宋伟江满是好奇,忍不住问道。

    “人家年龄不大本事大,我们刑警队都是心服口服。”杨根硕一来,刘震霆是一点儿也不紧张了,“那个,透露一个消息给你,他还是萧警官的男朋友。”

    “啊?”宋伟江大脑一片空白。

    “所以呢,让他去,顶合适。”刘震霆嘿嘿一笑,立刻冲到特种车辆旁边,向萧阳报告这个好消息。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