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声东击西
    黎泓俊来到驾驶位,准备将车开走,这才发现,钥匙被杨根硕带走了,气得在中控台上一阵捶打。

    “哥,你冷静点。”黎旌辰道,这一刻,他的脸上再无半分稚气。

    “小辰,哥哥首战失利,这件事决不能让慕云知道,否则,她对我的印象会更差。没想到这小子武力值如此强悍,看来我们对敌人的了解不足啊!”

    黎旌辰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弟弟,能够拥有这个冠冕堂皇接近沧浪真子的机会,家族可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所以,哥哥也希望你能够俘获沧浪真子的芳心。”

    黎旌辰淡淡一笑:“哥,你放心,弟弟我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任何女人的身心都会失守。”

    “呵呵,希望弟弟旗开得胜。”黎泓俊笑了笑,表情很快又变得狰狞起来,“杨根硕,一介武夫,看看本少爷怎么玩死你。”

    “哥,那家伙干什么去了,难道咱们就这么傻等着?”

    “我怎么知道,没办法,总不能把车丢下吧!”

    “看我的。”黎旌辰翻到前座,从随身包里掏出一个小巧的工具箱,麻溜的拆开了方向盘下方的盖板,拆不开的部分,就暴力拆解。

    看的黎泓俊一阵肉痛。

    终于,黎旌辰将两根电线触碰在了一起,打火,发动机点着了。

    “哥,弟弟还行吧!”黎旌辰一脸骄傲。

    “还行还行。”三百多万,刚入手的座驾,就惨遭暴力拆解,黎泓俊心疼的不行,却还不能在弟弟面前表现出来。

    “哥,咱们走吧,你来开车。”黎旌辰高兴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的警察过来拉开车门,并且将钥匙丢了进来。

    黎泓俊哥俩都是目瞪口呆。

    警察说道:“杨教官让我送来的。另外,杨教官说了,希望鸿俊兄能够想出一个自圆其说的借口。”

    警察扭头走了。

    迟不送来早不送来,偏偏等到刚刚拆开打着火,他给你送过来。

    “尼玛,这厮一定是存心的!

    黎泓俊差点飚出一口老血。作为一个伊顿公学的毕业生,一向以绅士自居和示人的黎泓俊,忍不住爆了粗口。

    ……

    “这小子……”萧阳听到杨根硕突然出现,并果断介入的消息,摇头苦笑,突然大叫:“不好,我刚刚已经通知嫌犯出来了。”

    “领导,你现在应该再次同对方联系,就说我们必须确认所有人质的生命安全。”

    “要是他们不答应呢?”

    “答应不答应都无所谓,我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刘震霆给萧阳都想好了,他说:“如果犯罪分子问怎么确认,可以跟他视频聊天,让我们看到每一个人质。”

    “好。”萧阳点头,他如今是关心则乱,脑子里一片空白。

    ……

    “老板,萧局上了车,没穿防弹衣,也没带枪。”秘书向市长杨开福汇报。

    “萧阳啊萧阳,就算这个案子圆满结束,你也难逃政治不成熟的名声,一个领导,一个指挥者,一个决策者,却主动冲锋陷阵以身犯险,这样的人自然是难堪大用的。”杨开福摇摇头,笑了。

    亏自己将其当成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真是太高看他了。

    ……

    黄毛等人刚要押着人质出来,接到萧阳的视频请求。

    黄毛接通了。

    萧阳道:“我方已经做出了全面让步,但是你们显然诚意不足。”

    此时的黄毛很轻松,他笑道:“萧局挺有意思,同我们一帮亡命徒讲诚意。”

    “人应该有最起码的诚信的。”

    “萧局,有话不妨直说。”

    “我已经做到这一步,就是不希望任何一命人质有事。可是,你们却不将全部人质带出来,如果你们已经伤害或者杀害了某个人质呢!”

    “萧局想怎么样?”

    “你们一共有无名人之,我要在视频中看到他们,看到每一个活蹦乱跳的他们。”

    “你们不会耍什么幺蛾子吧!”红毛露出脸来问了一句。

    萧阳耸肩,“我都这样了,还能耍什么幺蛾子。我会亲自送你们上路。”

    “不是上路,听着瘆的慌,是离开。”

    “是离开。”

    “好吧,您这么高级别的干部,说话不会等于放屁,所以我答应你,来吧,先看看你的同志兼下属。”

    “米米……”看到萧米米的一刻,萧阳激动地说不出来。

    “……萧局。”萧米米眼眶通红,低下了头,“属下给您添麻烦了。”

    “你致力于惩治罪犯,解救无辜的人,这是没错的,但是,以后做事不要这么鲁莽。”萧阳说。

    “属下明白。”萧米米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下。

    “萧局,你是确认人质安全,还是在调|教下属啊?我怎么觉着你更像是在拖延时间呢?”黄毛脸上写满了不乐意。

    “这位小兄弟,这都过去多久了,我们市局所有精兵强将早就到位,若是要强攻,早就攻了,不会等到现在。所以,现在跟你拖延时间,根本没有意义,可能是领导当太久了,一时间没能忍住。”

    “领导,看看这三朵小花。”黄毛将镜头对准了阮小玉三人。

    三个小女孩手脚被捆,嘴巴被黄胶带封住,眼神凄楚无助,即便是受过铁血锤炼的萧阳,这一刻也淌下了眼泪。

    这眼泪中饱含着激动、气愤、难过和深深的自责。

    女儿尽管鲁莽了一些,但是,她的行为是没错的,她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做了一个人民警察应该做的事。

    “你们真的是太过分了!难道你们就没有姐妹?”萧阳忍不住说道。

    “萧局也是性情中人啊!不可否认,这世上比我们善良的大有人在,但是,比我们可恶的也不计其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那个,事已至此,萧局也不要再讲那些没意义的话了。”

    “也罢,最后一个。”萧阳叹道。

    “稍等。在另一个房间,我给你看看。”

    虢闪闪手脚捆在一起,像头猪一样,侧卧在床上。嘴巴也被封住。

    连日来的折磨,使得她身心疲惫,若不是为了三个小女孩,她都不想活下去了。

    有时候,她会不能自已的想起前任,两个人还是很有感情的,否则,打电话的时候,不会有没完没了的话。

    虢闪闪幻想着,前任,也就是胸脯上纹的那个名字的主人,也就是别人的老公和父亲,他能够从天而降,解救自己。

    今天,外面的动静很大,虢闪闪虽然没法移动,也能够感受到一股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氛。

    黄毛之前跟她谈过,他们利用人质要挟,警方已经妥协,他们即将转移,但不会带走全部人质,要将其留下。

    虢闪闪心里没有丝毫的庆幸,没有她,那三个小女孩怎么活?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

    虢闪闪骇然地看向窗户。

    风掀起了窗帘,露出烟尘弥漫的洞。

    窗户不见了,只有一个洞。

    “怎么回事?”黄毛正好刚刚跨进门来,一看之下,对着手机怒吼:“萧局,原来你一直在骗我,你终于还是进攻了,好,很好,这是你逼我的,咱们同归于尽。”

    “你不要激动,我没有。”萧阳辩驳。

    “大头、小朱,控制住几个人质,不要离开。”

    话音未落,大头、红毛已经出现在背后,异口同声道:“徐哥,怎么回事,是不是警方发起了进攻?”

    “回去!”黄毛大喊,“可能是声东击西。”

    红毛、大头深以为然,立刻往回跑。

    然后,黄毛就听到一阵“咚咚咚”的声音。

    那声音,像极了拳脚打在人体上的声音。

    “大头——小朱——”黄毛叫了两遍,都没有回应。

    “出来,我是有枪的。”

    人影一闪,嘎巴声声。

    当黄毛发现自己持枪的整个右臂都被拧成了麻花,这才感到一阵钻心剧痛,这才痛号出声。

    这个声东击西分而击之的人,自然是杨根硕。

    黄毛三人跌坐在过道里,不一样的惨绝人寰,一样的面如死灰。

    动用了西京市整个警务系统的力量,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就被杨根硕以这种方式,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了。

    直到此时,杨根硕才嬉皮笑脸的来到萧米米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以及血糊糊的嘴唇,又是心疼又是好气。

    “我们的警界之花,这是怎么了?”

    萧米米突袭他的手指,嘴里还发出小狗愤怒的咆哮,当然没能成功,然后笑着哭了出来。

    “傻丫头!不是没事了?应该没吃亏吧!”

    “他们没来得及。”萧米米实事求是道。

    “你的嘴唇。”

    “吻我。”

    杨根硕生怕弄疼了萧米米,所以显得十分轻柔。

    不料,萧米米却是那么的炙热。

    “嗯。”萧米米突然一把推开杨根硕,“快,解开三个孩子。她们太可怜了。”

    杨根硕先后给徐小晶、曾小洁、阮小玉割断捆绑手脚的黄胶带,剩下嘴上的,让她们自行剥除。

    这时候,萧米米拿起手机拨了萧阳的号码。

    萧阳一看来电,紧张的不敢去接,过了半天,方才接通了,弱弱地“喂”了一声。

    “爸,我没事了。对不起。”

    “好,太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萧阳在电话里哭了出来。

    “爸……”萧米米也哭了。

    “哦,大牛总算没有让我失望,我这就派人进去。”萧阳激动的说。

    “叔叔,我是大牛。”

    “大牛,叔叔谢……好像没必要谢你。”

    “呵呵……我觉得,进来的人越少越好,因为,孩子还小,她们以后还要生活。”

    萧阳轻叹一声,“你考虑的很周全,这样,我让他刘震霆进去,此外,一切媒体和民众,由我来负责。”

    “您是个好人。”杨根硕由衷地说。

    “你小子……”萧阳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