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这个我可以带走吗
    “老板,案子结束了。”秘书给市长杨开福汇报。

    “什么意思?”杨开福眼睛一亮,抹了把头顶屈指可数的毛发,“萧阳壮烈了?”

    秘书摇头,感觉到老板流露出的遗憾表情,他也表现出一抹遗憾。

    “那是怎么回事?说!”杨开福激动起来,“难道说,罪犯没上车,就被击毙了?”

    “老板,根本没上车,据我所知,是刑警队的教官及时赶到,单枪匹马,就解决了问题。”

    “刑警队的教官。”杨开福尖叫起来,“何方神圣,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也没听过,不过,这是人家警务系统的事,但是,我多问了两句,原来,这个年轻的教官还是一名高三学生……”

    “高三学生!”杨开福又一次尖叫着打断了秘书的话。

    “是,正是天恩中学的高三学生,同时,还是萧米米的男朋友。”

    杨开福瞪圆了眼睛,一声不吭,良久,方才轻声道:“如此说来,萧阳这个案子处理的非常圆满?”

    “罪犯全军覆没,我方毫发无损,非常圆满。”秘书说。

    正为自己的才学自鸣得意,却听杨开福道:“你回秘书处吧!”

    “什么,老板……”

    “出去。”杨开福回身步向大班台。

    秘书一下子耷拉下脑壳,走出办公室,至始至终,都不明白老板突然开了自己的原因。

    难道是自己太帅,自己头发太好,自己学问太深?

    无论如何,被打回秘书处,都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办公室里,杨开福摇了摇头,一个不会察言观色,看不出领导喜怒,还在那儿显摆学问的秘书,自然不是一个贴心的秘书,不要也罢。

    “萧阳啊萧阳,佩服佩服,原来你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杨开福喃喃自语,眼睛紧跟着又是一亮,咦?让儿子追求萧米米。

    ……

    外面的人都散掉了,只留下刘震霆一个人,一辆车。

    刘震霆走了进去。

    “哥哥,你好帅哟!”徐小晶抱着杨根硕的胳膊,摇晃着说。

    之前,杨根硕出手干翻大头和红毛,她正好看到。

    “是啊,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我想,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被贩卖了。”曾小洁抱着他的另一条胳膊。

    萧米米看着曾小洁,眼眶微红。

    “这个我可以带走吗?”阮小玉的目光落在白色抱熊上,恋恋不舍。

    萧米米瞬间泪崩,她想,在这个暗无天日泯灭人性的地方,也许只有这个抱熊不会伤害她,安静的陪着她。

    “可以。”萧米米紧紧地小女孩拥在怀中,“别怕,有姐姐。”

    咚咚咚。

    三拳。

    噗噗噗。

    三脚。

    黄毛三人满地打滚,杨根硕还要打,却被刘震霆从背后抱住。

    “杨教官,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人渣!”杨根硕咬牙切齿,眼珠子通红,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气愤过。

    萧米米眼圈通红的看着他。

    “你们一定没有想过后果,以为坐牢就没事了?等你们进去就会明白,里面的犯人也会把你们这些人渣往死了虐。”

    “杨教官……”刘震霆直摇头,意思杨根硕的话有映射监狱黑暗之嫌。

    “为什么不能说!”杨根硕咬牙道,“就是十恶不赦的人,也对他们的行为感到不齿。”

    “啊,快去找姐姐。”阮小玉突然尖叫起来。

    杨根硕一拍脑袋,自己差点忘了,另一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质。

    他冲过去一看,“是你?”

    虢闪闪眼圈一红,流下两行泪,晕了过去。

    ……

    医院病房。

    虢闪闪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前任的手机:“李志强,我想你!”

    “闪闪,怎么了?”

    “我被坏人虐待,现在是这样子……”虢闪闪将自己的惨状拍成照片,发过去。

    片刻后,回来一条信息:对不起,老婆要生了,我走不开,好好照顾自己。

    虢闪闪又看一遍信息,闭上眼睛,泪流满面地大笑,“虢闪闪,你好傻,李志强,我虢闪闪再也不爱你了。”

    说完,将对方拉黑的一切联系方式拉黑。

    ……

    “给……”杨根硕递过去一包面纸,心里沉甸甸的。

    病床上,抱着膝盖,下巴也放在膝盖上的虢闪闪说了句“谢谢”。

    “我也算是人民警察的一员,所以,我要谢谢你,是你的冷静和睿智,使得几个小女孩得到了解救。”

    “可是,她们的人生已经有了残缺……”

    杨根硕深深地换了口气,点点头,换了个较为轻松的话题,“为什么叫闪闪?”

    她挤出一丝笑容:“上面两姐姐,我爸以为我是男孩,当时计划生育很严,为了生下我,我们家都躲到了广东,老家的房子都被人捅了个大窟窿,结果……”

    杨根硕摇头笑笑:“然后呢?”

    “我爸说我把他给闪了,所以就起了这名儿。”

    杨根硕点点头:“以后什么打算?”

    “还能什么打算?休息一顿时间,养伤,散散心,然后再回去上班呗。”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杨根硕,“怎么,你要拉我一把?”

    “我开一家店,你来主管,绝对正规干净场子,我还可以教你一套按摩的手法,你把那些不想继续做下去的姐妹拉过来……”

    “我不行,什么都不懂,你会亏本的。”杨根硕话没说完,虢闪闪就连连摇头。

    “我没打算赚钱,只要能够维持下去就好,再说了,据我所知,干净的场子也不是没有,而且人家经营的也相当不错。”

    “弟弟,你是认真的?”虢闪闪严肃的问道。

    “非常认真。”杨根硕一本正经,“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一旦上岸,决不允许再次下海。这不光是对你的要求,也是你招人的要求。”

    虢闪闪一下子捂住了嘴,眼泪哗哗流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哽咽道:“杨总,你是第二个让我动心的男人,我这辈子就给你干了。”

    杨根硕促狭一笑:“不惦记前任了?”

    虢闪闪一脚踢过来:“此干非彼干,别沾姐的便宜。”

    杨根硕敛了笑容:“闪闪,警方说那几个孩子需要心理辅导,我担心警方做不好。毕竟你跟她们相处了几天,她们比较认你,如果你有空,开导开导她们。”

    “没问题。日后啊,杨总指哪儿我就打哪儿。”

    两人对视着,然后“哈哈”笑开了。

    只是,杨根硕却看到她的眼中,泪光闪闪。

    “你看。”虢闪闪突然让杨根硕看了眼微信。

    杨根硕看了信息,轻叹一声:“可以理解的。”

    “我真的好傻,什么的男人会把我这种……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当个宝,就算他之前不介意,可是这一次,我……”

    “虢闪闪,你是个好人,你很勇敢,好人会有好报的。”杨根硕轻抚着她肿起的唇角,柔声说道。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很伟大。”

    “因为你不会娶我。”

    杨根硕笑了笑。

    “等我好了,跟姐姐来一回?”虢闪闪笑着说。

    “求之不得。”杨根硕紧握着她的手。

    虢闪闪泪流满面:“大牛,你知道,这几天,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什么?”

    “做小姐,如果不是这个,我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变得这样倒霉?”

    她这么说,杨根硕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这个行业太古老了,三教九流,其中就有娼门。

    可以说,有需求,就有市场。

    有些女人是被迫的,有些女人是自愿的。

    杨根硕不知道别人,但却知道虢闪闪是因为感情失意,方才走到了这一步。

    “但是,我现在不后悔了,因为,我遇到了你。”虢闪闪翻动着泪光闪烁的眼睛说。

    “快点好起来,我都迫不及待了。”杨根硕眼圈微红,笑道。

    “姐姐!”门口响起两个小女孩的声音,分别是曾小洁、阮小玉,徐小晶走在最后。

    阮小玉的身后跟着母亲刘菊云,曾小洁的身后则是一个珠光宝气雍容华贵的女人。

    “孩子们,来。”虢闪闪张开怀抱。

    三个小女孩齐齐扑入她的怀中,她一阵龇牙咧嘴。

    杨根硕摇头道:“你们弄疼姐姐了。”

    三人赶紧离开,一迭声说对不起。

    “大妹子,谢谢你,谢谢你对小玉的照顾,否则,我真担心小玉坚持不下来。”刘菊云抹泪道:“萧警官说的不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大姐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小玉。”虢闪闪内疚地摇头。

    “小姐,哦不,妹子!”贵妇坐在床边,拉起虢闪闪的手,“小洁都跟我说了,是你让她对生活保留希望,她是我们曾家唯一的继承人,不管怎样,永远都是。所以,我要好好谢谢你。”

    “大姐,您过奖了,我真的没做什么。”虢闪闪摇头。

    徐小晶握住虢闪闪另一只手:“姐姐,虽然你那样开导我,但是,这辈子,或许我是不会嫁人了,然而,你永远是我的姐姐。”

    “好,好,好,都是好孩子。”虢闪闪泪落如雨。

    “妹子,这是我们陈家一点心意,等你有机会到了晋城,我们一定好好招待。”贵妇将一张支票交到虢闪闪手中。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