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好人有好报
    “这个我不会要,”虢闪闪摇头,义正词严:“我从事这一行,或许你会觉得我缺钱,或许认为我好吃懒做,但是,说什么,我也不会收下这个钱,因为,我当时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根本没有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回报。”

    “我知道,但是……”

    “这位大姐,我替闪闪收下。”杨根硕突然出现,笑着接了过去。

    贵妇点点头:“杨根硕,也有你的份儿。”

    说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支票给了杨根硕。

    “小洁,跟妈妈走吧。”做完这一切,贵妇拉着曾小洁的手,就要离开。

    “姐姐,给小洁留个电话,小洁会想你。”

    “当然。”

    送走了曾小洁,刘菊云再次来到床前,“妹子,姐姐没什么给你的,怎么办?”

    “大姐,你说的哪里话,带着小玉忘掉过去,好好生活,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嗯!”刘菊云无声啜泣。

    “姐姐!”阮小玉紧紧抱着虢闪闪,死死也不肯撒手。

    最终,还是被母亲拉着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徐小晶。

    “小晶,你怎么不回家?是因为没有路费吗?”虢闪闪问道。

    徐小晶摇头:“爸爸妈妈不管我,我不想会农村,我要留在这个花花世界,姐,以后我就跟着你,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以吗?”

    “可你还是个孩子啊!”虢闪闪为难道:“这样吧,姐姐供你上学。”

    “天啊,你还是饶了我吧!”徐小晶抱着脑袋。

    虢闪闪笑道:“那这样,你先跟着姐姐,但是,不可以从事姐姐的工作,等你们大牛哥干净的场子起来,你学习一套正规的技术,就可以在那儿上班了。”

    “那真是太好了。”徐小晶上前,抱紧了虢闪闪。

    ……

    另一间病房里,萧米米显得很无奈。

    只是嘴唇破了点皮,头发掉了几根,手腕脚腕一点清淤,还被人逼着住院,打起了点滴。

    市局宣传科的几位女同志还给萧米米化了彩妆,是挂彩的妆。

    据说,晚些时候,局里市里的领导都会过来慰问,而电视台,也会过来采访。

    “她是个好女人。”见杨根硕进来,靠坐在病床上的萧米米认真地说。

    “好人,会有好报的。”杨根硕郑重其事,然后递上支票,“这就可以略见一斑。”

    “天啊,这么多钱。”萧米米惊呼,“我工作二十年,不吃不喝,也没这么多。”

    “这是曾小洁母亲感谢闪闪的。”杨根硕皱眉道,“晋城曾家,很有名吗?”

    萧米米眼睛雪亮:“晋城曾家,天啊,难怪出手这么大方。”

    “什么意思?很有钱?”

    “晋西的煤矿都是曾家的,你觉得呢!”

    杨根硕也是瞠目结舌:“这……用富可敌国已经无法形容了。”

    “是啊,他们家的财富超过一般小国的国民生产总值。”

    “这么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怎么能随便被人贩子拐走呢!这也太大意了。”

    萧米米苦笑摇头,“人贩子下手,通常不会调查孩子的家庭情况,因为没什么动机,流窜作案,所以给我们的侦破带了很大的难度。”

    “警界之花,我给你再抹点护唇膏?”杨根硕突然笑着欺近。

    “别闹,这里是医院,被你家珊珊看到,又该吃醋了。”

    杨根硕还是突袭,“啵”了一口,这才拿出另外一张支票,“我也有,交给你保管。”

    萧米米瞪大眼睛,看着一百万的支票,问道:“为什么给我保管。”

    “男主外,女主内吗?我是耙耙,你就是匣匣,我耙回来,你给咱装到匣子里,打理好咱们的小金库。”

    “好啊。”萧米米眉开眼笑,“这次虽然吃了点苦,但收入一百万,还是蛮值得嘛!”

    “师姐,领导来了。”马小霖兴高采烈的进来,然后,看到了两人的距离有些近,态度有些亲昵,她的一双美眸就变成了月牙。

    “美女,我需要回避吗?”杨根硕笑问。

    “小帅哥,可能需要的吧!”马小霖暧昧的笑着,话锋一转道:“不过,师姐说了算。”

    杨根硕看向萧米米,萧米米眨眨眼睛,“大牛,你先回避一下。”

    马小霖身子一个激灵,师姐的男朋友,居然有个这么接地气的地名么!

    “好吧,我先走了,晚点联系。”

    刚刚出门,就有一帮人,如同潮水般涌来。

    最前的是几名摄影摄像师,半蹲着身子,倒退小跑,有的拿着炮筒一般的相机,有的则是看着摄像机。

    接下来,才是几名身穿深色商务夹克的中年男人,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

    这几名中年人官派十足,旁边都跟着一个穿西装提包的年轻人,不用说,就是秘书了。

    再然后,杨根硕看到了萧阳。

    萧阳一身笔挺的冬装警服,警徽闪烁,肩章耀眼,也很有派头。

    路过贴墙站着的杨根硕时,还冲他笑了笑。

    最后,有人抱着花篮。

    但还有一个年轻人有些不伦不类,居然捧着一大束玫瑰。

    西装革履的他倒也是相貌堂堂,可拿着红玫瑰算是怎么回事,求爱还是求婚?

    杨根硕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了,下意识掏出手机,想要了解下黄毛三人的处理情况,没想到忘了充电,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于是拿着手机,去了华回春的办公室,奈何,两人的充电器依然不匹配。

    无奈之下,用座机给急诊科护士站去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里面传出苏灵珊的声音,“华院长,您找我?”

    “是的,请你来一趟办公室。”杨根硕学着华回春的声音道。

    “大牛!”苏灵珊还是一下子听了出来。

    “是我,手机没电了,有数据线吗?”

    “我给你送过来。”

    “好的,我等你,嘿嘿……”

    杨根硕这一笑,让苏灵珊心头升腾起几许不安,莫非华院长不在,他鸠占鹊巢,自己去了,会不会送羊入虎口?

    苏灵珊倒是不在乎被那家伙动手动脚,两人的关系早就有了实质性突破,她担心的是,这是医院,如果被外人看到,岂不是很难为情?

    但最终,苏灵珊还是忍不住去了华回春办公室。

    这个时候,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相继对萧米米进行了慰问,高度肯定了她这种人民卫士主人翁的意识,高度赞扬了她这种人民卫士大无畏的精神,同时号召全市公安干警向萧米米同志学习,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自己的贡献,为打造“百日平安的西京”而努力奋斗。

    领导们很忙,慰问完毕,很快就离开了。

    虽然领导说的都是官话套话,可萧米米的情绪还是被调动起来,热血沸腾,热泪盈眶,就差重温一遍神圣的入警誓词了。

    然后,萧阳宣布,授予萧米米个人二等功的嘉奖,说道:“萧米米同志,你很勇敢,不愧是我们老刑警的女儿。”

    萧米米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

    ……

    笃笃笃。

    正在华回春办公室里四处踅摸的杨根硕,听到几声很轻的敲门声,他笑了。

    其实,先一步,他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是苏灵珊来了。

    “请进。”杨根硕捏着嗓子说。

    苏灵珊推开门,故作镇定:“华院长不在?”

    “徒弟不在,师父在。”杨根硕嘿嘿笑道。

    苏灵珊白了他一眼,关上门,袅袅婷婷来到了他的面前:“给你数据线。”

    “抱抱。”杨根硕张开双手。

    “休想。”

    “为什么?”

    “这里是医院,这儿还是院长办公室,若是被人撞见,我还怎么见人?”

    “咱把门锁了。”

    “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苏灵珊看了下手表,“我只有五分钟时间,已经用去了三分钟。”

    “三分钟你够了,我不够。”

    苏灵珊瞪大眼睛:“什么叫我够了,你不够。”

    “自己体会。”杨根硕从转椅上起身,两步跨到她的身后,灼热的气息吹进了她的耳孔。

    苏灵珊立刻就身体发软,放弃了抵抗。

    杨根硕将其身子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看着她迷离的星眸,然后吻在她的唇上。

    苏灵珊吊着他的脖颈,激烈回应。

    就在杨根硕一只手准备突袭的时候,苏灵珊用残存的意志推开他,咯咯笑着,退到了门后,并且将门开了一道缝。

    杨根硕耸耸肩,撅起嘴。

    “呵呵……”苏灵珊捂着嘴,“行啦,不要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你家米米还在病房里呢!”

    “她根本不用住院。”

    “但是,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给她送花。”

    “她是英雄模范,有人送花不是正常,我也看到了。”

    “是九十九朵大红的玫瑰。”

    “什么?原来那一大捧花真是给她送的?”

    “你也不去看看,有人撬你的墙角哦。”

    “哈哈……我的墙角是那么好撬的吗?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随时放手。”

    “你好洒脱!再见。”

    轰的一声,门闭上了。

    苏灵珊一扭头,就看到了走过来的华回春。

    “珊珊,怎么?我的门得罪你了?”

    “没有没有,华院长,我……我还要忙,再见。”苏灵珊红着脸逃了。

    杨根硕给手机充上电,刚开机,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打进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