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马小霖的难事儿
    “爷爷。”回到酒店,黎泓俊第一时间给远在京都的爷爷打通了电话。

    原本,往常的这个时间,爷爷黎鸿燊早就在下人的服侍下,喝上一杯应该不含三聚氰胺的中老年配方奶粉,穿上纸尿裤,睡下了。

    可是今天,他知道爷爷一定在等消息。

    “孙子,说。”其实,从孙子的语气上,就能判断出事有不遂。

    果然,爷爷的吐词很清楚,黎泓俊就放心了,他汇报道:“真子入住总统套房,弟弟和她已经见过面,并且将话说开了。”

    “会不会太快?然后呢?”

    “然后,就被人下了逐客令。”

    “为什么?”

    “人家说我们的想法太幼稚。”

    “什么!岂有此理,欺人太甚!弹丸之地,蛮夷之邦,咳咳咳……”黎鸿燊激动的不住咳嗽。

    “爷爷您不要激动,注意身体,我们继续努力。”黎泓俊连忙表态。

    “开局不利,第一印象不佳,以后再要挽回,就很难了。唉!”老爷子黎鸿燊倒也不糊涂,叹息一声,“你那个表妹的心野了没有,有没有帮助咱们家说话。”

    “表妹看得比我们清楚,但终究是站在家族这一边的。”黎泓俊客观地说道。

    “那就好。”黎鸿燊沉吟片刻,“既然去了西京,就老实继续呆着,做好外围的安保工作,混个脸熟也好,总之切记一点,成不了朋友,绝不可以成为敌人。”

    “爷爷,我明白了,您早些休息。”黎泓俊道。

    黎鸿燊叹道:“还怎么睡得着哦。想一想,我们的想法还真是有些幼稚。人穷志短,这就是格局决定一切啊!”

    爷爷的话,让黎泓俊陷入沉思。

    人穷志短,说的真对呀!

    若是黎家还是昔日那般辉煌,又何必煞费苦心,讨论出如此幼稚的计划。

    作为家里的长子嫡孙,黎泓俊深深内疚着,自己终究还是太过稚嫩,挑不起家族的大梁啊。

    “哥,对不起。”看到哥哥沉默,黎旌辰首先检讨。黎旌辰朴素的认为,若是自己足够优秀,真子对自己一见倾心,或许能够为家族的复兴出一份力。

    “哥,你别这样,这种事情,完全是两厢情愿的呀!”黎落心里不舒服,也跟着开解哥哥。

    黎泓俊最期待的安慰,却没有得到,他看着龙慕云说:“小云,你说的没错,爷爷也承认这个想法有些幼稚,但是……唉!”

    黎泓俊的满腹心事,化作一声长叹。

    龙慕云嘴巴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

    ……

    承恩医院。

    急诊室的病床上,鼻青脸肿的马文才手背上打着点滴,拉着妹妹的手苦苦哀求。

    “小霖,我的好妹妹,帮哥哥一次,就一次,这次之后,哥哥再也不赌了。”

    虽然声音不高,却也遭到了四周病人、家属的鄙视。

    毕竟是亲哥哥,马小霖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疼。

    更多的,却是怒其不争。

    “哥,你让我帮你,我哪一次没有帮你,我那点工资,原本是给咱妈看病的,都被你输光了吧,我还怎么帮你?”马小霖红着眼圈质问道。

    “你是警察,那些收账的一定怕你。”马文才激动的说。

    马小霖苦笑:“我是警察,可是欠债还钱也是天经地义呀!”

    “他们比高利贷还狠,显然是违法的。”

    马小霖闭上眼睛,泪水滑下:“哥,妈身体一直不好,你有三十八了吧!什么时候能懂点事啊!你不正经干点什么,难道打一辈子光棍?”

    “没房没车没钱没正经工作,怎么找老婆,我赌钱,还不就是希望赚点老婆本?”

    “你还有理了,十赌九输不知道啊!”

    “哥哥赢过,真的,赢过几十万!”

    马文才瞪大眼睛,那表情让马小霖感到陌生,感到害怕。

    “钱呢?然后呢?”马小霖冷笑。

    “输掉了。”马文才耷拉下脑袋,表情从亢奋到颓丧。

    “然后就去借高利贷,你有没有想过,你拿什么还?”马小霖叫道。

    马文才低下头,答不上话,眼神一阵闪烁。

    这时,一行五人闯进病房。

    这个病房是急诊科的留观室,住的都是一些头疼脑热磕磕碰碰,打着点滴,留在这里观察的病人,是个集中病房,十二张病床,加上家属,有二十几号人。

    进来的五人体型彪悍,目光凶狠,走路姿势如同螃蟹横行,一看就非良善之辈。

    为首一个穿着貂皮的大光头,手上戴着硕大的金戒指,脖子上的黄金链子比狗链子还粗,牙齿间咬一根牙签。

    马文才一见五人,顿如见了猫的老鼠,将脑袋埋在妹妹的怀里,一个劲儿躲藏,怎么看,都像是一只顾头不顾腚的鸵鸟。

    这帮人一进来,整个病房仿佛降低了好几度。

    大光头早就发现了马文才,冲着旁边的跟班使了个眼色。

    跟班心领神会,立刻上前,一把就扯了马文才手上的针头,让他发出一声痛呼。

    “你们干什么!”马小霖起身怒喝。

    跟班揶揄道:“马文才,你行啊,没钱还债,还有钱看病?”

    “我哥是你们打的?”毕竟是警察,马小霖倒是不怵。

    “是又怎么样,他欠我们的钱,有钱不还,就知道跑。”跟班振振有词。

    “你们知不知道,这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我可以刑事拘留你们。”马小霖上纲上线。

    “妹妹,逮捕他们,他们这就是故意伤害。”马文才突然抬起头来,仿佛有了底气。

    大光头扑哧一笑:“马文才,你行啊,这就是你口口声声提到的那个当警察的妹妹,长得还真是不赖。”

    说着,一双酒色过渡的鱼泡眼上下打量马小霖,不住咂嘴,啧啧有声。

    “你住口!”马小霖恼羞成怒。

    “我们就是故意伤害,你逮捕我们啊!”大光头肆无忌惮的大笑,“我知道你们家住哪,你们的老妈子是个药罐子……”

    “你威胁我!”马小霖浑身发抖。

    “你都准备拘留我了,你还害怕我的威胁吗?等我进去了,你是不是就可以放心,高枕无忧了?”大光头皮笑肉不笑道。

    马小霖闭上眼睛:“我知道你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妹子聪明。警察借了我们的钱,也得砸锅卖铁来还。”大光头摸着脑壳笑道。

    “钱哥,我真没钱,有钱,我早就还了。”马文才一看妹妹也依靠不住,声泪俱下。

    “马文才,当初借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有一套两居室,还有一个当警察的漂亮妹子。”

    “哥,你居然……”马小霖难以置信地看着马文才。

    “妹妹,我只是说说,只是说说。”马文才羞愧地低下头去。

    “你说的不错,我已经证实过了,房子虽然老旧一点,毕竟还是两居室,这个警花的颜值,更是超过了我的预期。”

    钱四海摸着脑壳,一双贼眼始终不离马小霖的丰|乳|肥|臀。

    “你想怎么样?”马小霖瞪大了眼睛。

    “房子过户,然后陪我吃顿饭。”钱四海人畜无害地笑道:“这样,咱们的账一笔勾销。”

    “你休想!”三岁小孩都知道这顿饭没有那么简单,马小霖激动的驳斥。

    周围的病人和家属不住摇头,一来谴责马文才这个丧良心杀千刀的混蛋哥哥,二来,也对这帮放高利贷的深恶痛绝。

    但是,更加明白一点,一旦沾上这些放高利贷的,就像吸血鬼,直到吸干你最后一滴血。

    同时,也见识到了一点,这帮人真叫一个猖狂,面对警察,居然丝毫不惧。

    钱四海摸着光不刺溜的脑袋:“那怎么办呢?你哥欠了我们五十万,你那套房子二十五万都不值。这利息滚起来,呵呵……”

    “马文才,你就是个畜生!”马小霖指着不争气的哥哥哭了,“你要让生你养你的母亲没有片瓦遮风挡雨,你要让你的亲妹妹陪这个禽兽吗?”

    “妹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文才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道:“要不妹妹就委屈一下,你是警察,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不然,他们真的会打死哥哥的。”

    马小霖一个踉跄,身子摇摇欲坠,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大光头,“钱四海是吧,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警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但我也是配枪了的。”

    “嗯哼?”钱四海突然觉得这个小女警很有趣,“这话怎么讲?”

    “这个叫马文才的人都快四十岁了,拥有足够的民事行为能力,他做的事情,他自己负责,跟母亲和妹妹无关。”马小霖一声冷笑,“如果你们胆敢骚扰我妈,或者是我,就问问我手里的枪答不答应,大不了鱼死网破。”

    “哈哈……”钱四海突然大笑起来,抚掌道:“有意思,有意思,马文才,你妹妹果然是女中豪杰,比你这个软|蛋强了不止一百倍。”

    “那是那是。”马文才抬起头,满脸通红道:“我一直以妹妹为荣。”

    钱四海摇摇头:“但是,不行,毕竟是五十万的真金白银,而且每天都在涨,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抹掉。所以妹子……”

    “我不是你妹子,你不要这么叫我,我觉得恶心。”

    “那就是没得谈喽?”钱四海冷冷一笑,“我们公司还从来没有烂账,除非家破人亡。既然你说他自己承担,你们不帮他还,那好,来人,带走。”

    马小霖死死闭上了眼睛。

    两名马仔立刻上前,将不住往后缩的马文才拉下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外拖。

    “救命,妹妹救命啊!”马文才泪涕俱下,撕心裂肺,一只手抱住妹妹的小腿。

    马小霖泪雨倾盆,就是不管不顾。

    眼看着马文才就要被拖出去的时候,门口响起一声厉喝。

    “站住。”

    马小霖心头狂喜,以为救兵——萧米米到了,这种场面,也只有萧米米齁得住。

    然而令她睁开眼睛一看,就失望了,发声的却是一个漂亮的小护士。

    小护士是苏灵珊,她夷然不惧:“这里是医院,你们在这里大吵大闹,想干什么,成何体统?”

    见到叉着腰神气活现的苏灵珊,钱四海乐了,自己连警察都不怕,还怕一个小护士?

    关键是这个小护士的颜值真是没的说,那包裹在护士服下的雄伟山峰,连见多识广的他,都叹为观止。

    加上之前的小警花,钱四海觉得,自己的桃花运来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