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人的追求
    苏灵珊也试着拨了一下杨根硕的电话,依然关机,她冲马小霖投去一抹爱莫能助目光,然后下班了。

    “小霖,别着急,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萧米米交代一句,也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没走多远,就听到旁边病房里一个大妈在喊:“别拦我,我要报警。”

    “妈,你能不能消停一点,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一个年轻一点的女人哀求道。

    “丽华,我脑子好了,我全想起来了,王屠户家真有问题,我……”

    吱呀!门推开了,萧米米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站在杨大妈母女面前。

    “警察同志!”杨大妈眼睛顿时亮了。

    “我是高新分局分局警员萧米米,这位大妈,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反映。”

    杨丽华一脸歉意的苦笑:“警察同志,我妈前两天被电摩撞倒,医生诊断为脑震荡,所以,她的话,您不要太当真。”

    萧米米摇头:“大妈,关于王屠户家,你都知道些什么?”

    “真的是分局的同志?”杨大妈不敢相信。

    “如假包换。”萧米米亮出证件。

    “我是社区联防队员,我发现王屠户家的租客有问题……”杨大妈将她的发现讲了一遍。

    “什么时候发现的?”

    “昏迷之前。”

    “什么时候昏迷的?”

    “三天前。”

    “大妈!”萧米米一下子握住杨大妈的手,动容道:“我们要是早一些掌握这个情况,那该多好啊!”

    “怎么?难道……”

    “我们已经采取行动,从王屠户家解救出四名人质,其中有三个未成年少女。”

    “什么!”这一次,连杨丽华都震惊了。

    “唉!”杨大妈长叹一声:“谁说我没有反映,我去了派出所,他们不重视,我第二次去,他们临时出去办案,然后我就被摩托撞了。”

    “竟然是这样吗?”萧米米眯起眼睛:“大妈,我知道了,我会了解一下,如果情况属实,您应该得到表彰的,而某些人应该得到批评。”

    “我不贪图表彰,只要能帮助你们震慑犯罪,我就算发挥余热了。”

    “杨大妈,谢谢。”萧米米退后一步,双脚一磕,敬了一个礼。

    然后转身离去。

    杨大妈顿时泪湿眼眶。

    杨丽华猛地抱住母亲的脖子:“妈,你好了不起,你好伟大,我以你为荣。”

    “我也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杨大妈说。

    活了大半辈子,她自然懂得一个道理,人生在世,追求的不就是一个认同感么?

    ……

    萧米米一宿没睡,却不怎么困。

    在路边摊吃了油条豆浆,恰好看到老宋驾驶的巡逻车过来。

    招手停,上了老宋的车。

    “送我去趟高新派出所。”萧米米靠在椅背上打盹。

    “米米,怎么了,一大早就有案子?”老宋关心道:“毕竟是女孩子,不要太拼。”

    “给我反复拨打杨根硕的手机,通了,就让我接。”萧米米懒得睁眼,也不跟老宋客气。

    “吵架了?”老宋一脸八卦。

    “没空吵。”萧米米翻了个白眼,“一个同事的母亲病重,想让他帮忙看看,结果居然跟我玩失联。我已经动用‘天眼’开始寻找他了。”

    说到最后,萧米米已是咬牙切齿。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一定很有压力。”老宋感叹一句,发现萧米米投来吃人的目光,赶紧老老实实拨打电话。

    当然,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关机。

    半小时后,普桑停在高新派出所门口。

    萧米米让老宋坐在车上,继续拨电话,自己径直下了车,走进派出所。

    办公室内,宋伟江心浮气躁坐立难安,这种状态持续二十四小时了。

    “师兄,你怎么了,看上去心神不宁的样子。”后排的小周问道。

    “右眼皮一直跳,感觉要出事。”宋伟江说。

    下一刻,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警走进来。

    仔细一看,猛然起立,还敬了个礼。

    小周立刻有样学样。

    “你认识我?”萧米米皱眉。

    “您是分局萧警官。”宋伟江道,“不知道您过来是公干还是……”

    “顺路而已。”萧米米淡淡说了句,然后随口问道:“你们认识杨大妈吗?”

    宋伟江陡然瞪大眼睛:“您说的是社区联防队员杨大妈?”

    “这么说来,是认识了?”萧米米笑意变冷。

    该来的总会来,宋伟江低下了头:“萧警官,我犯了错误,请求处分。”

    宋伟江主动承认错误,萧米米却不好多说什么了。

    “我也在派出所待过,知道基层民警不容易,可是,如果你们能够重视这个线索,或许,无辜的受害者就能早一日得到解救。”她还是忍不住埋怨。

    “萧警官教训的是。”宋伟江抬头看了萧米米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以后,我们一定重视每一个线索,同样的错误,绝不再犯。”

    “不用向我表态什么!”萧米米摇头,“我又不是你们的上级,没权力批评你们,但是,我会建议表扬杨大妈。”

    萧米米来得快,去得更快。

    直到外面汽车的引擎声越来越远,宋伟江才垂头丧气道:“完了完了,这顿批评是逃不掉了。”

    小周也是心中惴惴,但还是说道:“师兄,别担心,咱们在那个时间段确实有处理案子,所以即便是处理,也不会太重的。”

    “其实昨天在现场,我就有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没事的,我扛得住。”

    “有什么事,咱们兄弟俩一起扛。”小周说。

    宋伟江有些落寞的笑了笑。

    ……

    回市局的车上,老宋很抱歉的说,已经拨了十八遍,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萧米米摆摆手,让他不用再拨了。

    走进市局的一刻,同事们都自发鼓掌,用这种方式,迎接英雄的回归。

    萧米米不禁有些汗颜,这次跟以往一样,若非杨根硕从天而降,自己说不定都香消玉殒了。

    但是,这个内情,还真没法说。

    于是,她只能含笑点头,一路朝里走。

    来到老爸的办公室,先被黄秘书看到了。

    “米米来了,我去给你通报。”黄秘书说。

    “好。”萧米米点头。

    未几,黄秘书出来,道:“萧局让你进去。”

    萧米米轻轻颔首,走进了萧阳的办公室。

    黄秘书给父女俩带上了门。

    “米米,你怎么就出院了?不是让你再住一天?”萧阳起身,给女儿沏了一杯茶,拉着她在一旁的沙发坐下。

    萧阳心情不错,今天的常委会上,班子成员对这个案子的圆满处理,给予了高度肯定。

    市长杨开福自然无话可说。

    “我有个情况跟你汇报一下。”萧米米当即说了杨大妈的事。

    “哦?”萧阳眼睛亮了,“一个大龄联防队员,居然有如此的警觉性,没想到咱们身边也有‘朝阳大妈’式的人物,我认为很有必要树立这样一个典型,既是对这些大爷大妈的一个鼓励,同时也能震慑一帮宵小。”

    萧米米挖挖耳朵,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好了,我就是建议表彰一下杨大妈,既然你没意见,就安排人处理吧!”

    “嗯,我不但要表彰杨大妈,还要敲打敲打基层派出所,他们的警惕性和忧患意识严重不足嘛!”

    “这是你的事。”萧米米站了起来,就准备离去。

    “米米,别着急,以后再有这样的案子,不可以如此莽撞,你冲锋在前不是不可以,但是,永远不要逞个人英雄,要注意团队协作,规避风险。”

    若是以前,萧阳敢说她逞英雄,她早就蹦起来,一句话怼过去了,但这次不同,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变成人质后萧阳的所作所为。

    那是愿意赔上政治前途甚至生命的做法,让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深沉的父爱。

    于是,萧米米点点头:“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萧米米后退两步,敬了个礼,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女儿,萧阳眼眶一热,感慨道:女儿长大了啊。

    ……

    还没离开市局,信息科的同事就打来电话,说是找到马文才和杨根硕了。

    马文才就在承恩医院后门处,抱着一瓶二锅头,周围一地烟头。

    杨根硕却是在迪士尼乐园里,同一个小女生,玩的正欢。

    这就是“天眼”的威力,不但很容易找到一个人,甚至,精度再高点,身上的几根毛都能数出来。

    萧米米立刻给马小霖去了个一个电话,告知她马文才的下落,并且问她,“小霖,你一个人搞不搞的定?”

    “我有枪还有手铐,为什么搞不定?我就是用枪顶着,也要把他押回来做配型。”马小霖咬牙切齿。

    “那就好。”

    “师姐,大牛,哦不,是杨教官,他有下落了吗?”马小霖仿佛有种预感,配型多半不会成功的样子。

    “有了,行踪都在掌控中,你先看配型结果吧,下来再说。”

    “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马小霖可怜兮兮地问道。

    “目前在迪士尼乐园,陪一个外国来的小朋友玩耍。”

    “哦,师姐谢谢你。我去了。”

    放下手机,马小霖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整理警容,检查配枪,子弹上膛。然后杀气腾腾,朝着医院后门而去。

    运输医疗垃圾的后门被一道铁栅栏拦住,也上了锁。

    这当然难不倒警校毕业的马小霖。

    七八步助跑,一个飞窜,在栅栏门顶部稍稍借力,便轻巧地落在了门外地上。

    直到此时,马文才方才抬起通红的眼珠,看到了警容严整的妹妹。

    马文才一言不发,突然抱头痛哭起来。

    马小霖眼圈泛红,心里颇有些安慰。

    原以为马文才逃掉了,原来他在这里借烟酒消愁,这说明他还有一点良知,还知道后悔。

    “马文才,你是家里的男人啊!遇到事情就会逃避吗?要让我一个女孩子扛起来吗?”说着说着,马小霖的眼泪就不争气的出来了,“是男人,就给我起来!”

    马文才看了妹妹一眼,颤颤巍巍起来,还是呜呜哭泣。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能解决问题吗?你知道咱妈是什么病吗?”马小霖吼道。

    马文才不哭了,抬头看着妹妹等待下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