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登峰造极
    马文才很配合,做了配型试验。

    也老老实实留下来等结果。

    马小霖却是心神不宁。

    下午的时候,结果就出来了,同马小霖设想的完全一样。

    当她从华回春那里听来这个残酷的消息,失魂落魄地出了医院。

    马文才担心妹妹,就一路跟着。

    马小霖突然回头吼道:“不要跟着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马文才顿时如同一个受委屈的孩子,红着眼圈,进了医院,去病房里守着母亲去了。

    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车,上车直接说“去迪士尼乐园”,然后手机就响了。

    拿出手机,看到是萧米米打来的,她没接,而是将手机调到了静音。

    暂时,她还不想告诉萧米米,她想自己争取一下。

    萧米米又打了一遍,还是没人接,心想马小霖可能忙着没听到吧!叹了口气,继续睡觉。

    与此同时,马文才敲开了华回春办公室的门。

    他先鞠躬,然后问:“华院长,我想了解一下我妈的病情。”

    华回春点头道:“嗯,我给你说说,你和你妹妹相继配型失败,这是个残酷的结果,你们母亲的病情相当严重,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但是现在却不具备移植的条件……”

    “即便找到合适的器官,手术费用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吧!”马文才弱弱地问。

    “二三十万是少不掉的。”华回春实事求是道。

    马文才一屁股跌坐在地。

    华回春叹息一声,处理起自己的事务来。

    在医院工作了大半辈子,华回春见惯了生老病死,他不是没有同情心,但是很多事,人力是没法违抗的。

    就像现在,已经不光是钱的问题,而语言上的同情,对马家兄妹聊胜于无。

    然而,看着马文才无精打采的离去,华回春的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

    午后的迪士尼乐园,因为是周内,人并不多。

    但好的一点,一些大型项目,还是凑够了人数的。

    在坐过山车的时候,真子的硅胶牙套飞了出去。

    在玩跳楼机的时候,真子吐了。

    然后,在玩转盘的时候,她再次吐了。

    小丫头吐得脸色煞白,眼圈通红,娇软无力,我见犹怜。杨根硕却是不厚道的笑了。

    真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幽怨,“哥哥,你一点都不绅士啊,我这么可爱的美少女,变得这么可怜,难道你不应该安慰一下吗?”

    杨根硕还没来得及吐槽,就发现一个身穿警服,有些面熟的女人大步跑来。

    然后,恭子、芳子再一次凭空出现,挡住了去路。

    马小霖呼吸一窒,因为她生平第一次感受传说中的杀机,竟然犹如实质,皮肤一阵针扎感。

    马小霖脸色煞白,一句话说不出来。

    下一刻,还被下了枪。

    “哥哥,她是……”真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马小霖,你来干什么?”杨根硕冲着恭子、芳子摆摆手,“我认识她,放过来。”

    恭子暂时并未将警枪归还,只是让开了路。

    马小霖再一次被杨根硕震撼了。

    之前在病房里,同市长公子硬碰硬,居然撅走了市长公子,然后,马小霖知道了他是八大家杨家的公子。

    接着,经由萧米米之口,马小霖知道他医术过人。

    现在,竟然有保镖随行,而且一看,还不是本国人。这得是多大的能量。

    总之,这个杨根硕,在她眼中,是越发的神秘了。

    不过,事到如今,这些事都不是主要的。

    马小霖沉默片刻,就边走边说:“杨教官,我有话跟你讲。”

    话没说完,眼圈先红了。

    杨根硕这才想起萧米米的提过的事儿,立马猜到了七七八八。

    “别哭,我最见不得美女哭,再说了,哭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杨根硕用衣袖清理出一个台阶,“坐下,慢慢说。”

    这个细心的动作,让凄楚无助的马小霖心头涌过一道暖流。

    而一旁的真子却是直翻白眼,心说哥哥的泡妞伎俩,简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有什么难处,慢慢说,大家都是同事,不要见外。”杨根硕温声细语道,“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怎么不打个电话先?”

    马小霖当然不能说萧米米用天眼找到他的,只是有些埋怨眼神,“杨教官你开机了吗?”

    杨根硕一拍脑门:“啊呀抱歉,手机是我关掉的。”他指着真子,“就是为了专心的陪这个小丫头玩,她明天就回国了。”

    接着又补充道:“刚刚那两个又厉害又漂亮的妞,就是这小丫头的保镖。”

    马小霖眼中闪过一抹讶色,倒是没有深究,而是诉说了母亲的病情。并且,告知杨根硕,他们兄妹配型失败了。当然,华回春也没能找到匹配的肝脏。

    杨根硕眉头微皱,轻叹一声,“你先别急,我问问情况。”

    然后,开机,给华回春拨过去。

    电话里,华回春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

    杨根硕不耐烦地打断:“就说如果不手术,还能坚持多久?”

    “三天。”

    杨根硕猛然瞪大眼睛,放下了手机,看了眼马小霖,“好吧,去医院看看。”

    说着,拍拍屁股起身。

    “谢谢你杨教官,谢谢。”马小霖抓住他的手,眼泪再也止不住,“只要你治好我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杨根硕却是一声轻叹,咱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么?

    “真子,我要去趟医院看个病人,你先回酒店吧!”杨根硕询问真子的意见。

    “不要,在离开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真子都要跟哥哥一起度过。”

    杨根硕抹着眼角:“真子,你看,哥哥感动的稀里哗啦。”

    “骗鬼去吧!我只看到眼屎。”

    这边还没走出游乐场,又碰上迎面而来的萧米米。

    “咦,小霖,你怎么……”萧米米刚刚去了医院,了解到马母的最新情况,心头相当沉重,就想着找杨根硕商量商量,没想到马小霖先自己一步。

    “师姐,我……”马小霖突然有些内疚。师姐这么关心帮助自己,自己居然对她有所保留。

    “什么都不用说。”萧米米摆摆手,“情况我都知道了,你们现在是去医院吗?一起吧!”

    奔驰商务载着几个人往医院去,萧米米想了想说:“大牛,我刚刚看到龙慕云他们了。”

    “龙校长和黎家兄妹?”

    “嗯。”

    杨根硕扭头看了眼真子,摇头笑道:“他们还真是尽忠职守。”

    马小霖显然听不懂这句话,当然,她的心思全在妈妈的疾病上面。

    来到医院病房,华回春拿着一沓化验单,已经恭候多时。

    见了杨根硕,先喊一声老师,就准备汇报。

    杨根硕抬手阻止了他,走到床边坐下,看了马母的面色,翻开瞳孔,最后才开始诊脉。

    马小霖之前听到华回春喊过一声“老师”,当时震撼的无以复加,以为听错了,现在再次听来,让她对杨根硕的信心更足。

    只是东张西望一番,却没看到那个不成器的哥哥,马小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哥哥再不成器也是个男人,也是她仅有的两个亲人之一,母亲病倒了,她打心底需要这么一份亲情依靠、相扶。

    杨根硕把脉的时间很长,马小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却发现,真子和萧米米的目光都看着诊病中的杨根硕,都有些痴迷。

    就连华回春,也是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出。

    先后诊查了左右手三脉,整整耗时十分钟,起身看着双手抱拳做祈祷状的马小霖,说道:“你是愿意等待奇迹,还是让我试试?首先声明,我的把握不到五成。”

    “奇迹?还能有什么奇迹?”马小霖退后一步,又要落泪。

    “奇迹啊,比如说明天或者后天,就有了匹配的器官。”

    马小霖惨然一笑:“那种好事怎么可能落到我的头上。杨教官,听师姐说你曾经救活一个几乎不可能存活的病人,所以,我相信你。”

    杨根硕看了萧米米一眼,多少有些责怪的意思,然后冲马小霖道:“把握不到五成,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完成的,细节不要问,过程不透明,如果你愿意,今晚手术。”

    “还要手术?”马小霖面露诧异。

    “由华院长主刀。”杨根硕道。

    听了杨根硕的话,华回春眼睛瞪得像灯泡,老师开什么国际玩笑,自己的专业是中医好不好,之前一直担任着中医分院的院长,如今因为柳承恩不在国内,自己也就是个代院长的身份。

    说起来,中医也并非不会动刀子,医神华佗都准备给曹孟德开颅呢!

    可是,华回春还真是几乎没有动过刀子。

    不过,他知道老师不会无的放矢,这么说,八成是有他自己的用意,这会儿,也没深究。

    “说吧,同意还是不同意。”杨根硕心平气和的问道。

    马小霖捂着心口退后一步,黄豆大小的泪珠一颗颗滚落。这真是生死两难的抉择啊!为什么老天爷这么残忍,要让自己做这样残酷的选择题。

    杨根硕轻轻叹息,却有些解脱。

    只要马小霖再多点迟疑,他就可以从这桩因果当中,抽身而去。

    “杨教官,我相信你,摆脱了。”马小霖深深鞠躬。

    “呃……”杨根硕一声长叹,终究还是逃不脱这因果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