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细节决定成败
    杨根硕就在医院呆着不走了。

    真子不走,萧米米也不走。

    杨根硕想要将萧米米赶走,可他就是不走,让杨根硕很是无奈。

    他们都不走,杨根硕倒是走了,他要跟华回春商议手术细节。

    医院没有器官库,但西京有,毕竟是省会城市。

    杨根硕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故技重施,不管配型,用一块健康的肝脏先接上去,然后利用自己的手段,逐步消弭这个排异的过程。

    华回春自然没有异议。

    “手术费用我来承担,手术以你为首,当然,你还可以安排主刀医生。”

    “老师,你的意思是……”

    杨根硕摇摇头:“照做。”

    “明白。”华回春轻声叹息。

    ……

    晚上十点,马母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这台手术由华回春主持,手术过程并不公开。

    杨根硕穿着白大褂进去了。

    萧米米、马小霖、真子等人都守在外面。

    门上的黄灯亮起,说明手术开始了。

    这对于外面的人,主要是马小霖,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萧米米知道杨根硕医术超群,可他并不是神,所以这一刻,她还是默默祈祷。

    真子却对杨根硕充满了信心,当时她病了,整个红日国,哪怕是曾经的诺奖得主宫本菊腚都一筹莫展,最后不还是被杨根硕救了过来?

    想到这件往事,不由想起了为自己祈福累倒病逝的爷爷,真子的心头就是一阵戚然。

    ……

    整整两个小时,时间走到零点的时候,手术室门头上的黄灯灭了。

    马小霖几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

    合金门打开。

    昏迷中的马母被推了出来。

    “妈……”马小霖扑上前去,却不敢动。

    华回春摘下口罩:“小马警官,手术很成功。”

    马小霖皱着眉头:“我可否理解为,我的母亲度过了危险期?”

    “暂时是,等病人苏醒,还需要观察一阵子。看看有没有排斥。”

    看着母亲被推走,耳边同时响起两个声音。

    “大牛!”

    “哥哥!”

    萧米米、真子同时迎了上去。

    马小霖看到,被苏灵珊搀扶着的杨根硕,有些疲惫。

    因为无法观看手术过程,马小霖也不知道杨根硕做了什么,但还是迎了上去。

    “大牛,你还好吧。”萧米米有些心疼。

    “没事,可能是没睡好吧!”杨根硕摇摇头。

    苏灵珊撅了撅小嘴,没有说话。有些不明白杨根硕的用意,难道是做好事不留名?

    马小霖忙不迭道:“那杨教官你赶紧去休息。”

    杨根硕点头:“我没帮上什么忙,所以,这次的医药费由我承担。”

    马小霖瞪大了眼睛。

    “别这样看我,是借给你的,明白吗?”

    “嗯,明白了,谢谢。”马小霖深深鞠躬,眼眶尽湿。

    几个人走向重症监护室,迎面走来一名男医生,杨根硕看了眼对方的脚下,瞳孔一缩。

    不动声色往前走,就在快要错身而过的时候,男医生手腕一翻,一柄晶亮的手术刀,就划向真子的脖颈。

    真子大惊失色,一动不动。

    马小霖、萧米米也没法做出反应。

    恭子、芳子倒是蹦了出来,却也抢救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杨根硕探手一夹,两根手指就夹住了那把手术刀。

    然后,从容不迫,将目瞪口呆的真子,拨到身后。

    男人抬脚踹来,杨根硕后发先至,一脚踹在他的支撑腿上。

    男人当即一个趔趄,低头一看,手术刀已经弯成了九十度。

    “杨根硕,你怎么发现我的?”被恭子、芳子包围的男人,却是夷然不惧。

    “你认识我?你是什么人?到底是冲我还是冲真子?”杨根硕不答反问。

    “哼!我这里没有答案,你不愿意回答拉倒。”

    “因为你的陆战靴。”杨根硕倒是告诉了他,让他做个明白鬼。

    “啊!”男人痛号一声,“果然是细节决定成败。”

    说罢,变形的手术刀丢向真子,身体扑向恭子。

    杨根硕一把将手术刀捞回来,见恭子芳子都拔出刀来,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要逃跑,而是准备“自杀”。

    刚刚大喊一声“不要”,却见原本攻向恭子的男人一个转身,撞上了芳子的短刀。

    噗嗤!

    短刀穿胸而过。

    男人口吐血沫,冲着杨根硕笑道:“杨根硕……我知道一旦落入你的手中,想死都不容易,所以……咳咳,我必须死的更加彻底。”

    杨根硕眉头一拧,将真子推进萧米米的怀中,他两步跨到男人面前,十指翻飞,当下,就封住了男人几大要穴。

    在手术室里消耗不小,万万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这会儿额头见汗,不过好在,总算控制住了局势。

    杨根硕笑了笑:“你挺了解我,看吧,现在依然死不了。”

    男人面上一阵震惊,刚刚随着鲜血的流逝,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没想到杨根硕就这么在自己胸前戳几下,生机流逝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震惊过后,男人笑了,牙关一咬,口腔里流出黑血。

    杨根硕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男人气绝身亡。

    杨根硕退后,捂住真子的眼睛。

    夜半三更,重症监护室周围没什么人,但还是惊动了医院保安。

    龙慕云和黎家兄妹也第一时间出现。

    “米米、小霖,这里交给你们处理,我带真子离开。”

    “好。”萧米米本能地说。

    杨根硕拥着真子,就要离去。

    马小霖被这一幕惊呆了,她入职时间不长,连正儿八经的犯罪分子都没见过,可是这一次,却眼睁睁看到一个杀手“不成功便成仁”了。

    “大牛,我跟你一起。”龙慕云道。

    “还有我们。”黎泓俊忙不迭说。

    “龙校长,你们应该动用资源,查出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动机,这样太被动。”

    “好吧,你自己小心。”龙慕云说。

    杨根硕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我的妹子,我自己会保护。”

    说罢,牵着真子的下手,在恭子、芳子的前后护卫下,朝医院门口走去。

    离开众人的视线,杨根硕立刻开口:“你们两个,还不把管制刀具收起来?”

    二人脸上都是一红,之前对杨根硕的轻视不翼而飞。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刚刚若非杨根硕,真子陛下真的是凶多吉少。

    刚刚来到大厅,就看到了苍雪野姬。

    “真子!”她小跑过来,看到几人神情紧绷,问道:“怎么了?”

    “姐姐,刚刚有个杀手要杀我,被哥哥阻止了。”真子连珠炮一般说道,早已从之前的惊惶无措中恢复过来。

    “杀手?人呢?”苍雪野姬大惊,问道。

    “已经成了我的刀下亡魂。”芳子冷冷道。

    “我看他是一心求死,否则芳子你未必就能杀了他。”真子还是个小学生,拥有诚实的良好品质,总是实话实说。

    “结果不会变。”芳子面无表情。

    “野姬,你去开车。我们从大厅直接上车。”杨根硕将车钥匙丢给苍雪野姬。

    “好。”苍雪野姬接过钥匙,就去了停车场。

    恭子忙不迭跟上了。

    “真子,”杨根硕捏着她的小脸,微笑道:“吓到了吧!以后还来吗?”

    “当然还来,哥哥会很好的保护我的。”真子笑着回应。

    杨根硕哭笑不得,喃喃自语:“到底是你的仇人还是我的仇人呢?”

    真子没心没肺地笑道:“我看八成是冲着你的,谁让你那么多女朋友,男人都想要你的命啊!”

    “呃……有可能。”

    苍雪野姬将奔驰商务开了过来。

    恭子跳下车:“陛下,我检查过,车子没被人动手脚,赶紧上车吧!”

    几人纷纷上车,这辆车是搭载防弹玻璃的,算是多一层保障。

    还是苍雪野姬开车,杨根硕就坐在真子的旁边。

    “真子,现在情况不明,我建议你们直接去机场,乘机回国。”杨根硕说道。

    “哥哥,我想回一趟酒店,你给我买的的一些小玩意儿,我想带回去作纪念。”

    看着真子小鹿般无辜的眼神,杨根硕心中一软,“好吧!野姬,先去酒店。”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龙慕云打来的,他想,八成龙慕云查到了什么。

    接通后,只听龙慕云道:“大牛,很抱歉,身份不明,动机不明。”

    “那你还给我打电话?”杨根硕没好气道。

    “我是提醒你小心,谁知道敌人布下多大的局。”

    杨根硕叹了口气:“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嗯,我建议尽快将真子送走,万一有所损伤,事情就复杂了。”

    “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杨根硕掷地有声道。

    “咱们有没有必要分析一下,到底是哪方面的人?”龙慕云说道。

    “我第一反应就是血狱。”杨根硕道:“因为刚才那个家伙是个非常专业的杀手,生怕落在我的手中。”

    “也许吧!小心点,我先做事了。”这一次,龙慕云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杨根硕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充满疑问,血狱方面再三挑衅,已经损兵折将,若无十足把握,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而这名杀手显然太菜了一点,一言不合就自杀,还连续自杀两次。

    杨根硕想不明白,也懒得继续去想,因为,金花酒店的霓虹灯已经遥遥在望。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一名保安过来,指导停车,并要求出示房卡。

    这里是酒店停车场,并不对外。

    苍雪野姬出示了总统套房的房卡,保安一下子变得很恭敬。

    车子完全停下来后,杨根硕做了分工,苍雪野姬留在车上,他带着真子、恭子、芳子上楼。

    刚刚拥着真子下车,保安便挤过来。

    这一次,恭子、芳子反应一流,纷纷拔刀,架在了保安的脖子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