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夜半献吻
    苍雪野姬这么一说,一帮人都紧张起来。

    “萧局长,让你的人退后。”龙慕云冲萧阳说道。

    萧阳点头,很显然,在这种处突事件中,人家特殊部门更加专业。

    于是,给了刘震霆一个眼色,市局的刑警、特警迅速后撤。

    “野姬……”杨根硕很好奇苍雪野姬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苍雪野姬看了眼恭子,说道:“是恭子教我的,我在出门的时候,在门缝里塞了几根头发,现在一根都没有。”

    “会不会是打扫卫生的人?”杨根硕提出这个疑问。

    “这是总统套啊,在客人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不会有人进去打扫。”苍雪野姬依然笃定的说道。

    杨根硕眉头微皱,对真子耳语:“我现在就送你去机场。”

    真子抬头看了杨根硕一眼,发现他一脸严肃,于是点了点头。

    孰轻孰重,小丫头还是分得清的,事已至此,不能再因为几件纪念品,而有人送命。

    现场交给龙慕云。

    杨根硕带着真子,恭子、苍雪野姬,从楼梯下到一层。

    杨根硕知道,自己有些谨小慎微了。

    但他还是觉得谨慎一点好。

    现在想想,那个人也是一根筋,只是解开了电梯的缆绳,若是丢进来一颗手榴弹什么的……

    后怕不已。

    五十层楼,下楼也不是开玩笑的。

    好在除了真子,都是习武之人。

    杨根硕将真子背在背上,健步如飞。

    真子紧紧圈着他的脖子,热泪盈眶。

    她责怪自己不懂事,非要过来看哥哥,却给哥哥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这么大的伤害。

    看到他受伤流血,真子左边胸口真的疼。

    而受伤流血的他,还要背着自己。

    依然是苍雪野姬开车,杨根硕坐在真子旁边,同恭子充当一个肉盾。

    这次更彻底,真子几乎钻进了他的怀里。

    杨根硕看到前面有警车开道,身后是黎泓俊的奔驰g500。

    依然经由特别通道进入了机场深处,而真子的公务机已然就位。

    杨根硕用公主抱,将真子送上飞机。

    黎泓俊兄妹三人只能远远望着。

    黎落心头说不出什么滋味。

    黎泓俊面色铁青。

    黎旌辰只有气馁。

    机舱内,真子拉着杨根硕的双手,眼含热泪,“哥哥,对不起。”

    “傻丫头!”杨根硕笑着摸摸她的头,“也许是哥哥的仇家,连累了你呢!”

    “要不是顾忌我,哥哥一个人更容易搞定。”

    “这话不错,但是,哥哥一身本事要来何用?”

    “啊?”真子不解。

    “一身本事,当然是用来守护那些重要的人啊!”

    真子一阵感动,紧紧地抱了杨根硕一下,然后说道:“哥哥,芳子麻烦你了。”

    “我明白,交给我。”

    “你去忙吧。”

    杨根硕点了下头。

    真子踮起脚尖,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杨根硕笑了笑,摸了下她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转身离去。

    “大牛!”苍雪野姬从背后抱住他,相逢总是日匆匆,苍雪野姬一来一去打着两万公里的飞的,却只来了三回,她充满了不舍,但是更担心杨根硕:“对方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你要小心。”

    “我明白的。”用了握了下苍雪野姬手,然后从舱门一跃而下。

    明明又梯子,他非要蹦。

    舷梯缓缓升起,舱门缓缓合拢。

    杨根硕和机场里的三个女人都拼命挥手。

    ……

    回到酒店,龙慕云说房间里又炸弹,但已经成功拆除。

    听了龙慕云的介绍,杨根硕也是大吃一惊。

    对方真实好大的手笔。

    不但在门后挂着一颗手雷,还在墙上贴了几块c4。

    c4是一种烈性炸药,口香糖大小,就能摧毁一栋屋子。

    而炸弹的触发器就设置在房门背后。

    也就是说,一旦开门,哪怕不被手雷炸死,也会触发炸弹。

    若不是苍雪野姬警惕性高,后果不堪设想。

    “想让我们尸骨无存哪!到底是谁!”杨根硕浑身发抖。

    龙慕云摇头:“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对方这么大布局,我看更多的是针对真子。”

    “该死,依然是没有一点有用的线索?”杨根硕一拳砸在桌面上。

    “也不是。”龙慕云摇头,“那个叫周加国的消防员欠了高利贷,这是一个线索。”

    这话刚刚说完,龙慕云接到萧阳的来电,听了几句,放下手机,一脸苦笑。

    “线索又断了?”杨根硕仿佛未卜先知。

    “高利贷方面毫不知情,警方通过调查通话记录,确认有个神秘的号码跟周加国联系过,但却没法追查了。”

    “先这样吧!”杨根硕叹了口气,“那个芳子的尸体,帮我火化掉。”

    “好。”

    ……

    嘭!

    一只玻璃杯砸在墙上,化为一地碎片。

    而黎泓俊依然余怒未消。

    这是金花酒店另一间总统套房,此时只有黎泓俊一个人在。

    有些事,弟弟妹妹也不可以知道。

    这时,爷爷黎鸿燊打来电话。

    黎泓俊说:“爷爷,我们对这个对手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啊!”

    黎鸿燊叹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还是太急躁了。但是,有个不好的消息,因为,那小子锋芒毕露,已经引起了京都杨家的注意,若是他来到京都,势必成为你的劲敌。”

    “京都可是我的主场,我会怕他?”黎泓俊不屑的冷笑。

    “哎,话不可说满,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战术上,必须重视敌人。”

    “孙子谨记爷爷的教诲。”

    “嗯,暂停一切动作,不可轻举妄动了。”

    “明白。”

    “小云对你们的事情是什么意见?”黎鸿燊突然切换话题。

    “啊?”黎泓俊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装什么蒜,孙子的心思,我这做爷爷的还能不知道?”

    “我还没有对小云表白。”黎泓俊老老实实道。

    “那就赶紧的吧,成就成,不成拉倒,还有很多大事等着你干呢!”

    “谢谢爷爷!”黎泓俊一阵狂喜,“爷爷,您能不能跟姑妈提提?”

    “能,为什么不能,谁让你是我宝贝孙子呢!”黎鸿燊哈哈大笑,“老头子也想要抱重孙了,你加把劲。”

    “嗯嗯,孙子一定再接再厉。爷爷,您就等着抱重孙吧。”

    黎泓俊简直欣喜若狂,这位远房姑妈一直寄居在黎家,爷爷开口,她有怎么可能拒绝。

    当妈的答应了,这事儿就成功了一大半。

    因为别看龙慕云那么冷酷,却是个孝女。

    “龙慕云,这叫双管齐下,我黎泓俊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你就等着成为黎家大少奶奶吧!”

    突然想到自己在杨根硕手中已经经历了两次失败,原本信心十足的他,一下子又变得无比烦躁。

    ……

    “杨根硕,我还是太低估你了。”

    三环路,一辆八十码速度行驶的宝马跑车上,司机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灌一口威士忌,砸吧着嘴:“咱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说罢,猛踩油门,午夜的三环路上,金色的车身如同鬼魅的身影。

    ……

    金花酒店虽然是五星级酒店,但是,这次事件处理的相当低调。

    只说是电梯事故。

    否则,还不造成市民恐慌?

    哪怕在这次事件中,有三条性命彻底终结。

    就连周加国的家里,也被安抚的很好。

    ……

    杨根硕同龙慕云分手之后,就去了医院,简单的处理了手上的伤口,开了一间空病房就睡下了。

    当然,还是给萧米米、苏灵珊等人发了个短信,告诉她们自己没事。

    睡到半夜的时候,感觉床前有人,他一下子惊醒了。

    “小霖啊!我还以为是倩女幽魂呢!”他坐起来说。

    病房里没开灯,过道里的灯透过门上的玻璃射|进来,还是不甚明亮。

    马小霖不说话。

    “你怎么了?”杨根硕抬起裹着纱布的手,挠挠头。

    “你受伤了,疼不疼?”马小霖上前,抓住他的手。

    “不疼,还好。”尽管小警花的手软绵绵的冰凉凉的,被她握着很舒服,可是,对方突然这么殷勤的对自己,杨根硕还是不大适应。

    “我给妈妈喂了你开的中药,现在她的各项体征都很稳定。”

    “好事啊,恭喜。”

    “珊珊都告诉我了。”

    “哦?”

    “这个手术谁都可以做,但是没有你,我妈根本坚持不下来,难怪你出来那么疲惫,你为什么骗我?是怕我感恩戴德以身相许?”

    杨根硕笑了笑:“我怎么会那么想,你这么漂亮,还是警花,要是以身相许,谁会拒绝?”

    马小霖突然前倾,柔软的唇印在杨根硕的嘴唇上,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触碰,杨根硕也懵了。

    而马小霖更是不堪,哪怕在黑黢黢的病房里,杨根硕都能看出她脸上红的滴血。

    “这是初吻,谢谢你。”

    “太贵重了。”杨根硕直摇头。

    马小霖扑哧一笑:“杨教官,我给你说说我家的事吧……”

    杨根硕不知道马小霖是什么时候走的,但是,身上被子盖得好好的。

    病房里还有着马小霖淡淡的芬芳,沁人心脾。

    天亮了,他伸了个懒腰,抹了下嘴唇,似乎上面还有马小霖的余温。

    人家小警花的初吻都奉送了啊!

    杨根硕叹了口气,拨出一个电话,“虎哥,帮我处理件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