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新官上任
    华灯初上。

    御指天骄也开始上客了。

    杨根硕刚走进大堂,就听见主管骂人。

    “你以为你谁?金镶玉?突然还矫情上了,熟客点你,你还不去?赶紧给老娘上楼,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花姐,我真的不想做了。”竟然是虢闪闪的声音,她说:“你就让我在一楼,给客人洗个脚。”

    “你个小贱皮,想上天,我还不信就治不了你了,今天你这个钟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我-不-去!”虢闪闪突然强硬起来。

    花姐一把揪住虢闪闪的头发,瞪大眼睛,死命的拽,“说,去还是不去?”

    “不去!”虢闪闪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不去是吧,老娘花了你。”

    猩红的指甲抓过来,虢闪闪吓得闭上了眼睛尖叫。

    嘎巴!

    “啊!”

    噗通!

    “哎吆!”

    虢闪闪睁开眼睛,看到花姐变成了滚地葫芦,在地上不住呻|吟,好像刚刚行凶的一只手也断了。

    “大牛!”虢闪闪惊喜交加。

    杨根硕温柔一笑,她眼里就决堤了。

    “你……你是什么人,敢打老娘!”花姐颤巍巍起身,“好啊,你弄断了老娘的手。秃子,你特么死哪儿去了,有人欺负你姐。”

    她对胸前的对讲机吼道。

    “谁!看我不撕了他。”对讲机里响起一个粗豪的声音。

    “小子,你要倒霉了。”花姐张开血盆大口,残忍的笑着。

    “大牛,他们人多,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快走。”虢闪闪推搡杨根硕。

    “闪闪,要是这样就保护不了你,还怎么给你新的生活?”杨根硕淡淡地说道。

    尽管知道杨根硕不是那个意思,可是虢闪闪还是感动的直掉眼泪。

    “嗬,好感人啊!”花姐讥笑:“小子,你成年了吗?长毛了吗?看你长得也不差呀,怎么自甘堕落,你找老婆找到洗浴中心来了,还这么情真意切。”

    杨根硕哭笑不得,虢闪闪都没误会,这老|鸨却误会了。

    不容杨根硕解释,秃子驾到。

    黑色短袖t恤,一米九的身高,肌肉爆棚,光头,戴着耳麦,挂着对讲机,显得很专业。

    身后还有跟着四个喽啰。

    “花姐,就他?”秃子看了眼杨根硕,一脸不屑,就是个奶油小生嘛!

    “就他,给我往死里弄,竟然打你姐,你看看,手都断了,哎吆……”

    秃子牛眼一瞪,上前检查花姐的伤势,然后扭头看向杨根硕,目光冰冷:“小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居然在这里撒野,找死!”

    花姐残忍地笑着,火上浇油:“秃子,这小子是因为虢闪闪那个贱货,你收拾了这小子,然后对虢闪闪进行降价处理,专门针对民工,让这小子观摩。”

    虢闪闪气得浑身发抖。

    秃子乐了:“好啊,花姐,你就瞧好吧!小的们,给老子上。”

    四名喽啰直接冲上来,手上都是铝制棒球棍。想来是御指天骄内保的制式武器。

    “大牛小心。”

    “谢谢。”

    杨根硕微微一笑,突然右手向上一兜,抓住一只砸过来的棍子,将棍子向怀里一拉,对方就脱手了,杨根硕得势不饶人,又往前一送,捣在对方的胸口上。

    嘎巴一声,对方胸口塌陷,口中喷血。

    又有两人凶神恶煞砸来,杨根硕挥动棒球棍,让过一棍,对砸过去。

    当!

    两棍相交。

    对方虎口震裂,棍子脱手。

    杨根硕未作停留,棍子在手中划过半圆,砸在另一根棒球棍上。

    那家伙手上一麻,勉强横棍支撑。

    杨根硕笑了,右手急速抬起落下。

    当当当……

    七八棍后,那家伙丢掉了棒球棍,一手的血。

    “二蛋,上啊!”秃子催促最后一个拿着棍子畏畏缩缩,始终不敢上的家伙。

    “啊——”二蛋大叫一声,冲向杨根硕。

    杨根硕将棒球棍当成暗器丢出去,正中对方要害。

    噗!

    “哦!”二蛋抱着胯部,倒在地上,脸色酱紫,身子弓成了龙虾。只怕以后就不够二蛋了。

    秃子也感觉下身一阵不适,狠狠咽了口唾沫,“点子挺硬啊,我就说胆子这么大,可这样一来,不是更有意思。”

    花姐同样狠狠的吞了口吐沫,眼睛再也离不开杨根硕,舔着猩红的嘴唇,“秃子,这小子姐要了,你把他制服帖。”

    杨根硕目瞪口呆,这娘们,八成是被咱的爷们气概给征服了,说不定都湿了。

    “小子,我来陪你玩玩。”说罢,上前两步,从后腰拔出一双三棱刺。

    “大牛……”看着对方手中那一对闪着寒光的三棱军刺,虢闪闪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

    “秃子!”一个声音叫他。

    “少爷。”

    嘭!

    杨莲霆一个窝心脚,将秃子踹翻在地,三棱刺也掉的远远的。

    “少爷,为……”

    秃子话说一半,回答他的却是一连串的耳光。

    “少爷……”

    啪啪啪。

    花姐也成了猪头。

    两个“猪头”看着“风流倜傥”杨莲霆,说不出话来。

    “表弟,我来晚了。”杨莲霆不理会二人,冲杨根硕嘿嘿一笑:“不过,亲手打人的感觉,还真特么爽。”

    花姐、秃子、虢闪闪三人,脑袋都是轰然作响。因为杨莲霆那声“表弟”。

    杨根硕并没理会杨莲霆,而是看着虢闪闪,温柔地笑问:“闪闪,喜欢这里吗?”

    虢闪闪拼命的摇头:“这里乌烟瘴气,我透不过气来,一刻也不想多待。”

    “可是怎么办呢!你必须留下来啊!”杨根硕一脸为难地说。

    “为什么?”

    “从现在开始,这家御指天骄,你说了算。”

    “……”虢闪闪眼睛瞪到极限。

    花姐和秃子更是呆若木鸡,眼珠子也瞪得比鸟蛋还大。

    “这家店以后就是杨总的。”杨莲霆淡淡地说。

    秃子、花姐眼中满是惊恐,他们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

    虢闪闪却是泪流满面,杨根硕说过要搞一家店让她来管理,原来不是胡说,是真的。

    杨根硕抬手,为虢闪闪拭泪。

    虢闪闪并没躲闪。

    “从今天开始,你虢闪闪就是这御指天骄的ceo和coo。”

    “是,杨总,但是,coo是什么东东?”虢闪闪笑问,脸上泪痕未干。

    “企业文化总监。”杨莲霆笑答。

    看了秃子、花姐一眼,杨根硕道:“闪闪,咱俩都是新人,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咱们也烧一烧。”

    “杨总,你先。”虢闪闪很快进入角色。

    “第一,这以后就是干净的场子了,经营模式变了,名字也得改一改,我有一个构想,将包间外墙都搞成透明的,里面再也无法藏污纳垢,所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表弟,这样可行吗?你弄得透明房子,还有人来消费吗?”杨莲霆质疑道。

    “你刚才说了,这家店从现在开始是我的,跟你再无关系,所以,我们研究经营理念,你就不要打岔了。”

    “我……好,好。”杨莲霆哭笑不得。

    秃子、花姐这下是真怕了,看看吧,这小子对大少爷都是如此无礼,而大少爷对人家还是客客气气。

    “杨总……”

    “你还是叫我大牛得了。”

    “不行,得叫杨总。”虢闪闪笑靥如花,“你说叫‘水晶宫’怎么样?”

    “不错,很好,听起来很唯美很浪漫的样子。”

    “呵呵……”虢闪闪开心的像个孩子。

    “好了,我的ceo和coo,现在咱们烧第二把火,你来烧。”杨根硕微笑看着虢闪闪。

    “第二把火?”虢闪闪不解。

    杨根硕冲她努努嘴,目光落在秃子和花姐身上。

    虢闪闪大概明白了。

    “花姐、秃子,我会让财务多给你们一个月的薪水,另谋高就吧!”虢闪闪冷冷地说道。

    在杨根硕看来,她能够做到这一步,实在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花姐显然不满意。

    “少爷!”她拉着秃子,两人一起跪在了杨莲霆的面前,“少爷,我**花在这儿做了十几年,从一个小姐一步步走到今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这么对我。”

    “滚!万万没想到,你们竟然逼良为娼,这里被你们搞的乌烟瘴气,简直玷污了我们杨家的名声,如果是我处理,你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花姐、秃子一听,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没错,如今的杨莲霆是比以前的僵尸少年帅气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更加害怕。

    撵走了秃子、花姐,杨根硕看着虢闪闪道:“闪闪,从现在开始,这里就交给你了,不要说你不会,不会就一边干一边学,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

    看到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客人进入,他叹了口气:“为了减少影响,和平过渡,就做完今晚的生意吧。”

    接着冲杨莲霆道:“你给闪闪下个聘书,否则名不正言不顺。”

    “表弟,你全权交给她,我怕她难以服众啊!”杨莲霆不无担忧道。

    他杨莲霆出生世家名门,从小就有人培养经济之道,可是杨根硕显然不善经营,虢闪闪根本就是个技师,这偌大的场子交给他们……

    虽说杨家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可是,也不能看着好好的生意糟蹋了呀!

    孰料,杨根硕根本不买账:“闪闪,让你放手去做,你就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不服你的人可以全部开掉,没人跟钱过不去。我不指望赚钱,甚至,我还可以投点钱,但是,必须按照咱们说好的来。”

    杨根硕话说到这个份上,虢闪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严肃认真的表态:“杨总,我绝不辜负你。”

    杨根硕拍拍他的肩头,转身离去。

    杨莲霆哭笑不得,这小子,还真是个甩手掌柜,自己还要帮着将虢闪闪扶上位置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