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专业精神
    凌洋上完晚自习,乘坐公交车回家。

    下车后,差不多还有一站路的样子,就是惠园小区了。

    这时候,前头走过来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女,乱糟糟枯草般的头发,大片都是白色的。

    一手木棍,一手蛇皮袋,脚步蹒跚。

    看到凌洋的一刻,浑浊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闺女,你好,一看你就是个善良的好女孩,请你帮帮我。”老妇女有气无力地说道。

    凌洋一看对方的样子,就生出了几分同情,“大妈,我能帮你什么呢?”

    “我们老家在山里,丧良心的人贩子拐走了我的小孙子,你看,就这,我的孙子多可爱。”老妇女拿出一张五寸照片,让凌洋看,同时开始抹泪。

    “人贩子真是太可恶了。”凌洋不疑有他,看着照片上的小孩子也着实可爱。

    “自从孩子丢了,我的家也就散了,老伴没多久就过世了,儿媳妇疯了,儿子跟我分头出来找,这一找就是两年多啊!”

    老妇女的遭遇实在令人同情,凌洋眼眶泛红:“大妈,不管怎么样,活人还要过日子不是,还有,你们也不要放弃希望,现在资讯这么发达,你们应该利用各种渠道。”

    “是我弄丢孙子的,每天晚上,我都梦见孙子受苦,如果孙子找不回来,我一定是死在找孙子的路上的。”老妇女哀叹一声:“闺女,现在像你这样有同情心的女娃不多啦!她们都把我当成了疯婆子,当成坏人。”

    “大妈,可是我该怎么帮你呢?”老妇女一个劲儿夸她,凌洋有些难为情,“是不是让我给你把寻人启事放到网上?”

    “这些我们早就做了,大妈我就是饿了,都两天没吃饭了。”为了证明这一点,她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

    “哦,”凌洋从书包里拿出钱夹子,一把将零钱整钱全部掏出来,差不多二百多块,“给,我只有这些,省着点,应该能吃几顿饭。”

    “我不要钱!我不是乞丐!”老妇女义正辞严,然后扭头指着一个巷道,“那里有一家馒头店,你给我买两块钱馒头就好。”

    “馒头哪有营养啊,我给你买快餐吧!”

    “我就吃馒头,找不到孙子,我就吃馒头。”老妇女抱着凌洋的胳膊,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好吧!”凌洋跟着走向巷道,“但是这里有家馒头店吗?我怎么不知道?”

    “可能新开的吧!”

    就这样,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巷道里。

    背着真皮耐克书包,穿着阿迪达斯贝壳头板鞋的萧丁丁皱起眉头,默默跟了上去。

    每天晚上陪凌洋上自习,然后默默送她回家。

    两人几乎没有交流。

    凌洋不止一次让他不要这样,可是,萧丁丁依然我行我素。

    凌洋也就听之任之了。不管怎么说,那小子也不敢把她怎么样。恰恰相反,自己毕竟是女孩子,有个男生跟着,就当是护花使者,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走进寂静的巷道,萧丁丁眉头越皱越紧。

    凌洋也是如此。

    “大妈,还有多远啊!”凌洋感觉都走了又半站路,越走心里是越不踏实。

    “快了,快了,就在前头,马上就到。”老妇女说。

    “可是都这么晚了,馒头店还没打烊吗?”

    “打烊?”

    “就是关门。”

    “哦,刚刚我经过的时候,人家还在卖馒头。”

    终于,又走了五十米之后,看到一家馒头店,名字叫做“南方馍店”。

    凌洋松了口气,走上前去:“大妈,我给你买十块钱的吧!一会儿,再给你买点榨菜,火腿肠。”

    店老板是个黑胖的男人,“我们这里都有,你进来看看。”

    凌洋挑开门帘,走了进去,顿时就感到不对。

    房里根本没有货架,只有两个正在喝酒的男人,一个瘦高瘦高的,另一个剽悍强壮,脸上一道疤,显得很是凶恶。

    凌洋本能的退后一步。

    瘦高个男人喝了一口酒:“姑婆,今天这个质量不错,起码卖十五万。”

    凌洋脑袋轰的一声,扭头就要跑。

    “站住,来了就别想走。”

    门口已经被老妇女和老板拦住了。

    凌洋浑身发抖,一半是生气,一半是恐惧,但是,气愤多过恐惧,她瞪视老妇女:“口口声声说什么人贩子,原来你自己才是,居然利用人的同情心欺骗别人,一把年纪,不怕遭报应吗?”

    “伶牙俐齿!”老妇女面容狰狞起来,“麻杆、疤子,还等什么?”

    “你们怎么敢……”看到刚刚喝酒的两个男人起身逼近,凌洋陷入巨大的恐惧,大声叫道:“来人,救命!”

    只见麻杆拿着一块毛巾,就要捂在她的脸上,凌洋知道,万万不能让他得逞,这点常识凌洋还是有点,那上面多半是乙醚之类药物,可以让人陷入昏迷。

    自己一旦昏迷,岂不是万事皆休!

    于是乎,等到那只瘦胳膊伸过来的时候,凌洋出其不意,在其小臂内侧狠狠咬了一口。

    疤子却从背后勒住了她的脖子。

    凌洋知道刻不容缓,脑袋最大幅度往前一低,往后一撞。

    两声痛呼几乎同时响起。

    凌洋一下子溜到墙角,“来人,救命……别过来。”她吓得直哭,“我可以给你们十五万,你们不要抓我走。”

    “还是个烈性子,”麻杆在被咬破的手臂上舔了一口,“有意思。”

    “臭|婊子,我的鼻梁都被撞断了。”疤子揉着鼻梁,瓮声瓮气道。

    “让我来。”老板手里的弹簧刀“啪”的弹开,逼近凌洋,“再敢抵抗,老子先花了你。”

    凌洋跳上了桌子,没想到桌子晃晃悠悠,站都站不稳,她哭着质问:“你们不就是要钱吗?十五万我给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犯法的事情呢!”

    “你说的那是绑架,我们是很专业的人贩子。”

    老板振振有词。

    凌洋很无语。她很害怕,但还是竭力的保持镇定,得亏大牛教了几招防狼术,可是自己今晚真能逃过一劫吗?

    大牛,你在哪里?

    萧丁丁在也行啊!

    老板当然只是威胁一下凌洋,这么漂亮的脸蛋,要是多了一道疤,起码跌价三分之一。

    “来吧!”老板伸手一勾,就抱住了凌洋的小腿。

    凌洋大惊失色,就在这时,桌子倒了,她顺势落地,两根指头插向对方的眼睛。

    老板立刻发现了她的意图,忙不迭闭上眼睛,即便如此,还是被插中了眼窝。

    老板痛呼一声,抓住凌洋的手指。

    凌洋一个膝撞,老板松手抱住了胯部。

    凌洋立刻捡起弹簧刀,再一次缩到墙角,“别……过来。”

    “几个老爷们,还治不住一个小妮子,你们这帮酒囊饭袋。”老妇女唾骂一句,搬起一只条凳,砸向凌洋。

    凌洋抬手去挡,弹簧刀被磕飞了。

    “还来吗?下次就是你的脑袋。”老妇女咬牙切齿,恶形恶状。

    凌洋抱着剧痛的右手,大汗淋漓,浑身乏力的她,慢慢绝望了。

    嘭!

    就在这时,门被踹开,萧丁丁站在门口,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萧丁丁,他们是人贩子,救我!”

    “王八蛋!”

    “找死!”

    疤子话到拳到,一拳砸向萧丁丁的面门,萧丁丁身子一矮,从他腋下穿过,来到了凌洋旁边。

    “我好害怕!”凌洋哭出声来。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萧丁丁心都碎了。

    “要是大牛在就好了。”凌洋哭着说道。

    “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萧丁丁心有些凉,还是对凌洋耳语:“待会我缠住他们,你跑。”

    “那你怎么办?”

    “人贩子不要我,没价值。”

    “叽叽喳喳说什么,既然来了,就都别想走。”掩上门,守着门口,老妇女冷冷地说道:“你们三个,速战速决。”

    老板拿了个擀面杖,麻杆拎着一把菜刀,疤子是一根钢管。

    三个老爷们包围了墙角一对青年男女。

    萧丁丁默数到三,大叫一声,举着书包冲向了拿菜刀的麻杆。

    麻杆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菜刀架在书包上,被萧丁丁推着一路后退。

    老板、疤子明白过味儿了,棍子雨点般砸在萧丁丁的胳膊后背上。

    萧丁丁硬撑着,大喊着。

    凌洋淌下了眼泪。

    “啊!”萧丁丁又是一声嘶吼,一脚将麻杆踹翻,然后,书包甩向老板的脸蛋,与此同时,一个回旋踢,踢中了疤子的钢管。

    老板和疤子向后退了几步,萧丁丁不顾脚上的剧痛,书包奋力砸向守门的老太婆,同时狂吼:“跑啊!”

    凌洋如梦初醒,撞开了被书包砸中的老妇女,冲出了屋子。

    “萧丁丁,快出来。”凌洋在门口大喊。

    “洋洋,快跑,搬救兵。”

    凌洋含着泪,朝着传来光亮的主街道发足狂奔。

    馒头店内,四人恶狠狠围住了萧丁丁,而萧丁丁唯一的“武器”——书包,也不在手中了。

    “臭小子,坏我们好事,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老板咬牙切齿。

    “你们敢!市公安局长是我爸。”

    “呵呵……”老妇女一阵怪笑,这样就更不能放你走了,说罢,搬起条凳,身先士卒。

    萧丁丁毕竟跟杨根硕练过,已经有了一定的功夫底子,如果连一个老妇女都对付不了,也没脸见杨根硕了。

    但是,另外三个男人也启动了。

    他跑了两步,蹬在条凳上,双手抓住对方的武器,但腹部还是吃了一记擀面杖。

    一下子落地,肚子火辣辣疼,胃里直翻酸水,他将桌子上的酒瓶盘碟一个劲往敌人丢,被对方一一避过。

    然后,他抡起折叠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