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努力吧!骚年!
    “来人,救命。”凌洋一边跑一边喊,然而,一路跑到巷口,也没喊出一个人。

    “怎么办,怎么办?”她急得直掉泪,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更加绝望,竟然没电了。

    放眼四顾,都看不到开着的门面。

    就连经过的车子,也少的可怜。

    仿佛被整个天地抛弃了。

    终于深刻体会到那句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好几次,她都想冲回去。

    萧丁丁是在救他,她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可是,自己去了能干什么?若是再被坏人擒住,岂不是辜负了萧丁丁一番苦心。

    “他让我找帮手,我必须找到!”

    于是,她冲到了马路中间,张开双臂。

    远远地,一辆奔驰商务驶来。

    刺眼的车灯,让她忍不住用手遮住了眼睛。

    轮胎“嘎吱”一声尖叫,车子停下,一股浓烈的橡胶焦糊味道中,响起一个不确定的声音,“洋洋?”

    “大牛?”凌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放下手臂,抬起眼帘,然后大叫:“救萧丁丁……”

    杨根硕车头一摆,冲进巷道,同时,将一只从没用过的警灯吸在车顶。

    顿时,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在寂静的巷道里传得很远。

    巷道深处,南方馍店门口,老妇女扬起条凳,就准备给萧丁丁来一个终极ko,突然停住,皱了皱眉:“你们听,是警车。”

    “快跑。”老板二话不说,丢到菜刀。

    “小子,便宜你了。”麻杆也立刻撒丫子跑了。

    疤子用手点了点萧丁丁,一步步向后退去,最终消失在黑暗之中。

    萧丁丁抱着三分之一的桌面,一步步后退,大口大口喘气,“呵呵……呵呵呵……”他忍不住发笑,但是,笑声中还带着阵阵颤抖。

    身子如同从水里提起来的一般,**的,一阵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好累,双腿如同灌了铅。

    他丢掉了进可攻退可守的桌面,慢慢地倒在路面上,四仰八叉,仰望夜空。

    乌云散去,露出一弯明月。

    “萧丁丁,你是好样的,终于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

    萧米米微笑着摸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姐,过来接我……”

    嘎吱!

    车子刹住,尚未停稳,凌洋就跳下车,“萧丁丁,萧丁丁,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声音里带着哭腔。

    车灯下,萧丁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凌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近,不住摇头,轻声道:“萧丁丁,你一定没事的对不对?你是因为救我才这样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我这一生……”

    凌洋一个劲儿抹泪,慢慢地蹲在萧丁丁旁边,“如果是这样一个结果,你还不如不要救我,我怎么承受!”

    “臭小子,起来!”杨根硕上前,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哦,师父,好疼哦。”萧丁丁一下子坐起来,叫道。

    凌洋一下子捂住小嘴,“萧丁丁,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下一秒,紧紧地抱着他,笑得梨花带雨。

    凌洋竟然主动拥抱他,萧丁丁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福利,太幸福了,哪怕死了也值!

    他坐在那儿傻笑。

    “你小子,凌洋为你流泪,是不是很满足?”杨根硕摇摇头。

    凌洋忙不迭松开萧丁丁,有些脸红道:“萧丁丁,刚才……刚才我只是太高兴,你别误会,没别的意思。哦,谢谢你,谢谢你今天不顾危险救了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或许会被人人贩子卖到山里,成为一个生孩子的机器。”

    萧丁丁看了眼商务车上的警灯,说道:“多亏了那个东西,他们要不是急着逃跑,一定会打死我。”

    “你有没有觉得比以前强一些?”杨根硕淡淡地问道。

    “当然。”萧丁丁激动的点头,“要是搁以前,我早就歇菜了。”

    “是啊,大牛,你教的防狼术也很有用呢!只是我没有好好练。”凌洋说道。

    杨根硕点点头,不苟言笑:“下来教你点更厉害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凌洋摇摇头:“我也是不敢相信,那些人怎么做得出来的,为了一点点钱,已经完全丧失了良知和做人的底线。”

    萧丁丁说:“我已经给我姐打过电话了,我姐一会儿就到,他们跑不掉的。”

    “起来,我看看你伤哪儿了。”杨根硕伸出一只手。

    萧丁丁抓住了,借力站了起来,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好像浑身都疼。”

    车灯下,萧丁丁浑身上下都有破皮清淤,凌洋看着,又要掉泪。

    “洋洋不哭,伤疤是男人的勋章。”萧丁丁浑不在意道。

    凌洋被他逗笑了。

    杨根硕摸出手机:“凌洋,给你妈打个电话啊,她该着急了。”

    “啊!她一定急死了。”凌洋拿着杨根硕的手机,走到一旁,给母亲拨了过去。

    “上车歇一会儿吧!”杨根硕冲萧丁丁说道,“你不是说你姐要来,正好让她勘察一下现场,这个团伙很有可能是流窜犯罪,最好能够尽快抓住他们。”

    萧丁丁从凌洋身上收回目光,“好。”

    杨根硕勾着他的肩膀,一起上了车。

    “丁丁,好好努力,还有机会。”杨根硕扭头看着萧丁丁,说道。

    “杨根硕,你什么意思!”萧丁丁一下子很生气,“师父”都不叫了,直呼其名,“你以为我这么做,就是希望凌洋回心转意?”

    “你激动个屁呀,我又不介意。”杨根硕撇撇嘴,“不然呢?”

    “你把凌洋当成什么了?是随便可以转让的货物吗?”

    “你小子有病吧!我才说一句,你就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杨根硕看了眼还在通话之中的凌洋,来到萧丁丁的耳边道:“小子,我知道你介意什么。坦白告诉你,我跟凌洋没什么,也就打了个kiss,谈不上残羹冷炙。”

    当然,有一点没有坦白,还有五根手指丈量过海拔。

    萧丁丁眼睛瞪得老大,一言不发。

    “不过,得到身体容易,得到心难,所以,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今天算是开了个好头,骚年,努力吧!”

    过了足有一分钟,萧丁丁方才沉声问道:“杨根硕,你到底什么意思?”

    “自己体会。”杨根硕微微一笑,扭头冲走过来的凌洋道:“洋洋,阿姨担心了吧!”

    “还好还好,我说跟你们在一起。肯定不能告诉妈妈实情,不然她还不吓死。”说着,拉开侧门,坐在了后排,随口问道:“你们聊什么?”

    “没……没什么。”萧丁丁仿佛做贼心虚。

    “刚刚听到你们很大声,好像在吵架。你告诉我没什么?”

    杨根硕耸耸肩,没吭声。

    萧丁丁道:“是师父嫌我进展太慢,三四个人都干不过,丢了他的脸。”

    杨根硕有些忍俊不禁,心中为萧丁丁的机智点赞。

    “大牛,你怎么可以这样!”凌洋打抱不平道:“萧丁丁已经很不错了,那几个人你是没看到,简直就是穷凶极恶的最好诠释。”

    “好,好,我说错了,我应该夸他进步神速。”杨根硕直翻白眼。

    “你……”凌洋狠狠地剜了杨根硕一眼。

    “萧丁丁,经过这次实战,你也知道自己有多弱了是吧!下来要加大训练的强度了。”

    “大牛,萧丁丁还要参加高考呢!”凌洋再度替萧丁丁说话。

    “那是他的事。”杨根硕摇头笑笑,“萧丁丁虽然起步晚,但是起点高,因为有我这个名师指导,我可以保证你在短期内击败你姐姐,所以,练功也不是循序渐进的。”

    “大牛,我也要学。”凌洋说道。

    “你还是先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吧!不是有现成的免费保镖吗?还是我培养的,你先用着。”

    “杨根硕,这是什么话?”萧丁丁不忿道:“我送凌洋回家,跟是你的徒弟,这完全是两码事。”

    “萧丁丁,你不是说义务护送师母……”凌洋心直口快说到一半,红着脸说不下去。

    杨根硕笑了笑:“你姐来了。”

    萧丁丁勾头一看,后视镜里果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车灯。

    三人下车。

    一共来了三辆警车。

    比亚迪、雪佛兰,两辆小车,还有一辆东风suv。

    “弟弟,你没事吧!”萧米米第一个从雪佛兰上冲出来。

    “姐,都是皮外伤。没事。”萧丁丁笑着摇头。

    “嗯,不错,像个爷们儿!”萧米米在弟弟胸口砸了一拳。

    “哦!”萧丁丁捂着胸口蹲下去。

    “弟弟……”

    “姐,你能不能温柔点,人家这里也有伤。”

    萧米米摇头笑笑,对同来的人道:“封锁现场,进行技术勘察。”

    “是。”一帮警察立刻行动起来。

    杨根硕看得一愣一愣的,不愧是萧阳的闺女,这丫头越来越有派了。

    “你们三个先跟我回去。”萧米米直接上了商务车。

    “回哪里呀?”杨根硕不解。

    “萧姐姐,我该回家了,虽然没告诉妈妈实情,她也要担心了。”凌洋说道。

    萧米米叹了口气,面色凝重:“凌洋,我不得不说,你很幸运。”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