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姜瑶的纠结
    杨根硕落地后,打开手机,看到了同一个号码的多个来电提醒,他笑了。

    都是虢闪闪打来的。

    其实,随着航空技术的不断进步,如今很多飞机都提供无线热点,乘客虽不能打电话,但是,一些聊天软件都是可以使用的。

    而杨根硕故意关掉手机,就是不给虢闪闪提供任何帮助,看看她一个人如何挺过来?

    站在南巅市机场大厅里,看着飞机不停进港出港的机场,拨通了虢闪闪的电话。

    “大牛?天啊!”虢闪闪第一声还有些怀疑,第二声就异常清晰起来,同时,显得相当激动,“杨总,我叫你亲哥行吗?你这样会玩死我的啊!”

    “哪有那么夸张,你还不是好好的,我的ceo。”

    “你都不知道人家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我都瘦了一圈。”

    “瘦了好点,就你那粗大腿。”

    “滚!”

    “呵呵,我看好你哦,缺钱可以找我,其他的,我一概不管。”

    “甩手掌柜。”

    “哈哈……”

    “如此看来,杨总,哦不,应该喊你杨董事长。”

    “你叫我大牛就挺好。”

    “我说杨董事长,看来你也不想听听我的汇报了吧!”

    “不怎么想听,当然你非要说的话,我也没意见。”

    于是,虢闪闪将技师辞职潮和财务负责人贾婷不配合开始说起,絮絮叨叨,绵绵不休,一口气说了大半个小时。

    而杨根硕的目光,却是被机库里的一架一架小飞机给吸引住了。

    听说现如今很多土豪都有私人飞机,而一些大型企业,也有自己的公务机。

    杨根硕就想着自己啥时候也整一驾飞机当成座驾。

    突然他眼睛一亮,似乎直升机价格便宜一些,空中限制也能少一些。

    杨根硕顿时蠢蠢欲动起来,因为,若是有一架直升机,从云岚镇去药族和蛊族,那就是个把小时的时间。

    “大牛,你在听吗?”虢闪闪在那边问道。

    杨根硕正在抓耳挠腮,恨不得立刻就入手一架直升机。

    “哦,当然,我在听。”杨根硕随口道。

    “那么,我最后说的是什么?”虢闪闪狡黠一笑。

    “呃……”

    “我就知道。好了大牛,有事再跟你联系吧,保持联络啊!”

    “闪闪,这个真不能保证,我要进山,那里面没有信号。”说到这里,眼睛又是一亮,“哦对了,记住这个号码,xxx,这是卫星电话,除了没电,都能打通。”

    “卫星电话,逼格很高的样子。”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打,话费挺贵的。”

    “哈哈哈……明白明白。”

    通话结束。

    杨根硕走出去,直接上了一辆出租。

    “师傅,云岚镇。”

    之前来过几次,每一次都是不同的交通工具,这还是第一次乘坐出租车。

    当听说要去云岚镇之后,司机是死活不愿意去。

    杨根硕问为什么,司机说山高路远,不划算。

    杨根硕又问如果打表得多少钱,司机估摸了一下说按里程差不多两千五的样子,接着补充,就算杨根硕双倍的价钱他也不送,也不会有人愿意送。

    杨根硕叹了口气:“我本来是想要做一回文明人的,你非要逼我粗鲁。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自己来开。”

    “呵呵,一看小兄弟你就算外地人,你可以试试,你要敢这么做,不到半小时,你会被一百辆出租车包围。”

    杨根硕倒是不在乎这样的威胁,主要还是因为道德底线的约束,咱是文明人,不能为所欲为,有很多事情还做不出来。

    “这样吧!”杨根硕耸耸肩,“咱们折中一下,你把车卖给我,我自己开。”

    “小兄弟,你又开玩笑,车子值什么钱啊?主要是车牌。”

    “车子多少钱,车牌多少钱?”

    “车子落地也就是十万块,车牌少说也有四十五万。”

    说完,就见杨根硕下车了。

    司机笑了笑,真是瞎耽误工夫,还不是被自己吓跑了。

    就在这时,车后“啪”的一声,司机心头一颤,慌忙下车,到后面一看,车牌不见了,安装孔裂开,显然遭到了暴力拆除。

    这还没完,因为车前头再次响起一声“啪”。

    然后,他看到杨根硕手里拎着一副车牌,对他微笑。

    “呶,车牌给你,我只要这车,你这车九成新都没有,我按全价买。”

    说着,就用支付宝给对方转了十万块。

    直到车子开走,司机还是云里雾里。

    过了老半天,他长出一口气坐在台阶上,思索着今天是赔了还是赚了呢?

    蓦然间眼睛一亮,有了,立刻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就说车子被盗,因为买了盗抢险,保险公司还得赔偿一辆新车。

    哈哈哈!

    司机感觉今天赚大发了。

    “英大保险吗?我是车主,我的私户出租车被盗了了,对方倒是把我车牌留下了。嗯,就在机场门口,我只是离开不到一分钟,对方显然早有预谋,而且是个高手……”

    “尊敬的先生,你不用着急,如果是像您说的在机场门口,那么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可以联系机场方面调取监控,很快就有结果。”话筒里传来保险公司接待员那甜润的嗓音。

    司机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头顶一共四个摄像头,几乎七百二十度无死角,如此,他们的交易已不是也被拍到了?

    于是,他的脑门滑下一滴汗。

    报假案骗保同样是犯罪啊。

    “啊!”他大叫一声,“不用麻烦了,我看到我的车了,八成小偷也想到了这一点,悄悄的还回来了,算了算了,我不追究,你们忙吧!”

    忙不迭挂断电话,一个劲儿擦汗,果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差点儿因为贪念把自己给送进去。

    ……

    前往云岚镇已经没有高速,只有国道、省道、县道。

    于是乎也不用担心高速收费的问题。

    杨根硕一路风驰电掣,心已经飞到了云岚镇。

    ……

    姜瑶一路既往的上班,不过,芳心有些纠结。

    上一次在电话里,对大牛的态度不好,之后,两人再无联络。

    那家伙不会一直在生自己的气吧!那样也太没有风度了。难不成,还要自己一个女孩子主动跟他道歉?

    可是,如果不缓和一下关系,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关系逐渐降到冰点。

    哪怕是夫妻,一旦分居,感情都会越来越淡。

    何况自己跟大牛,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

    姜瑶突然想到了萧米米的话:巴不得你们绝交,老死不相往来呢!

    不行,一会儿下班,就给大牛打个电话,语气可以强硬一点,但这个电话必须打。

    终于下班了。

    同事们三三两两的离去。

    姜瑶几乎是比保安提起走了一步,因为她刚刚出门,保安大叔就降下了卷闸门。

    然后,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眸。

    一个个头不高衣着光鲜的男人,面带微笑,伫立在一辆跑车旁边,手里捏着一朵鲜红的玫瑰,目光却是罩定了她。

    “荆……崇岭!”姜瑶芳心一颤,她几乎忘了这个男人。

    要是荆崇岭知道,心里一定有些难过,毕竟自己英雄救过美啊。

    “很荣幸,姜小姐您还记得我。”说着,就要将一束玫瑰花送到姜瑶手中。

    姜瑶往后一蹦,花当然没接。

    源于两点。

    玫瑰花的意义太过特殊。

    这个人太过神秘。

    荆崇岭个头不高,一米六过一点,还戴着近视眼镜,但人靠衣服马靠鞍,修身的阿玛尼西装,一尘不染的香槟金宝马,将鲜衣怒马几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于是乎,他一人一车往银行门口一站,手里再捏一朵红玫瑰,却让过往适龄女性眼热不已,恨不得自己变成姜瑶。

    而偏偏那个被追求的女孩子还不乐意。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追求我吗?”姜瑶冷笑。

    “姜瑶小姐,你人美心善,我很感激你,也很倾慕你,所以,你可以这么理解,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我对你一点儿都不了解,让我怎么给你机会?”

    “所以,请你也给自己一个了解我的机会。”

    “你这是要约我?”

    “我在马格西姆餐厅定了位置,请。”

    姜瑶秀眉轻蹙,审视着眼前这个个头不高的大脸男人,外形差强人意,五官勉强能看,他凭什么追求自己,莫不是以为有些经济实力?

    姜瑶摇摇头,有些担心,更多的却是好奇,这个人如果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也不敢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来跟自己约会。

    为了搞清楚他的身份,姜瑶想要接受。

    “姜瑶小姐,考虑清楚了吗?”荆崇岭不急不躁。

    “稍等,我请示一下。”姜瑶走到了卷闸门下,拿出手机,看了荆崇岭一眼,荆崇岭知情识趣的背过身去,姜瑶用微信给萧米米发过去一个表情。

    “嗯,姜瑶,有事吗?”

    姜瑶快速敲字。因为荆崇岭就在身后,她不想使用语音。

    “米米,你不忙吧!”

    “忙,焦头烂额。”

    “……”

    “怎么了,有事说事,别吞吞吐吐的。”

    “再忙也要吃饭吧!”

    “你要请我吃饭?”

    “马格西姆去不去?”

    “哇哦,大餐啊,必须去。”

    “我刚下班,就在银行门口,你来接我。”

    “哈哈,原来需要一个免费司机,好啊,十五分钟到。”

    收了手机,姜瑶冲荆崇岭道:“我接受你的邀请,但是必须等一下,我还有一个朋友。”

    荆崇岭笑了:“是闺蜜吧,对我不放心?”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