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事有凑巧
    服务生端着红酒、牛排、龙虾过来,恰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同情荆崇岭了,“先生……”

    “埋单!”荆崇岭心里憋躁的不行。

    “那我给您打包?”服务生弱弱地问。

    “喂狗!”

    目送荆崇岭远去,服务生秉承不浪费的原则,还是将东西打包了。

    而荆崇岭回到了车上,十指死死扣住转向盘。

    虽然他不是真的要追求姜瑶,但却实实在在被姜瑶那种清新淡雅的气质被迷住了。

    所以,他很生气。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她们口中“沧海的水、巫山的云”,自然就是那个杨根硕。

    “很好,杨根硕,咱们慢慢玩。”

    点火发车,一脚油门,引擎咆哮,宝马并入车流。

    ……

    南疆路上,越往南走,温度越高。

    不知不觉,杨根硕就脱成了衬衣加秋裤。

    但依然热。

    但他却只打开车窗,而不敢轻易开空调制冷,因为,不确定什么地方会有加油站。

    哪怕是晚上,风也是温热的,加上湿度很大,来自西北的杨根硕实在是不适应。

    那湿热的风吹在身上,就像女人温热的舌头舔过你的肌肤,要真是如此也就罢了,可仅仅是感觉如此,而过后呢,却是一片粘腻,浑身不舒服。

    于是乎,杨根硕将刚刚脱掉的衬衣又穿上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越往南走,夜空是越发的澄澈。

    月朗星稀,令人心旷神怡。

    想来,没一个人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南国自驾游吧!想想就觉得挺有意思。

    没有路灯只有明月照亮的县道上,一辆车没有,仿佛专属于一个人的道路。

    杨根硕驾驶着买来的出租车——严格意义上讲,摘了牌子的出租车,已经不能称其为出租车。

    好不惬意。

    所以,这一刻他显得很放松。

    常听人说,在跑高速长途的时候,很多老司机都会使用定速巡航。

    杨根硕就在想,要是这台车上面也有个定速巡航该多好啊!

    因为没有,放松归放松,至少眼睛不能打盹。

    至于交规上什么四小时休息一次的规矩,他早就忘在了脑后。

    凌晨两点的时候,杨根硕突然有点尿意,于是就缓缓停下车,下车在路边嘘嘘。

    不经意的一瞥,竟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停着水泥搅拌车。

    杨根硕一边嘘嘘,一边感觉很诧异。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辆水泥搅拌车是弄啥的呢?

    当然,也没深究。

    上车后,感觉有些困,索性熄了火,打个盹儿。

    引擎关闭之后,整个世界都安静想来。

    杨根硕呼出一口气,整个身心也归于平静。

    这一刻,他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听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声音。

    小草从土里钻出,虫子破土而出,还有人的窃窃私语。

    他瞪大了眼睛,因为听到了内容。

    “疤子,再去给他们喂顿药。”一个老妇女说道。

    “姑姑,你太谨慎了吧!就算不用喂药,她们还能跑掉?”这是个中年男人的口音。

    妇女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这次好不容易从西京逃出来,决不能功亏一篑。”

    又一个男人道:“姑姑说的在理,疤子你不去我去。”

    “哎哎,我也去。”又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之前的疤子道:“姑姑,干完这一票,我不想干了,我要取个媳妇,生一堆儿女。”

    老妇女道:“你不干这一行,你拿什么养活妻儿,你知道咱们这一趟赚多少吗?”

    “多少?”

    “一个女娃卖十万,咱们一口气赚六十万,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跑去人吃马嚼,咱每人落十万块,这么赚钱的生计,你哪儿找去?”

    “姑姑,话是没错,但总觉得有伤天和。”

    “天和是啥?”

    “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缺德事儿做多了,总会遭报应的。”

    “疤子,你个王八蛋,缺德事儿你干得少吗?居然跟我说这个?”

    “唉……”疤子一声叹息。

    约莫百米之外,杨根硕皱了皱眉,心说不会这么巧吧!

    前头明明是一辆水泥搅拌车,难不成里面藏着人?

    突然,他的脑海里划过一道闪电。没错的,看过一则新闻,就是一帮人躲在水泥搅拌车里偷渡。

    于是,杨根硕启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当看到有两个人正在往搅拌舱里爬的时候,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正常人会坐在搅拌舱里吗,何况是这样闷热的天气?

    杨根硕放慢了车速,缓缓经过,他看到对方的时候,对方四只眼睛也看到了他。

    那刹那间,杨根硕看到两人面无血色。

    有问题,绝绝对对有问题。

    但杨根硕没有马上停车,而是向前驶去。

    然后,顺理成章,同驾驶室的人眼神交汇。

    接着,他依然向前开。

    心潮起伏。

    老妇女,疤脸汉子,傻大黑粗的老板、麻杆一样的中年男人,四人外形完全符合凌洋和萧丁丁的口供。

    嘿嘿,还真是事有凑巧。

    “姑姑,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疤子忍不住问。

    “这路又不是你家的,只许你走,就不让人家走?”老妇女浑不在意道。

    这时候,麻杆和南方馍店的老板回来了,也向老妇女讲了刚刚过去的那个司机。

    “别疑神疑鬼了,你们该小解的就去小解,该大解的就去大解,十分钟以后发车,一路上再不停。”

    三个老爷们儿都去放水了,只剩下老妇女一个坐在驾驶室里。

    她没有发现一个幽灵经过了她的身边,来到了车尾,然后爬进了搅拌舱。

    这个人自然是杨根硕。

    他打开手机自带的电筒一看,顿时怒发冲冠。

    一共六个女孩,目测最大也不到二十岁,她们几乎是堆叠在一起,睡得很深沉。

    杨根硕给几个女孩子把了脉,果不其然,她们都被下了大剂量的迷药。

    由此,杨根硕断定一点,即便人贩子没有在西京活动,也是一支不可饶恕的人贩子队伍。

    杨根硕爬出搅拌舱,恰好看到疤脸回来,两人四目相对,疤子先是一愣,然后大叫一声“有人”,同时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甩棍,手腕一抖,就抽向杨根硕的脑袋。

    这种不锈钢甩棍,末梢有一个螺帽一样的铁疙瘩,铁疙瘩同棍体以螺纹连接。

    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这根棍子,将人打死或许不易,但要废掉一个人,简直是毛毛雨。

    比如这一棍子下去,若杨根硕是个普通人,脑震荡是免不了的。

    但是,疤子反应再快,也赶不上杨根硕的速度。

    看到甩棍带着呼啸的风声落在头顶,杨根硕淡淡笑着,不动声色。

    疤子不明所以,手上却没有减速,当然力道也是实实在在的。

    眼看着,就要解决这个多事的家伙,啪,甩棍竟然被对方牢牢的攥在手心。

    疤子大惊失色,这种速度下,能够准确无误的抓住甩棍,并且面不改色的,可见对方绝非常人。

    疤子刚要夺过甩棍,手上一轻,却是被对面那个有些秀气的男孩夺了过去。

    而因为他之前的一嗓子,一个中年妇女两个中年男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抄家伙。”中年妇女大叫一声,首先从后腰拔出一把尺长的见刀,那把刀居然有着精美绝伦的皮套。

    与此同时,瘦高个拿来一把砍刀,还有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却是一双钢铁球棒。

    看到对方全副武装,杨根硕笑了。

    在这荒郊野外,人性可以得到完全的解放。

    不管是对方,还是自己。

    “干他!”老妇女一声令下,拿着武器的三个人就向前逼近,而疤子因为是赤手空拳,而且大概知道杨根硕不好对付,所以知情识趣的往后退了退。

    就在三人往上爬的时候,杨根硕却放弃了地利的优势,一个大鹏展翅,从天而降。落点正是疤子的面前。

    疤子顿感不妙,下一秒,杨根硕手中的甩棍闪电般捣出。

    噗!

    疤子心口受击,一屁股跌坐在地,再也拔不上来气儿。

    这时候,老妇女三人已经对杨根硕形成了合围之势。

    “疤子,你没事吧!”老妇女关切的问道。

    “我……”疤子有气无力,“别管我,先放倒他!”

    杨根硕冷冷一笑,“你们这帮人性泯灭的禽兽,我不会手下留情。”

    “你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老妇女问。

    “我是警察,而你们是万恶的人贩子。”杨根硕直截了当。

    老妇女摇摇头:“那就没办法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们亡。”

    话音未落,一抖尖刀,刺向杨根硕。

    与此同时,麻杆的砍刀,胖子的球棒,也攻向了杨根硕。

    若对方不是人贩子,杨根硕都不好意思出手,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分明是恃强凌弱嘛!

    老妇女的尖刀刺来,杨根硕手腕一抖,甩棍恰好抽在对方的手腕上。

    嘎巴。

    骨头断裂声。

    啪嗒。

    尖刀落地声。

    “啊!”老妇女抱着手腕蹲下去。

    胖子、麻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毫无疑问,对方是个练家子,否则出手不可能如此的快准狠。

    “来呀,一起上,增加点趣味性。”杨根硕左手勾了勾。

    “趣味你妈!”胖子一抖双棒,砸向杨根硕。

    麻杆迂回到杨根硕背后,却刀削杨根硕下盘。

    这两人都只是好勇斗狠的亡命之徒,功夫,根本谈不上。

    杨根硕故意迟迟的没有反抗,仿佛被吓傻了一般,直到那棒子即将挨着了头发,而砍刀也碰到了裤管,他这才向后一个空翻,就躲开了两人的攻击。

    两人贩子得势不饶人,再次挥舞武器,冲向杨根硕……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