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ABCDEF
    人贩子才不管你贫穷富贵,就像凌洋描述的,人家专业精神相当强,轻易不会从贩卖变成绑架。

    就算你给他钱,他也不要,他只要卖掉你换回的钱。

    这叫什么,这就叫专业。

    人贩子说:俺们只是逮人,然后卖人,仅此而已。

    就像那些捉狗卖狗肉的,才不管狗命贵贱,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堆狗肉,一把钞票。

    没说藏獒杀了,就能卖出藏獒肉的价。

    杨根硕完全是有感而发。

    曾小洁家够有钱吧,萧米米说,人家家里可是富可敌国。

    那又如何,孩子还不是被人贩子掳走,辗转若干年,生死两茫茫。

    而搅拌舱的几个女孩子,也有身价不菲的。

    一路上,她们被反复喂药,此时难得清醒,而清醒过来,她们就将杨根硕当成了人贩子同伙,她们本能的想用一切办法让杨根硕改变主意,放她们一条生路。

    杨根硕这才知道,六个女孩,有两个家中都比较有钱,另外四个,甚至不惜出卖身子。

    现在是信息时代,这些十七八是女孩子也都知道,一旦被卖进深山,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

    卖个一个又老又丑甚至有残疾的老光棍,只为了传宗接代。

    被铁链拴住都算轻的。为了防止逃跑,可能被打断腿;为了防止告密,可能被割断舌。

    看到六人急切的“表白”,杨根硕心里极不是滋味,还是挤出了最为温和的笑容,然后,掏出了证明警察身份的本本。

    “警察叔叔?”一个女生质疑。

    “叫哥哥就好。”杨根硕笑道。

    “你没骗我们?”又一个女生继续质疑。

    杨根硕叹息一声,“你们安全了,从现在开始,由我来负责你们的安全,可能你们还是不信,来……”

    杨根硕领着六个女孩走到了搅拌车前面,借着灯光,她们一下子看到了四个苟延残喘的人贩子。

    “呜——”六人捂住小嘴,嚎啕大哭。

    杨根硕轻轻叹息。

    “人生会遇到很多事,只要没到万劫不复,苦难就是一种财富,你们连这么恐怖的事情都遇到过,以后的人生之中,还有什么能够让你们害怕,让你们屈服?”

    “哥哥说的是,我们不哭!”一个小丫头止住了哭泣,“但是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们的爸爸妈妈一定急疯了,还有,我们可不可以先打个电话?”

    “我还不知道你们家都是哪里的?”

    “我叫……”

    “等等。”杨根硕打断她,“我记性不好,你们说名字我也记不住,这样,按照字母a-f来叫,至于谁是a呢?”

    杨根硕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还真是陷入了纠结。

    按个头高低吧,都差不多,按胸部大小吧,也差不离儿。

    这一下子可把杨根硕给难住了。

    再仔细看看几个小女生,他眼睛一亮,有了,“按头发长度,最短的就是小a,最长的就是小f。”

    杨根硕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然后大咧咧道:“好了,你们先确定自己对应的字母吧!我以后就用字母称呼你们。”

    女生们觉得挺好玩,就相互打趣。

    “你是小d。”

    “小c,新鲜的每日c,原来就是你。”

    “我是小b呀!”一个头发较短的小丫头自言自语,然后,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她的身上。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好了,现在开始点名,我说个,你们回答到。”

    “小a。”

    “到。”

    “小b。”

    “到。”

    ……

    “小f。”

    “到。”

    六人站成一排,八成都参加过军训。

    “很好。”杨根硕点点头,“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的老家都是哪儿的。”

    “西京。”众口一词。

    “那就好办了,我已经联系了西京警方,他们已经派人过来接你们回去。”

    “哥哥,”小a是个五四头,但很会撒娇,“我想给爸爸打个电话。”

    “哥哥,我们也想。”其他人纷纷开口。

    杨根硕一摆手:“不行。”

    只见一个个撇着小嘴,就要哭出来,他摇摇头:“你们听我说,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里距离西京有多远,三千公里啊,就算坐飞机也要六七个小时,然而,这里根本不通飞机,如果你们家长匆匆忙忙赶来,再出个意外……”

    说到这里,杨根硕话锋一转:“但是警方不一样,他们可以动用很多资源,而你们在这里的安全,也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有我保护。”

    女孩子们总算被暂时说服了。

    “那个,你们饿不饿?”杨根硕转移话题。

    六个人没有说话,但肚子的“咕噜”声作了回答。

    杨根硕挠挠头:“怎么办呢!我这个人没有携带干粮的习惯,而这里似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哥哥讨厌。”小a撅着嘴埋怨,“既然你没办法解决,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的饥饿感被你勾起来,你得负责。”

    “就是就是。”另外两个比较泼辣的小丫头附和道。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我没有,但不代表人贩子没有,要不,你们去找找。”

    说着,杨根硕拿钥匙打开了驾驶室的门。

    六头雌狮爬进驾驶室。此刻,就连最温顺的小b也是怒形于色。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驾驶室就那么大的地方,一下子填满十个人,其中四个成年人都断了四分之三的肢体,结果可想而知。

    一声声惨叫在深夜里传出老远。

    杨根硕倒是没有在意,这帮女生顶多也就撒撒气,还不至于把人弄死。

    不多时,一个个心满意足的跳下车,还真是搜刮到不少吃的。

    面包、火腿肠、方便面、卤鸡蛋,还有一些真空包装的猪耳朵、泡椒凤爪、豆腐干之类。

    当然,最主要的,还有一桶5l的怡宝矿泉水。

    于是乎,大家席地而坐,开始大口饕餮。

    杨根硕没吃什么,但这帮女孩子显然是饿极了,那是实实在在的饕餮。

    没有开水,方便面就被干吃掉了。

    平日里看都不看的猪耳朵,火腿肠,这会儿根本不够分。

    看到这么一副样子,杨根硕心里酸溜溜的。

    待大家伙都停了下来,杨根硕拍拍手:“都吃饱了吗?”

    “嗯。”六人轻轻点头。

    “那就好,你们困了就睡,不困咱们就聊天,等着西京警方过来。”杨根硕说。

    “不困。”小a说。

    “困了也不敢睡。”小f说。

    小b弱弱地看着杨根硕:“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啊?”

    “就是,帅哥哥叫什么?”小c小d也跟着起哄。

    “哈哈,”杨根硕笑道,“哥哥姓杨名根硕。”

    “杨根硕?我听过张根硕。”小a说。

    “跟张根硕没关系。”杨根硕一摆手,“算了,你们还是喊我小名吧,大牛,你们可以叫我大牛哥。”

    “大牛哥?”小f嬉笑着叫了一声。

    “大牛哥!”剩下五个丫头一起叫唤,声音软糯。

    杨根硕大腿一软,差点没站住,惹得女生们一阵娇笑。

    笑过之后,小a耸动鼻翼,黛眉轻蹙:“什么味儿?”

    她提起自己的衣服嗅了嗅,又拉下发丝闻了闻,差点呕出来,“天哪,都馊了,哥哥,我要洗澡。”

    小a这么一说,其他女孩子也深有同感,也迫不及待想要洗洗。女孩子嘛!都是爱干净整洁的。

    六个丫头都要洗澡,这可是把杨根硕给难住了,现在哪有这个条件?可是直截了当拒绝吧,又有些不忍,毕竟,六个小丫头刚刚逃出生天,心理上还比较脆弱。

    “哥哥,你不是反对吧!”小f说。

    “反对个屁呀!”杨根硕爆粗,“我倒是答应,你们用空气洗,用泥巴洗?”

    杨根硕这么一说,她们就没话说了。

    小b突然弱弱地说:“这附近说不定有什么小河呢,我们去找找。”

    “对呀对呀。”其他人纷纷附和,尽管没有洗发水、沐浴液、香皂之类的东西,有清水洗洗也是好的。

    当主要矛盾消失了,次要矛盾,就会上升为主要矛盾。

    或者说,人总是得陇望蜀。

    就说之前,她们陷入被贩卖的巨大恐慌之中,生不如死,不知明日在何处,谁还管什么头发粘腻衣服馊臭。

    而这一会儿,似乎不能立马洗个澡,就活不下去一样。

    “荒郊野岭,你们有胆子,就去找小河吧!”杨根硕很是光棍的说道。

    “我们害怕。”女生们齐齐说道,楚楚可怜的模样。

    “害怕就算了呗,坚持一下,等回到家想怎么洗就怎么洗。”杨根硕硬着心肠说,心想,女人真麻烦。

    六个女生咬了咬樱唇,小a小f交换一个眼神,慢慢逼近杨根硕。

    杨根硕心里一阵突突,往后缩了缩:“你们干嘛。”

    “大牛哥,你好帅哟。”小a抱住他的左胳膊。

    “还好还好。”杨根硕笑了笑。

    小f挽住他右边胳膊:“是啊,大牛哥你怎么这么帅,简直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

    “哈哈,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杨根硕倒是一点儿不谦虚。

    小a小f连忙冲着其他的姐妹使眼色,这下好吗,杨根硕顿时就被小女生包围了。

    捏肩的、捶背的、按|摩头顶的,还别说,这帮丫头岁数不大,多少都会一些伺候人的手段。

    但是,没享受多久,杨根硕就发现一点,自己被一股馊味儿包围,再也呼吸不到新鲜空气。

    六个人的馊味儿叠加在一起,非同小可。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