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造孽呀
    五个小丫头在大车的驾驶室里找到了针线。

    一脸盆清水放在杨根硕的面前。

    因为没有纱布,高露洁发动大家,将刚刚洗干净的衣服,撕扯成了长长的布条。

    为了吸血,高露洁还将罩罩破坏掉,拿出里面的海绵。

    一切准备就绪。

    杨根硕左手提起那片肉,冲高露洁道:“拿清水冲洗。”

    “啊?哦!”

    高露洁颤抖着小手,用茶缸舀了清水,淋在伤口上。

    “嘶——”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身子跟着一阵抽搐。

    高露洁“啊”的一声,茶缸子跌进水里,她无比自责:“哥,我弄疼你了。”

    “跟你无关,继续。”杨根硕咬牙切齿,挤出一丝笑容。

    这种笑还不如不笑,反正六个小丫头都看哭了。

    继续拿水冲淋,六个女生都不忍心再看。

    “哥,可以了吗?”高露洁带着哭腔问道。

    “差不多了。”他喘了口气,“针用打火机消毒,然后给我。”

    “你自己缝啊?”小f惊呼。

    “你们指望得上吗?”杨根硕喘着气问。

    六人齐齐摇头。

    接过穿上白线的针,他冲高露洁道:“帮我按着。”

    “啊?”高露洁脸色变了变,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杨根硕一边穿针引线,一般颤抖。

    红色的血水流淌出来。高露洁那海绵吸干。

    六个丫头都被泪水模糊了双眼。

    十分钟后,缝完最后一针,杨根硕用牙咬断了线头,冲着六个小丫头笑问:“怎么样,针线活还不错吧!”

    六人顿时紧偎着他,嚎啕大哭。

    高露洁就比较明目张胆,竟然抱住了他的腰。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哭了,我都要被冲跑了,你们也吃点水果补充一下,同时,让我休息一下,一会儿还有事做。”

    “什么事?”高露洁问,其他五个女孩也看向了他。

    “去看看老虎。”

    “啊?还去,不要去了,你都受伤了。”高露洁第一个反对。

    “是啊,大牛哥,你别去了,多危险啊!”小a哀求道。

    杨根硕摇摇头:“我们是两败俱伤,如果我没看错,老虎比我伤得更重。所以,我不去看看,怎能死心?”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跟你去。”高露洁自告奋勇。

    “我们也去,人多力量大。”小f说。

    “你们确定要去?”杨根硕笑着问道,“你们不怕死?”

    “大牛哥非要去,我们就去,你为了我们都伤成这样了,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小a道。

    “那好吧,一小时后出发。”说完这句话,杨根硕就躺下了。

    原本,他是枕着手臂的,但是,高露洁很快就送来一只头枕。

    他笑了笑:“你也去吃点东西。”

    “我不饿。”高露洁摇头。

    杨根硕闭上了眼睛。

    他要去看老虎,并非心血来潮,也不是莽撞的冒险,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那一击很有信心。

    下颌应该也是老虎一个薄弱的部位,老虎应该伤得不轻。

    想着想着,他就迷糊过去了。毕竟太累了。

    高露洁则是拿着一块干净的布,不时擦拭他额头的细汗。

    这一抹落在其他女孩眼里,她们并没有笑话她。

    因为杨根硕做的这一切,使得她们任何一个都愿意这样伺候他。

    “高露洁,你也来吃点东西。”小a走过来说。

    “嗯。”她去拿来一些苹果、香蕉,就坐在杨根硕的旁边小声地吃了起来,看着杨根硕睡着的脸,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女孩心中仿佛多了点什么。

    ……

    一小时后,杨根硕睁开了眼睛,就好像定了闹钟一样。

    “哥,你醒了?”高露洁伸手扶他。

    杨根硕坐起身,高露洁立刻送来一杯温水。

    原来,在杨根硕睡觉的时候,几个丫头群策群力,架起干柴,烧了一脸盆开水。

    杨根硕喝了一口,皱眉:“有点烫。”

    “哪有,明明是我吹凉了的。”高露洁心直口快。

    杨根硕心头一震,紧紧盯着女孩一双水眸。

    高露洁立刻垂下头,耳根都红了。

    杨根硕摇头笑笑,“我睡觉的时候,手机有没有响过?”

    “没有。”高露洁摇头。

    杨根硕扭头看了眼手臂上的伤疤,血是止住了,他在高露洁的帮助下站起身来,说道:“咱们出发吧!”

    “好。”六个丫头一起回答。

    接下来,就是高露洁搀扶着他,沿着血迹一路向前走,另外五个女孩紧紧相随。

    虽然嘴上大义凛然,这会儿依然高度警惕。

    血迹不断,延伸百余米,还翻过了小溪,越走,杨根硕越能断定,老虎不再是威胁。

    这时候听到一阵犬吠,差不多五十米开外,依然是鲜血延伸的方向。

    “快点。”

    杨根硕一步当先,高露洁都有些跟不上了。

    越是离得近,狗叫的声音越大。

    终于,又走了差不多五十米,看到一条黑狗对着一个山洞狂吠。

    “鬣狗?”看到一条身材细长如同柴犬的狗,杨根硕眯了眯眼睛,这种畜生,他在动物世界里见过,非洲草原上有,以腐肉为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

    老虎都不怕,还怕什么狗,就是藏獒,也无所惧。

    然而,他不怕,女孩子们还是有些害怕的。

    随着他一步步逼近,那条鬣狗开始冲他吠,他不理不睬,鬣狗一看惹不起,呜咽一声,掉头走了。

    面前是一口不大的山洞,仅仅容纳一个人进出。

    “手电。”他喊了一声,小a立刻将手电送上。

    杨根硕往里面一照,心头一震,闭上了眼睛,神情中充满了自责,“造孽呀!”

    女孩们不明所以。

    他将手电给了旁边的高露洁。

    高露洁冲里面一照,一下子捂住了小嘴。

    待女孩们全都看过,个个眼圈通红。

    不深的山洞里,之前同杨根硕生死相搏的老虎,已然气绝身亡。

    但是,两只肉乎乎,只有大猫那么大的小老虎,正趴在妈妈的肚子里吃奶。

    它们还小,根本不懂事,哪里知道,母亲已经撒手,离它们而去。

    估计是奶水少得可怜,两个小家伙争得不亦乐乎。

    大虎伤重垂危,却还要坚持回来看一眼,它不放心自己的孩子啊!

    目睹这一幕,杨根硕都受不,何况这帮心思单纯爱心泛滥的少女们。

    “哥,怎么办?”高露洁问。其他女孩也看过来。

    杨根硕叹了口气,“咱们一起,把虎妈埋了吧,至于小虎,我给养大。”

    “好耶!我们也……”女孩们刚想说自己也想养老虎,可是一想这是老虎不是猫,自己怎么养得了?

    这可是保护动物,而且,这些大型野兽,只有土豪才养得起。

    杨根硕原地刨了个坑,然后进去将大虎尸身往外拖,这个时候,小虎终于意识到什么,对着杨根硕龇牙咧嘴。

    杨根硕蹲下身子,手伸过去,两只小老虎一下子扑过来,咬在他的手上。

    洞外响起六道惊呼。

    杨根硕也是疼得倒吸一口气,不过,他赌对了,小虎还很小,根本没牙。

    他另一只手在小虎的头顶摸了摸,然后毅然起身,将大虎拖出去,丢进土坑,开始填土。

    两只小虎不知是否出于本能,在哪儿拼命往外刨土。

    这一幕,再次让六个女孩泪如泉涌。

    当然,两个小东西刨出来的只是杯水车薪,很快,杨根硕填好了,并且用脚踩实了。

    然后,两个小老虎叼住了他的裤管。

    他蹲下身子,将两个小东西抱在怀里,任由它们挣扎,就往回走。

    两个小家伙一会儿挣扎,一会儿咬杨根硕的手,反复折腾,还没回到营地,就睡着了。

    来到营地,找了件旧衣服铺在地上,让两个小东西躺在上面,它们睡得很安静,只是嘴巴还是不是做出吮吸的动作。

    “两个可怜的孩子!”高露洁柔声说,美眸里满是慈爱。

    其他女孩子也是一样的神色,对两个小东西充满了同情。

    杨根硕摇摇头:“高露洁,看看我手机。”

    “哦。”高露洁去到车上,从杨根硕的衣服里拿出手机,“有未接来电,竟然有十个,糟糕,手机马上就没电了。”

    “不要紧,拿来我看看。”

    杨根硕接过手机,回拨了过去。

    刚一接通,里面就传出萧米米激动的声音:“大牛,你在干嘛!为什么不接电话,都急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我没事,手机马上没电,长话短说。”

    “好,见面再细说,不要紧的,我们已经锁定了你的位置,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能赶到,你们不要……”

    萧米米话没说完,杨根硕的手机自动关机了。

    “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就到了。我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杨根硕叹了口气,躺了下去,歪头看着两只安静睡着的小老虎。

    经常在网上看到那些中东或者非洲土豪,打开车门,先下来一头狮子、老虎、豹子,现在咱也有两只小老虎了,那种装逼的日子,指日可待。

    情不自禁,就伸出手,去抚摸两只小老虎头顶细腻的绒毛。

    感觉,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六个女孩静静地看着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

    终于有人来接她们了,那似乎也意味着,她们要跟杨根硕分开了,可是,杨根硕连她们的名字都不知道,除了高露洁。

    “杨大哥,我要你记住我的名字,必须。”小a说。

    “还有我们。”剩下四个异口同声。

    “嘘!”杨根硕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点,别吵着我的宝宝。”

    几个丫头都被他逗笑了。

    最终,女孩们还是分别介绍了自己。

    杨根硕记不住也不要紧,她们有办法让杨根硕记住。

    因为,要了杨根硕的手机号、qq、微信。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