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天狗食日
    几人不约而同举头向天。

    不是乌云蔽日,而是日食。

    这一刻,太阳的轮廓异常明显,它的发光部分正在一分一分减少。

    两个小东西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场景,承受不住压力,呜咽着钻进杨根硕怀里。

    “天狗食日!”百合、花小蛮同时惊呼。这就是她们的世界观和认知。

    “哪有什么天狗?那是迷信。日食而已,一种自然现象,不用大惊小怪,一会儿就过去了。”杨根硕给团队打气。

    然而,这个不期而遇的天象,却给几个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

    王刑天枯瘦的手指一阵快速掐动,然后喃喃道:“日子不对,出师不利呀!”

    杨根硕也只知道这是个自然现象,却并不知道这个是偏食还是全食,更不知道要经过多长时间才会结束。

    “都坐下看吧!得有一会儿呢!”杨根硕拉着几个人坐在了地上。

    “大牛,你知道这个?”花小蛮忐忑地问。

    “大牛快给我们讲讲,”百合道,看着这天地异象,她们这些旧居深山近乎原始的遗民们心理压力很大,“你怎么知道要多久?”

    “我知道需要时间,但具体多久,我也说不好,如果这里有网络信号,我就可以用手机上网查查。”

    “为什么需要时间?”花小蛮问道。

    “天狗吃进去,不得吐出来?”杨根硕随口反问。

    “你还说没有天狗!”两个丫头声音都变了。

    “我就是打个形象的比方!”杨根硕看了眼面色凝重的王刑天,“老王你来说,是不是被其他星体给遮住了。”

    王刑天点点头,作为玄学代表,他客观的说了句话:“天象变化,会带来一系列影响,就好像月亮的盈亏,会对大海的潮涨潮落有影响一样,咱们必须小心谨慎。”

    “这个我当然知道,盗墓探险,能不小心吗?”杨根硕摇摇头,继续给两个丫头解释,“这个日全食呢!就是月球挡住了太阳,你们明白吗?”

    “这几个球也是相互运动的,很快它们就会错开。”

    “很快,有多快呀?”花小蛮不死心地追问。

    杨根硕看了眼时间,一开始的时候是两点整,现在是两点一刻,而太阳才被盖住四分之一。

    “按照这个情况发展,变成日全食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然后,球体完全错开,太阳恢复原状,还得一个小时。”

    “真的?”

    花小蛮有些不当相信。百合的表情也有些怀疑。

    杨根硕急了,其实这个准确的时间,他也拿不准。

    “大牛说的基本正确。”王刑天总算起了一点积极作用。

    “这种现象殊为难得,咱们准备好手电,要不再搞一堆火,然后躺下来静静的欣赏。”

    终于,在他的死磨硬泡下,四人都躺下了。

    倒是没弄篝火,不过,手电却都放在了手边。

    四人就像二傻子一样,看着这难得的天象演变。

    他们刚准备下到墓穴探险,好嘛!老天爷先来个日全食,

    这事儿太巧了吧!

    杨根硕虽然嘴上轻松,但心里也有些发毛。

    好在,演变的过程都是按照他说的来的,时间上,也没有太大出入。

    他们准备充分,心里有底,所以并没有太多恐慌。

    除了日全食的七八分钟里,两个丫头钻进了他的怀中。

    那一刻,他就在想,要是老王不在多好啊!

    虽然老家伙就在旁边,杨根硕也没闲着,上下其手。

    而两个女孩的心思都在日——天上那轮不正常的日上,所以也不介意。

    虽然这个日全食来的有点儿巧,但是看着太阳一分一分恢复了原样,杨根硕并没在意。

    两个丫头见到这个过程,就跟杨根硕说的出入不大,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反而有些害羞,原来是自然现象啊,自己还以为真被天狗吃了呢!

    自己这么孤陋寡闻,怎么配得上博学多识的大牛?

    唯有王刑天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太阳上的黑暗的部分逐渐减少,天色逐渐明亮,但还有好一会儿呢!

    而在这天象过去之前,他们自然不会贸然行动。

    ……

    西京。

    承恩医院。

    马母昨天就转移到常规病房,但还是高规格的单间。

    马小霖母女原本不敢住的,然而,华回春却说是杨根硕临走交代的。

    马小霖自然又记下了杨教官的一份恩情。

    这会儿,华回春刚刚完成了常规检查,点点头,冲着马母道:“大妹子,没事了,再养几天,就可以出院。”

    “谢谢院长!”马母感激道,她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升斗小民,会得到院长的亲自治疗。

    “不客气。”华回春意味深长地看了马小霖一眼,说道:“老师就是宅心仁厚,而你闺女又是老师女朋友的同事……”

    这关系复杂的,华回春自己都笑了。

    正说着话,李素问走进来。

    “老李,从市局回来了?那几个‘人渣’叫醒了吧!”华回春这样的好脾气,提起那几个人性泯灭的家伙,也不由得咬牙切齿。

    “老师控制的很好,虽然每个人断了四分之三的肢体,生命力却依然旺盛,我一针下去,他们全都苏醒过来。”

    “华院长,还有这位老先生,你们说的可是人贩子?”马小霖毕竟是警察,这个案子她也听说了的。

    李素问点点头:“正是,他们四个在咱们西京作案多起,原以为逃出生天,终究还不是天网恢恢,被萧局长带队万里追凶,给缉拿归案了。”

    “太好了,真是大快人心!”马小霖也是对那种专门对年轻女孩下手的人贩子深恶痛绝。

    马母正在恢复之中,精力还是不大跟得上,尽管听懂了个大概,却是没怎么插话。

    “谁说不是呢!”李素问难得附和一句,然后微笑道:“这帮人直接枪毙,那是太便宜他们了,所以老师做的很到位。”

    “哈哈……”华回春指着李素问,“你一把年纪,还这么有正义感,就像个愤青。”

    “我是愤老行吧!”

    “愤老,来,你给大妹子把个脉,从中医角度判断一下。”

    李素问也不推辞,坐在木制椅子上,开始为马母把脉。

    马母之前的病情,他也是知道的。

    此刻诊脉过后,不禁感叹:“老师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华回春无比认同的点点头:“只是,这种奇迹多了,就不再是奇迹了。”

    “老华,你想多了,老师也不是随便出手的人。”

    “也是。”

    “等等。”马小霖仿佛突然抓住了什么,“华院长,还有这位李老,你们口中的老师,难道是杨教官?”

    “杨教官是谁?”二老异口同声。

    不是就好,马小霖仿佛微微松了口气,“我们市局刑警队的特聘教官杨根硕。”

    两老头猛然瞪大双眼,抚掌道:“老师还是刑警队教官?”

    马小霖脑袋嗡的一声,那个有些阳光秀气的小男人,竟然是面前这两位看起来明显就是医学界前辈的老师,他到底还有多少身份!

    马小霖神情极不自然:“华院长,还有这位老先生,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称呼杨教官为老师呢?”

    “我们可是磕过头敬过茶的,按理说应该喊师父,可老师不让。”

    马小霖只觉得头顶滚过无数道闷雷,原以为只是一声称呼,没想到还是正儿八经有着师徒名分。

    马小霖都无法想象,这么一把岁数的两个老头,居然向杨根硕那个毛头小子下跪磕头。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马小霖觉得这事儿太反常,她都无法接受,于是心直口快的脱口而出。

    “因为老师医术高明,你不能接受,那是因为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我们几个老东西都是中医世家,醉心于中医研究,老师医术学究天人,我们心甘情愿拜他为师,能够学到一二分,就是我们这辈子的福分。”

    “这就是所谓的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吗?”马小霖喃喃自语。

    华回春翘起大拇指:“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马小霖心情激荡,难怪自己妈妈在这里住院受到如此礼遇,原来这里的院长也不过是杨教官的徒弟,师父交代一句,徒弟自然不折不扣的完成。

    这时候,她又想到刚刚两个老头的讨论,于是忍不住问道:“李老,你说人贩子的抓捕,又跟杨教官有关系?”

    李素问呵呵笑道:“具体的我不知情,但是,四个人贩子,每人都断了两只手一条腿,都出自老师之手。”

    好狠!马小霖心头一震,但很快就觉得很解气。

    杨根硕,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马小霖陷入沉思,两个老头何时离去的都不知道。

    “小霖?”

    “哦,妈妈,你要喝水吗?或者是饿了,我去给你打饭。”

    “你在想什么?”

    “没啊!”马小霖的俏脸没来由的一红。

    “知女莫若母,你是不是对那个杨教官挺上心?”

    “妈,你别多想,只是人家三番两次的帮咱们,我得找机会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那个年轻人还没你大吧!”

    “跟年龄有什么关系?”

    “唉!”

    “妈,你怎么了?手术很成功,你的病彻底好了,咱们应该开心才对。哦,你是不是想哥了?”

    “就当他死了!”马母咬牙切齿。

    马小霖看了看母亲,知道哥哥虽然不成器,可是,依然是母亲心头的牵挂,于是试探道:“反正现在高利贷也逼得不紧,要不我把哥哥找来?”

    “那个畜生,整个一白眼狼,我算是白养他了。我这个当妈的命悬一线,他也不来看看?”

    这不,连马小霖都能听出来,话里话外还是惦记着。

    “妈,你别难过,哥可能是害怕吧!”马小霖叹息一声,就算子女再混,当妈的也放不下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