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拿什么还你
    “哎,小霖,你说高利贷不催命了,怎么这么好说话?”马母很是不解,那帮放贷的,哪个不是剥皮剔骨再吸干你最后一滴血的?

    “好像是杨教官打了招呼。”马小霖委婉的说道,钱四海几个人的衰样儿她是见过了,杨根硕的招呼打得那是相当到位。

    “又是那小伙子?”马母看着女儿的眼睛。

    “好像?”马小霖没来由的一阵心虚,眼神闪烁。

    “妈!小霖!”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穿着工作服的马文才走了进来,手里提着牛奶和果篮。

    马小霖秀眉微蹙,虽然对这个不成器的哥哥有意见,但是,却没吭声。

    马母却很来气,直接扭过头:“你还来干什么?你就当我死了,我也当没你这个儿子。”

    “妈!”扑通一声,马文才跪倒在地,丢下东西,一路膝行来到了病床里侧,抓住母亲一只手:“儿子不孝,儿子该死,妈,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最后一次,真的,我保证。”

    说着,开始扇脸。

    倒是没有放水,实打实的,没几下,脸肿了,嘴角也裂了。

    马小霖母女都流出了眼泪。

    但是,马母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原谅这个混小子,于是说道:“我不想看见你,要打出去打,打死了,我也不管。”

    “就是。”马小霖附和一句。

    其实,她们心里已经基本上原来马文才了。

    “妈,小霖,我是个男人,以前我太混,现在我醒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工作,妈,你就瞧好吧,有您享福的时候。”回头看着妹妹,“小霖,这些年你也受苦了,以后这个家,哥哥顶起来。”

    这一番直透人心的话,让马小霖母女哭得稀里哗啦。

    “混小子!”马母边哭边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由得马母不怀疑,因为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从小到大就没说过这么暖心的话。

    “马文才,”马小霖抹了把泪水,吸着鼻子问道:“你说你好好工作?你找到工作了?有地方要你?”

    马文才也是真情流露,他擦了擦眼泪笑道:“小霖,你也别瞧不起哥哥,看看,我现在就穿着工作服,看看这就是我们公司,大牛科技,我在厂房里负责开叉车,就我这驾驶技术,开叉车完全是大材小用。”

    “儿子,你真上班了?”马母不敢相信,但是儿子说的有鼻子有眼,所以不由得她不信,儿子知道上进正干,她这个当妈的比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都高兴。

    “当然,不然我哪有钱给您买东西?这是我预支的工资。”

    “好,好,太好了。”马母情不自禁的,就伸手去抚摸儿子刚刚自己打肿了的脸颊,眼中是浓浓的疼惜。

    马文才将母亲粗糙干裂的手掌按在脸上,眼眶又一次红了。

    “等等,马文才,”马小霖蹙眉,“你怎么会找到工作,这个公司的老总是谁?”

    马文才有些心虚的挠挠头:“其实,是人家主动给我安排的工作,咱们西京道上混的一等一的虎哥,不过现在也洗白了,他主动找到我的。”

    “你居然跟道上人还有联系?”

    “妹子,你也太看得起你哥我了,我算哪根葱哪头蒜啊!也不知道虎哥怎么找到我,还教了我一番做人的道理。”

    “大牛科技的老总是……”

    “好像叫杨根硕。”马文才皱着眉头说道,还不忘调侃一句,“居然有人叫这名儿。”

    马小霖一个踉跄,果然是他,果然又是他。

    “小霖,你怎么了?”马文才发现妹妹的脸色不大好,忙不迭起身扶住她。

    “我没事。”马小霖闭上了眼睛,心头喃喃:杨根硕啊杨根硕,你这么对我,让我用什么还你呀!

    马母看到女儿的模样,不仅心头一叹。

    如此大的恩情,就是把闺女给人家,也报答不完哪!

    ……

    远在南疆绝地,怀里拥着两个尤|物,旁边还有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杨根硕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心说不知道哪个美女惦记自己了。

    这时候,太阳终于恢复了原样。

    头顶阳光耀眼,天空一碧如洗,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王,百合,小蛮,检查一下装备,咱就开工!”

    从那支全军覆没的探险小队身上,发现了一个笔记本。

    里面竟然记录着多个藏宝地点,还有,这南蛮王的墓穴。

    路线图很清楚,但画图的人,却在路线旁边添加了三个惊叹号。

    杨根硕并没在意,轻而易举找到地穴入口。

    刚要进去,被王刑天一把拉住。

    “你个莽夫,你要不是百合的男人,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更不会跟着你疯!”王刑天毫不留情的谴责。

    说着,丢一个火把进去。

    杨根硕笑了笑,终究还是老王设想周全。

    这种地穴,先不说有没有毒气,可能连氧气都不足,丢个火把下去,只要不熄灭,就说明氧气还是有的,正常人才能下去。

    然而,古墓又要区别对待了,尤其是密封的古墓。

    杨根硕在盗墓类小说上看到,有些都不能动明火。

    “要不怎么说‘家有老是一宝’呢!”他笑着打趣。

    “滚!你小子是拐弯抹角说我老了吧!”

    “你们别吵了。”百合开口。

    王刑天就认百合,百合一开口,他就闭嘴。

    火把滋滋的燃烧着,地穴之中,隐隐有火光透出来。

    “我先下,然后是百合、小蛮,每个人保持一个安全距离,老王,你殿后。”

    杨根硕刚刚吩咐完毕,王刑天就反对,“让百合离我近些,我好照顾。”

    百合微微皱眉,却没说话。

    “好吧好吧。”杨根硕耸耸肩,“百合,你排第三个。”

    台阶是转着圈深入地底的。

    约莫走了二十级台阶,杨根硕就打开了强光手电。还是石阶,仿佛直通地底。

    而笔记本上的路线图也是这么画的,于是,杨根硕也不疑有他。

    笔记本上说,一共有九九八十一级台阶,然后,就没有记录了,不过,笔记本的主人却坚信,下面有着巨大的财富。

    四个人,四个手电,将深井一样的楼梯道照的亮如白昼,四周的石壁粗糙,倒是看不出什么机关。

    一路向下,温度也越来越低。

    终于,八十一级台阶走完,杨根硕停了下来。

    因为前头没路了,手电筒也照不到尽头,就像一个黑暗的深渊,又像是什么洪荒巨兽张开大口,等着人跳进去。

    三人都来到了他身后,一看眼前的情景,哪怕是见多识广久经沙场的王刑天,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而地底深处,还有一阵阵阴风吹来。

    “大牛,这地方有些玄乎,要不咱们回吧。”花小蛮有些心虚,建议道。

    “我也这么觉得。”百合附和。

    “来都来了,不下去看看怎能死心?”杨根硕也是艺高人胆大,“咱不是有安全绳吗?你们就在上面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大牛……”花小蛮知道没法劝阻这家伙,只能说声“小心”。

    百合则是抓了抓他的手,关切之情,根本无需言辞表达。

    杨根硕淡淡一笑,将一个矿灯绑在额头,然后用专用工具将安全绳固定在石壁上,试了试强度,发现承载他的体重完全没有问题。

    “到了下面,如果有条件,咱们就用对讲机通话,如果没有,我会摇动绳子。”

    见三人点头,他单手抓着绳子,一头栽进“深渊”。

    三个人都努力睁大眼睛,看着深渊。

    两个女孩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杨根硕如飞流直下,当然,不可能一泻千里,手电先一步照到了底,于是他抓紧安全绳,降低了速度。

    脚踏实地后,先是四周照了照,周围还是一片黑茫茫的。

    这才检查一下安全绳的标尺,不多不少,八十一米。

    杨根硕有些疑惑,八十一,这个数字有点熟悉。

    摇摇头,再次打量四周,依然无所得。

    难道来到了地底平原?杨根硕自然不信。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也没什么危险不是?于是,他用对讲机同上面联系。

    “老王、百合、小蛮,听得到吗?”

    “听到了,大牛,你到底了吗?”是百合的声音,她有些激动。

    “嗯,你们也下来吧,没有发现危险。确切的说,什么也没有发现。”

    “那到底多深呢?”花小蛮问。

    “八十一米。”杨根硕说,“安全绳上标尺是这么多。”

    “又是八十一?”花小蛮嘟囔一句。

    杨根硕眉头一皱,是啊,刚刚台阶也是八十一级,现在深度又是八十一米,难道说这个数字有些特殊。

    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古代人用的单位,似乎不是现在的“米”。

    “不要疑神疑鬼了,下来看看,哪怕什么都没有,也值得一看,就当是看看天然奇观。如果是人为的,那更加不得了。”

    王刑天道:“大牛,我先送百合下去,你准备接住她。”

    “没问题,开始吧。”杨根硕说道。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刑天给百合加了一道保险。

    而且,百合也没勇气像杨根硕那样往下跳,而是由着王刑天放下去的。

    这个过程就有些慢了,将近百米的距离,消耗了半分钟。

    紧跟着是花小蛮,花小蛮的实力也是杠杠的,所以,她虽然也是两道安全绳,但却是跳下去的。

    王刑天等到杨根硕的回话之后,也往下跳。

    然而还没落地,就听见百合一声惊呼:“啊!”

    王刑天的心当时就乱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