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悲情故事
    “百合,怎么了?”两个男人同时问道。

    当然,杨根硕肯定比王刑天快一步,他扶住了百合。

    “好可怕,你看。”百合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小手指着不远处的地上。

    杨根硕手电照过去,头皮也是不由得一麻。

    一具坐着尸体内充斥着无数条小蛇,密密麻麻,进进出出,就像开了锅。

    百合是蛊师,按说不该害怕这些蛇虫鼠蚁,但是在这特殊的环境里,突如其来的出现,一般人还真是受不了。

    这不,花小蛮也抓住了他的衣服。

    这时候,王刑天落地了,面色冰冷。

    “老王,你照应着点,我看看去。”

    “大牛小心。”两丫头拉住他,叮嘱道。

    杨根硕哭笑不得:“这才刚刚开始,要不,我送你们上去先。”

    “不去。”两人同时放开了手。

    杨根硕摇摇头,带着两丫头探墓,这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啊。

    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吧!

    硬着头皮上前,仔细看了看。

    这群小蛇依旧我行我素,倒也没在意他这个外来客。

    而这具尸体,严格来讲,应该算是一具骷髅。因为身上的血肉早已被蛇群吞噬干净,只剩下骨架。

    令人奇怪的是,衣服却完好无损,或许因为质地优良——一些野外求生爱好者的装备,那是极其专业的。

    四条蛇从死者“嘴”里出来。

    接着,各有一条,从他眼窝里出来。

    眼窝还比较确切,嘴就不恰当了,总之,就是骷髅头上几个洞。

    看到如此瘆人的景象,杨根硕也忍不住一阵反胃。

    但还是坚持着,手电筒的白光落在死者的头顶,那里有着几缕金发。

    对方身量很高,超过一米八,骨架也不小,尤其是手指骨和脚趾骨。

    杨根硕大胆揣测对方是个老外。

    而根据对方衣服完好程度,说明死去不会太久。

    “你们过来看看,不用怕。”杨根硕招手。

    两个丫头一起摇头。

    王刑天没好气道:“想办法把那些蛇赶走。”

    “用火倒是可以,但是容易毁掉一些线索。”杨根硕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百合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顿时,一条金色的影子电射而出,就落在杨根硕的旁边。

    “金龙!”杨根硕面露欣喜。

    金龙没搭理他,昂起身子,发出“嘶嘶”的鸣叫。

    杨根硕认为,金龙发出的是人耳无法准确捕捉到的一种声波。

    但是,那些蛇却是明显一个激灵,下一刻,流水般逃远了。

    杨根硕不由得哈哈大笑,还在金龙的头顶拍了拍,“王霸之气,了不起。”

    群蛇离去,王刑天和两个女孩方才凑近。

    “我认为是个高大的西方人,死去时间不长,你们看看还有什么线索。”杨根硕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这衣服真结实。”花小蛮感叹,她对这种装备感兴趣,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摸。

    “小心有毒。”杨根硕一把拉住他,提醒道。

    花小蛮难为情的笑了笑:“大意了。”然后从行囊里摸出一双鹿皮手套。

    百合、王刑天都没吭声。

    花小蛮戴上手套,就将这具骷髅推到了。

    原本是靠着石壁坐着的,如今推倒了,才能看的更加清楚。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倒下之后,这具骷髅碎成了少部分——头骨、上身、下身。

    百合又是面色一变。

    不过,花小蛮这次明显沉着多了,这丫头手里的人命可不少。

    “看,他的屁兜里有个小本子。”杨根硕惊喜道,“小蛮,拿出来我看看。”

    死者坐着的时候,怎么可能看出来屁股下面还有个小本子。

    花小蛮将本子取出来,交给杨根硕。

    杨根硕直接徒手去接。

    “不担心有毒吗?我翻给你看。”花小蛮将手缩回去。

    杨根硕笑了笑:“我可不是那种莽撞的人。大部分生物毒素,我都免疫。”

    杨根硕还是接了过来,开始翻看。

    同时吩咐花小蛮彻底检查。

    杨根硕飞快的翻页,然后目光落在死者的腿上。

    “老王,你发现什么了吗?”

    “他可能是从上面摔下来的,两条腿都断了。”

    “你牛。”杨根硕翘起大拇指。

    “真是这样?”百合凑过来看笔记。

    他耸耸肩:“很显然是个歪果仁,笔记都是英语记录的,我看不懂。”

    “啊?”百合目瞪口呆,“那你还煞有介事?”

    “拿来吧!”王刑天一把夺过,居然朗读起来。

    百合惊诧莫名,完全没想到王刑天还有这一手。

    杨根硕也是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以为见鬼了。

    杨根硕的英文水平实在不行,只能听懂个别单词,但也能大概听出,王刑天不是胡喷。

    毕竟,他也上过几节英语课。

    王刑天读着读着,居然淌下了眼泪。

    而杨根硕只捕捉到一个单词——圣诞节。

    内容并不多,王刑天很快读完了,抹了把眼泪,长叹一声,自言自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老王,怎么了这是,被人家感动了?”杨根硕倒是没有笑话他。

    “大牛,你看,这有一张照片。”花小蛮将刚刚搜到的照片递给杨根硕。

    杨根硕扫了一眼,是个金发碧眼身材惹火的洋妞儿。

    王刑天接过去,叹道:“想必她就是维多利亚吧!是死者的女朋友,死者名叫大卫道夫,是个探险家,日记本上记录着他掉落下来的时间,在圣诞节前一个礼拜,他用日记回忆了短暂的一生,并且记录了对女友深沉的爱,他原本想着回去陪女友一起度过圣诞节,没想到,却要客死异乡,连给女友通报一个消息都不能够。”

    两丫头听得都有些动容,她们滴溜溜的眼睛看着杨根硕,忍不住换位思考,若是杨根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们怎么接受得了。

    于是乎,就忍不住对这个名叫维多利亚的姑娘产生了同情。

    王刑天长出一口气,“末尾还有维多利亚的地址和联系方式,这家伙说了,任何人将自己的死讯带给维多利亚,都会得到重谢。”

    四人一阵沉默。

    还是杨根硕第一个开口,纠结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老王,你不是胡编的吧,我怎么不知道,你的英语居然如此流利。”

    此言一出,花小蛮、百合都禁不住有些怀疑。

    王刑天摇摇头:“闲来无事就学了几门外语,我发现,自己还真有语言天赋。”

    杨根硕也是随口说说,王刑天是不是胡说八道,他比两个女孩子都清楚。

    “好吧,日记本上有没有说他发现了什么,他们团队有几个人?”杨根硕问道。

    “团队失散了,他躲避狼群的时候,跌落下来,因为双腿受伤,并没有来得及探寻什么。”

    杨根硕点点头,“看了这个发现对咱们的帮助不大。不过你们也不要同情他,他并不值得同情,说好听点那是探险,不好听,不就是贼吗?这是咱们的土地——说起来,咱们现在也是。”

    他虽然这么说,可是两个女孩子的情绪依然有些低落。

    “哎哎,好吧好吧,咱们把他埋了,也让他入土为安。”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将这个叫大卫道夫的歪果仁掩埋之后,带上那个笔记本和照片,四人继续朝前走。

    手电照不透黑暗,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杨根硕自然首当其冲,两个女孩居中,王刑天殿后。

    走了几分钟后,杨根硕发出一声轻“咦”,“那群蛇哪去了?”

    “好像……凭空消失了。”百合嘀咕着。

    花小蛮手电在地上照了照:“看不到任何痕迹。”

    “地方太大,不要疑神疑鬼。”王刑天相对比较镇定。

    “老王,罗盘呢?咱们可不能连方向都迷失了,最后还得走回来。”杨根硕停下脚步,冲着王刑天伸出手。

    “早干嘛去了。”王刑天没好气道,还是从包里掏出了罗盘。

    杨根硕看了一眼,道:“收起来吧!”

    “啊?”王刑天不解。

    “其实我有准备指南针,只是对一下,必须确保方向没问题。”

    王刑天点点头:“目前为止,就这一件事让我有点满意。”

    两个人的声音很快就被黑暗吞没。

    四人小心翼翼行走在这黑暗的地底,不知道哪儿是终点,就好像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

    “原以为好玩,没想到这么……这么恐怖。”百合声音有些颤抖,“大牛,要不咱们放弃吧!”

    “我也这么觉得,咱们原路返回。之前那支探险队留下的财富已经相当可观了。”花小蛮道。

    “老王,你的意见呢?”杨根硕头也不回,问王刑天。

    “别问我,我一开始就是反对的。”王刑天没好气道。

    “三比一呀!那怎么办呢?难不成要少数服从多数?”杨根硕喃喃自语。

    “当然。”王刑天毫不犹豫道,以前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知道有了百合这个闺女之后,他就患得患失起来,自己可以有事,闺女不能涉险。

    “可是,我已经看到门了。”杨根硕轻声说道。

    随着乾坤造化诀的修为日益进步,他的目力和耳力都得到巨大提升,当然,这是在需要用的时候。

    此时,真气凝聚在双眼周围,借助于手电微弱的光芒,他就能看到比普通人远一倍的距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