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路在何方
    接下来,杨根硕对付人面蛊虫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常规。

    既然是飞“虫”,都是向往光明的吧!

    尤其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呆了五千年。

    于是,他跑到距离三人三十米开外的地方,将两只手电筒打开,搁在地上照着天上。

    天不知道多高,但是在这黑暗的空间里,两道光柱显得那么醒目。

    接着,杨根硕回到三人旁边,关掉了他们的照明工具。

    杀手锏,这地底下就剩下了两道明亮的光柱。

    飞“虫”们果然禁不住对于光明的渴望,纷纷聚集过去,围着光柱转动起来,密密麻麻,嘤嘤嗡嗡。

    黑暗中,杨根硕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双手挑起手雷的拉环,心中默数一二三……

    刚数到三,双手同时投出。

    两枚手雷翻滚着,准确无误的飞进了虫群,而虫子们尚且没有意识到危险。

    “砰砰”两声响,又有几十上百的飞“虫”被超度。

    趁着混乱,杨根硕立刻将手电筒抢回来。

    这个时候,光明是无比珍贵的,能够带来光明的手电筒同样如此。

    杨根硕刚刚回到三人旁边,四面八方就响起了飞“虫”的凄厉叫声。

    似乎,它们出离愤怒了。

    而杨根硕气喘吁吁,有点儿黔驴技穷。

    下一刻,所有的飞“虫”集中起来,迂回到杨根硕等人的后方,也就是出口的方位,然后张口喷涂毒液。

    毒液带着腥臭,落地后,地面竟然“滋滋”冒起了白烟。

    杨根硕知道不凡,大喊一声“走”,扶起王刑天,就朝着未知的方向走去。

    每个人都能推断出,这些小东西吐出的毒液具有腐蚀性,沾到身上,绝对不得了。

    于是乎,四人越走越快。

    “慢着。”百合突然停下脚步。

    “小心。”但见三道毒液利剑般射来,王刑天毫不犹豫将百合挡在身后。

    王刑天还在努力压制毒性,所以只能用身体硬抗。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吧!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的气劲在面前生成,王刑天睁眼一看,却是杨根硕双掌舞动,击出了强劲的掌风,将毒液吹了回去。

    几只飞“虫”被自己吐出的毒液击中,同样发出惨叫。

    杨根硕双掌连挥,暂且逼退了飞“虫”们,但是,这样的消耗,他只怕三分钟都坚持不下来。

    “百合,有话快说。”杨根硕催促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虫子并非要攻击我们,而是在驱赶。”百合语出惊人。

    “啊!”花小蛮也反应过来,“是啊,要是想歼灭我们,应该合围。”

    “那是驱赶到哪里?”杨根硕自然而然的问道。

    “或许是南蛮王那里。”百合大胆揣想。

    “既然它们驱赶,咱们就去,反正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反正,那里也是我们的目标。”

    杨根硕这么一说,其他三人看了他一眼,齐齐点头。

    这一次,花小蛮在前,王刑天第二,百合第三,杨根硕殿后,四人一路艰难跋涉。

    而与此同时,杨根硕也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飞“虫”们驱赶的没那么急了。

    这一点或许可以理解为在飞“虫”们眼中,他们已经上道了,抵达“终点”,只是时间问题。

    第二,飞“虫”们吐得毒药少了,或者这么讲,吐毒液的飞“虫”越来越少了。

    这一点,杨根硕也觉得很好理解,如果将毒液比成痰,哪有那么多痰液可吐?

    可是没走多久,他就发现了第三点。

    身后的飞“虫”不见了,一只都没有。

    “慢着。”杨根硕喊了一声,回过头去,拿着手电仔细确认。

    “怎么了,大牛?”其他三人也停下了脚步,百合问道。

    “你们看,这些虫子为什么不追了?”

    果不其然,那些虫子在七八米外震动着翅翼,排成一条线,却没有继续追,似乎有着一条无形的分界,它们不敢逾越。

    “那又是什么?”杨根硕手电筒转了一百八十度,眯起了眼睛。

    这一次,王刑天他们也看到了,就在不远处,一个硕大的长方体供奉在高台上。

    “难道这就是南蛮王的棺椁?”百合揣测道。

    “这么轻而易举就找到了?没一点儿难度嘛!”杨根硕有些自得。

    “难度开始了,你们看着脚下。”王刑天突然说道。

    几个人的手电往脚下一照,顿时倒吸凉气。

    因为前头没路了,黑漆漆的,好像万丈深渊。

    也就是说,他们如今站立的地方,同他们看到的南蛮王棺椁之间,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他们都不会飞。

    就在四人准备回头的时候,耳边响起齿轮啮合的声音,然后,脚下的一块石板缓缓升起。

    四人目瞪口呆。

    接着,一声巨响,一道不知道多大的石门从天而降。

    将那一帮飞“虫”隔绝于外,同时,也截断了四人的退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四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其实在刚才一刻,杨根硕自己或许能退出去,但是,他不可能那么做。

    “噗噗”声中,一根根火柱次第自行点燃,如此,整个神殿便亮堂起来,全貌浮现在四人眼前。

    这是个一个密闭的空间,谈不上金碧辉煌,也没有蒙上多少尘垢,大小跟承恩中学的礼堂有的一比。

    周围燃火的石柱镶嵌在石壁之中,或者说,本身就是石壁的一部分。

    上面的燃料,存放了五千年,居然没有失效,也是一种奇迹。

    机关还能起作用,更是一种奇迹。

    直到此时,四人还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

    站立的地方,石板升起来,隔板落下来,灯柱亮起来,机关暂停了。

    只见汉白玉的高台之上,停放着一个长方体,个头很大,不完全规则,装饰着繁复的花纹,或者说是图腾,泛着青绿色。

    “看上去像是个棺材,若是几千年前的,八成是青铜器。”王刑天说。

    “看来没错的,但是,咱们怎么过去?”百合问道。

    这是个现实而残酷的问题。

    从他们站立的地方,到前方高台,两者之间有着宽达二十米的一个缺口,下方黑沉沉的深不见底的,令人毫不怀疑就是万丈深渊。

    这么宽的距离,想要越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还是在没办法助跑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跑道。

    “老王,靠你了。”杨根硕的声音有些沉重。

    王刑天出奇的没有反驳。

    “前辈,您怎么看?”花小蛮望着王刑天。

    她是女汉子,崇尚武力,所以,她崇拜杨根硕。

    然而从杨根硕口中得知,这老头武功还超过杨根硕,所以,花小蛮就非常敬重王刑天,称呼其为前辈。

    三个晚辈当中,也就数花小蛮最客气。

    是以,王刑天看她也最为顺眼。

    花小蛮问了,他就开始耐心地解答。

    “首先,这么远的距离,就不是让人跳的;其次,这其中必有道路。”王刑天一脸笃定。

    “你怎么知道?”花小蛮、百合同时问道,不过,百合的声音在心里。

    杨根硕也诧异地看着王刑天,心想他一定发现了什么。

    “你们看。”王刑天指着面前地上,“这里还有机关,我想,只要操作得当,就会架起一座通往对岸的桥梁。”

    “太极图?老王,抓紧啊,我们相信你!”杨根硕欢呼。

    王刑天白眼直翻,“你们退后,我试试。”

    在王刑天面前地上有一个太极图案,一米见方,阴阳双鱼的眼睛,一个凸起,一个凹下。

    王刑天面色凝重,先是将一只脚放在图案上面,一只脚放在图案之外,顺时针使之转动,无果后调换方向,依然没反应。

    第一次尝试宣告失败。

    王刑天接着第二次尝试,抬起一只脚,踏向凸起的鱼眼。

    虽然一下子没有下沉,但王刑天却露出一抹欣喜,因为他发现,这个鱼眼的确是个机关——有活动间隙。

    他一下子趴在双鱼图上,用手去拧眼睛,向左向右,都拧不动,这还是他带上了内力。

    站起身,有些气馁,但并没放弃,一只脚踏上去,气沉丹田,一声清喝。

    那只鱼眼真的在下沉,王刑天面色微变,有些激动。

    这一次,还真是没让王刑天失望,因为,那种熟悉的轰隆声再次响起,这说明王刑天已经触动了机关。

    杨根硕突然听到一种类似机簧的声音。

    “趴下!”他大叫,同时将两个女人扑倒。

    两边的石壁和对面的高台同时打开很多口子。

    嗖嗖嗖,射出几十支乱箭,高台更是飞出三只大箭,射老虎、攻城专用的那种。

    杨根硕和两个女人趴在地上,王刑天跳到了半空。

    三支大箭,比人还长,比胳膊还粗,其中一支射向花小蛮。

    杨根硕一脚踢过去,大箭方向只是偏了一点,几乎擦着花小蛮的身子飞过,一头扎进了石门之中,将花小蛮压在下面。

    而杨根硕一条腿都麻木了,可见那支大箭的劲头。

    过了片刻,再无动静,杨根硕这才出声,“老王、百合,大家都没事吧!”

    “我有事,我出不来。”花小蛮苦着脸说。

    “这个我当然看见了,来,我把你弄出来。”

    王刑天面色凝重地在那儿观察,百合过来帮忙,杨根硕单手抓住大箭,接着变成双手。

    哪怕是用上了真气,大箭依然纹丝不动。

    而这时候,再次听到齿轮啮合的声音。

    “老王,你又干什么?”

    “我什么也没干呀!”王刑天也是一脸紧张与苦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