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不走寻常路
    王刑天一直全神贯注,终于等到异变突生。

    往回跑,来不及,向后退,自寻死路。

    不得已,王刑天一个提纵,跳上了三米高。

    两对面烈火相撞,热力惊人。

    王刑天虽然蹦了起来,但毕竟高度有限。

    哪怕没烧到,还是有点像火上的猴子。

    这一刻没人笑话,只有着急。

    烈火覆盖的范围,只是石梁之上。

    若此时四个人都在上面,又或者,没有王刑天这样的身手,早已变成了烤猴子。

    可是,王刑天不是直升机,也没筋斗云,他没办法悬停在半空。

    此时,下方火焰正烈。

    而他却已开始往下掉。

    饶是鬼谷门主,这一刻,也不免慌乱。

    “老王,接着。”

    杨根硕扑到跟前,丢出皮带。

    王刑天一把抓住救命的爱马仕皮带扣,身子借力飞到了安全地带。

    火焰消失了。

    众人心有余悸。

    王刑天更是吓出一身汗。

    这时,大家方才发现,杨根硕的裤子掉了,窝在脚脖子上,只穿一条花裤衩。

    王刑天手一松:“皮带拴回去,裤子提上。”

    杨根硕笑了笑,拴好了皮带,独自上了石梁。

    “小心。”百合、花小蛮一起提醒。

    杨根硕当然会小心,走一步看三步,比王刑天还要谨慎。

    没办法,谁知道还有什么机关暗器。

    乱箭之后,就是烈火,下来又是什么?

    慢慢的,走到了石梁尽头。

    踩着刚刚陷下去的石块上,再无动静。

    他皱了皱眉头,按说,烈火喷出来,机关也该触发了,可是,下一截路在哪里?

    几人面面相觑,一筹莫展。

    后退无门,向前走,还有那么点希望。

    下一秒,那种齿轮啮合的声音再度响起。

    “大牛,快回来。”两个女孩大叫。

    杨根硕没动,眼睁睁看着前方又多出一道石梁,也就四米长的样子。

    他面色凝重,“你们稍等,这一次我来。”

    “大牛小心。”两丫头忍不住说。

    杨根硕并没有莽撞的前行,而是仔细观察两截石梁,发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末端都有一个凸起。

    想必踩下去就能触发机关,而下一节路,则是在机关暗器消失之后,方才出现。

    所以,明知危险,还必须触发。

    有了这么一个心理准备,杨根硕倒也不是十分担心。

    回到原地,从背包了拿出最后一根安全绳,然后绑在第一截石梁上,这才往前走。

    两个女孩将拳头抱在心口。

    王刑天却露出一抹欣赏。

    还是年轻人脑袋活点子多啊!这就叫稳打稳扎步步为营吧!

    四个人,包括杨根硕都悬着一颗心,轻手轻脚往前走。

    终于,一只脚站在那块凸起上。

    没有反应,于是又增加一只脚。

    凸起果真降下去。

    杨根硕就要做出反应。

    百合、花小蛮都是死死咬住指头。

    王刑天则是做出随时营救的动作。

    然而,除了多出一截石梁,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结果,就连杨根硕都没法接受。

    “为什么,没天理呀!”王刑天开玩笑道,大家太紧张了,需要来个玩笑缓解一下。

    “哈哈,看来是我人品爆发,我要继续了哦。”

    杨根硕解开安全绳,绑在了第二节石梁上,然后冲着下一节走去。

    三段石梁直线连接,这个缺口只剩下一半了。

    而杨根硕的计划是这样的,再搞出一节,他就蹦过去。

    虽然这一次没有出现危险,但杨根硕哪能放松警惕,后面三个人又怎能做到不紧张。

    结果是,杨根硕将第三节石梁上的凸起踩下去,还是没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接着,第四节石梁就出现了。

    杨根硕停下来,稳定一下心绪。

    “难道危险都消除了吗?”百合喃喃自语。

    “有可能。”花小蛮道,“我研究过一些机关方面的典籍,很多机关也是有时效性的。”

    “大牛,不可掉以轻心。”王刑天沉声提醒。

    杨根硕点点头,解开安全绳绑到第三节石梁上,然后走向第四节。

    即将走到凸起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

    回头看去,两丫头一脸紧张,很明显,一颗心怕是提到了嗓子眼。

    杨根硕抬起一只脚,笑着问:“你们说我这只脚落下去,会发生什么?”

    三个人齐齐摇头。

    杨根硕旋风般转身,从不大的缺口一跃而过。

    三人目瞪口呆。

    杨根硕站在神殿高台的下方,回头望着三人,笑道:“自己的路,还是自己做主吧!”

    “好。”百合喜道,“这就是不走寻常路。”

    王刑天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得婿如此,夫复何求。

    “老王,现在你把她们俩送过来。”

    “大牛,我不用送,你能蹦,我也可以。”花小蛮说。她对自己的身手,还是颇有自信的。

    “也好。”杨根硕点头,“但还是绑上绳子吧。”

    绳子的一头在他中,即便花小蛮蹦不过来,也不至于掉下去。

    于是,花小蛮慢慢走到了第三节石梁上面,解开绳子绑在腰上,又走上第四节,即将抵达终点的时候,开始发力,纵身一跃。

    杨根硕手上稍稍用力,花小蛮便跌进了他的怀里。

    显得轻松写意。

    杨根硕为她解开安全绳,说道:“站在我的旁边。”接着将绳子丢给了对面的王刑天,“百合,该你了。”

    “哦哦,就来。”四人当中,百合的功夫算是最弱的,这会儿不禁有些紧张。

    “别怕,老王会把你丢过来,而我也会加一把力,嗖的一下,你就过来了。”杨根硕安抚百合的情绪。

    王刑天给闺女扎上了安全绳,扶着她走到了最前端,当然,那个凸起没敢碰。

    “百合,放松点。”王刑天说。

    百合刚刚闭上眼睛,身子便是一轻,还没发出呼喊,腰上又是一紧,然后就跌进了一个强有力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让她眼圈都红了。

    “看吧,一点事儿都没有,是不是?”杨根硕笑着给她解开绳子。

    “嗯嗯。”百合欣喜地点头,同花小蛮手拉手,站在了一旁。

    杨根硕将绳子丢给王刑天,王刑天在手臂上缠了一圈,就准备跳。

    没办法,艺高人胆大。

    “慢着。”杨根硕竖起手。

    “不用绑腰上,你能蹦过去,我也能。”王刑天对自己的身手是无比自信的,他觉得,在修为方面,还要比杨根硕稍胜一筹。

    “不是的,我要你做一件事。”杨根硕严肃地说。

    “啊?”王刑天马上想到了什么,“你小子原来给老子挖坑呢!”

    这下子,百合、花小蛮也都知道,杨根硕要让王刑天触发机关了。

    “大牛,这个必要吗?”百合皱着眉头问道,她自然认为,不需要冒的险最好不冒。

    “老王,要不咱们换换。”杨根硕笑着说。

    “得,还是我来吧。”王刑天摆摆手。

    “我一定能护你周全。”杨根硕一脸认真,“现在把绳子捆在腰上。”

    王刑天明白了杨根硕的策略,在他触发机关后,不论结果如何,都要往过跳。

    而对面还有杨根硕的助力,所以,虽说有风险,但并不大。

    “百合,小蛮,我觉得机关不会无缘无故的存在,虽然咱们可以避开,但是,咱们还要寻找离开的办法。”

    “大牛,我们明白。”百合平静地说道。

    “老王,打起精神,开始了。”

    王刑天点点头,走上前去,有点走上断头台的觉悟,双脚用力踩在凸起上,凸起下沉的一刻,他扑向前方。

    嗖嗖嗖。

    呼呼呼。

    哗啦哗啦。

    左右是毒箭和烈火,上方是数道飞流。

    这些东西将四道石梁的左右和上方全部覆盖。

    若是没有准备,哪怕躲开烈火毒箭,也会被当头的大水冲下万丈深渊。

    但这一切都跟王刑天无关,他在飞翔,下一步,落在了杨根硕的旁边。

    杨根硕的怀抱,只是给美女娇娃准备的。

    终于,尘埃落定之后,最后一节石梁出现了,这道桥梁完整了。

    “大牛,你是这个。”王刑天翘起大拇指,不吝赞美。心里还狂跳不止。

    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法,谁能侥幸?

    百合和花小蛮也从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杨根硕八风不动四平八稳,没一点儿激动,反而显得很严肃,“也许,正在的危险还没开始。大家注意了,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探秘的同时,还要寻找出路。”

    三人默默点头。

    杨根硕收起安全绳,打开背包的瞬间,小甲小乙露出脑袋,当他们一眼瞥见巨大的棺椁,立刻又缩了回去。

    “别怕别怕,爸爸在这。”杨根硕将两个小东西收回去,扣上卡扣,面色越发凝重,“动物对于危险,有着本能的敏感,不知道什么在等着咱们。”

    “大牛,这里除了一口棺材,也没别动东西了。”王刑天说。

    “先不忙开棺,咱们先四处看看。”杨根硕扭头看着两个丫头,“站在我和老王中间,保持安全距离。”

    “哦哦。”两丫头点头应了。

    四人转了一圈,甚至每个火柱都摸了摸,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杨根硕看了眼顶部燃烧的火焰,仿佛自言自语:“这会是什么样的燃料呢?”

    王刑天、百合齐齐摇头。

    花小蛮道:“我听说过一种燃料,是用大海里鲸鱼的油脂做成的,据说可以保存上万年。”

    “看来这就是了。”杨根硕点点头。

    四人又在杨根硕的带领下,围着棺材转圈,主要是观察上面的花纹、铭文。

    花纹依然是图腾的形状,而看到铭文的一刻,杨根硕脑袋轰然作响。

    这些象形文字、甲骨文,怎么会跟乾坤造化诀不谋而合?

    而这里,竟然正是乾坤造化诀残缺的部分。

    杨根硕激动不已,心潮澎湃。

    其他三人还在寻找出口,并没有在意到杨根硕。

    “我们都没有发现,或许出口在棺材里呢?”百合说道,“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开棺是不可能的,所以事不宜迟,咱们开始吧!”

    “好。”杨根硕冲王刑天挑了挑下巴,意思两个男人上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