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登天梯
    “你怎么样?”百合着急的问。

    “前辈,你怎么样?”花小蛮也是一脸关切。

    “没事,不碍事!”王刑天喘着气说,这会儿,他感觉自己都上不来气了,内力也凝聚不起来,只怕……但他不后悔。

    “我先给你伤口上点药。”花小蛮立刻在包包里翻找,然而,只有疗伤,根本没有祛毒的。露出内疚之色。

    “看来这都是命数。”王刑天看到了花小蛮的脸色,一把抓住百合的手,“闺女,阿爹以后再也……再也不能保护你了。”

    百合死死咬着樱唇,眼圈通红。

    “大牛,要是你让百合受半点委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到最后,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老王,至于吗?”杨根硕摇摇头,“虽然伤口惨不忍睹,可是,也不至于要命吧!”

    三双目光同时看向他,带着强烈的希望。

    “大牛,你有办法?”百合满脸惊喜。

    “大牛,难道你身上还带着药品?”花小蛮有些不信。

    “大牛,乖女婿,有办法赶紧的呀,否则,就算能治好,也会留下后遗症的。”王刑天变得有些谄媚。

    “你不是做鬼也不放过我吗?做人得有点节操。”

    “我要节操做什么?”

    杨根硕笑了笑:“但是,你的行为已经赢得了百合的感动。”

    王刑天眼巴巴看向百合,百合却是咬着嘴,目光瞥向一旁。

    杨根硕仿佛听见了王刑天心中的轻叹。

    “好吧,南蛮王就是僵尸,被他咬了,应该是一种生物毒素……”

    “不用说这么清楚,大牛,赶紧出手吧!我感觉自己的情况越来越差。”

    “可是我没药。”

    “什么!”

    “我的血就有剧毒,这样吧,以毒攻毒。”说着,将王刑天粗鲁的翻了个身,咬破食指,将血滴在他屁股的伤口上。

    接着,又往他嘴里滴了几滴。

    王刑天反抗不了,将几滴血咽下去,心里没底,“大牛,这种操作风险太大,万一……”

    一句话没说完,双拳紧握,满脸通红,因为,体内血液如沸。

    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很清楚,这是两种毒素将他的身体当成了战场,在里面斗法。

    不能东风压倒西风,也不能西风压倒东风,要旗鼓相当,两败俱伤。

    王刑天不能干涉,当然,想参与,也有心无力。

    此时的他趴在地上,汗出如浆,体如筛糠。

    “大牛,他……不会有事吧!”百合忍不住问道。

    “应该吧!你看他的脸色变红了,不再是黄瓜色。”

    百合仔细看过去,还真是。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王刑天趴在地上,大口喘气,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

    “前辈,你怎么样?”花小蛮凑到跟前问道。

    “好像挺过去了。”王刑天喘息着说,勾头看了杨根硕一眼。

    “老王,现在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吧。”

    “好,大牛,乖女婿,你救了我一命。”

    “让小蛮来?”

    “还是你亲自动手吧,小蛮是个丫头。”

    “前辈,这个无所谓的,你不要难为情。”

    “大牛,你来。”王刑天坚持道。

    “也好。”杨根硕从花小蛮手里接过一把军用匕首,这还是从那支探险小队手上缴获的战利品。

    用打火机消毒之后,将王刑天的裤子褪下来,刮掉一些腐肉。

    王刑天到底是条汉子,整个过程中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看着百合。

    百合握着他的手,眼圈红红的,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杨根硕。

    当杨根硕丢下匕首,说了声“好了”,王刑天这才呼出一口浊气,整个人都松弛下来。

    “百合,你也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哪怕不要命也要救你的,除了我,就只有老王了。”说这话的,当然只能是杨根硕。

    百合听得眼圈一红,泪水就要溢出。

    王刑天心里直骂娘:王八羔子,凭什么把你排在老子前面?

    “阿爹。”百合叫了一声。

    王刑天身子一震,一脸不敢相信,半晌之后,满脸通红,颤声应答:“嗳!”

    杨根硕欣慰的点点头。

    这次探墓虽然受了伤,但哪怕什么都得不到,王刑天也无憾了,因为经过这件事,他跟女儿百合之间,再无隔阂。

    “乖女儿!”王刑天拍着百合手背,哈哈大笑。

    百合也笑着抹了把泪。

    ……

    青铜棺材除了底座,其他部分都成了一地碎片。

    至于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杨根硕也没能找到。

    唯有一卷玉简,上面刻满了字,自然是先秦时代的文字,而连接玉片的绳子早已腐朽。

    杨根硕稍稍打量一番,暂且丢进背包。

    当务之急,是找到出口或者离开的办法。

    否则在这个没有食物更没有淡水的空间内,几人能够坚持三天就不错了。

    只有王刑天还在休息,花小蛮和百合也在寻找一切离开之法。

    然而,似乎剩下的东西都一目了然,难道真的要像张无忌那样,练成神功,然后轰开石门出去?

    “老王,看看这个。”他凑到假寐的王刑天旁边,从背包里掏出散掉的玉简,“这是南蛮王唯一的陪葬品,应该有些价值。”

    “好玉,价值连城。”王刑天点头,“人养玉,这玉上沾染了王者血脉,更是非同小可。”

    “靠!”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我是让你看看这上面有没有离开的方法。你刚刚跟闺女捐弃前嫌,难道不想出去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就算你自己没几年好活,你闺女还有大把的青春。”

    “闭嘴,我求你闭嘴,我只是说了一句,你居然说了一堆!”王刑天拱手求饶,“咱们现在应该节约力气,我担心要出去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工夫。”

    “这还像句人话。”

    “拿来呀!”王刑天伸出手,“我看看。”

    杨根硕将一把玉片交到王刑天手中,王刑天飞快看过,然后数了一遍,眉头紧皱。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杨根硕有些期待。

    “嗯。”王刑天点头,“我发现,这上面的字,我一个人都不认得。”

    “……”

    靠!

    杨根硕握紧了拳头,“老王,你不认识,干嘛那么大的反应,你要不是百合的亲爹,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王刑天仿佛预料到这小子抓狂的反应,有些忍俊不禁,“但是,我还有发现。”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杨根硕已经没那么期待了。

    “你有没有数过,这些玉片一根多少根?”

    “多少?”

    “九九八十一根。”

    杨根硕眼中火光一跳,“那又能说明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个数字很奇怪。”

    杨根硕微微点头,自从下到地穴直到现在,已经出现过好几个“八十一”了。

    “大牛,你不是认识棺材上的铭文,这上面的字,你也应该认得啊!”王刑天说道。

    杨根硕抿了抿嘴唇,没错,这上面的字他大概认识,意思也大概清楚,这捆玉简是一套修仙法决,名为登天梯。

    意思是,此法诀修炼有成,便可以白日飞升一步登天位列仙班。

    杨根硕并没太过在意。

    怎么说呢?

    这就好像老师挂在嘴边的话,只要大家好好学习,都能考上清华北大。

    这个时候,实在没办法纠结太多。

    没错,杨根硕大概看了一下,这是一套修仙法门,然而,短时间里,绝对不可能练出什么效果。

    而他们这些人,在这神殿之中,能够坚持的时间实在有限。

    “你先休息。我再找找。”

    杨根硕丢下王刑天,扭头冲百合、花小蛮道:“你们两个累了就休息一下,咱们连淡水都没准备,一定要保持体力,减少水分流失了。”

    一听这话,王刑天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

    刚才一番而战,就他出水最多。

    而刚刚有些尿急的百合、花小蛮又憋了回去。

    “大牛,我们不累,一起找,我想,一定有出去的路子,只是我们还没找到。”花小蛮坚定地说。

    “就是的大牛,我们绝对不能急躁,也不要气馁,这才第一天,我们起码还能坚持个三五天。”百合安慰杨根硕。

    杨根硕笑了笑:“谢谢你们,因为我的自私,让你们落到这个地步,但是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有事。”

    “我们相信你。”花小蛮、百合齐声说道,“永远相信。”

    两个女孩子如此信任,杨根硕压力更大了。

    于是,也不管两个丫头休息不休息,他是不可能休息的。

    杨根硕的目光从碎裂的棺材,一棵一棵火柱,还有那五节石梁上一一扫过。

    到了这个时候,只能使用排除法。

    棺材一地碎片,暂且不考虑。

    火柱杨根硕都用手摸了,根本没有任何特别。按照杨根硕的想法,它们本身就是山体的一部分,完全是因地制宜凿出来的。

    最后,就剩下石梁了。

    突然看到第五节石梁末尾还有一块凸起,他激动的仿佛一下子抓住了什么,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是它,一定是,就是那里还剩下一个机关。

    杨根硕做了个深呼吸,平伏了心绪,没有直接过去触发机关。

    因为,他突然又想对着石门做做文章。

    张无忌练成乾坤大挪移,就能用神功打开石门,自己应该试试。

    尽管这一册登天梯尚未修炼。

    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杨根硕快步走上石梁,当然是小心的避开了最后一处凸起,他安然无恙的走到了另一边。

    “大牛,你要做什么?”百合忍不住问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