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乐极生悲
    平台面积不小,杨根硕落在上面,并没有惊动娃娃鱼。

    他也没解开绳子,就这样到处走走、看看。

    不敢相信这一方世界竟然藏着多少奇怪事物,藏着多少秘密。

    走了约莫二十三米,面前出现一片水域。

    水面低于平台十公分的样子。

    看到这片水域,杨根硕又惊又喜,忙不迭品尝一下淡水还是咸水。

    一尝之下,更是喜出望外。

    因为这水甘冽爽口,沁人心脾。

    这个发现,把他高兴坏了。

    有了淡水,有了食物,还有什么可怕的,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

    生存问题解决了,就能谈起可持续发展。

    哪怕像野人一样生活,在这里,同百合、小蛮造上一堆小人,时光也不会太寂寞吧!

    只要不死,总有离开的时候。

    活着,就有希望。

    为了探寻水域的面积,杨根硕一个劲儿往远处走。

    安全绳的长度使用完毕,他就解掉,将背包绑在末端,以防绳子跑掉。

    水域和石壁之间,有着一条一人宽的小路,杨根硕头戴矿灯,一步步走过去,心中忐忑又期待,总觉得会发现点什么。

    并没走多久,差不多二百步的样子,又来到一处平台。

    杨根硕放慢步伐,总觉得就要解开谜底。

    突然,又有三条娃娃鱼闯入眼帘。

    他心中一惊,仔细看去,方才发现眼前的场景有些熟悉,而娃娃鱼所处的水洼更是似曾相识。

    绕过娃娃鱼,再往前走了一段,他看到了安全绳、背包。

    然后,哑然失笑。

    平台还是原来的平台,他是转了一圈而已。

    虽然这下面黑咕隆咚,他的手电也照不透黑暗。

    但是,通过这一圈下来,杨根硕明白了,这姑且称作底部的地方距离上面二百余米,有一个平台,有一片水域。

    平台上有三条娃娃鱼,水是淡水。

    如此一来,喝水的问题解决了,但是,食物似乎吃不了几天。

    是以,之前放下的心,再度提起。

    除了这三条娃娃鱼,一路上还见到巨蟒、巨蜥,就算将这些东西全部当成食物,四个人也吃不了几天吧,难不成去吃蝙蝠?

    杨根硕不死心,继续探寻平台的未知区域,同时忍不住想,水下会有什么,或许有鱼虾也不一定,而且,说不定可以从水下离开这个墓穴。

    那些还是后话,杨根硕边走边看,终于又发现一堆东西。

    堆积如山,有些蒙尘。

    但他的心跳有点快。

    上前捡起一个擦掉灰尘,竟然是一只金如意。

    再捡一块,擦干净了,发现是块玉如意。

    金如意一只手拿着都有些吃力,可见其分量。

    玉如意也差不多。

    就这两件东西,带出去也是价值连城。

    而面前却是一座小山。

    杨根硕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原来,南蛮王的宝贝都藏在这儿。差点都发霉了都。

    无论如何,发现这么一大堆财宝,杨根硕心里头还是蛮开心的。

    就像发现糖果山的小孩子,他开始清点起来。

    金碗、金瓜、金葫芦、金菩提、金蘑菇、金烛台……

    玉碗、玉枕、玉葫芦、玉菩提、玉蘑菇、玉烛台……

    黄金的市价,杨根硕大体知道,面前的这些黄金饰品他估算了一下,不算历史价值,不论设计价值,单单按金价出售,几个亿是有的。

    而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些玉器带出去……

    想到带出去的困难,他刚刚燃烧的一颗心凉了一大截。

    现在生存都是问题,还想着发财,何况,他也不怎么差钱。

    放下一对如意,有些爱不释手,接下来将平台走了个遍,再无发现。

    也就是说,这几十平米的平台上,除了栖息这三条娃娃鱼,只有这一堆财宝了。

    既然探明的情况就上去吧,不然两个丫头该着急了。

    想到这里,就准备返回,上去后先将下面的情况跟他们说一下,他们应该就没那么着急了。

    接着,杨根硕又想到一点。

    或许饥饿还可以忍受,但是,上面三位应该口渴了。

    于是,他将防水包里的手机和卫星电话掏出来,放进贴身的口袋。

    手机和卫星电话都有电,但都没信号。

    没有装水的容器,杨根硕就用防水包装了一包水,背在身上,将安全绳绑在腰间,准备上去的时候,脑袋里灵光一现。

    自己没见过这么多宝贝,上面三位也铁定没见过。

    嘿嘿!杨根硕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咔嚓,白光一闪,然后又拍了三张。

    最后,还是拿上一对如意,想着光有图还不行,还得有证据,这一金一玉两个如意,就是最好的证据。

    然而,带着这两件分量极重的宝物,杨根硕很郁闷的发现了一点,攀爬不得劲儿了。

    于是,他先丢下金如意,试了试,还是不行,只得将玉如意又丢下,不过,却在心里碎碎念道:“宝贝们稍等,等你们的主人找到离开之法,一定将你们全部全部带走,绝不让你们在这暗无天日之地再度蒙尘。”

    说罢,带着浓浓的不舍,抓住绳子,开始攀登。

    就在这时,身后“哗啦”一声,水花漫天。

    杨根硕忙不迭扭头看去,顿时心脏一抽。

    他居然看到了一条九头蛇怪。

    水桶粗细的腰身,九颗西瓜大小的头颅,在水面上耀武扬威。

    即便他如此强大的心脏,看到仅存在于传说中的怪兽,也不由的缩成一团。

    而那怪物的九颗脑袋却是争先恐后的伸过来。

    “不要,滚开!”杨根硕吓得大叫,忙不迭向上攀爬。

    然而,如此这般徒手攀爬,实在是太慢了。

    一颗脑袋张口咬来,他一脚踏在对方的鼻子上,又一颗脑袋咬来,那大口一合,咬掉了他的鞋子。

    这一下亡魂大冒。

    只见九颗脑袋,也是争先恐后,仿佛谁也不让谁。

    这时,又有三颗脑袋排众而出,咬了过来。

    杨根硕刚刚攀爬到七八米,这会儿简直就是空中的活靶子,于是心中一横,手上一松,身子就呈现一个自由落体。

    那六颗蛇头还在互不相让,争执不休。

    那三颗蛇头扑了个空,失去目标,却是齐齐地咬在了安全绳上。

    杨根硕落地后,大口喘息,寻思对策。

    而那三颗蛇头死命撕咬安全绳,可惜,它们的牙齿也咬不断。

    但是,下一刻,它们发出一声“昂”,将安全绳向下一拽。

    安全绳断了,掉落下来。

    杨根硕却是被它们那一声震惊了。

    蛇是不会叫的,难不成它们将要化龙?

    九颗蛇头终于放弃了争执,俯下身子,十八只琥珀色冰冷无情的眼睛看向略显渺小的杨根硕。

    杨根硕狠狠吞了口吐沫,却是挺起了胸膛。

    心里不停打鼓,真担心水里还有什么怪物,若是腹背受敌,还真要死翘翘了。

    刚刚发现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宝,然后,就要变成九头蛇的盘中餐。

    这真是乐极生悲呀!

    但九头蛇并没有立刻攻击他,反而九颗脑袋同他对视起来。

    这地底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而这时,上方的花小蛮、百合两人口中一声一声喊着“大牛”,已经哭成了泪人,变得声嘶力竭。

    王刑天的脸色也很不好。

    原本,两个女孩什么都没干,一直盯着绳子。

    绳子一直紧绷着,就说明杨根硕没有遇险,至少还在绳子上吊着。

    可就在刚才,绑在石梁上的绳子突然紧绷,然后啪的一声断了。

    这说明什么,两个女孩不敢想,彻底陷入绝望,陷入疯狂。

    小甲小乙不明所以,抬起看了看哭得稀里哗啦的两个女人,眼带迷茫,又自顾自玩儿去了。

    “百合,小蛮丫头,别哭了,你们冷静点,难道大牛不上来,你们就要哭到地老天荒?”

    “不会到地老天荒,要不了几天,大家都会玩完。”百合幽幽地说。

    同花小蛮一个表情——生无可恋。

    这一刻,王刑天很想说这都是那小子一意孤行咎由自取,没本事也学人家盗墓,终于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吧!而且还是害人害己。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说出来,还不被两个丫头给吃了?

    唯有一声长叹,自己个闺女这命真苦啊,从小没妈,跟着禽兽养父长大,这刚刚跟自己相认,年纪轻轻却又死了男人。

    若是出不去,三人也没几天好活了。

    这么一想,屁股上的伤口愈发疼痛。

    “不行,我要下去。”百合突然说。

    “我也要下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花小蛮跟着说道。

    “下?你们怎么下啊!”王刑天质问道:“你们还有绳子吗?这下面多深你们知道吗?大牛那一刻的身手都搞不定,你们下去又能怎样?最主要的是,你们怎么下去?跳下去吗?大牛说不定只是遇着点意外,你们先报销了。”

    王刑天一番话说得两个女孩子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们两个对大牛那小子的感情,恨不得为他殉情,可是,现在咱们还不知道他怎么样呢是吧?所以,你们两个先不要绝望,再冷静冷静。”

    听了这番话,两个女孩是情绪就没那么激动了。

    王刑天继续说道:“大牛那小子修为日益精深,已经跟我不相上下,而且脑袋灵活,没那么容易出事。咱们等等看,若是最终还是没有消息,也是我下去。我能沿着石壁滑下去,你们能吗?”

    二女摇头。

    “好了,别哭了,歇着吧,保存体力,还有水分。”王刑天闭上眼睛,心中一叹。

    他虽然这般劝慰两个女孩儿,但其实,他心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