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隆重登场
    杨根硕准备骑蛇了。

    仔细一看,其实九头也是个轴对称的动物,有一颗脑袋跟身体直线连接的,然后左右各自分出四颗脑袋。

    按说,最中央的就应该是主脑,做出决策并且向左右副脑发送指令。

    然而杨根硕看到的事实是,这个主脑的分量跟副脑一般无二。

    杨根硕决定为其正名。

    他爬上去,骑在主脑的脖子上,拍拍它的脑门,“以后你就是零号,左边从一到四,右边也是从一到四,这就是你们的终生代号,understand?”

    九颗脑袋回头看他,眼带迷茫。

    杨根硕摇摇头:“不好意思,飚了句洋文,你们明白我说的编号吗?”

    九头齐点。

    “很好,开拔。”杨根硕大手一挥。

    人家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手里还抱着个胖娃娃”。

    而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也跟人家差不多——美得很。

    左手拿着玉如意,右手拿着金如意,骑在九头蛇怪的脖子上,蜿蜒而行。

    心里喊道:百合、小蛮,还有老王,大牛我又回来啦!

    为了看清沿途的风景,左手拿着手机,手电一直开着。

    路过娃娃鱼一家的时候,给人家敬了个礼,表示道歉,实在是打扰人家了。

    按说这娃娃鱼一家三口,都不够九头蛇怪一口吞掉,但是,它们似乎不怕。

    杨根硕有些想不明白,便大胆猜想,八成是这下面动物太少,九头蛇怪也不敢随便吃东西,东西越吃越少。

    有时候,最可怕的事情不是饿肚子,而是寂寞。

    几千年的孤独孤独,连嫦娥也受不了。

    赶紧甩甩头,杨根硕觉得自己思维太活跃,又想多了。

    九头开始爬升。

    很稳,较快,赶得上那些商场的货梯。

    而杨根硕这次也发现,岩壁上不是一无所有。

    也有零星的苔藓、藤蔓。

    九头单单用身子,便能在石壁上行走自如。

    但是为了让杨根硕获得最佳的驾乘体验,那些副脑还会一起出力,尽可能稳住身形。

    一支烟的工夫之后,那条巨蟒和巨蜥闯入眼帘。

    它们还在对峙。

    见到九头的一刻,两个家伙立刻匍匐下身子,低下头颅。

    九头昂然而过,甩都不甩。

    又是一盏茶的工夫,来到了蝙蝠的世界。

    然而,那些蝙蝠似乎早有所觉,提前让开一条道。

    九头悠然向上,偶尔也会张嘴吸入几只蝙蝠。

    蝙蝠多得是,而且繁殖量大,吃掉几只,也不会破坏这一方天地的生态平衡。

    过了蝙蝠的阵地,就隐约可以看到头顶的火光了。

    突然,九头一阵瑟缩。

    杨根硕立刻想到什么,出言安抚:“南蛮王已经不在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主……朋友。”

    九头又是一阵迷茫。

    杨根硕叹了口气:“好吧,是很好很好的主人。”

    九头这次听明白了,继续上行。

    上方。墓室。

    花小蛮、百合一人抱着一只小老虎,嗓子哭哑了,泪水也快干了。

    小虎一个劲儿挣扎,当然没能挣脱,然后悲催的,柔顺的毛发上沾满了女孩子的眼泪鼻涕。

    “小甲,你说爸爸会死吗?”百合嘶哑着问道。

    “小乙,爸爸不会死的,你说对不对?”花小蛮同样哑声问道。

    两个小老虎面面相觑,同样的问题被问了无数遍,可是,它们真心不懂。

    不过,看到两个女人如此凄婉哀绝,它们也就放弃了挣扎。

    看到两个丫头那肝肠寸断生不如死的模样,王刑天也是唉声叹气。

    这一刻,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是苍白的。

    于是他开口道:“宝贝女儿,小蛮丫头,要不我这就下去看看。”

    “可是前辈的伤……”

    花小蛮话没说完,百合就说了个“好”字。

    王刑天郁闷死了,到底谁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

    人家花小蛮还知道关心一句,她百合倒好。

    “好吧好吧,自作孽不可活。”王刑天也知道,都是自己欠女儿的,他捂着屁股起来,一走一疼,龇牙咧嘴。

    “前辈……”

    “不碍事。”王刑天冲花小蛮摆摆手,看向百合,他在意的始终还是闺女的态度,然而,百合根本都没看他一眼,面如死灰,目光幽幽盯着深渊。

    此时,百合、花小蛮距离边缘很近,而王刑天却是最远的。

    又是一声长叹,王刑天艰难挪步。

    之前王刑天说自己可以顺着石壁滑下去,那是安慰两个丫头的大话。

    谁知道这下面多深?什么角度?

    他又不会飞,若是垂直上下,他的壁虎游墙功也只能坚持百米呀!

    唉,这条老命怕是今天搁在这儿了。

    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就在这时,他的鼻翼一动。因为嗅到了一股腥臊腐臭的气息,很浓烈。

    他忙不迭去看两个女孩,二女失魂落魄,根本没有在意。

    倒是怀里两个虎仔仿佛遭遇天敌,立刻汗毛倒竖,从女人的怀里逃掉了。

    于是,百合和花小蛮才有些迷茫的抬起目光。

    然后,断崖边缘出现了八颗蛇头,排成一排。

    “小心!”王刑天头皮一麻,一下子蹦到二女面前,摊开双臂,狠狠咽了口唾沫。

    二女更是吓得的一动不动。

    八颗西瓜大小的蛇脑袋代表着八条巨蛇,她们惊吓过后,却是相视一笑。

    “没想到啊,没见到大牛,却要变成巨蛇的盘中餐。”百合用嘶哑难辨的声音说道。

    “呵呵……反正是个死,早死晚死怎么死结局都是一样,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大牛?”花小蛮声音幽幽,有气无力。

    “两个丫头,别说傻话了,跑,我来挡住它们。”王刑天气势逐渐攀升。

    但是,他却不敢主动攻击,八条蛇,无论如何,他一个人也占不了主动。

    他奶奶的,南蛮王都被干掉了,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传说中的神兽?

    “前辈,放弃吧!”花小蛮用力说道,“我们逃不掉的,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见着大牛。”

    王刑天眼中火光一跳,冲着面前的八条蛇道:“说,是不是你们吃了大牛,大牛在不在你们肚子里?”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花小蛮、百合同时蹦起来,眼中哪里还有半分恐惧,径直扑向八条蛇。

    “还我大牛!”二女齐声尖叫。

    “小蛮,百合,我在这里。”骑着主脑冉冉升起,杨根硕心情激荡,泪流满面。

    九颗蛇脑袋排成一排。

    杨根硕居中。

    这副画面相当诡异,也极具视力冲击。

    王刑天眼睛瞪大比鹅蛋还大。

    二女也是张口结舌。

    蛇身又上升了一米,九颗脑袋匍匐在地面上,杨根硕下地,丢下一双如意,一只手机,张开双臂,走向二女。

    王刑天眼疾手快,闪电间抓住三样东西,一气呵成。

    二人终于反应过来,“呜哇”一声,扑进杨根硕怀里。

    一个捶打他的胸口,一个捶打他的肩头。

    杨根硕抚着一双俏背,动情地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坏……唔!”

    百合话说一半,嘴巴就被杨根硕霸道的吻住。

    这是个荡气回肠的吻。

    充满了杨根硕的内疚和感激,也充满着百合失而复得的感动与喜悦。

    “大牛,人家也要。”花小蛮用指头戳他的腰。

    百合推开了他。

    于是,杨根硕又同花小蛮吻在一起。

    王刑天吸了吸鼻子,背过身子默默擦泪。

    五分钟过去了,两个女孩都瘫软在杨根硕的怀里。

    倒不全是被吻的太狠,她们之前悲痛欲绝,这会儿人一放松,身体都支撑不住。

    “乖女婿,给我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王刑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咱们坐下说话。”杨根硕拉着二女坐下,“哦对了,你们喝点水。”

    说着,忙不迭取下背包。

    王刑天看来眼整齐排列的九颗蛇头,狠狠咽了口吐沫。

    满以为是九条蛇,依然不知道它们公用一个身子。

    他不敢掉以轻心,全神戒备的来到杨根硕旁边坐下。

    待两个丫头喝了点水,精神立刻恢复了一些,嗓子也没那么哑了。

    杨根硕刚准备开口说话,小甲小乙从背后爬上了他的大腿,钻进了他的怀里。

    杨根硕呵呵一笑,抱起小甲小乙,却是看着九头说道:“零号。”

    主脑抬起头。

    “左一二三四,右一二三四,全体都有。”

    蛇头次第抬起,仿佛编排过的舞蹈表演。

    王刑天和两个丫头叹为观止,眼中是浓烈的不可置信。

    “九头,上来点。”杨根硕勾勾手。

    下一秒,九头蛇怪的全貌暴露在四人两兽眼中。

    这一刻,王刑天和两个女孩的眼睛瞪大到了极限,他们无法想象这世间果然有这样的怪物。

    小甲小乙更是忍不住低吼,借此来排遣自己的恐惧。

    杨根硕抚摸着小甲小乙背部的绒毛,安抚它们,然后说:“九头,一边待着,别吓唬人。”

    九头完全来到了平台上,十八只眼睛齐齐看着几件骷髅,沉默了片刻,齐心协力,将南蛮王的三部分推下了深渊,然后盘起身子耷拉下脑袋。

    这一刻,小小的天地显得无比安静。

    就连两个丫头都看出来什么来了。

    杨根硕轻声道:“九头活了超过五千年,它是墓室守卫,早已有了灵性,如今南蛮王不在了,它们只怕一下子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王刑天三人出奇的没有出声。

    接着,杨根硕讲了下面的遭遇。

    见到的活物、财宝,如何同九头蛇怪打斗,收服。

    虽然三言两语,却是动人心魄。

    最后,杨根硕拿出九把金钥匙,告诉三人,这个可以打开石门。

    三人陷入狂喜,齐齐抱住杨根硕。

    这种从地狱来到天堂的感觉,简直太美妙太美妙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