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钥匙眼儿在哪里
    狂喜过后,花小蛮一句话,让几个人又冷静下来。

    她问:钥匙有了,锁孔在哪?

    杨根硕立刻将问题丢给九头,然而,九头却齐齐摇头。

    杨根硕一拍脑袋,靠,这玩笑开大了。

    于是,几个人赶紧爬起来,分头去找。

    两个虎仔又没人管,自顾自地,在青铜棺材的底座周围玩耍。

    杨根硕一溜烟过了石梁,在石门左右和下方看。锁孔,不应该在门上?

    花小蛮、百合在墙壁上寻找。

    王刑天在地面上搜寻。

    然而地方实在有限,几乎是一目了然。

    甚至,杨根硕都用安全绳吊着,翻到石梁下方查看。

    一番折腾,四人都没有发现。

    如此一来,就有些心浮气躁了。

    杨根硕看到“军心浮动”,马上安抚,“大家别急,慢慢来,咱们有水,也有吃的,十天半月都没问题。”

    王刑天不解:“有水没错,吃什么?哦,我知道了,两个小老虎够吃两顿。”

    “你胡说什么!”百合尖叫,“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小甲小乙。”

    “我也是。”花小蛮跟着说道。

    王刑天皱眉:“大牛,难不成吃了这九头虫?估计不好吃。”他很认真的说。

    结果,惹来了九头一阵龇牙咧嘴。

    王刑天展开鬼功**,哧溜一下,躲在杨根硕背后。

    杨根硕哭笑不得:“下面有三条娃娃鱼,还有一条巨蟒可以果腹,饿极了,就抓蝙蝠烤着吃。”

    “太恶心了,我才不吃。”百合不停摇头。

    蝙蝠,还不如老鼠。就算老鼠,她也吃不下去啊!

    “我也是。”花小蛮做干呕状。

    “咦,小蛮,你不是有了吧!”杨根硕开玩笑道。

    “才不是。”花小蛮揉着肚皮,“其实我很饿。”

    她不说还好,这话一说,百合的肚子直接发出了“咕噜”声。

    她难为情的揉揉肚子。

    杨根硕叹了口气:“这里面的动物种类实在有限,不到万不得已,先不吃它们,咱们冷静一下,慢慢找,别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我就不信咱们找不到。”

    “嗯。”两个丫头坚定的点头。

    她们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杨根硕有着绝对的信任。

    连九头蛇怪这种仅存在于传说中的怪物都能降服,还有什么事是这个男人办不到的呢?

    相对而言,王刑天的反应就那么热烈了。

    尤其是刚刚一番剧烈运动,屁股上的伤口再次裂开,疼的很。

    “九头,你们也别闲着,给我找找看。”杨根硕害怕它们不懂,拿起一把金钥匙做出捅门的样子。

    九头挪动巨大的身躯,煞有介事寻找起来。

    小甲小乙之前是害怕九头的,但是,看到九头对杨根硕的态度,它们就不怎么害怕了,哪怕九头来到身边,它们也是依然故我,该干嘛干嘛。

    几个人肚子咕咕叫,却没东西补充,只能用水垫一垫。

    一包水也快见底了。

    这个时候,花小蛮目光一扫,口中喃喃。

    “九把金钥匙,九根火柱,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

    话没说完,三人就全都瞪大了眼睛。

    杨根硕激动不已,更是在花小蛮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跑到火柱跟前研究起来。

    百合也忙不迭跟了过去。

    王刑天轻伤不下火线。

    恰恰相反,最不兴奋的却是花小蛮,她觉得,恐怕没这么简单。但还是跟了过去。

    八只眼睛研究过九根石柱,并且用手将能够得着的地方一寸寸摸遍。

    而够不着的地方,则是王刑天和杨根硕用壁虎功上去。

    甚至,他们还爬到最高处,观察火盆。

    最终,无比失望的落下。

    四人再次陷入沉默。

    杨根硕看了眼九头,九头也是尽心尽责,没有放过每一寸地板墙壁,可惜,依然没有结果。

    唯一偷懒的,就是两只虎仔。

    它们在一片青铜碎片里面刨啊刨的,似乎乐此不疲。

    如此一来,四人越发心浮气躁。

    杨根硕看出这点,明白自己必须控制情绪。

    “大家坐下,别着急,一定能找到,一定!”

    然而,这一次安抚的效果不尽人意。

    大家伙依然保持沉默。

    “你们先歇着,我再找找看。”说罢,拍拍屁股起身,来到曾经摆放棺椁的所在,放眼四顾,包括头顶和脚底都没放过。

    头顶一幅壁画,中间一个点,周围八个点,相互之间以线相连。

    杨根硕没看出什么来,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古人对天文星象的理解。

    中间那个点就是地球,周围是跟地球有关的几颗星星,比如太阳、月亮等等。

    杨根硕不能自圆其说,但还就是这么理解的。

    先入为主的思想往往根深蒂固。

    他之所以这么看,也没指望一下子能够发现什么,只是看看,还能从哪里下手去找。

    最终却悲催的发现,哪里都找过了,再去,显然是重复工作。

    不过即便如此,他却不能停下。

    其他人都可以,他不能。

    他停下,就等于彻底放弃了。

    于是,就开始重复。

    石门、石梁、墙壁、地面、火柱。

    就这么多地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方向了。

    他就这样不眠不休的坚持了六个小时。

    而他们进入墓穴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十六小时。

    墓室里火柱燃烧,照亮一方空间,倒是不显得黑暗。

    但是,不见天日,晨昏难辨。

    还好,杨根硕手机还有电,手表也正常走动,知道时间,知道日子。

    这一会儿,连九头都停下了。

    杨根硕还在机械般的重复。

    “大牛,休息一下吧!”百合又饿又困,更加心疼杨根硕。

    “就是的大牛,你也不是机器。”花小蛮精气神稍好一点,看向杨根硕的眼神中也有着一抹疼惜。

    “好,那就休息一会儿。”杨根硕笑着来到两人面前坐下,“饱满的精神状态,才能有最佳的工作效率,这样,你们先休息一下。睡醒了,咱们继续找。”

    “好,我先睡一下。”王刑天抱着玉如意,倒地就睡。

    百合瞪了他一眼,冲杨根硕道:“你也跟我们一起睡,抱着我们。”

    “好,不胜荣幸。”杨根硕知道百合的心意。百合也明白,不这么说,杨根硕是不会休息的。

    没有吃的,只能睡觉养精神了。

    王刑天倒是心大,不一会儿,便鼾声如雷。

    杨根硕左拥右抱,脑子里却没有停止运转,而两个丫头也的确累坏了,很快,耳边便响起她们均匀的呼吸声。

    他仰面躺着,看着穹顶,目光呆滞,满面愁容。

    也只有这一刻,他才敢露出愁容。

    找到了钥匙,却找不到钥匙眼儿,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轻轻从两个女孩的脖子下方抽出胳膊,坐起来,叹了口气。

    九头匍匐在地,无精打采。

    小甲小乙发现他坐起身,依靠过来。

    杨根硕将两个肉乎乎的小东西抱在怀里,喃喃道:“对不起,你们也饿了吧!”

    小虎用行动回答了他——将他手指吞进嘴里,不过,却没有用力去咬。

    杨根硕想了想,命令九头,“去捉几只蝙蝠。”

    九头立刻行动起来,蜿蜒而下。

    五分钟后,去而复返,来到了杨根硕面前,九张嘴巴同时张开,然后,杨根硕面前就多了九堆蝙蝠的尸体。

    蝙蝠都被咬死了,红色的翅膀微微打开。

    “九头,它们有毒吗?”杨根硕还是忍不住问道,毕竟,小甲小乙还小。

    可惜,九头面露迷茫。

    杨根硕叹了口气:“小甲小乙,吃吧,我知道,你们的肠胃还是非常强大的。”

    两只小虎研究了半天,都不愿意下嘴。

    一来,没见过这种“食物”;二来,看上去也没什么肉的样子。

    杨根硕捏起一只凑到小甲嘴边,“来,尝尝,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但是条件有限,等出去了,粑粑请你们吃大餐。”

    然后将另一只送到小乙嘴边:“小乙最乖啦!你们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将就吃点,虽然肉少,但咱们可以积少成多啊!不是有句话:蚊子腿也是肉。”

    两个小东西终于没忍住对食物的渴望,张嘴接住一只,还没长牙的它们只能生吞。

    至于什么滋味,那是谁吃谁知道。

    既然开了头,它们也就无所谓,也不用杨根硕再喂,自行吃起来。

    看到它们肯吃,杨根硕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虎妈要是知道这个继父给它的孩子喂食蝙蝠,只怕要从地底爬出来找杨根硕拼命。

    第一次吃蝙蝠,杨根硕不敢让两个小家伙吃太多,万一消化不良咋办。

    也就吃个半饱,剩下的,让九头吃了。

    并且吩咐九头,下一次不要彻底咬死,让它们飞不起来就好。

    杨根硕知道,老虎不大喜欢吃死去的东西。

    九头表示听明白了。

    小甲小乙吃了点东西,立刻恢复了精神,又跑去玩。

    杨根硕摇摇头,小虎就跟小孩一样,心思单纯,它们多半还不知道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爸爸在为什么事儿发愁吧!

    “零号,来。”杨根硕冲着主脑招招手。

    主脑伸过来,杨根硕摸着它的鼻子,让蛇吻顶着他的额头,微微一叹,问道:“你说哪里还有可能?”

    九颗脑袋同时保持沉默。

    杨根硕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洒然笑道:“没事!你们不用为这件事发愁,你们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顿了顿,又道:“九头,听好了,我知道你们你们一下子失去了生存的意义,但是也不要这么闷闷不乐,要不这样,我给你们一个任务,等我出去了,帮我看好宝贝,等我来取。”

    没想到,听了这话,十八只眼睛同时焕发出神采。

    杨根硕点点头,知道它们就是缺一个活着的念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