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倒霉的马小霖
    这个中午,杨根硕是一个人吃饭的,林芷君没让他接。

    下午出去找地方理发的时候,就接到了杨开福的电话。

    杨根硕很是佩服对方的效率。

    电话里,杨开福说经过调查,完全有理由重启拍卖程序,他已经开始操作了。

    杨根硕自然又是一番恭维,搞得杨开福怪不好意思的。

    这边挂断电话,杨根硕就给林芷君打了过去,将杨开福的意思说了一下,没想到林芷君非常平静的说了声“谢谢”,就没下文了。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还是杨根硕率先说出了“再见”。

    摇摇头,心底嘀咕一句女人真难搞。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人行道上,就有理发摊子,不大的地方,居然有三家之多。

    顾客坐在折叠椅上,只能理发,没有洗、吹。

    面前的硬纸板上写着“理发五元”。

    就连这露天理发的,都有这么激烈的竞争啊!

    杨根硕知道,在西京这个城市,但凡进店理发,一个头二三十是少不掉的。

    所以,这露天在价格上具有很大的优势。

    然而,没有洗头的地方,也没有吹头条件,所以顾客基本上是老人和小孩。

    年轻人嘛!一来在这里理发可能不大舒服,二来,抹不下这个脸。在这里理个头,绝逼是低收入阶层,民工水平。

    杨根硕没有这种意识。

    三个摊主,其中两个是中年妇女,剩下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但头发基本都白了。

    而大妈的旁边还有一个轮椅,轮椅上做个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三十岁许,理着寸头,头发和胡茬也有不少发白了,腿上盖着一块白布,坐在那儿傻笑。

    此时,大妈正在给一个老婆婆理发,杨根硕就站在一边等。

    老婆婆跟大妈一番聊天,杨根硕知道了个大概。

    轮椅上的高大男子是大妈的儿子,大妈老伴死得早,她含辛茹苦将儿子拉扯大,娘俩相依为命,儿子很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当妈的刚以为有盼头了,孰料,儿子从围墙上往下一蹦,一双膝盖粉碎性骨折。

    儿子受不了这个打击,变得疯疯癫癫。

    母亲无可奈何,只能继续陪伴儿子,到哪一天是哪一天吧!

    这是个令人心酸的故事啊!

    杨根硕不止一次看到过这样的报道,往往都是寒门学子,有跟人比拼吃饭撑死的,有上网猝死的,有熬夜玩手机暴毙的,也有从上铺滚下来摔死的。

    不管怎么样,最终痛苦的都是父母家人。

    就拿眼前这个高大男子来说,他值得同情吗?

    因为自己的一时莽撞,害了自己,更害了含辛茹苦的母亲。

    所以,杨根硕很同情这位大妈。

    终于轮到他了。

    坐下来之后,大妈给他围上白布的时候,随口道:“小伙子,你不像是下苦的人啊!怎么会来路边剪头发。”

    “大妈?你哪只眼看出来我不是?我是乡下进城务工的,一个子儿要掰成两个花。”

    “大妈眼没瞎。”她娴熟的捏着老式的手动推子,开始给杨根硕修剪头发,“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杨根硕笑了笑,未置可否。

    姑且不论大妈的手艺如何,但很显然,她修剪相当仔细,有一股……匠人精神。

    理发接近尾声的时候,路上响起一个叫声。

    “小偷,站住,别跑!拦住他!”

    前面一个小偷模样的,拎着一只女包飞奔。

    身后,一名身着警服的女子边追边喊。

    她这不喊还好,听到她的喊声,原来小偷前面的路人,一下子全都让开了道。

    那小偷不慌不忙,回头冲着女警露出一抹挑衅的笑。

    女警咬牙去追。

    杨根硕眉头微皱,因为这个女警竟然是马小霖。

    这马小霖不是坐班,怎么出|台,哦不,站|街,还不是,是上街抓小偷了?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响,飞奔中的马小霖竟然撞倒一名老人。

    那场面,杨根硕都不忍直视。

    然后,她还想追小偷,结果自然被人拽住了。

    而原本给小偷让路的民众,却是一下子呼啦啦围过来。

    “站住!警察了不起啊,撞了老人还想跑!”矮胖中年人疾言厉色。

    马小霖急出了眼泪:“可是小偷跑了。”

    “小偷跑了跟我没关系,但你休想跑。”矮胖男人怒吼。

    而这个时候,前头的那名小偷,居然还故意停下来冲她做鬼脸。

    马小霖气得浑身发抖、眼眶通红。但也知道,今天这事儿大条了。

    ……

    “小伙子,还没完!”

    马路另一边,理发的大妈一句话没说完,杨根硕已经没影儿了。

    围在脖子上的白布,和一张五块钱的纸币随着风,缓缓落在她的手上。

    “现在的年轻人啊!”大妈摇了摇头,突然瞳孔一缩。

    因为她看到儿子的大腿下面压着一沓红票子。

    “大宝,这是哪来的?”大妈忙不迭问道。

    “……”大宝只是对着母亲傻笑。

    “大姐。”旁边一名同行说:“你不知道啊,就是刚刚那个年轻人偷偷放的,八成听到了你的故事。”

    “年轻人?”大妈将钱数了数,大惊:“两千块,太多了,无功不受禄啊!而且人家还掏了理发的钱。”

    “大姐,你遇着好人了,你的眼光没错,那小子的确是有钱人,那件外套是阿玛尼的,上万块呢!所以,两千块而已,人家不在乎。”

    “人家不在乎我在乎,我人情志不穷,我……我们母子可以自食其力。”

    “你激动什么?”同行妇女撇撇嘴,心里却觉得大妈是得了便宜卖乖。

    ……

    马小霖相当郁闷,今天是她第一次上街反扒,没想到小偷没抓着,却还撞倒了一个老人,这下子,肯定是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刚刚,那个矮胖男人,也就是老人的儿子,让她过目了一条新闻,说是一位好市民帮忙追小偷,导致小偷意外死亡,被诉六十三万。

    对方的意图不言而喻,讹上自己了。

    真特么倒霉!马小霖在心里嘀咕,然后哭丧着脸:“不用那么麻烦,该怎么处理就这么处理,先报警,叫救护车吧!”

    “爸,你咋样?”矮胖男人蹲下,捉住老人一只手。

    老人不住发抖,颤声说道:“不……不好。”

    “我爸快八十啦!”矮胖男人站起身,动情地说:“这位警察同志,我看你也不容易,所以,你也甭跟着去医院了,就我爸这情况,一进医院,检查费都得万八千,之后还得住院。”

    “就是就是。”

    “这位大兄弟还是个讲究人。”

    “警察同志也不是故意的,她在抓小偷。”

    “我看就私了吧,这么一把年纪的,让人家说成碰瓷的多不好。”

    围观民众七嘴八舌。

    老人的儿子斜睨马小霖:“警察同志,你的意思呢?”

    马小霖觉得这些人说得不无道理,地上躺着的老人,快八十了,说难听点就是个棺材瓤子,一进医院,说不定都出不来。

    叹了口气,她道:“你说怎么办吧!”

    老人的儿子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也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同志,我们做事也凭良心,不能让人戳脊梁骨,所以,不多要,你就出一万。”

    “一万?”马小霖瞪大了眼睛,不管这钱多钱少,她都没有。

    “一万不多,大兄弟心不黑。”

    “老人进医院,就没数了。”

    “警察同志,这一万块就认了吧,你反正是执行公务,说不定公家还能给你报销。”

    “给了钱,就没你的事儿了,说不定还能继续抓小偷。”

    一帮人巴拉巴拉,仿佛站在公义的立场,弄得马小霖心里烦躁不堪。

    她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往外流淌,自己真的好倒霉呀!这刚刚从分局下到派出所,第一次出来反扒,就遇上这样糟心的事儿,就算这事儿私了了,自己也给领导留下了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坏印象。

    可是事已至此,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我身上没钱,只能向所里汇报。”马小霖苦着脸说。

    老人的儿子面色不善道:“警察同志,你逗我玩儿呢!我这么仁至义尽,你还不识好歹。”

    “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家里有些困难,现在还欠了很多钱,我每个月的工资都入不敷出?”

    “我就不信你的微信红包、支付宝账户上没钱?”

    “只有刚发的工资,还剩三千块。”马小霖弱弱地说。

    “三千?”老人的儿子表情古怪,然后蹲到老人身边,轻声问道:“爸,你要不要紧?”

    “让警察同志走!”老人颤声说道。

    听到这话,马小霖非常感动,老人真是深明大义!

    老人的儿子起身看着马小霖:“警察同志,我父亲的话,想必你也听见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直接离开,但是,接下来我爸的检查费治疗费,你逃不掉;第二,你把身上的钱都给我,我给你立个字据,相当于咱们调解,以后不管我爸出现什么情况,都与你无关。”

    “老大爷仁义啊!”

    “大兄弟也挺实在。”

    “警察同志,你还等什么,三千块,只怕检查费都不够。”

    “赶紧接受调解,对你百利无一害呀!”

    听着路人的议论,马小霖咬了咬牙:“好,三千块,我给,有支付宝吗?我给你转账。”

    老人儿子麻溜拿出苹果x,“支付宝、微信、qq,什么都行。”

    见马小霖面露诧异,老人的儿子知道自己表现过于活跃了,于是马上严肃起来,“就支付宝吧!”

    就在马小霖的支付密码输入到最后一位的时候,人群外围响起一个声音。

    “大哥,别打了,求你,不能再打了。”

    苦苦哀求的,是面目全非的小偷。

    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微笑着,如三月的阳光一般温暖。

    刹那间,马小霖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恣意流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