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专业团队
    “你是谁?”老人儿子瞳孔一缩。

    这微不可查的表情,并没有逃过杨根硕的眼睛。

    甚至,杨根硕还看到了他同小偷那一刻的对视。

    他有瞪视的动作,而小偷显得很是委屈。

    “我啊,当然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来着?”杨根硕笑呵呵道。

    马小霖擦了擦眼泪,咬了咬樱唇,莲步轻移,来到了他的面前,“杨教官,谢谢你。”

    “什么?杨教官?”老人儿子心头一颤。

    “这是我们市局刑警队的武术教官。”马小霖抱着他的手臂,一脸自豪。

    杨根硕都不知道她自豪个什么劲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也不知丫头有意还是无意,竟然用突出的部位挤压他。

    听到马小霖的话,原本非常郁闷的小偷,竟然坦然平衡了许多。

    一个明显的反应就是,他抬起了肿胀如同猪头一样的脑袋。

    他一定是在想看吧,不是我无能,实在是人家太厉害。

    同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老头儿子一眼。

    原本,杨根硕亲眼目睹马小霖撞倒老人,那一下真是不轻。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他感觉这件事只怕没那么简单,这其中说不定有着什么猫腻。

    尤其是,马小霖当众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老头儿子的目光好一阵闪烁。

    “小霖,哭什么?人民警察,怎么能随便哭鼻子。”说着,他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就要给女孩抹泪。

    马小霖本来的避让了一下,低下头,满脸通红。

    杨根硕一愣,摇头笑笑,自己似乎有点唐突佳人啦。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杨根硕温声细语道,“你也别怕,既然我来了,天大的事儿,都不用你扛。”

    马小霖眼圈一红,眼泪又出来了:“杨教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真的……真的没办法报答。”

    “干嘛!谁让你报答了。”杨根硕笑了笑说。

    “咳咳。”老头儿子咳嗽两声,觉得不能这样纠缠下去,越拖越麻烦,于是没好气道:“两位同志,我爸还躺在地上呢!你们也别忙着打情骂俏,先把眼下的事儿处理掉吧!”

    马小霖俏脸顿时红了,“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我懒得管。”老头儿子一摆手。

    “好,现在就处理。”杨根硕看着马小霖道:“小霖,你说说。”

    马小霖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包括老人的仗义,儿子的要求等等,基本客观公允,是以,老头儿子也没有反驳什么。

    “怎么,让你赔钱。”杨根硕皱眉问道。

    “嗯。”马小霖点头,“你再晚出现一秒,我的钱就转出去了。”

    “多少?”

    “三千。”

    “这么便宜?”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老头儿子怒形于色。

    杨根硕笑容可掬:“怎么,想打架?”

    老头儿子看了眼小偷的衰样儿,不由得咽了口吐沫。

    “在知道我身份的情况下,居然叫我小子,你也真是够胆!”杨根硕冷冷一笑,“忘了告诉你,我虽然是刑警队教官,但属于临时工。”

    “临时工?”老头儿子重复一句,不知道这家伙何出此言。

    而一旁的路人也忍不住一阵嘀咕。

    “临时工好啊!我可以胡作非为,跟单位无关,到时候,人家把我开了,就完事了。”

    “你威胁我!”

    “我不喜欢威胁人,我只喜欢揍人!”杨根硕眼睛一瞪,“尤其是你这种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

    “你说什么!警察也不能随便诋毁他人。”

    “如果你担心你父亲,早就送医院了吧,而不是在这儿协商解决赔偿问题。你说,你是不是不孝?”

    老头儿子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马小霖眼睛一亮,对呀。

    “大爷你没事吧!”杨根硕一下子来到了老人的身前,“我真是同情你呀,生了这么一个只认钱不认人的畜生,你多仗义一个人,我直接怀疑他是隔壁老王的种。”

    “噗嗤!”马小霖忍不住笑出了声。

    周围看热闹的民众也是忍俊不禁。

    “你……”老头儿子气坏了。

    “我……我不太好。”老头抖索着说道,眼神不敢同杨根硕相遇。

    而他又哪里知道,杨根硕抓住他的手腕,已经对他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

    脉象沉稳有力,不似老年人。于是,他目光一凝,就发现了问题:头发是假的,还戴着人皮面具。专业呀!

    就在这时,又有人说公道话。

    “小伙子,就算警察也不能乱来吧!就算大爷的儿子处置不当,但大爷的的确确躺在这儿,而且也是你们同志撞倒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大爷一把年纪,哪里吃得消这个,所以,你们不可能什么事都不管拍拍屁股走人吧!”

    杨根硕看过去,说话的人中气十足,四十多岁的样子。

    见杨根硕目光投来,他夷然不惧。

    紧跟着,又有一个人蹦出来,“三千块真心不多,人家真没瞎要,你们自己掂量吧!”

    这个人更加年轻。

    杨根硕冷冷一笑。

    “那就去医院吧,一番检查下来,三千块翻个跟头都挡不住,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这是一个中年妇女。

    杨根硕点点头:“还有谁,还有谁想要仗义执言的?”

    “年轻人,什么意思,说话挺冲啊!你这是要揍我们全部?”老头儿子再次开口,感觉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他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杨根硕长叹一声:“各位老少爷儿们,你们还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还有你们似乎也太操心了吧!至于吗,需要吗?”

    “你什么意思?”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不善,问道。

    “就是,你几个意思?”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也是脸色冰冷。

    “你这个警察的临时工还不让老百姓讲真话了吗?”中年妇女显得相当激动。

    他的形象,让杨根硕不由得想到那个可恶的人贩子。

    眼中闪现过一抹冷光,接着又呵呵笑了起来,“最后一次,还有哪位想要仗义执言的,时间有限,过期不候哦。”

    民众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没人出头,他们也慢慢的感觉得到今天这事儿透着一股诡异。

    杨根硕突然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小霖,先给这个小偷上铐子。”杨根硕吩咐道。

    “哦。”马小霖从后腰摘下手铐,去把面目全非的小偷铐上了。

    这个自然无人阻止。

    “接下来呢?”杨根硕看了眼之前说话的三个人,“小霖,登记一下他们三个的信息,配合调查。”

    “凭什么?”中年男人说。

    “要是我不配合呢?”年轻人说。

    “你们这是挟私报复。”中年妇女跳着脚说。

    “每一位公民都有配合调查的义务,我现在怀疑你们三个跟小偷有所勾结。”杨根硕漫不经心地说道。

    马小霖脑袋有点宕机,感觉跟不上杨根硕的思路。

    “你血口喷人!”中年妇女大声道,带着强烈口臭的唾沫星子乱飞。

    杨根硕第一时间退后好几步,“大声说话是没用的,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中年妇女连忙给老头儿子使了个眼色,这个动作是极其隐晦的。

    老头儿子连忙上前:“两位同志,我看你们是故意拖延时间,现在应该处理小偷吗?不想赔钱是吧!那好,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你们可不要后悔。”

    “大牛,要不……”马小霖刚要开口,手背被杨根硕拍了拍,他冲老头儿子说:“要不要我帮你?”

    “你……”老头儿子用手点了点杨根硕,还是当面拿出手机,呼叫救护车。

    “小霖,我帮你,来,咱们把在场的人都调查登记一下。”

    一听这话,有人就想走。

    倒也不是心虚,主要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走了就可疑了,你们看看头顶的摄像头。”杨根硕轻描淡写地说。

    众人抬头一看,脸色变了变。

    “大家放心,我们只是登记一个信息,一会儿就放你们离开。”

    接下来,杨根硕、马小霖一起,将现场所有人信息做了个登记,除了地上的“老人”。

    人都放走了,现场就剩下老人父子,一个小偷,还有杨根硕和马小霖。

    这会儿,哪怕好奇心再大的人,也不肯过来凑热闹。不过,也没有走远。

    “怎么,救护车还不来啊!真能把人急死!”杨根硕看着老人的儿子说。

    “少来,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老人儿子冲马小霖道:“还有你,把钱准备好吧!”

    杨根硕摇摇头,“李董是吧,地上这位,不是你亲爹?”

    杨根硕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两个人的信息在他手上,两个不同姓。

    不管怎样,这句话都很难听,有着另一层意思,何况还是从杨根硕嘴里蹦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是我岳父不行啊!”李董怒目相向。

    杨根硕摇摇头:“这一点很容易证实,如果还不是怎么办?”

    李董心里一慌,深知撒一个谎,需要继续撒很多谎来圆,而且警方也不是吃素的,这种亲属关系,很容易查出来。

    不过下一刻,李董便眼睛一亮,指着地上的老头,“这是我干爸。”

    杨根硕笑了笑,到了这一刻,对方算是不打自招了。

    “李崇。”杨根硕喊了一声小偷。

    “啊!小的在。”在李崇眼中,杨根硕就是魔鬼。

    “李董是你大哥吧!”杨根硕突然说道。

    “啊?你怎么……不是!”李崇无力地辩解。

    马小霖目瞪口呆,他跟小偷……他们竟然是兄弟?

    “你胡扯什么!”李董怒吼。

    “小霖,通知所里的同志过来吧!”杨根硕道。

    “干嘛?”

    “抓人。”

    李董瞪大了眼睛,没来由一阵恐惧。

    地上的老头抖得更厉害了。

    “可是这位大爷是好人。”马小霖恩怨分明道。

    “是吗?”杨根硕上前,一把将其拉起,在李董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又一把撕掉了他的人皮面具。

    然后,就出现了一张年轻人的脸。

    啊!年轻人忙不迭捂脸。

    马小霖嘴巴张的老大,再也合不拢。

    未成远去的民众也是目瞪口呆。

    谁也没有想到,剧情出现这样的翻转。

    人群之中,又三个人扭头就跑。

    杨根硕声如洪钟:“跑吧跑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于是,三个人也不跑了。束手就擒。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